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773章 遇到他們還真是倒黴相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也好,”毛利小五郎转身往办公室的方向走,无语埋怨,“你这小鬼就是莽莽撞撞的……”
棕发男人脸上带着勉强的笑意,“在护栏边一定要小心,这里山崖很高,掉下来是很危险的。”
池非迟抬眼,盯:“……”
这个凶手是不是傻?
柯南和灰原哀前后惊愕抬头,盯:“……”
他们之前有说池非迟差点坠崖的事吗?好像没有吧。
毛利兰转头,盯:“……”
难道她去打电话报警和叫救护车的时候,老爸他们说起过?
毛利小五郎走出两步,也察觉问题所在,转身,盯:“……”
他确定,他们过来的路上只是交流了姓名、这里的管理情况、坠崖后可能掉落的地方,没有说过池非迟差点坠崖的事!
“怎、怎么了吗?”棕发男人被盯得浑身不自在。
“咳,近藤先生,”毛利小五郎盯着棕发男人近藤英一郎,“你是怎么知道柯南要跟非迟道歉是因为非迟差点坠崖的事的?”
“这个……”近藤英一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汗了汗,突然发现无法辩驳。
一个小孩子要跟成年人道歉的原因太多了,比如路上无理取闹、路上吵架、弄丢东西等等,他怎么都没法解释他为什么知道是坠崖的事,除非……
池非迟见近藤英一郎打量自己,忍不住提醒道,“别看了,我下山的路上收拾过。”
想从他身上看出坠崖迹象,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会知道他坠崖的事,除非近藤英一郎当时在瞭望台上。
也就是说,他们当时看到那个戴着安全帽、穿着工作服、背对他们蹲在栏杆前修理护栏又意外掉下悬崖的人,是近藤英一郎。
而他们下山的时候,近藤英一郎好好的待在办公室,死的确实另一个叫平井的管理员,这明摆着是一起近藤英一郎杀了平井、假装意外的谋杀事件……
“这个……我是因为……”近藤英一郎在‘灭口’和‘逃跑’中抉择了一下,由于有毛利小五郎和池非迟两个成年男性在场,选择了‘逃跑’路线时,默默把灰原哀独自站的那边当做突破口,露出凶恶表情,转身就冲向灰原哀,“躲开!”
灰原哀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珠子,‘啪’一下砸到地上,一团白色烟雾笼罩了两人,很快又被山里的风吹散。
烟雾散后,往前冲的近藤英一郎还保持着身体惯性,冲过闪开的灰原哀身侧才一头栽倒在地。
准备冲上前支援的毛利兰疑惑停步,“小哀?”
池非迟也投去疑惑的目光。
灰原哀仰头对毛利兰装出小孩子的样子,童音卖萌,“博士最近在研究催眠瓦斯,给了我两个小道具,说是遇到坏人之后可以丢到地上,然后自己屏住呼吸就可以了,我也没想到博士研究的东西会这么厉害!”
柯南干笑,喂喂,干嘛要学他卖萌还用阿笠博士顶锅啊……
“原来是博士给你做的催眠瓦斯啊,”毛利兰释然,笑道,“他好像就是喜欢给你们做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这个只能对坏人用哦。”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我知道了。”灰原哀童音卖完萌,走到池非迟身旁,发现池非迟在盯着她,硬着头皮低声忽悠道,“是你说要行动前做好安全准备,我就研究了一下催眠瓦斯,但我不想让小兰姐觉得我很奇怪,要是传出去,太过聪明的小孩子会被别人用异样眼光看待的,不是吗?”
池非迟点了点头,收回看灰原哀的视线,心里感慨。
注重安全、准备自保手段是好事,虽然他不觉得催眠瓦斯对组织的人有用,在看到白雾的一瞬间,有经验的人都会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但至少可以应付这些普通罪犯。
灰原哀也想到了同一点,心里无奈叹气。
组织那群人有多狠,她再清楚不过了,就算不经意吸入了催眠瓦斯,为了保持清醒,那些人都能往自己身上戳刀子,换了其他药物也难,先不说怎么气体化、怎么压缩、怎么保证浓度足够吸入后起效、怎么保证在风大的环境中起效,那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怎么避免近距离下自己不受影响。
打又打不过,药又药不倒,后勤医疗人员要是上一线战场的话,好像就只能看准时机偷袭了,还不一定有用……不过她和博士最近也在对这些问题进行研究就是了。
柯南看向倒在地上的近藤英一郎,心情微妙。
遇到他们,这家伙还真是倒霉。
大叔会柔道,小兰拿过全国高中生空手道大赛冠军,池非迟那家伙的身手就更不用说了,他有麻醉针,这次灰原都带了催眠瓦斯,往哪边跑都跑不掉。
不过现在还有问题需要解决,就是那些可疑的痕迹……
“看来近藤先生是先杀害平井先生后,再戴上安全帽背对山道、假装出维修护栏的样子,”毛利小五郎摸着下巴道,“等发现我们到了瞭望台,就装出意外坠崖的模样,让我们以为坠崖的是之前上山维修的平井先生,而他自己呢,则是在掉下山崖后,再将平井先生摔下来,自己又跑回办公室去,不过他还真是拼啊,为了掩盖杀人手法,居然自己往山崖下跳,要是一个不小心,死的恐怕就是他了。”
不……
柯南思索着,看向山崖。
大叔的作案过程没有说错,但近藤英一郎并不一定是毫无准备地往山崖下跳,既然是谋划已久的杀人,就要用什么手段避免‘杀人不成自己反而死了’的可能。
“咦?”柯南看着山崖,突然发现瞭望台下方的山壁上有一个隐隐在反光的小点,连忙卖萌提醒道,“叔叔,池哥哥,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登山钉。”池非迟道。
“哎?”其他人惊讶看池非迟。
“我掉下去被安全绳拉住的时候,往下看了一眼,那个东西在我脚下没有多远,是一个登山用的登山钉,已经钉入了山壁中,上面接了铁锁,”池非迟捡了根树枝蹲下身,在地面轻画出瞭望台、山壁、山脚的树,在瞭望台下方画了个点,“这里是登山钉的位置,只要事先准备两根绳子,分别穿过登山钉上铁索的环圈,一根拉到山下的树上系好,另一根拉到瞭望台上,用登山安全防护系绳法,系在自己腰间,在坠到半空中的时候,拉紧的绳子会止住下坠,然后,近藤先生只要抓住另一根系在山脚树上的绳子,抵达树上,再解开两根绳子,扔到平井先生是尸体旁边就行了。”
毛利小五郎看向地上的绳子,“这么看来,这就是近藤先生用的那两根绳子了,绳头还有打过结的痕迹,不过,如果他在准备和跳崖戴了手套,绳子上没有留下他的指纹或者皮肤组织,也没法作为他杀人的证据啊……”
哈喽,勐鬼督察官 我心狂
“这里就是他下来的树吧,”灰原哀站在歪脖树下方,仰头看树上,“树干上有细密的小点,应该是老式登山鞋的鞋钉留下的,现在的登山鞋,就算不留鞋钉,也能有很好的防滑效果,穿这种老式登山鞋的人不多了,近藤先生脚上正好有一双,而树上有绳子磨过的痕迹,也能证明近藤先生确实在树上系过绳子。”
柯南看向那棵树,脑海里灵光一闪,把最后一块拼图碎片补全,卖萌提醒,“池哥哥,那棵树上有鸟窝耶!”
池非迟:“……”
谢谢,不过不用把他当成毛利小五郎。
“喂喂,”毛利小五郎无语盯柯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看鸟窝啊?”
柯南仰头回盯毛利小五郎,一脸认真,“可是我想知道那是什么鸟嘛!”
“绣眼鸟,”池非迟看了一眼树上的鸟巢,走到平井的尸体旁边,垂眸看着尸体腰侧的白色丝状物,“绣眼鸟在筑巢的时候,除了用树枝和草,还会用蜘蛛丝来固定,近藤先生没有一开始就把平井先生推下来,而是先把平井先生放在这棵大树上,当他从山崖到了树上之后,才将平井先生从树上丢下来摔死,这么做,应该是避免他假装坠崖的时间和平井先生的死亡时间不符,毕竟他无法预知我们什么时候抵达瞭望台,如果提前太多时间杀害平井先生,那尸检一定能看出问题来,不过,这样一来,只要警方检测一下,确认尸体腰间沾到的蜘蛛丝,跟树上那个绣眼鸟鸟巢的蜘蛛丝成份一致,就能证明平井先生之前被放在了那棵树上。”
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近藤英一郎杀人,不过这些能够串联起来的间接证据,也足够警方以谋杀案立案调查了。
“那……”毛利兰左右看了看,突然发现好像没什么事了,上前守在晕过去的近藤英一郎身边,“接下来就等警方过来吧!”
一群人开始默默等待。
池非迟和毛利小五郎走到一旁抽烟。
灰原哀跟了一会儿,发现绣眼鸟的鸟妈妈回来,跑到树下去看鸟妈妈给小鸟喂食。
毛利兰坐到草地上,回头朝柯南招手,“柯南,要不要过来坐一会儿?”
“啊,好……”柯南一汗。
这破案节奏快过头了吧,现在他们守着尸体和犯人等警方过来,就跟在郊游一样……
等了一会儿,灌木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毛利兰好奇转头,看到一只黄色的野兔蹿出来,眼睛一亮,“啊,是兔子!”
柯南、灰原哀转头看过去,某兔子还抖了抖耳朵。
毛利小五郎转头,“哦,是野兔啊!”
池非迟盯着那只兔子,脑海里开始闪菜谱,低声念叨,“麻辣兔头,干煸兔肉,焖烧野兔,兔肉萝卜煲,冷吃兔,粉蒸兔肉,蜜汁香草烤兔,手撕酱兔腿,山药兔肉汤……”
毛利兰、灰原哀、毛利小五郎、柯南、某兔子齐齐看向池非迟,眼里只有惊恐。
看到这么可爱的兔子,怎么能……
“咕噜噜……”
毛利小五郎肚子发出警报。
柯南:“……”
我有百亿属性点 同歌
这么可爱的兔子,好像很好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