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第818章 春秋劍典推薦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秦笛并在意对方说什么,道:“卓老祖,不必客气。我从下界飞升,首先挑选青鸟家,能在这里落足,顺利进阶金仙,这是莫大的缘分,所以饮水思源,愿意结交青鸟家。”
卓鹰听他这么讲,心里感到好受一些,道:“秦先生,我今天过来,除了向您致歉之外,还想请问将来的事,你对飞升之后有什么打算?”
秦笛面带微笑,反问道:“卓老祖,您是从金仙界下来的,能不能说说,金仙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他对金仙界的了解支离破碎,愿意听卓鹰讲一讲天上的事。
这时候,有侍女端上仙茶。
卓鹰喝了一口茶,整顿思绪,说道:“我离开金仙界太久了!并不清楚现在的金仙界是什么样子。最初的时候,金仙界拥有十万八千个星辰碎片,每个碎片之间隔着云海鸿沟,后来有些碎片被仙王牵引,彼此融合变成较大的陆地,星辰碎片的数量减少。到了五百万年前,我离开金仙界的时候,据说有了三百多块较大的‘星陆’,每块星陆上有一位仙王,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的星辰碎片,被独立的仙君和金仙占据。现如今,金仙界有多少星陆,还剩下多少零碎陆地,我就不清楚了。”
秦笛笑道:“如此说来,有多少仙王,便有多少大块的星陆?”
“没有星陆,就没有立足的根基。正因为如此,金仙界的厮杀连绵不绝!只要战胜了对手,就可以占据对方的地盘,还可以融合更多的星辰碎片,扩大自己的领地。有了根基之后,才能提升修为啊!”
这时候,秦笛改为神识传音:“卓老祖,按你这么说,本界金仙飞升后,投奔界主麾下效力,作为青云子的属下,何时能有出头之日呢?”
天机图
卓鹰的一字眉皱起来,同样收敛了语音,通过神识传音道:“那可就难了!像我这样的高阶金仙,只要老实听话,活下去没问题,还有希望进阶为仙君,分一块小型的领地,让家族中人繁衍。但要想脱离青云子的管制,几乎是白日做梦!除非有一天,青云子跟别人交手,被对手给斩了……不过那样的话,又会有新的主人……”
秦笛道:“看样子,到了金仙界,日子不好过啊!”
邪王盛宠:天才小毒妃
“那是自然。修仙本属于逆天改命,哪有容易的事!”
“卓老祖,你猜到了上界以后,青云子会如何辖制我们?”
“按照常规的做法,不外乎发下天道誓言,留下魂灯……精血魂灯是金仙以下的做法,针对金仙级别的人物,则会是‘裂神残灯’,因为一部分神念受制,你想挣扎都挣扎不脱……”
秦笛道:“据我所知,青云子是镇元子的徒弟,他修炼的地仙真经,将毕生功力勾连人参果树,通过果树扎根于地底,然后汲取整片星陆的仙气,地上的修士也会将一部分仙气过渡于他,所以尽管你拼命的修炼,还是有一部分仙元力被他窃走了!而且,修炼这派功法的人,有一个不良嗜好,不会让人脱离自己的管制……我听说,镇元子会将自己的徒弟,埋在人参果树下做肥料……”
卓鹰听了,猛然打个寒颤:“秦先生,您这是听谁说的?不会那么残酷吧?”
秦笛冷哼道:“你若是不信,等将来到了金仙界,跟青云子的手下打听一番,便知道那些高阶仙君,到最后落了什么样的下场!我有确切的消息,青云宫先后有两位仙王,遭了青云子的毒手,被他埋在树下做肥料!”
“要死了!怎么会这样呢?我早年出自白帝宫,虽然师门中也有冲突,但不会这样恐怖啊。”
“每个门派都不一样。我还听说,在天庭崩解之后,众位仙帝离开之前,有一篇仙文流传开来,那篇文章唤作‘三清化一气’!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我只听说一气化三清!”
“一气化三清,是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乃是正态演化的过程!三清化一气,讲的是吞噬融合,不但要吞噬别人,还要吞噬自己的分身和化身,通过这种方式来大幅提升功力。”
“秦先生……您说的是魔门的修炼方式?仙家怎能相互吞噬呢?”
“因为资源有限,吞噬是进阶的捷径!所以仙家也忍不住了。”
“太可怕了!青云子要是这样做,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秦笛不吭声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卓鹰坐立不安,听了这番话,禁不住心乱如麻。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重新举杯喝了口茶,定了定心神,问道:“秦先生,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摆脱界主的钳制?”
秦笛道:“我想走一条自己的路,悄悄飞升上天,避开青云子的监视,找个僻静的地方,发展自己的势力。”
卓鹰摇头道:“难,太难了!首先,飞升的道路都被界主控制,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上天呢?其次,就算逃出去了,天下之大,该去何处立足?哪有不被控制的世外桃源呢?喔,对了,除非你投奔雷仙子的父亲,他是有名的仙王,或许能给你一块领地,让你和家人生存下去。”
秦笛却道:“求人不如求己。卓老祖,我会自力更生,打下一片天空。你若是愿意的话,可以跟我走。否则,你便老老实实的去见青云子。我想,在你修成高阶仙君之前,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多谢秦先生盛情相邀,你让我想一想,该何去何从。”卓鹰起身告辞了。
秦笛并不在乎邀卓鹰同行,想要打下一片天空,多几个人手不是坏事。
天助自助者,自助人恒助之。
由卓鹰一力承担家族因果,不会给秦笛带来负担。这跟秦笛直接带他们上天不一样。
然而在卓鹰看来,这事儿太冒险了!
如果飞升的时候,想要溜走没成功,万一被青云子捉住了,那会面临怎样的结局?
那样的话,整个青鸟家,上千颗人头落地!
“是老老实实做仆从好呢?还是冒着生死危险,逃出去好呢?”
对于卓鹰而言,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所以他得回去好好考虑。
他这一“考虑”,就考虑了很多年!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三千年。
这一天,万花峰上再度响起雷鸣之声,很多人隔着老远凝神观看。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天呐,又是金仙大劫!”
“是啊,你看那风、雷、火、雨,三灾八难,乌云滚滚,聚集在万花峰顶……”
“这一次,又是谁渡劫啊?小小的万花峰,怎会诞生一个又一个金仙呢?”
“那位秦竹,难道是仙道祖师不成?怎样培养出这么多金仙?”
“啊呀,我看清了,飞在空中的那位女仙,乃是多年前躺在冰棺里的钟花娘!连她也能修成金仙,这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啊!”
“是她,很早以前,她也是青鸟家的主宾,万花峰原本是她开创的山峰,我去跟她购买过百花酿……那时候,她有不少的门人弟子,后来等她躺入冰棺时,一时间树倒猢狲散……估计这次若能渡劫成功,会有很多人求上门去……”
“那是自然,穷在深山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咳咳,我老婆好像是钟花娘的记名弟子……”
“你快拉倒吧,千万别提这事儿!钟花娘没进阶金仙时,还不敢算计新仇旧恨,等她晋升为金仙,岂不是想杀谁杀谁!还什么记名弟子呢!早干嘛去了!临时抱佛脚,太晚了!”
“这不是以前疏忽了嘛,岁月不饶人,光阴如梭,本想去拜访的,一眨眼错过了……”
七日七夜之后,钟花娘苦尽甘来,渡劫成功,踏入金仙境界。
天花簌簌而降,又将朱婉、秦汉承等人的功力拉升了一波。
消息传开来,有不少人备足礼物前去拜见,都被钟花娘挡在山外。
山顶被大阵包裹,那些人根本上不了山,也就见不到钟花娘。
又过十几年,她早年最钟爱的弟子黄月,带着夫婿吕四清,在万花峰下长跪不起。
“师傅,我来看你了!早些年我一直生病,现在才刚刚好转……”
钟花娘派仆晴下去,拿着大棒,将他们撵走!
吕四清乃是祖仙,冲着仆晴瞪眼,然而迫于钟花娘的压力,他也不敢反抗。
黄月才是八阶天仙,更是悔恨交加,羞愧难以自容。
最后,她冲着山上磕了几个头,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精靈 之 短褲 小子
其实在剑仙界而言,这种事很常见,没什么好说的。
只有强者才会有人依附,弱者怎会有人跟随呢?一旦由强转弱,手下人不落井下石,那就算好的了。
黄月虽然没报答师傅的养育之恩,但也没有反过来踩一脚,她只是离开万花峰,寻找自己的机会去了。
秦笛对几个亲近的弟子说:“自强不息,强者恒强,此乃处世之道!”
弟子们都纷纷点头应是。
什么师徒情谊,家族人伦,都是不可靠的,归根结底,修真界永恒的是利益。
对于秦笛而言,也是一样的。他最珍贵的是脑海里装着的五十四万大道,还有浩如烟海的功法典籍,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精神,如果他失去了这些东西,宁愿门人弟子投奔别处寻找机缘,又何必将他们拘于眼前呢?
信使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天道使然。
钟花娘晋升金仙后,万花峰就有一位仙君和五位金仙了,其中包括青环仙子、秦笛、胡洛芙、钟花娘和卓雨。如此强大的实力,甚至比五庄剑派还要强一些。当然五庄剑派有多位中高阶金仙,而万花峰除了雷闲云之外,全都是低阶金仙。
单就数量上来说,五位金仙已经很恐怖了。
卓鹰将此事看在眼里,但他还在考虑,还没有下结论,要不要跟着秦笛,走一条凶险的道路。
他觉得此事不急,等到接近飞升的时候,看秦笛能成长到什么地步,然后再下决心也不迟。
可是他还是忽略了一点,如果早下决心的话,秦笛会帮他提升境界,说不定在飞升之前,还有机会晋升为仙君呢!正因为他犹豫不决,所以错失了良机!
这一天,秦笛将李秋水、卓绫、卓雨、吉娜和秦月等几位剑修叫过来,另外旁听的还有晏雪、顾如梅、秦珊、王衍等人。
他对众人道:“从今天起,我传授你们《春秋剑典》。你们知道,何谓剑典、剑经、剑策、剑诀?”
卓绫和卓雨感到十分惊讶,瞪大眼睛瞅着,身子微微颤抖,心中十分兴奋。
耳听秦笛道:“所谓剑诀,是指最低层次的剑法;剑策为剑诀的综合,层次要高一些;剑经的层次更高;而剑典乃是剑法之总汇。”
李秋水问:“师傅,为什么是《春秋剑典》?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
秦笛道:“半部春秋使为秦,这是我独创的剑典,因此叫这个名字。”
众人都面带微笑,心想“原来是这样啊。”
这些弟子都诞生于这方世界,没有听说过“春秋老仙”的名号,如果换一个地界,那可是像三清四御一样响亮的名字!
秦笛也不去解释,这种事用不着自我吹嘘。
“春秋剑典,总共七十二册。事先声明,若非嫡传弟子,最多只能学一半。我先讲第一册。原本要想学会,要求最低是金仙。鉴于你们掌握了不下七万仙文,可以提前学习剑典了!”
卓绫听得心肝乱颤,脱口说道:“先生,我的根基浅,才掌握两万仙文呢!”
秦笛微笑道:“那你听听就好,回去之后,多用心琢磨,莫要强行演练,否则容易伤身。”
“是,先生。”
“还有,这套剑典,不得传出去!”
卓雨和卓绫都为之一惊,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点头:“谨遵先生吩咐”。
秦笛便开始传授剑典的内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讲完第一卷。
众人都听得如痴如醉,仿佛眼前打开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大门。
最后,秦笛说道:“《春秋剑典》,只是《春秋仙藏》的一部分。《春秋仙藏》总共五十四部。每部少则三十六卷,多则一百零八卷,合计五十四万大道。我先前编纂的《仙文荟萃》,只收录了十万八千仙文,后面还有很多的内容。前路漫漫,任重道远,诸位多多努力!”
众人都感到震撼不已,仿佛看见一条没有尽头的长路,又像看见无边的大海,自己坐在小船上,海浪翻起很高,随时都能将小船打碎。因此每个人都感到压力,偏又精神振奋,鼓足勇气想要迎接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