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xp5超棒的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笔趣-第一百七十九章:不是癡心一片而是癡心妄想讀書-0g8ss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晚宴本就是为鲁王接风举办的,这会儿裕太妃正关切地询问着鲁王,众人聊了些鲁王在外的趣事。
苏岑是一个极其健谈的人,那些奇闻异事被他讲得精彩万分,尤其是对于整日闷在宫里的皇族,他的话时不时便引起一阵惊叹。
众人的目光无不锁定在苏岑和鲁王妃的身上,沈落此时略有愠色地瞪着苏执,倒是无人注意的。
苏执放下酒杯,看着沈落一脸埋怨的模样笑了起来。
他道:“本王是摄政王,在这上殷还有什么话是本王不能说,什么事是本王不能做的?”
男人狭长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桀骜,却与他今日所穿的一身沉稳玄青色有些不相符。
虽来上殷的时日不长,但沈落很清楚苏执是一个心思细腻,处事谨慎的人。
可唯有每每与苏景佑相处,便必定是不顾场合的针锋相对。
沈落看了一眼鲁王和昭王,他们正与苏景佑和和气气说着话。
同样是王爷,难道只是因为苏执手握摄政大权,所以两人就不能和平共处?可沈落隐隐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要真是为了争权夺利,以苏执这般狂悖不驯的性子,十年前他大可以直接自己做皇帝,总不会他还争不过一个七岁小儿吧?
若说那时候他还没有这样的心思,可十年时间,他手握重兵,权势滔天,任何时刻都可以取苏景佑而代之,可他也没有。
似乎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并不只是单单因为权势。
我在末世捡属性
武破巅峰
或者说,苏景佑不满苏执,可能是忌惮他,但苏执针对苏景佑,却不是简单一句心怀不轨可以概括的。
与仙互动
苏执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深宫之中,大抵只有上一辈人在后宫的龃龉才会使两个人的关系这般僵硬。
苏执的母亲在苏执出生后不久便过世了,他一直是养在先大皇子苏钰的母妃跟前的……
“你想什么呢?”
脑门上忽然被弹了一下,沈落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她摇了摇头,只不动声色地问:“你总说十年前便认得我,我很好奇,是因为什么?”
农女珍珠的悠闲生活
盛世寵婚:腹黑老公呆萌妻
苏执微微偏了头,斜飞入鬓的长眉微微一挑,眉眼间的神态,倒好似剑舞一般不羁,只看得人恍然失神。
苏执正要开口说什么,对面的鲁王苏岑却是先一步说话了。
“九王妃,你来上殷也有三四个月了吧,如今可还习惯?”
端坐了身姿,沈落忙点点头:“一切都好。”
“对了老九…”苏岑忽而皱了皱眉:“我听说建安侯家的那位叶小姐至今还未成婚啊,莫不是还惦记着你吧?”
不等苏执接话,苏涵瑞也是笑了起来,随即道:“那丫头性子火爆,但自小就喜欢粘着老九,除了建安侯,她可是只听老九的话啊。”
“九王妃,那丫头没有找你的麻烦吧?”苏岑问。
找麻烦自然是找了,不过沈落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摆出一副小气的嘴脸,与个小丫头计较,她便仍维持着得体的笑。
沈落道:“叶小姐虽是性子骄纵些,却也不失真性情,倒是可爱的,至于找麻烦…想来建安侯府一而再的走水,大约她也忙着家中琐事,哪里有闲心找我的麻烦?”
“倾城那孩子我见过的。”鲁王妃笑眯眯接上了沈落的话:“虽是娇蛮任性了些,倒是个直性子,若不是她对九王爷痴心一片,想必能与九王妃成为好友。”
沈落仍是笑,正要假意附和鲁王妃的话,苏执忽然嗤笑了一声。
他道:“七王嫂莫不是在说笑吧?叶倾城蠢笨骄横,偏还固执,与其说她痴心一片,不如说她是痴心妄想。”
这话对一个爱慕自己的女子来说无疑是十分残忍的,若是叶倾城在这里,只怕当场就要哭晕过去。
且苏执这番话接在鲁王妃后头,未免有些不给鲁王妃面子,可鲁王妃神色淡然,丝毫未觉,只是点了点头。
她道:“自古情爱便是如此,两情相悦虽好,却不是人人都有这个福分,大约是叶小姐没有这个福气吧。”
鲁王妃一番话说得十分平静,在场的人皆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只当是一时多愁善感,唯有万沛儿坐在鲁王妃左近,听了这番话却觉出了些话中的哀伤。
想来是万沛儿自己有伤心事,听了这样的话便伤感起来,鲁王妃说者无意,很快又说起了别的事。
时光不负一个人
喜仙园
溧潞园中一片欢庆,因时不时会被鲁王昭王问些问题,沈落也不好与苏执耳语,便全心扑在应付宮宴上了,苏执亦是如此。
原是为了给苏岑接风,自然宴上大多是围绕着苏岑在临安十四州的趣事,众人聊得十分尽兴欢快。
苏婴起初为了那二十遍嫂嫂的事觉得丢脸,不怎么说话,到了后头大家聊得畅快,他便也忍不住插嘴说话,渐渐便忘了先前受罚的事了。
首席的獨寵新娘
一直聊到了几近亥时,夜色渐深,见着裕太妃露出了倦色,众人这才惊觉时辰已经很晚了。
实则对苏岑所讲的趣事裕太妃也是十分感兴趣的,但到底坐了几个时辰,身子撑不住,便也只能各自散了。
恭送了裕太妃回宫去,苏景佑因明日还有早朝,便离去了,不过他是与万沛儿一起,朝曲宜宮去了。
文娛之兩個世界
渡灵师
先前万沛儿说两人吵了一架,现下多半是已经和好了。
临走前万沛儿还不忘回头朝沈落做了个打了胜仗般得意的表情,这才在宫人的簇拥下离去。
其余人则是由苏景佑安排了些小太监,亲自送出宮去。
苏婴住在宫里头,是最先被小太监带走的,但大约是怕他不肯乖乖回去,苏执便要亲自送他回甸林殿。
不好将沈落留在溧潞园干等着,苏执便拉了沈落一道去。
原本是要将衣裳送给鲁王妃的,方才宴上太多人,堇王昭王皆是首次相见,不好只给鲁王妃备了份礼。
虽是沈落一个人的主意,是她的礼,但却是撇不开摄政王府这重关系。
都是兄弟,也不好让别人觉得苏执厚此薄彼,沈落便只能等着机会。
宴席散时鲁王和昭王是一道走的,沈落便只好同苏执往甸林殿去。
原想着之后再找机会单独见鲁王府的人,却不想送完了堇王,沈落与苏执又碰到了独自一人在小太监陪同下出宫的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