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9dh精彩小說 馬林之詩-第六百十六節:返回(一)推薦-u9bps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带着孟取义与自家女儿回到哥本哈根,马林将孟小姐丢给了闻讯而来的孟先生,然后带着这个女孩回到了他的私人小楼。
一路上这个孩子总是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马林问过她的时代,差不多三十年后。
考虑到家养妖精的成长期比人类偏长,在血脉上还是黄金之民的血脉,这个孩子的生理年纪差不多在十二三岁左右,说起来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所以与其说是不懂,还不如说这个姑娘摆了苏德尔这四个笨蛋一道。
这就让马林非常无奈了,同时他也有些生气于苏德尔他们——你们这么笨,作为上司的我也非常丢脸的好不好。
所以让他们坐着战斗艇回来也是马林对于他们的惩罚,真的是,以貌取人真的是最为丢人。
说又说回这个孩子,她来自三十年后,给马林带来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坏消息,她其实没有见过马林本人,她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希腊那边的海底避难所生存,与她一起的还有洁茜卡阿姨与她的女儿。
听说是一只非常胡闹的小狼姑娘,虽然就脾气来说有些不好,但是有气也不会往她这个妹妹身上撒——在陆上读书的时候,那些老是喜欢蠢蠢欲动的家伙们总是会被那个狼姑娘狂揍。
无限世界中的剑修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她的母亲也从来没有提到过马林,但是这个孩子通过自学,明白自己从生理学上来说肯定会有一个父亲,所以她每年生日都许愿自己能够见到父亲。
马林承认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挺难受的,但他还是挺好奇的,好奇于为什么这个孩子能够过来——以他目前了解的情报,不应该是克洛丝的那个孩子制作的溯源药剂之后才产生了第一次深潜吗?
所以马林问了这个叫诺奇的姑娘,想知道她是怎么来的。
“我用我制作的药剂和一个叫艾尔斯的巫妖先生换了一瓶药,它说它和你是朋友,那瓶药是他从一个叫印记城的地方获得的。”诺奇的答案让马林一头雾水——怎么又扯到了艾尔斯,而且因为这姑娘来自未来,马林还没办法从他嘴里知道什么。
“艾尔斯的确算是我的朋友,你带着那个药瓶吗?”不过如果这东西来自印记城,那倒是的确有可能——印记城连通万千世界,的确存在着有人带着来自未来的货物来到某个时代的印记城的情况。
而诺奇拿出来的瓶子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马林的猜想——上面写着瑞沃·盖亚特药业。
“是真货,你的后代所建立的大型药业制作的药剂。”马林点了点头,给自己的这个孩子吃了一颗定心丸:“说起来,你相信艾尔斯吗。”
“相信啊,艾尔斯先生虽然是巫妖,但是每一次来海底的时候,自动机炮群都不会发出警告,卡特琳娜夫人也会和这位巫妖先生打招呼。”
群雄之异界征战 莫生缘
“卡特琳娜,AI对吗。”马林又想到了鹰涧的那位夫人,她现在还在兼职管理着那一地区,一个新兴的城市正在那里拔地而起。
“是的,卡特琳夫人她们都记得你,但是母亲她们却从来没有提到过你,我很好奇,爸爸,你会去哪里。”
这个孩子的问题让马林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脸上的遗憾与无奈很快让这个孩子露出了忧伤的笑容:“我的错,我不应该问这个笨蛋才会问的问题的。”
“我不管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跟苏德尔他们走到一起的。”
在自己女儿的解释下,马林这才明白过来,哈尔桑去法师塔那儿请求帮助,那些法师当然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来就是送死,所以谁都没有选择上来。
正青春
哈尔桑正没办法呢,在一旁看热闹的诺奇听说他是马林·盖亚特的兵,所以决定跟着他们走一趟,回来的时候说不定就能见到马林了。
事实证明有时候异想天开的确有用,但马林还是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这一次要是我没来得及过来,你们都得死。”
“说起来好危险啊,爸爸的这个时代,竟然在北方王国地区有那么多的活尸存在。”
出于好奇心,马林问了活尸在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他的女儿告诉他,活尸在她的那个时代只能在旧彼得堡一线以东活动,由东部王国与北方王国组成的解放兵团正在一步一步地往东推进。
“哥哥已经上过战场了,他在医疗队工作。”这个女儿还给了马林一个惊喜:“你有一个哥哥,你是战后出生的?”
“是的,在哥哥五岁的时候我出生了,但是我一直没有见过您,我问过哥哥,但是他说他也没有关于您的记忆,我们都不敢问母亲。”这个女儿说到这里,脸上满是忧伤。
马林拥抱了一下这个女儿:“别担心,孩子,我现在不是在吗。”
在这个时代,马林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是如何,但是看到这个叫诺奇的女儿,马林还是伸出手拥抱了她:“走吧,我们回家,去见一见你的母亲,怎么样。”
然后抱着自己的女儿,马林打开了传送通道,带着这个孩子回到了瑞沃所在的法师塔。
塔里只有一个小姑娘,他看到了马林,笑得有些结结巴巴,但好歹说出了瑞沃在楼上的答案,在离开大厅之后,诺奇表示她认识这个女孩,在她时代,她叫米莎阿姨,是她母亲的助手。
马林点了点头——这姑娘的确叫米莎,看起来他的这个女儿应该就是来自他的时间线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见到了瑞沃,这个傻丫头看到马林手里的孩子,第一时间哼了一声:“你这家伙,有我们姐妹还不够吗。”
马林翻白眼——就你这笨姑娘的眼神,真是没救了:“你连你女儿的醋也吃得吗。”
马林笑着问了这个问题,于是瑞沃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向了怪林怀里的姑娘,诺奇微笑着示意马林放她下去,马林就依了她的意思。
于是两人的女儿走到了瑞沃的面前,她伸出手拥抱了一下瑞沃:“妈妈。”
“你是……”家养妖精之间可以通过嗅觉来确认对方,瑞沃嗅了嗅诺奇的脖颈,然后笑容就开始毫无节制地绽放开来,她伸出了双手:“真的是我的女儿,是熟悉与我与马林的味道……你怎么来的。”
因为马林跟瑞沃说过最新的故事,对于这种自己过来的女儿,瑞沃倒是不会有太多畏惧与警惕的。
“我来见爸爸,我想知道,爸爸是谁,我找到了。”诺奇说出了她的愿望。
一个让瑞沃流泪的答案,马林看着母女相拥而泣的模样,有些难受地来到窗边,倒也没有抽烟——只是想想将这母女团聚的模样永远记忆在他自己的脑海中。
等到瑞沃与诺奇不再伤感,她们扭头看向马林,作母亲的瑞沃招了招手,于是马林走了过去,一手一个将她们抱住。
病少梟寵紈絝軍妻
“这个孩子找到了你,她知道了属于你的秘密,也许很快就会回到属于她的时间线上去,我们给她做一顿午饭吧,这也许会是我们唯一能够为她做的事情,在家养妖精的家庭里,一家人能够坐到一起吃饭,就是最为天经地义的事情。”
又見雪飄過 凡人如我
马林用力点了点头:“我的女儿,我会和你的母亲一起,给你做一顿美味,说说你想吃点什么。”
瑞沃说的没错,而且不止是家养妖精会这么想,他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随便什么都好,只要不过合成代餐膏就行。”这个孩子的回答让马林心生了更大的愧疚。
………………
为了给这个女儿做一顿丰盛的美味午餐,马林可以说是第一次使尽了浑身解数,家养妖精喜欢各种浓羹,而作为混血儿,瑞沃和诺奇也喜欢使用了酱料的烤肉。
马林为一家三口的小小午餐准备了四菜两羹。
甜酱烤肉,炸鸡胸,胡椒牛排,香浓肉酱龙虾,蘑菇羹和胡萝卜肉丝羹。
瑞沃吃得不多,她没一会儿就放下了刀叉,坐在小桌前看着马林与诺奇风卷残云。
直到最后,马林将最后一块鸡胸喂给了诺奇,这小丫头开心地表示吃饱了。
马林让小嫩枝们带着食具去清洁,然后抱着两只小丫头上了天台,法罗尔的天气远比北方好,如今又开了春,放眼望去,眼前的这座城市满是生机。
奴妃難馴:梟皇請慎寵
“这就是戎马吗,没来过,终于见到了。”坐在马林胳膊上的诺奇俯瞰着塔下的这座城市。
“我的女儿,在你的时代,整个人类世界应该是越变越好才对。”马林看着眼前的城市说道。
“嗯,应该是这样没有错呢。”诺奇这么感叹着,她的小脑袋开始低垂,似乎是累了,又似乎是时间到了。
马林放下了瑞沃,然后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抱着这个他与瑞沃的女儿,瑞沃在一旁伸出手拥抱着她的女儿:“人生的路上要小心,我的女儿,也许未来的妈妈会忘记这一切,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那是一个美好的世界,莫辜负。”
“嗯,妈妈再见。”这个孩子微笑伸亲了瑞沃一下,而当她扭头看向马林的时候,这个女孩终于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她的身体变成了灰烬,被一阵风从马林的怀中吹走。
瑞沃死死抓着马林的手指:“我们的女儿,应该是回去了对吧。”
“是的,她是回去了。”马林微笑着抱住了瑞沃,安慰着她下了楼,安排她睡上了床。
离开了法师塔,马林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诺奇在离开时塞进马林口袋里的小纸条。
上面只是写着……爸爸,我到现在都没能记住你的模样,大家叫你名字的时候我也听不到……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来到了这里,见到了您,最终却连你的名字都记不住,对不起。
马林在沉默中以灵能点燃了手中的纸条,身为父亲的他坐到了路边的长椅上。
天罡變
·我还以为我的这个女儿会记住我的模样。
马林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与此同时扪心自问。
命运女神真是一个非常残酷的臭女人,事到如此,马林发现自己越来越憎恨所谓的神明,这些以信仰为食的神明从来都不办人事,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能站在命运女神的面前……那马林发誓,一定会终结一切的命运。
他一定要让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过去与未来。
想到这里,马林又抽了一口烟。
无限之开荒者 倾世大鹏
然后就这么吧嗒吧嗒的抽完了手里的烟。
正准备回法师塔,马林看到了站在法师塔门口的瑞沃,这个姑娘就那么看着马林。
马林有些心虚,他站了起来,走过去想要抱住瑞沃。
“我们的女儿写了什么内容,我看你这失魂落魄的模样。”瑞沃看着马林这么问道,她没有问,但是眼窝中全是泪水。
她没有自己去猜,而是在等待着一个答案。
马林笑着抱起了瑞沃:“那是我们的女儿写给我的情书。”
马林的回答没能逗笑瑞沃,但是这个姑娘也没有哭,而是死死抱着马林的脖子。
“她一定是没能记住你的名字吧,这个愚蠢的女儿啊,她明明都已经拥抱过你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记不住你的名字。”瑞沃低声地哭着。
马林安慰着这个姑娘:“但至少她吃到了她这一生中最为圆满的一餐了,瑞沃,你要这么想,到现在为止,你们的孩子里面,诺奇是唯一一个和我吃过饭的孩子。”
也许是这样的安慰太过直白,也许是瑞沃根本就不想听马林的解释,这个姑娘扯着马林的衣领,哭得把脸上的妆都哭花了。
好不容易将她安慰住,马林不得不告诉这个姑娘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妆花了。”
超級戰將
“那你会讨厌我吗。”瑞沃反问。
“不会,再花那也是我的瑞沃。”马林看着眼前这个姑娘说道:“她说她前面还有一个哥哥,等你生下这个笨小子,我们再努力一把,把这个笨姑娘给造出来。”
“那明明是小孩子,又不是机器人。”瑞沃的小脸有些红。
“但我们是创造他们的工人啊。”马林说完,拍了拍她的背:“让我们,用勤劳改变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