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起點-第0727章 無他,唯手熟爾(求月票)相伴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面对凉州刺史韦康的邀请,马超面上带笑,随即冲着庞德点头示意。
庞德举手命令身后的士卒举旗,号令随他先行入城,打探一番,占据有利地势。
一曲人马随庞统入城,目的在于先控制城门要害以及县衙等各地。
无论如何,先保证安全,方为上策。
马匹奔腾,掀起阵阵尘土,庞德率人慢慢往冀城当中跑去。
一时间蹄声炸响。
关平拽着缰绳,安抚了一下想要策马奔腾的战马。
现在他胯下的是新坐骑,到了马超这里特意换的。
反正他们的马多!
这一路入祁山,走险路什么的,关平没带着自己的大黑马,而且骑的川马。
关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凉州刺史韦康,发现他倒是真放松的神态,对于马超这般安排一点都不在意。
这个要么就是真投降,要么就是演技好,把自己也给演进去了。
至于他身后的各个将领,有面带凝重之色,也有眼神不对的人。
而且他们的目光大多都是被面前得意的马超所吸引。
想杀一个人,眼神是藏不住的!
这些人十有八九是真的想要弄死马超。
果然,马超才是mt。
关平站在一侧面带笑意的打量这些人,该怎么让他们暴露马脚呢?
最好能给他们机会搞起叛乱,变马超主动杀人为被动杀人。
如此一来,他的名声也会好很多。
没让马超等的时间太长,便有一骑策马而出,在众目睽睽之下,哨骑在马超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
马超的眉头挑了挑,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然后他调转缰绳,策马往后走了走,对着关平小声道:
“不出关小将军所料,当真是有人想要暗杀我!”
关平眼睛一眯:“可抓住凶手,问出幕后主使?”
“凶手是阎温,他说幕后主使也是他自己。”
马超一时间有些不解,所以才会主动与关平商议一二。
“阎温?”
听到这个答案,关平也是一阵愣住,他没想到阎温会干出这种事情。
对比前后行为,实在是有些矛盾。
难不成阎温还要讲究一个先公后私的性格?
毕竟关平与阎温接触,便感觉到他是宁死也不会投降马超的一个人。
豪门的嫁衣 念念不忘
可依旧低头前头作为冀城的投降使者。
“关小将军,可是有什么主意?”
关平一时间也没有理清,阎温为何会做出这种事情。
“马孟起将军稍待,我且试一试他们。”关平说完之后便打马上前。
马超也点点头,跟在后面没说什么。
“各位,我乃是解良关平关定国。”关平看着众人做了个自我介绍。
“久仰大名。”凉州刺史韦康急忙拱手行礼。
“今日我大伯父左将军刘玄德,派我来助马孟起将军。
就是当初他与马寿成将军一同得了天子的衣带诏,奉诏讨贼。”
“奉诏讨贼!”凉州刺史韦康复读了一句。
衣带诏的口号,刘备早就宣扬过。
众人心中也是清楚的,否则董承董贵妃以及其他人,不可能被曹丞相给夷三族。
这个谋反集团,跑了刘备马腾,剩下的人全都给折在里面了。
“曹操名为汉相,实为汉贼,今日马孟起将军占据冀城,就是为了奉诏讨贼才会发兵来打,还望诸位勿要怪罪。”
“我等皆是被曹操,不,曹贼蒙骗!”凉州刺史韦康急忙附和了一声。
反正曹丞相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马超关平等人也是奉诏讨贼。
总之手里皆是握有大义。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今后必定追随马孟起将军奉诏讨贼。”韦康说完之后,往后看去。
杨阜等人纷纷出声应和。
韦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关小将军舟车劳顿,早就闻听少将军的名讳,还请一同进城歇息。”
关平没觉得自己的名声传播到这里,对于这些车轱辘话也不在意,遂直言道:
“韦刺史,我方才得到回报,言城内有人埋伏,想要在我等进城的时候,刺杀马孟起将军。”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关平的话音刚落,凉州刺史韦康脸色大变,他下意识的就往自己的身后众人看去。
那眼神分明就是在寻找,是你们谁干的?
杨阜等人对上韦康探寻的目光,也一阵懵逼。
怎么就会有人想要刺杀马超呢?
明明是大家商量好了,不是要假装投降,获得马超的信任,再给他一击?
为何就有人按耐不住提前动手了?
杨阜见姜叙盯着自己,他也一阵摇头表示不知。
“若是有人主动站出来承认此事,那马孟起将军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还不赶紧站出来。”韦康也是一阵叫嚷。
好好投降完了,大家就该过上平静的生活了。
百姓也还能出城,赶着时间种上一些麦子,好过活下去。
怎么就有昏了头的人,想要刺杀马超呢?
万一马超死了,那谁来约束他手下的那些兵将?
这不是给冀城百姓招灾吗?
韦康此时心里气急了,他首先怀疑的便是杨阜。
不久前他说投降的时候,反应最为激烈。
杨阜对于这帮人的眼神也是有些气愤,怎么全都这么看着我?
说的我好像会干出这种没脑子的事情一样!
唯有梁宽看着关平的神色,心想这该不是用言语,诈自己等人?
反正消息是关平放出来的,我等又不知道真假。
万一这就是马超关平他们自导自演,想要骗人的计策呢?
那也说不定。
故而梁宽直接说道:“关小将军,我等皆是真心投降,断不可能在马将军入城的时候,下杀手。
否则没有马将军约束麾下健儿,那我等的性命便没了,这冀城百姓的性命也该了没了。”
凉州刺史韦康连忙点头:
“关小将军,是这么个意思,绝不是我等所为,还望马将军明察!”
“我自是相信韦刺史的诚意的,否则也不会为了城中百姓,而选择弃暗投明。”
关平稳了一下韦康,冲着杨阜等人道:
唐朝大宗师 暖阳倾城
食王传 小灰雀
“若当真是你们其中有些人参与了,请下马承认。
我关平必然不会为难于你,说到做到,若是等他供出你等,就休怪马孟起将军的刀利了。”
马超眨了眨眼睛,关平可真不错,他不为难旁人!
杨阜被关平盯着很是不爽,若是他做的,那承认也就罢了。
偏偏不是他做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只是面对关平和众人怀疑的目光,他也不好发作,只是勉强开口道:“此事绝不是我所为。”
魔武系统 孤山小野
“关小将军,既然刺客已经控制住,现场又无同伙,那我们便进城吧。”
马超挥舞了下马鞭,便带头进入冀城。
关平对此不可置否,反正立威的事情也该马超去做。
众人各怀心思跟随马超一同进入冀城。
今日,这城就算是重新换了主人。
至于新主人能够待多久,看他的表现。
有人不服气马超的入主,目前也得在心中憋着。
杨昂倒是没有着急进去,反倒继续在城外的军营当中驻扎,免得被人看破了大军没有多少的样子。
能瞒一会是一会!
韦康进了城门,就看见活着的阎温跪在一旁,以及他身边的几具尸体。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阎温想要暗杀马超!
这一幕更是让杨阜等人瞪大了眼睛,着实是没有料到这般结果。
难不成阎温是真的假投降?
马超勒住缰绳,看着被庞德制住的阎温,心中有些愤恨,不过只是让人把阎温收监。
城中百姓早就得了刺史的通知,此时街道上也有看热闹的百姓。
待到马超各自认识一番厅内的众人,便放他们回去等待。
“关小将军,你说我把杨阜他爹与阎温一同关起来,可好?”
“为何?”关平瞧着冀城的户籍竹简。
“杨家率领千余宗族子弟抵抗我,看样子就不是真心投降。”
马超对于反对自己的人,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这样做,会让城中人人自危。”关平换了一份竹简道:
“不过也好利用一下,把阎温与杨阜他爹放在相邻的监牢里。”
“这是何意?”
“让阎温真正成为我们的刀。”
“哦!”
“我们虽然占据了冀城,可冀城依旧是没有掌握在我们手中,被这些豪强子弟所把控。”
关平说的这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东汉自从立国之初,就已经埋下了世家天下的根源。
现在想要搞官员,就得大多数从这些世家豪强子弟当中挑选。
而这些人大多是同气连枝的天然联盟,不用他们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
这个时候没得普及素质教育,知识和话语权全都掌握在这些人的手中。
“关小将军,那我该如何做?”
“当立即派人安抚城中百姓,言我们是奉天子衣带诏讨贼。
禁止军中士卒拿百姓一针一线,不许欺辱百姓,让他们放心耕种。
同时将军理应约束好军中士卒,一旦发生欺辱百姓之事,必要当众严惩!”
“可行?”
“拥有特权的家族始终是少数,城中万户百姓,能拼凑出十户是豪强吗?
就算他们同属一姓,可享受特权的依旧是不多的少数人。
我们唯有团结冀城内大多数人,才能保证冀城不失,民心很重要!
要始终记住一点,我们不是流寇,而是奉诏讨伐逆贼的正义天使!”
关平又换了一册竹简,发现姜姓果然是大姓。
正义天使!
天子的使者。
马超暗暗点头,愿不得刘玄德能够屡败屡起,原因竟然是在这里。
愿不得那些百姓一听到曹操要来,都要抛家舍业随着刘备一同逃走。
民心很重要啊!
“我现在就颁布法令,并且让全城百姓都要看到。”
马超当即命令自己的文书,赶紧按照关平方才的话起草安民告示。
占据冀城,他才算是在陇右站稳了脚跟。
原本他想要的是笼络城中的这些豪强大姓,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这放在大汉哪里,都是这样操作的。
没有这些当地世家大姓的配合,你很难掌控一城一州。
就算是得了荆州的刘备,后来也大量征召了荆州的士人,以此来支撑自己对荆州的统治。
只不过因为有关平的荆楚讲武堂出现,只招收少数的世家子弟,大多数学员皆是军中提拔上来的。
这就保证了将来军队不会被世家大族所把控。
现在马超从关平这里得到了一个新思路,那就是笼络普通百姓,而不是只笼络这几个世家豪强。
杨家姜家可都是反对自己的主力军。
“对了,还有一事。”关平换了本名册道:“冀城被围了五个月,百姓家中粮食不多,现在正是需要将军的帮助。”
“这个,我军中粮草也不多,更何况我还没有赏赐麾下士卒。”
马超也想要收买人心,可实在是没钱,拿不出手。
“今日安民榜先出,明日便召集这些豪强大户的当家人以及富甲一方的人,来县衙见礼。”
“什么意思?”
“一个是让他们瞧瞧冀城新主人,二嘛,是给他们一次机会,让他们奉献一些粮草。
不管是拍马屁也好,还是表明效忠将军的决心,或者获取将军的信任,也罢,皆是得出粮!”
“这能行吗?”马超心想这不就是敲竹杠吗?
这些豪强岂是你能够轻易撬动的。
“当然能行,我在荆州就操作过一番,无他,唯手熟尔!”
“哦?”
马超越听越兴奋,对于这种技术活,他以前是不屑的做。
以往那都是胜者拥有一切,败者食尘,抢他们不就行了吗?
简单便捷!
可现在真轮到自己当家做主之后,就没法只用抢的法子,否则这叛乱还得接二连三的起来。
到时候还怎么反攻关中,杀了曹操,以报渭水之败的大仇!
“计将安出?”
“简单,我们通过收取一定的宣传费用,帮助他们在百姓当中扬名!”
关平放下手中的竹简笑道:“如此一来,你好我也好,大家是双赢的局面!”
马超眨了眨眼睛,听关平这意思,你敲人家竹杠,人家还得乐乐呵呵的心甘情愿的让你敲?
怎么可能!
他们贱不贱呐!
马超面露狐疑的道:“关小将军,我总觉得这事,他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