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9bl都市异能小說 樹海林深 一戲嬰蘇-第三百二十一章 沉冤得雪相伴-8pe9u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正想跟卓憬聊下去,水墨道,“你先别说话,脖子这块伤口挺深的,我给你好好弄弄,别到时候你回去后给上仙看见了,他以为我没服务好你,哪天再一大清早的过来搅和我的美梦。”
水墨给司风递了个眼色,司风从包里拿出两根绳子,向赤迅和赤尧走去。司风没有立即将他们绑起来,而是唤出了灵态,对着他们喷出两道灵火,随后才将他们捆绑。
我疑惑的看着水墨。
水墨解释道,“这一招叫毁声带,为了确保灵王一事不在仙灵界被提起。”
我问道,“那上仙现在……”
水墨“啧”了一声,不耐烦道,“让你别说话呢!你看这胶布又贴歪了!”
卓憬道,“哪会有人因为伤患说句话,就能把胶布贴歪的?”
我说道,“他这人就这样,拉不出来屎赖茅房!”
水墨道,“对没错,你就是茅房,你这俩血窟窿就是屎!”
我立马给了他一脚。
肖眸和司风一人拉着一根绳子,把赤迅和赤尧带了过来。
赤迅垂着两个鲜血淋淋的胳膊,已经开始有些神智不清了,他眼神涣散,时不时一脸惊恐的四处看着,好像在躲什么东西。
赤尧则是低着头,面色惨白,一脸痛苦状。
瘟 黑山老鬼
我走到赤尧面前,“我问你,白略上仙的寝房是不是你烧的?”
水墨道,“小白,他现在声带废了,你问也是白问。”
冥贼之南蛇王朝(招尸墓想)
我看着赤尧,“你只管点头或摇头。”
赤尧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把头转向一边。肖眸把赤迅推到赤尧面前,接着抬起了银鳞指,赤尧见状一脸慌张。
肖眸冷言道,“回话。”
赤尧犹豫片刻后,点点头。
我问道,“这么做是为了嫁祸我,想借怅寻上仙除掉我?”
神打 败家子弟
赤尧点头。
水墨在一旁冷笑一声,“傻白甜!”
我继续问道,“你是怎么把我随身带的那个仙器,放到白略上仙的寝房里的?”
赤尧低着头,胆怯的缩在一边。
“说!”我吼道。
水墨道,“小白,你这个问题它不是是非题,他想说也没法说啊。”
肖眸猛的一下,把赤尧背后的刀刃拔了下来,那一下我看着都疼。
肖眸把刀扔到地上,说道,“写。”
雙生姐妹花與惡魔軍團
赤尧跪在地上,吃力的写着:树屋 仙器 调包 纵火 收回仙器
我们一脸费解。
水墨问道,“小白,你说这像不像那时候,我们两个猜降灵留下那句话的情形?”
我看着这一行字,想着肖愁曾经有几次,把荷包遗落在树屋上,但每次我帮他拿回时,都可以确定里面都是有东西的。
还有白爷那老头在拿到肖愁的荷包时皱眉的表情,他一定在那个时候就发现,肖愁的荷包有问题。
我命如風 碎風流雲
我想了想,说道,“你趁着我们专注于修建树屋的那段时间,先用一个跟我的仙器一样的仙器,把我的仙器调包了,让我一直以为,我随身带的那个是我自己练制的。其实那个时候,我真正的仙器,已经被你悄悄放在了白略上仙的寝房里。事发当天,你潜进怅寻阁,放了一把火后,又将我荷包里的那个仙器收回了。你知道大火过后,被扔在寝房里的仙器一定会被发现,为的是让所有人,顺理成章的认为我就是那个放火的人。”
“卧槽,腹黑啊!”水墨问赤尧,“小白侦探分析的对不对?”
赤尧犹豫下,点点头。
水墨拍拍我,“行了,沉冤得雪了!”
“你知不知道你害的不止是我一个人?”我伸出金甲,抵在他的脖子上,“今天我是平反了,但是那些被烧毁的东西再也无法复原了!你要怎么赔给他!”
肖眸拦住我,低声提醒着,“同门相残致死——陪葬。上仙吩咐过,要把他们两个带回仙灵界,由仙灵尊处置。”
我问道,“如果是为了带他们见仙灵尊,把赤迅绑起来就好,为什么还要用银鳞指?”
肖眸道,“是上仙交代的,要让他吃点苦头。”
我看了眼赤尧,对肖眸说,“那麻烦你顺便也让他吃点苦头!”
拐個帥鬼當老公
肖眸有些犹豫,赤尧听后恐慌的看着我,抓住我的胳膊,哀求的摇着头。
肖愁一把打开他的手,转头不悦的看向肖眸,肖眸像得到了圣旨一样,当即对着赤尧的两只胳膊,打出了两个银鳞指。
我问道,“上仙什么时候来找我们?”
肖眸说道,“上仙不会来,但是他交代过,到时会有人来接你们回去。”
赤墨道,“小白,你先把你家孩子收回去吧。”
我点头,一抬眼,看到肖眸和司风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不舍的看向肖愁,就连卓憬也对着肖愁缓缓的摆着手,好像在做无言的道别。
水墨一脸嫌弃,“行了行了,别弄的像再也见不着了一样,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呢!小白你赶紧的,别搭理他们。”
血染风华之傲天 云颜风轻
“来了来了!快把小哑巴藏起来!”卓憬突然唤出灵态,挡在肖愁面前,这黑熊的灵态一出,把我们几个都给遮的严严实实的。
動漫大神 蒼知
我马上收回了肖愁,伸头一看,是赤念。
水墨拍拍卓憬,“你遮灵王一个就行了,遮我们干什么?而且我告诉你啊,在仙灵面前随意唤出灵态,是要进封灵瓶的!”
卓憬被水墨这么一吓,立马变回了人形,躲到水墨身后。
赤念一路小跑过来,我心道,小粉他们都是演技派我知道,说的可怜点,被他们骗我已经习惯了。该不会连这个水墨一口一叫的小呆子,也把我给骗了吧!
“赤目,究竟发生何事了?”
看到赤念此刻比我还懵的样子,我就放心了。
“劳驾您把这仨都带回去吧。”水墨把绳子交给赤念,“来,交接仪式完毕。”
赤念看向赤尧和赤迅,一脸不解,“赤目,他们这……”他又看了看我一身挂彩的惨样,“你们到底因何事纠纷?为何会伤成这样?”
我指了下他们两个,“一个毁了蒸馏塔,一个烧了怅寻阁。”
赤念愣了几秒,然后愤怒的指着赤尧,“原来烧毁白略上仙寝房的人是你!
水墨道,“没错!就是这这挨千刀的,赶紧把他们带回去,万人血书要求仙灵尊先生严惩!”
赤念道,“水灵君请放心,仙灵界对恶行恶徒,一向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水灵?你也看出来我长得水灵了是吗?”水墨又开始不着调了,“其实我们小白也挺水灵的,但是跟我比还是差了点,也就你们上仙还能跟我比比……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到时候费点心,帮忙留意下有没有适合我们小白的小仙女,哎我告诉你,他喜欢的是那种……”
“水墨!”我打断他,“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山洞接着做梦去做吧!不是说裤子才脱了一半吗?回去把那半也脱了,钱不能白给!”
水墨咔吧咔吧眼睛,“得,那你们先回去吧,我们也撤了。小白你记得管仙灵尊先生要点祛疤的药,还在单身的时候,脸蛋儿很重要!”
我白了他一眼,随赤念回到了仙灵界。
眼下,仙灵界阙门前的那两个禁阍司果然不见了。
赤念疑惑道,“今日为何没有禁阍司守阙门?”
我回头看了眼疯疯癫癫的赤迅,说道,“他的死罪是逃不掉了!”
赤念不可思议的看着赤迅。
我这一身的血,加上赤念还牵着四大家的两个疯癫弟子,一会儿一定又会给那些闲来无事的仙灵打了不少鸡血。他们见到我们后,保准是一个个都瞪着牛眼,然后指指点点。
结果,一直快走到厨堂也不见半个人影。我抬头望了望天,这个时间连饭点都没到呢,人都跑哪去了?
我问道,“赤念,怅寻上仙那边怎么样了?”
赤念道,“我今日与怅寻上仙遇到时,看到他们正在镇狩。听师兄们说,他们都以为这一行是要镇狩旱虺,结果这一天一夜,怅寻上仙虽然也带他们镇狩了很多场,但始终未见旱虺。”
桃運小男神
我问道,“这么说,你不是一到那就被怅寻上仙支到雪域来了?”
赤念点头,“一直到怅寻上仙手里攥着的那张灵符燃起,之后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怅寻上仙才吩咐我去雪域接你回仙灵界。”
凰尊九天 风若天涯
我笑了笑,看来小粉还给了我们几个一个小时的聚会时间。
走到厨堂时,我停下脚,“赤念,你一个人可以带他们两个去仙灵廷吗?我要去审厨仙。”
“我可以。”赤念忽然对我笑了下,“赤目,你最后一定会成为我们的师弟。”
我笑道,“到时候记得准备欢迎晚会!”
赤念走后,我斜眼看了下厨堂虚掩着的门,这个死老头,一定早就做好我会来问话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