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6ix精品都市小說 黑暗裏的自白 瓊小樓-第179章 繼續呀繼續熱推-zyqyo

黑暗裏的自白
小說推薦黑暗裏的自白
“兴兴公司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注意带好行李物品依次从后门下车,下一站大渔岛路口!”
“兴兴公司到了,请下车的乘客注意带好行李物品依次从后门下车,下一站大渔岛路口!”
“…”
妖邪總裁迷糊小養女 池紀
重要的事情已经说了三遍,“赤啦”巴士车的后门关上了,车子行驶了100米左右,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微胖女孩收了手上的手机大喊着“师傅停车,我要下车,我要下车!”
“停不了,错过站了,下一站不远了,到下一站下吧!”
這就是我的宿命 南灣久久
司机大哥抬眼瞄了瞄后视镜,机械的答道。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貳蛋
对于这样的情况他遇见的太多了,有时候他甚至想不明白,坐个巴士几分钟一站的事情,都还有人要“出神”错过站!
女孩不顾车子的摇晃,扶着座椅来到司机边上。
“快给我停车吧!我要在兴兴公司站下车,我要来不及了。”
司机向左打了方向,车子继续往前行驶,“公司有规定,不到站台不准停车。”
“你是机器吗?”
“嗯?”
司机不解的看了看女孩,“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就不能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嘛!快给我停车!”
本就是35度的三伏天,每个人都被热气笼罩的暴躁不已,女孩这带有人身攻击的话语,“噌的”就激起了司机大概愤怒的小情绪。
“你瞎了还是聋了?刚刚到站时候你不下车!”
“你才瞎了,聋了!我警告你马上停车,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离我远点才算是客气了!”
司机大哥那副你爱咋滴咋滴的表情,女孩挥手“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司机的右脸上。
猝不及防的,握着方向盘的手松了一下,车子左右晃动,车上五六个正在假寐的人都被晃醒了来。
都不太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见司机大哥双手松开方向盘抵挡着女孩雨点般的肉拳头。
“吵什么?”坐在后排的高千次睁开眼睛看了看,首先看到的是巴士车的LED屏上滚动的文字提示着车内温度21度,车外温度37度,时间是2015年6月5号。
“嘭”“嚓”“啊…!”
惊魂未定的瞬间,巴士冲破了围栏,笔直的坠落进大渔岛的湖水里了。
“咳咳咳…噜噜噜…”猛然喝几口湖水被呛的咳嗽出了好多水泡,整个人就要窒息了的感觉。
努力挣扎着醒来的高千次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胸口,背上都被汗水淹没着。
“又是梦!”脸上闪现了一丝不耐烦,接着伸手取下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一点点倾斜,上面的汗珠就滴答的落在了裤子上。
从口袋里取出了绣有红色雨伞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起了眼镜,与此同时双眼四下扫视,巴士上没有刚刚梦里出现的“挑事的粉色女孩”,而巴士司机也不是大哥!
抬起手看了看腕表,2015年6月6日,气温36度。
“梦是昨天…?比上车时候热了一度!”
高千次自语着,皱了皱眉头,搬出大屿山的想法又一次涌上了心头。
“呜呜呜呜…”
科技狂人
高千次爽朗一笑才接起了电话,“喂,阿婆!我在巴士上了,还有…还有三分钟巴士就出发了,记得,记得,一会儿下车我会买的…不用,不用来接我,我腿长,下车很快就走回去了…嗯,好,阿婆,一会儿见。”
高千次大声的讲完电话,发现巴士上的人都齐刷刷的看着他。
他可不是有意要秀他的大长腿,只是电话那边的鲁阿婆耳朵背,又健忘,他不得不在10分钟内接两次她的电话,说同样的话。
所以和他前后上巴士的人听了,难免会认定他有自夸嫌疑了。
露出八颗牙齿标准的微笑后,高千次重新戴上了黑框眼镜,巴士车也缓缓的驶出了站台。
才行驶了两个站,一个“熟悉”粉色身映入眼帘,梦里那个“挑事的微胖女孩”。
“要梦想成真了吗?”
点开手表上的地图,还有两站就是兴兴公司,第一次想验证梦会不会成真,于是挪了位置坐到了微胖女孩边上。
女孩没有注意边上坐了个大帅哥,只顾低头看手机。
“梦里她就是因为看手机才坐过了站…”这么想着,高千次看了看司机,就在车子到站的时候,司机交班了。
梦里的司机,梦里的挑事人,都聚齐了,两站后事故就要发生了?
正在高千次想着怎么样改变事情,阻止事故的发生,有个女孩拉着边上正低头看电话的胖女孩下了车。
她们没有交流,就直直的往前走,直到车子经过两个人边上的时候,才听见胖女孩说“你是谁?放开我!”
“你必须下车,我不能让你毁了别人的人生。”
“她知道?”
这么疑问着,高千次回头看着,只见两个女孩扭打了起来,巴士车停了下来;司机第一个冲了下去,跑到两个女孩边上。
“小梦,小梦,快松手…”
司机大哥站在了两个女孩中间,挡住了打在粉色女孩身上的拳头。
“爸爸,爸爸,我不能没有你,都怪她,怪她…”
“小梦,你看看,爸爸就在这里呢!看看爸爸,你没有失去爸爸!”
“爸爸,我梦见…”
女孩看了看围观的人,她生生把话咽了回去,变成了无声的流泪。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儿她生病了…”
司机大哥给粉色女孩道歉,并用手指了指脑袋。
“什么人嘛!脑子有病就该好好待在家里,出来伤害别人干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都市:開局女友出軌了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要求赔偿,你看我手上的伤,我的衣服…”
司机看了看粉色女孩,又看了看被叫着小梦的人,她挂的彩明显比粉色女孩严重的多,她个子不高,又消瘦,受伤的人就是她了。
“姑娘,你看,我女儿她…她…”
司机指了指自己女儿脸上的伤,有些委屈。
“我不管,是她先动手的,今天没有五百块钱,我就去巴士公司投诉你;你这工作就别想要了!”
“姑娘,别,别投诉,这样你看行不行?”
围观的人各有说辞,也都出着“主意”,只有站在人群外的高千次静静的看着。
他对这个叫小梦的人有了兴趣,她脑袋真的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