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餮仙傳人在都市 起點-第1762章

餮仙傳人在都市
小說推薦餮仙傳人在都市餮仙传人在都市
“没有想到,这里面真有玄机。”
毛笔看着古争加快手脚,把缺口一点点给扩大,不禁开口说道。
“走过去看看,我们正好要找人,如果对方知道一点岂不是省下很多时间。”古争耗费一些时间之后,终于把面前弄出一个足够他们进入的空间。
因为古争心里面知道,如果他是从做里面往外走,越是往前面走,遇到敌人的几率越大,那战场几乎都在外围围绕阵眼而战,不过现在可以感觉这里的溃败,越是快把阵灵修复好,那么遇到危险就有把握和对方对抗一下。
唯一让古争担忧的是那个位置的混沌妖,还有那受到对方空中的英灵,只能希望阵灵有办法,要不然仅凭借他们三个,就已经让他们无法匹敌。
从这个通道走去,仅仅没有过多久,一丝奇异的气息就传入鼻中。
“前面小心,有毒。”虽然到这里,仅仅丝丝的触觉,甚至对于古争来说,根本影响不到它,可是还是出声提醒道。
“那怎么办?我无法在前进了,我背着宝匣无法挡住这毒雾。”跟在后面的毛笔大惊,停在原地不再上前。
这个情况的它,面对稍微的毒雾没问题,可是在严重一些,就护不住宝匣。
“你在这里等着我,等我给你信号你在出来,或者我过来找你。”古争一听,立马说道。
反正对方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它来不来都一样。
既然有毒雾飘来,那么前面必定有毒源存在,做好准备之后,古争再次朝前走去,没有经过多少时间,一股黄色光芒就从前面照应进来。
让古争知道出口就在眼前,为此他得身形更加慎重了。
来到最后一抹光芒照应的外面,古争探出一缕神识朝着里面看去,出乎他的预料,里面竟然没有任何危险,空荡荡一个大厅。
犹豫一下,古争还是准备在进去再说,在这个位置万一有敌人出现,岂不是一个靶子。
这个出口并没有任何陷阱,他很顺利地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这才仔细朝着周围打量着四周。
这个厅洞和之前的差不多大小,也同样很高,中间多了一个巨大的石柱,直通顶端。
在周围的墙壁上,有许多金色的矿石被强行放在上面,金灿的光芒就是从上面发出。
不过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在另外一个角落中,一团浓郁的绿色雾气在其中不断徘徊着,隐约可以看出里面还有一个通道,不知道通往哪里。
“继承者,你真的来了吗?”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惊喜的脆声。
“你是谁?你在哪里?”古争朝着四周看去,最后眼睛定格在拿被阻挡的路上。
继承者这个称号,似乎是这里的人给云荒剑的主人,也就是古争,通用的名字,仿佛每个人都知道一样,这也是那些妖魂无法知道的信息,让古争第一时间知道对方肯定是这里的人,这才过来。
“我是雨飞娘娘的药童,在很久之前出来的时候,被一个妖魔给困在这里,无法脱身,希望你能帮我一下,我会非常感激你。”那声音充满期望,对着古争说道。
“怎么才能帮你?难道这团绿雾把你给困住了?”古争看往四周,除了面前这个毒雾之外,什么也没有。
“这个毒雾是一个妖魂所下,非常厉害,你千万别碰,而对方身上有打开这里的东西,你只要打败对方就好。”对方快速地说道。
“对方每隔几天就会来一趟,你要小心一些,对方最为擅长毒气,连我都无法彻底治愈。”对方有些担心地说道。
“那有些麻烦了,外面局势已经非常不好,我根本在这里等不了几天,我先看看能否强行破开。”
点亮星星的人
古争原本想要对方指引自己去找雨飞娘娘,可是想到对方在这里被困多时,而雨飞娘娘之前看样子也离开她最初的地方,不用说也知道她肯定不知道对方的位置,问也是白问。
对方既然是雨飞娘娘的药童,那么肯定之间有些联系,把她救出来可以让他带着他们去找她,然后在询问怎么进入人虎殿,这就是古争的想法。
“你多加小心,这毒雾非常霸道,吸入体内顷刻间就能化为一滩脓水。”那药童继续开口说道。
古争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走上前,看着离着自己仅仅一尺的毒雾。
上面绿油油的雾气仿佛有生命一般,一缕缕从其中不断的冒出,转化出各种形态,在外围肆意遨游一番在一头扎进去。
甚至连古争表面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层浅浅的绿雾已经覆盖上去,只不过被一层金光给挡在外面,无法突入进去。
感受体内法力的流逝,古争皱起眉头,一朵火焰在掌心中陡然冒出,周边的毒雾在火焰的驱逐下很快就消散一空。
不过也仅仅是一定范围的毒雾,依然可以感知到在看不见的空间,到处弥漫着,如果真是大意暴露空中,那后果不用多。
手中的火焰继续涨大,很快足足有一个脑袋那么大,手腕轻轻一抖,火球飘然朝着面前的毒雾中飞去。
一进入毒雾范围之内,原先飘逸的毒气从四面八方合为起来,但是一旦靠近之后,就直接被炙热的火热给蒸腾一空,根本近不了身。
不过等到火球进入毒雾真正范围之内,无数的毒雾前仆后继地冲过来,就像水灭火一般,仅仅不到三息的时间,火球就从空中消失不见,而毒雾也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
眉头更加深紧一些,短短的接触,让他大概知道里面的一丝不同,想要把毒雾给打散,显然常规的办法并不行。
自己手中能够压过对方一头,也就是这有这个了。
手中再次一神,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白焰再次从空中凝聚而出。
别看比刚才小了一倍,不过这白焰刚一出现,周围的毒雾瞬间就消散一空。
随着再次朝着面前的毒雾缓缓过去,原本相对平静的毒雾,更是像沸腾的水一样。
水能灭火,亦火能灭水。
那毒雾还想要之前那样,凭借特殊的性质再次把火焰给淹没,可是仅仅靠近一半的距离,那些毒雾直接就被更加炙热的火焰给烧散。
别看这白焰看起来不像之前火球那样火焰滔天,可是其中的威力足足提升了十倍不止。
等到白焰稳稳停在通道门口之时,自身还没有消耗半分,而门口的毒雾却硬生生被烧掉了十分之一,而且还在极快的速度减少着。
恐怕只有一会的功夫,这些毒雾都要被消灭干净。
古争脸色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然后转身朝着后面走去,仿佛大局已定一样。
可是在他刚刚紧走一步的时候,空中忽然一道黑色闪电浮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古争头顶劈来,瞬间就击中在他的身上。
大片的黑光从古争身上暴起,身形更像遭到重创一样,整个人更是直接被击向一旁的墙壁,重重地撞在上面,然后跌落在地面上。
随着一声轻鸣,一个怪物从空中出现,朝着下面飞来,在半空中,一道绿芒从对方嘴中飞出,冲向在毒雾包围的白焰。
那绿芒在接近的时候再次一闪,竟然化作一个晶莹的绿色小罩把白焰给包裹在其中,让其牢牢被困在原地。
没有了白焰的干扰,刚刚形成的一个小缺口,再次被毒雾给重新给覆盖住,不过仔细看去,却发现已经稀薄了许多。
那个怪物身形只是在空中一顿,在解决白焰之后,眼中凶光一闪,身后的翅膀更是一爬,加速朝着下面,才刚刚爬起的人影冲去。
在对方刚刚站起,它的身形就已经如风而至,脚下两只利爪已经朝着面前的胸口抓取。
空中寒芒一闪,一只短剑更是朝着人影的头颅削去。
双管齐下,一击致命。
这个怪物看着眼前人影露出惊愕的眼神,身形爆退,手中的武器想要抬起挡住短剑。
可惜晚了,本身厅洞根本没有多少空间,对方只是一动就已经来到了墙壁外围,更是一个墙角夹缝之处,彻底没有生路在逃跑。
或许是逃生无望,对方手中都放弃了阻挡,看着攻击即将来临自己身上,只不过脸色却露出一丝讥笑的神色,让怪物有些摸不到头脑。
不过已经来不及丝毫,利爪已经刺入对方的胸膛,短剑更是划过对方的脖颈。
“砰”
一团金光从眼前炸开,面前这个人影竟然只是一道幻影,这让怪物惊恐万分,紧拍翅膀就要腾空而起,但是有些晚了。
在它的身后,呼啸声突然大起。
古争出现在它的背后,抡起硕大的拳头就是对着它的一边翅膀砸去。
在自己特意的偷袭之下,对方哪怕最后关头有些察觉,可是同样是晚了。
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特意为它准备的地方,一点迂回的空间都没有,只能吃定自己这一道攻击。
“砰”
古争准备无误地击在对方的翅膀边缘,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对方的翅膀不用多说,直接断裂开来,整个人更是横飞出去,朝着面前的墙壁撞去,这一次该轮到它体验体验刚才的痛苦。
不过对方哪怕遭受重击,可是竟然在关键时刻,硬生生把自己的身影给调整过来。
整个身形横转瞬间竖立在空中,随即看也不看古争,用仅存的一只翅膀猛然一扇,一股气流从身上暴起,整个身形更是瞬间朝着空中飞去。
让跟在后面的古争,根本来不及挡住对方的逃离,不过依然还是对着对方的背影一拳轰出。
整个厅洞一声爆鸣,一股恐怖的波动更是极速朝着上空的怪物追去,在对方升到空中想要转弯之际,擦住对方的一只利爪。
随着一声更加痛苦的悲鸣,那利爪直接在空中爆裂开来,留下一团血雾,不过对方彻底脱离古争的追击。
古争抬头看着上面的怪物,自己在进来的时候就隐约有一股注视感,这才特意把对方给引出来,对方果然上当了。
仔细看着上面的怪物,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只鸟怪。
全身金灿一片,眼神炯炯有神,像一只巨大的老鹰一般,不过身子骨十分瘦弱,头顶还带着一个黑色的皇冠,看起来威风凛凛。
在未断裂的翅膀下面,一把短剑镶嵌在羽毛当中,随时可以依照它的心意而舞动。
不过此时,对方的样子非常狼狈,在利爪爆裂的地方,还在滴滴答答滴着鲜血,一只翅膀耷拉着,另外一只在空中缓缓地煽动着,被古争这么偷袭之下,直接受到了重创。
那只怪鸟眼神恶狠狠地看着古争,里面充满了怨毒,恨不得生撕了他,不过也知道此时根本不是对手,记住古争的样子之后,转身就朝着上面飞去,想要先离开这里。
可是等它到达上面一个狭窄的通道之时,却发现一层金光已经覆盖在上面,彻底把它的退路给堵死。
秦时明月之冰雪奇缘 云中道长
而身后更是传来阵阵威胁,极速朝着他靠近着。
哪怕暂且失去一条翅膀,可是身形还是矫健无比,只是一个转身,就极速飞往另一边,几道剑气从它刚才的位置掠过,击在墙壁之上,带起一些尘土。
古争是不会把对方给放走,一点暴露自己踪迹都不行,哪怕英灵已经看到自己,可是对方只是身体被操控,只要自己不再出现那个混沌妖面前,它也无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怪鸟高鸣一声,整个身子在空中一顿,随后俯冲朝着下面的古争冲去。
它明白,如果不把这个敌人重创或者杀死,自己根本无法离开。
还在半空,那锐利的鸟喙微微一张,一道绿芒就从其中炸现,形成一道手指粗细的绿光极速飞来。
古争原本还想等着对方自不量力,自投罗网一样下来,可是陡然间脸色微微一变,整个身子朝着侧面闪去。
那团绿光在空中只是模糊之间,就散变成大片绿雾,一头绿蛇隐藏在其中,冲着自己当口咬来。
想到对方毒雾的诡异,古争还是决定先避其锋芒再说,对方这种状态之下,自己没有必要和对方硬拼,只有找到机会下几次重手,对方肯定没有悬念的死定了。
不过这个厅洞实在太小,那条绿蛇裹挟着绿雾,仿佛认定了他,继续紧追着古争不放。
而古争伺机想要绕到怪鸟身后,擒贼先擒王的策略也失败了,那怪鸟似乎看穿他的想法,身形紧紧跟在绿雾后面,根本不给他一丝机会。
只是几个呼吸,整个厅洞都已经充满绿雾。
幸好来的通道,刚才也一同封闭住,不会影响到毛笔那边,也相当于他们两个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狭路相逢勇者胜。
古争在半空突然一个急停,剑光在手中一亮,撑起一道光芒把周围的绿雾给驱散开来,同时手腕一抖,阵阵金色符文从剑身冒出,如同一个个炸裂的雷火一般,对着扑上来的绿蛇就是一剑削过去。
炸裂的雷光把周围的绿雾更是驱散一空,把绿蛇彻底从空中暴露出来。
那绿蛇豆丁的眼睛绿光一闪,蛇芯仿佛自杀般冲着剑尖点来,身体更是亮起惨绿的光芒,让上面冰块的鳞甲反射着光芒。
看着对方自杀式的攻击,古争冷哼一声,手中更是加快一分,同时看到前面的怪鸟头顶的黑色王冠黑光凝聚,准备发出新的攻击。
在蛇芯碰触剑尖的同时,一抹绿光就在其沾染上,不过对方也同样被震散在空中,剑光更是顺势朝着下面一斩而下。
在刚刚碰触到绿蛇的瞬间,眼前的绿蛇溃散成大片的绿雾,重新把周围的空间给铺满。
但是古争心里却是一惊,因为对方并不是自己所击溃,而是自己主动溃散开来。
“咔嚓”
还未等到他多想,在那怪鸟头顶之上,一道粗大的黑光就从上面凝聚而出,朝着古争劈来。
而与此同时,消散的绿蛇突然出现在古争的侧后,只不过身形明显小了一圈,依然不影响它朝着古争的小腿咬去。
古争正要挥舞手中云荒剑,却发现上面剑尖之上,绿光乍现,一股巨力从上面传来,让他一时没有挥动,仿佛要把云荒剑给钉在空中一样。
此时此刻,古争瞬间陷入包夹当中,甚至可以看到那怪鸟大仇得报的畅快眼神。
“哼”
古争冷哼一声,与此同时一蓝一金极速从手腕中闪出,同时手中一震,剑身的绿光顿时消失不见,剑身周围的雷光无视黑光的到临,直接冲着怪鸟飞去。
而在黑光即将落在身上的时候,一道濛濛的蓝色水罩突然在古争身边升起,而身后的绿蛇眼看就要偷袭得手之时,一个金灿的棍子当头一棒击在它的头顶,让它猛然一栽,昏头脑涨朝着下面冲去,落了个空。
随着古争就直接给黑光淹没,不过身前的水罩不断波动着,化解对方这一击的威力,根本没有一丝泄露进来,伤到古争。
而金环所化的棍棒接连敲击几下,在空中一变,化为一道道金色绳索,扯着绿蛇依然在昏涨当中,从头到尾把对方反而捆绑起来,随着猛然一缩紧,绿蛇这次彻底变成一团绿雾。
而那边怪蛇翅膀下的短剑也同样悬浮在空中,剑影闪烁当中,把那些金色雷光统统打爆在面前。
不过雷光被它挡住,却发现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它面前,那黑光已经全然消失,对方甚至已经趁机飞过来。
“去死吧。”
古争口喝一声,随即手中朝着对方斩去。
“砰”
一团更加浓郁的绿雾在空中豁然炸开,把古争的视线给遮掩起来。
古争看着面前,只有一个损坏的黑色王冠留在半空,而对方的身影也学绿蛇一番,消失在他面前。
放眼过去,全部都是绿雾充斥在这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