yrv43引人入胜的小說 宿主 txt-第五百五八節 北方慘狀鑒賞-m2fvq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森林大火的杀伤力有多强?
当然是看森林面积与火势而论。
热气球部队分为四个中队,每队三十个气球,从各个方向对整片林带进行攻击。燃油加白磷的效果很不错,分头点燃,再加上干燥无雨的季节,就算是莱茵与金雀花两国携手,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扑灭。
文明时代的澳洲、米国、巴西……大面积森林火灾的扑灭难度极高,即便动用直升机和各种先进的灭火工具也难以控制,更不要说是现在。
天浩考虑过选择人口密集的白人城市投弹攻击,然而这样做的影响力有限,顶多只能造成几百万人的伤亡。
毒行大
直接摧毁整个林带就不一样了。这将引发一系列连带效应。尤其是水源和空气,林区周围所有定居点都会受到影响,民众被迫离开,进而引发大规模的难民潮。
看着正下方熊熊燃烧且在短时间内迅速扩散的火场,立彬对这一切很是满意。他弯腰从吊筐里拿出信号旗,对着远处的热气球用力挥舞。
“投弹完毕,返回。”
这仅仅只是开始。
……
天浩组建了五支热气球部队,立彬担任统领第一飞行队气球数量最多。另外的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飞行队气球编制较少,只有他的一半。
其它四支飞行部队的出发时间比立彬更早,他们的攻击目标可不是森林,而是莱茵和金雀花两国各地的大面积农田。
霸天神決
现在的麦田正处于黄绿夹杂之间,即将成熟的麦子是最好的燃烧物。从天空中坠落的燃烧罐在制造大火的同时,也毁灭了人们的希望。
猎宝狂徒
情到深處是陌路
半个多月后,各飞行部队返回了神威要塞。
损失了三十二具热气球。
有些是在返回途中被早有准备的白人用巨型弩炮射下。这个时代虽然没有高射机枪,却总能找出类似的代替武器。
有些偏离了航向,被风吹向大海,永远失联。
有些因为泥炭供热出了问题,在空中自燃。
但就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作战计划执行得很成功,也收到了应有的效果。
……
莱茵王国,莫凯尔王太子紧急受命与重臣们前往北部各郡,就难民与火灾情况进行调查,同时尽最大力量减少损失。
王国财政大臣巴纳特伯爵与商业大臣戴由塔子爵随行。他们的第一站来到了温布尔城。
神秘老公:老婆,不准逃
城守博尔森伯爵接待了王太子一行。
宴席还算丰盛,但就菜色来看,显然比不上在莱茵首都的宫廷质量。莫凯尔王子咬了一口面包,发现这不是自己熟悉的那种类型,其中掺杂了部分大麦,口感相相对粗糙。
“还请殿下见谅,这是温布尔城目前最好的面包了。”博尔森伯爵苦笑着叹道:“这场大火来得太突然ꓹ 我们连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巴纳特伯爵掰了一块面包蘸着浓汤塞进嘴里,他有些饿了ꓹ 不等嘴里的食物完全咽下,就含含糊糊地问:“具体情况怎么样,你这里受火灾的影响有多大?”
“温布尔郡的整体收成应该不错ꓹ 毕竟我这里距离北方边境很远,巨人火攻只烧毁了大约百分之五的农田。下面的人反应及时ꓹ 灭火速度很快,总体来看ꓹ 今年的收成缩减幅度不算大ꓹ 估计相当于去年的九成。”
极品神农混花都
听到这里,王太子与两位大臣不由得相互对视,都从彼此眼睛里看到了沉重的目光。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最後的煙屁股
温布尔郡距离首都巴伐利亚城一百二十多公里,与北部边境距离超过上千公里。巨人的空中部队竟然可以对这里进行攻击,也就意味着他们能用同样的方法进攻巴伐利亚城。
巴纳特伯爵想到的问题更多————温布尔郡的粮食收成因火灾减少了一成,那么再往北,王国的其它郡县ꓹ 减产又会达到何等严重的程度?
“我已经下令在全郡范围建立难民收容站,同时把库存的粮食全部运往首都郡。”博尔森伯爵坦言:“从上周开始ꓹ 已经陆续出现了来自北方各郡的难民ꓹ 接下来还会更多。”
戴由塔子爵问:“你认为会有多少难民?”
“不知道。”博尔森伯爵摇摇头:“无法估算。一方面是可供参考的消息太少ꓹ 另一方面是目前我收到的很多消息并不准确……但有一点可以肯定ꓹ 北方各郡受火灾影响极大,尤其是北部林区ꓹ 目前已被全部烧光。”
王太子一夜无眠。
他万万没有想到随着北方战役结束ꓹ 莱茵王国局势竟然会恶化到这种程度。
卡利斯公爵战死固然是个好消息ꓹ 可是付出的代价也过于惨重————多达上百万的军队,还有不计其数的金钱和物资。
远征·流在缅北的血
现在ꓹ 又是火灾和难民。
继续往北,在前往下一站布兰登郡的路上,王太子看到了密集如潮水涌向王国南部的难民。
灰衣服、黑衣服,当然也有一些红衣服,只是数量不多,前两种为基础色调。所有难民都是这样,没有蓝色和绿色,衣服质料也很低劣,大多是民间自织的土布,网眼大且粗糙。
陪同随行的博尔森伯爵解释道:“火灾来的很突然,很多人当时都在户外劳动。他们辛辛苦苦一年到头,都会买几件新衣服,尤其是女人,她们都喜欢蓝色和绿色的裙子,但因为染料和工艺方面的因素,这类服装通常价格较高,卖得很贵。所以只有节日的时候她们才会拿出来穿。平时下地干活就穿得比较随便,只要结实耐磨就行。”
莫凯尔王太子听懂了伯爵话里的潜台词:“这场火灾让他们变得一无所有?他们从大火里没能抢出任何东西?”
脸庞削瘦的博尔森伯爵迟疑片刻,缓缓点头。他发出深深的叹息:“村子与农田之间的距离都很近,这样便于耕种,而且住在村里的人也喜欢把房子盖在田间地头,或者是位置较近单独辟出来的空地上。所以麦田一旦着火,只要稍微有点儿风,旁边的建筑也就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莫凯尔王子骑在马上,用阴沉的目光注视着从面前结队走过的这些难民。他们一个个形容枯槁,衣衫凌乱。很多人头发被烧焦,看得出黑乎乎的痕迹。有的人被烧伤,躺在简易担架上,被其他人抬着走。不同面积的皮肤脱落是这些伤者的最大特征,因为伤口无法包扎,只能涂上一层薄薄的动物油脂,任由这些可怜的家伙在寒冷与痛苦中不断呻吟。
“一场大火,烧光了属于他们的一切。”王子身边继续传来博尔森伯爵的声音:“第一批北方难民来到温布尔城的时候,简直就像长达好几个星期没吃过饭的海上遇难者。我紧急调运了五吨面包,他们只用了四天时间就吃得干干净净。”
王太子转过身,紧皱眉头:“难民数量很多吗?”
伯爵沉重地点了点头:“整个北方都遭遇了大火……我觉得殿下您应该与尽快前往布兰登城,对于目前的情况,那里的城守肯定比我清楚得多。”
追美金手指 易無書
博尔森伯爵之所以陪同只是出于礼节和对王室的尊重。温布尔郡同样有着很多棘手的事情需要处理。他带着护卫队继续随行了大约五公里,进入布兰登城外围的时候,伯爵向王太子一行人告别,转向返回。
这里的难民比温布尔城更多,甚至超过了沿途看到的那些。他们密密麻麻,摩肩接踵,根本无法点清数量。
“简直就像被大网从海里捞起来的沙丁鱼……”巴纳特伯爵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惊,继而发出难以言表的叹息。
如果是节日或者某个欢庆的时候,他会很高兴看到这多人。那意味着繁华和幸福,意味着国家强盛的实力之所在。
可如今,巴纳特从这些人脸上看不到半点希望,他们就像一群行尸走肉朝着南方走去。被大火熏烤燎过的脸上全是破败,身上布满了黑色与灰色的烟尘,很多人光着脚,男人没穿裤子,女人没穿上衣,就这样露着……可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没有想要多看多方一眼的意思,也丝毫没有流露出那方面的欲望。
所有人脸上都清清楚楚写着一个单词————饥饿。
王太子一行人在难民中很显眼,虽然他们让开了大路,以单行形式沿着路边缓缓前行,仍然不可避免引起了难民的关注。华贵的服装,还有他们胯下的骏马,在难民看来是财富与食物的化身。莫凯尔王子看到很多人死死盯着自己的马,他们的喉咙一直在上下耸动,眼睛里甚至透出狼一样的目光……有那么几秒钟,王太子觉得后背上冷汗淋漓,他相信如果不是身边那些彪悍魁梧的具装骑士拔出佩剑示威,还有拱卫在附近的侍从手持火枪严阵以待,这些饿到极点的人早就猛扑过来,把自己和马匹一起活活撕成碎片。
他不由得加快速度,迫切想要赶到布兰登城。
远远的可以看见城市轮廓,路边也终于出现了维持秩序的士兵。数量不多,只有几百人,可无论是他们身上的制服,还是斜背在身后的火绳枪,都给人以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莫凯尔策马来到距离最近的一名士兵身前,对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王子身边的近卫骑士正准备开口斥责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士兵,却被莫凯尔抬手止住。他从马背上跳下,抬手指了一下远处建筑密集的方向,对那士兵和颜悦色地问:“前面就是布兰登城?”
“是的。”士兵看了一眼不远处近卫骑士手中举着的王旗,不太确定地问:“……您是王太子殿下?”
莫凯尔虽是王冠继任者,却没什么架子,何况他此刻关心的问题是灾情本身:“布兰登郡的受灾情况严重吗?”
士兵叹了口气:“大火已经扑灭了,但所有东西都被烧光,什么也没有留下。”
王太子和两位重臣不由得心中一紧。
“看到他们了吗?”士兵没有在意他们的表情,侧过身子,指着一群正从身边的人。
顺着他的指引,莫凯尔看见二、三十个聚在一起的成年男女跟随人群向前走。之所以显得特殊,是因为他们推着一辆木车。这是民间常见的四轮马车,没有两侧的厢板和顶棚,专门用来拉货的那种。车上躺着几个人,走到近处才看到都是孩子,他们睡姿怪异,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戴由塔子爵皱起眉头问:“那都是他们的孩子吗?为什么要带着尸体一起走?是不是打算运到某个地方埋掉?”
莫凯尔这才发现,躺在木板车上的那些孩子都已经死了。
“他们已经没有粮食了。”士兵应该是这些天来看到了太多类似的场景,与其说是见怪不怪,不如说是思维麻木:“地里的庄稼都被烧了,他们继续呆在这儿根本熬不过冬天。以前都说北方巨人才是野蛮的吃人怪物,没想到……”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只是叹息着不断摇头。
终于进入了布兰登城,见到了郡守兼城守索萨子爵。
恰好是晚餐时间,子爵对王太子一行人的到来表示欢迎,他特意告诉身边的侍从:“让厨房加几个菜。”
这句话是当着王太子和两位重臣说的。不过看得出来,这是出于尊敬,而不是刻意的做作。
赶了一天的路,王太子的确有些饿了。
端上桌的晚餐很简单:一只炖鸡、半条火腿、一大盘蔬菜沙拉。在这寒酸的菜肴旁边摆着面包篮,区区两条长棍在莫凯尔看来实在是少了点,而且颜色偏灰,估计还是与温布尔城吃过的一样,掺杂了很多大麦。
虽然索萨子爵一再声称“面包还有,不够再加”,但王太子很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侍从端上来一个很大的苹果派。按照莱茵王国得就餐习惯,最后上的一道菜必然是甜点,这意味着餐桌上不会出现别的食物。
对普通家庭而言,这样的晚餐无疑算得上是丰盛。可是在莫凯尔王太子和两位重臣看来,这样的饭菜实在难以入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