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ly5精彩言情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脈進階!相伴-rby5e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一处陨石浮动的奇地。
众多造型怪异的星河古舰残骸,如垃圾般,堆积在块块巨大陨石上。
不少灵动的虫豸,剑光,电芒,在那些战舰残骸内穿梭,似在找寻着有价值的材料,将其带给自己的主人。
赤魔宗的展若楠,还有孙竣两人,站在眼前的剑宗男子前。
此剑宗男子,名叫郁牧,乃九大剑仙排名末端的“天水之剑”,自在境初期的修为,正是这处临时据点的首脑。
附近陨石上,另有雷宗、云水宗、太渊宗和寒阴宗的阳神大修,还在搜刮物资。
展若楠和孙竣两人,是借助特殊的器皿,感知到此处人族的据点。
过来后,才发现乃是天源大陆的一支修行者队伍,且离他们先前出没的涅灵界所在星域,不知多么遥远。
郁牧看着突然冒出的,两个赤魔宗的阳神修行者,也同样感到意外。
双方一番交流后,郁牧从展若楠的口中,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
“三个阳神,死在虞渊手中,他从涅灵界的空间裂缝,到了流寇聚集的灰暗乐土……”郁牧轻声低语,半响后,才说道:“虞渊,就是三百年前的药神洪奇。”
这话一出,展若楠和孙竣神色惊愕。
“洪药神……”
初晋自在境不久的郁牧,眼中闪过追忆的色彩,心中幽幽一叹。
因纪凝霜和洪奇的关系,他郁牧在年轻的时候,也和洪奇接触过,还被洪奇赐予过珍贵的丹丸,给过不少好处。
他在得知,虞渊就是当年的洪奇时,一时间也有些难接受。
待到他听说,在浩漭的陨月禁地,虞渊道明真实身份以后,师姐纪凝霜,另外一个背弃剑宗的席荃师姐,因虞渊而做出的一些事情后,心情就更加复杂了。
而现在,由他率领的一支天外狩猎队伍,居然听到了虞渊的消息。
“灰暗乐土”的方位,展若楠虽然不肯细说,可他大概能判断出来。
要不要去找找看?真的见面了,难道兵刃相见?
给纪师姐知道,会不会杀入星河,找我兴师问罪?
郁牧左右为难,半响无言。
展若楠则是通过他,知道了近期发生在浩漭的众多大事,听说了虞渊深入陨月禁地,以“封天化魂阵”掌控者的身份,手持斩龙台,先和人族、妖族联军对峙,又遭受大魔神格雷克的袭击,最终深入域界通道而不见。
虞渊就是洪奇,洪奇就是虞渊,在浩漭天地不再是秘密。
郁牧也言明,虞渊深得神魂宗的器重,已经上了五大至高势力的必杀名单,被视为浩漭的叛徒。
但关于虞渊的别的事,郁牧含糊其辞,说的又不清楚。
展若楠和孙竣两人,没有见到自己宗派的强者,对郁牧的话,不能百分百相信,也对郁牧藏着掖着。
“再有一阵子,会有寂灭大陆的强者,和几位大妖抵达。”郁牧脸色木然,道:“大家整合之后,会去湮灭星域。”
“湮灭星域?”展若楠微惊。
“通天商会在湮灭星域,开辟出了一个域界,大兴草木,要打造出供各族往来的交易宝地。”郁牧点了点头,“我们被授意,去湮灭星域弄清楚状况,看看那方星域中,究竟多少域界被开发。”
展若楠和孙竣忽视一眼,暗道还真是巧。
被虞渊挟制的“灰暗乐土”,还有桃花夫人,也在向湮灭星域开赴。
白鹤,那只白鹤的主人,可能还有通天商会的更多强者,兴许还要加上神魂宗的大修,和各族被邀请者,也将在湮灭星域集结。
“怎么?”郁牧奇道。
“没,没什么。”展若楠摇了摇头。
……
宽敞的战斗场。
虞渊斜靠着冰冷的岩壁,看着修罗族的少女,衣衫不整地,又一次匆忙离开。
微微眯着眼,他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这阵子的荒唐却旖旎的画面。
许久后,不由摇头失笑,“不管怎么说,那丫头给我带来了,无以伦比的快乐。”
就这几日,艾莲娜数次来求欢,一番酣畅淋漓大战后,她每每心满意足而去。
待到她稍稍恢复,又会主动来“战”,然后在精疲力尽后,笑着离开。
她直言不讳地告知,通过这种方式,她得到了什么。
虞渊并不在意,自己仔细体悟,发现对他本人没什么影响,他也通过这种另类的“战斗”,洗涤了体内的戾气和暴躁情绪。
他以“生命祭坛”的奇妙,从那些异族战士死去的血肉内,吞没的气血精能,内藏不少邪念。那些负面的邪念,本来就要慢慢炼化消除,以免影响自己。
然而,和艾莲娜的一次次“大战”过后,他都觉得心境平和,不知不觉中,本该影响他的负面能量,就被消泯无形了。
这样居然也行?
虞渊轻笑一声,阴神悄然而出,就在这块首部的陆地游荡着,再也不担心防御的光罩被撤销,不担心会被再次偷袭。
阴神以这种方式修行时,他的天魂,则感悟着“擎天九斩”的精妙。
每次欢愉之后,极度放松时,他心灵澄澈,反而能更专注地,体会出剑决的奇妙,除了碎星、陨月、断魂外,他最近对灭灵和裂日两式剑决,也有了新的认识,已开始在心中演化。
“虞渊,有时间扯两句吗?”
桃花夫人的声音,突然在外面响起,这位彻底坠入魔道的奇女子,又重新换了称呼,由洪奇,又开始叫他虞渊了。
听到他的声音时,虞渊稍一琢磨,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果然。
在他刚一点头时,桃花夫人就跨入其中,随手拿出一个花手绢,扇动着空气,“这味道,还真是浓郁啊。”胡彩云笑吟吟地看着他,眸中皆是揶揄,“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战天录
“恭喜。”虞渊不冷不热地说道。
胡彩云的心魔,完全炼化了另外一个自我,取而代之,再也不会有意外发生。
傻瓜,我要做妳的守護天使
而且,在虞渊的感觉中,她还重新回归自在境了。
“我早就应该踏上这一步,是我的另外一个自我,一直在耽搁我。”胡彩云闲话家常般的说着话,“你应该听过我的传言,知道我曾有一个元神伴侣死于天外。呵,他连名号都没在浩漭传播,他怎么死的,也从来没人提。”
虞渊正襟危坐,脸色一下子认真起来。
涉及到一位元神,而且是他当年做为药神洪奇时,都不甚清楚的存在,他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
“因为他死了,我才在彩云瘴海成了桃花夫人。他的死亡,是因为三大上宗!我心中的另外一面,始终不敢将矛头指向三大上宗。这是因为,我胡彩云和他一样,本来也出自玄天宗。”
“我俩是同门,他短暂跻身到了元神境,只可惜他的成神,一开始就是悲剧。”
“令他短暂成神,是有人需要让他去一个地方,拼死异族强者。他的那个至高席位,三大上宗另有安排,他只是暂时坐一坐。他付出的代价,就是魂飞魄散,形神俱灭。”
“……”
胡彩云语气初始激动,后面却渐渐平静,最后,平静到令人觉得可怕。
皇上单挑敢不敢
她没有说具体的名字,没有说详细过程,但虞渊已明白了大概。
三大上宗牺牲了她的挚爱,助其短暂封神,让其又昙花一现的速死。
只为了,让他完成一个必死的任务,拉一些异族强者垫背。
同样来自玄天宗的胡彩云,恩师……就是现今的玄天宗宗主!她对师傅从小敬畏,明知道挚爱的死亡,是三大上宗,是师傅的意思,却不敢面对,不敢去反抗。
于是,心灵深处的仇恨种子,和瘴气剧毒融合,变成了此刻的心魔。
重生1990 斑马
一个敢于挥刀向恩师,敢于不顾一切去追究的,另外一个全新的胡彩云!
本来的自我消失,被炼化,兴许也是顺水推舟,应该也是想依靠新的,极端的自我,求一个说法,去做一些本来不敢做的事情。
“说了这么多,你想我帮你什么?”虞渊言简意赅地问道。
“此行途中,你所遇到的任何麻烦,我会尽可能帮你解决。当然,如果真的出现太强大,我也没可能胜过的家伙,那另当别论。”胡彩云认真地说。
“要我做什么呢?”虞渊再问。
“帮我引荐一下,我想加入神魂宗,我想站在师傅的对立面。我想有一天,能不胆怯地站在他面前,求一个答案!”胡彩云轻喝。
“你怎知我可以?”虞渊奇道。
“你既然能拿到斩龙台,我就坚信,你和神魂宗必然有非常深的关系!我说了,我出自玄天宗,我以前的男人曾是元神,我知道斩龙台意味着什么,代表着谁!”桃花夫人的表情出奇沉重,“斩龙台,乃神魂宗至宝!你能掌控它,必然修炼着神魂宗的秘法!”
虞渊深深看着她,沉吟半响,“之前有黑浔,你?”
“那不是,当初的观念还没转变过来吗?”胡彩云眼神炙热,“那时,还没有坚定决心,还不敢向三大上宗挥刀。”
“好!”虞渊缓缓点头,“我答应了。”
胡彩云嫣然一笑。
轰隆!
也在此刻,有楼宇崩塌声传来,虞渊和胡彩云愣了一笑,一同闪到外面。
就见,那座四四方方的石楼,成了一个乱石堆。
艾莲娜的呼疼声,从巨大的石堆底下传来,伴随着她的嗷嚎,块块磨盘般硕大的巨石,被震为石屑纷飞。
匆忙而至的,差点被桃花夫人毒杀的修罗战将,在外沿的石堆前,呆如木鸡。
帕丁森,哈特,还有贝宁等人,也好奇地,看向那碎石堆积之处。
轰轰!
道道血气光柱,把碎石震的凌空飞去,艾莲娜挥舞着胳膊,眼中充斥着兴奋的光芒,欢呼声像是打雷,“我的血脉突破了!从现在起,我是八级的血脉战士!”
“啊?!”
那位修罗战将,一下子激动起来,立即凑近去看。
浓郁至极的血肉能量,海一般从艾莲娜的胸腔爆发,他无比确信,眼前的艾莲娜,果然在小小年纪,就突破到第八级血脉!
这么年轻的,八级的血脉战士,在修罗族都罕见无比!
影族的帕丁森,暗自探察了一下,也确信艾莲娜没有瞎说,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八级修罗战士。
他也清楚,艾莲娜的七级血脉早就夯实,的确具备再次进阶的基础。
只是,血脉的大等级突破,也和人族的境界提升一样,向来艰辛非常,一个小小的壁垒,都能让血脉滞留数百年之久。
帕丁森听艾莲娜父亲说过,没意外的话,她至少还要几十年,才有望进阶血脉。
时间,怎么突然被缩短了那么多?
就在帕丁森暗暗诧异时,他注意到两眼放光的艾莲娜,直勾勾地,瞪着也惊讶不已的虞渊,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
难道……
帕丁森深思时,艾莲娜咻地一声,就站在了虞渊和胡彩云面前。
“你,你也想从他身上得到那些异能?”艾莲娜愤怒地,凶恶地瞪着胡彩云,看架势想要分个生死,“虞渊是我的男人!我不允许你打他的坏主意!还有,你是人族,他只能让你怀有身孕,不会给你带来血脉的蜕变!”
这都哪跟哪?
胡彩云一头雾水,看了看旁边的虞渊,“这疯丫头说什么胡话?什么你让我怀孕,而不能有血脉蜕变?”
“臭丫头,想发疯去一边,别来坏我的好心情。”胡彩云不耐烦地啐骂。
怀有身孕?血脉蜕变?
如帕丁森,哈特,还有贝宁般的异族族人,联想起艾莲娜近期的反常举动,此刻的血脉进阶,隐隐像是领悟出了其中的深意。
突然间,他们看向虞渊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
“别胡说八道了。”虞渊讪讪干笑,也去阻止艾莲娜的乱语,免得她越说越过分。
“我才没胡说!”
艾莲娜示威一般地,将胡彩云从虞渊身边挤开来,挽着虞渊的胳膊,举止亲昵地说:“你就是我男人。我的血脉能迅速进阶,也是拜你所赐!你虽然是浩漭的人族,可是和别的不一样!”
虞渊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内含的各族精血气味,让她极为笃定。
修仙歸來
她艾莲娜选中的男人,非同寻常,并非纯粹的人族。
“咦!我老子,我老子在卡尔夫的领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