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線上看-第五百七十一章 師太,別來無恙展示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霍淮谨背负着双手注视着雨中的剑门城。
他的枪就插在身旁,他听着前面的那些战士唱着楚歌,脑子里浮现的却是父亲过往的点点滴滴。
父亲是个怎样的人呢?
他严厉,严谨,也极为严肃。
末世鸣奏曲 紫罗兰月色下
翻遍记忆,父亲面带笑容的时候并不多,记忆里常驻的居然是父亲拿鸡毛掸子追着自己打屁股!
他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容,或许这就是严父慈母的意思吧。
本想着和三公主成亲时候回去看他的,没料到他却走了。
他倒是走得干脆,母亲只怕极为悲切。
母亲的身体羸弱,受了这番打击,可千万莫要伤了身子才好。
他抬头望着漆黑的天,任凭这冷雨洗面。
“爹……儿会为你报仇的!”
“儿就要成亲了,到时候带着媳妇回去就只能在你的牌位前磕几个头了。”
“镇西王府,不会倒,儿会将它支撑起来,甚至让那门楣,更加高大!”
“您放心去吧,霍家有我!”
他伸手拔出了枪,深深的望了一眼剑门城,转身走回了营地。
剑门城里,苏苏坐在偏远的漆黑的一角,任凭这细雨湿了头发,润了衣裳。
她的那双大长腿在寒冷的风中晃荡,她的背上没有了那张巨大的琴匣,但她的身旁却放着一把刀——菜刀!
当然,她的怀里还有一把枪。
她安静的等着。
何以忘川
都等了十年了,不急这几日时光。
她在等着费安攻城,也或者是这里面的叛军攻打出去。
她不是冒然之人,薛定山身边有数千亲卫,况且薛定山本身还是圣阶,她必须等到薛定山身边的人都走光了,或者死光了之后,她才会去和薛定山一战。
她也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夜空,心里忽然想到了那个人儿……
傅小官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
在国色天香?
在四方楼?
不,他肯定在傅府陪着夫人打麻将!
也不知道他那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居然捣鼓出了麻将那个东西。
董书兰说那玩意如果做出来卖一定会很好卖,恐怕她会在南山那地方弄个作坊专门来生产这麻将。
虞问筠说得回去教会尚皇后和后宫里的那些嫔妃贵人,让她们再去带动金陵城的那些夫人们,等她们都上了瘾之后,定会对这东西加以宣传,麻将这东西就能走入寻常百姓家了。
莫说那玩意儿还真容易上瘾,三师姐苏柔自从玩了麻将之后,连花都不绣了,只是现在大师兄也走了,徐新颜也走了,就留下她一个人,傅小官一家四口正好一桌,恐怕只有抱膀子的份了。
还可以买买马。
苏苏忽然笑了起来,三师姐兜里那几两银子,恐怕会输个精光。
不过有傅小官那小地主在,倒是不会缺了银子的。
傅小官……
你这个坏人!
……
“阿嚏……!”
土地庙外的傅小官止不住打了一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举起了手里的枪,心里想的却是恐怕夫人们在抱怨他了。
而彭于燕此刻却皱起了眉头,因为她听到了那黑衣人的那句话——童颜,拜月教,徐新颜……
她很快将这些东西进行了重组,然后得出了想要的结果——那个叫徐新颜的漂亮女子,就是拜月教的童颜!
傅小官他分明知道,那么……她一瞬间明白了许多,斜乜了傅小官一眼,心里一叹,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却不知那温柔乡,是英雄冢!
徐新颜一听,脸色豁然大变。
她手里的长剑陡然凌冽,一瞬间道道剑光灿然而亮,切开了风,切开了雨,将这黑色的夜幕割成了一片一片。
“陈曦云!你去死吧!”
她是陈曦云,水月庵的不念师太!
傅小官脸上一喜,手里的枪顿了顿,瞄准了陈曦云的腿。
老子要活的!
“锵锵锵锵……”两剑在空中撞击、交错,两个人影在空中缓缓落下,脚尖在土地庙残破的屋顶上一点,再次飞起,两把剑几乎同时递出,四条腿也在空中踹向了对方。
那屋顶轰然塌下,“噗……!”的一声将将露出了那一堆篝火。
“锵锵锵……!”
“彭……!”
两人在空中一脚对上,各自倒飞数丈而落。
陈曦云一捏剑诀,指向童颜,怒骂道:
“童颜,你这贱人!圣女待你不薄,你却为了这狗官为了自己的富贵抛弃了拜……”
“砰……!”
一声枪响,扑棱棱林间一群鸟雀飞起,陈曦云一个踉跄差点跪在地上。
她的右腿中弹,一阵钻心的剧痛传来,她心里大骇,“你居然学会了妖术!?”
傅小官又举起了枪,“砰……!”
又一声枪响,这一枪正中她的右手,她手里的剑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靈魂 擺渡
徐新颜长剑一震,一发冲天,一条匹练破空而去……
“别弄死了,我要活的!”
傅小官连忙一声大吼,徐新颜手里的剑势一顿,偏了半分,陈曦云那双浑浊的老眼里露出了深深的恐惧,她激发了内力,握紧了拳。
她一拳向这一剑轰了过去,她需要击中这一剑,因为她要借力。
借力而退。
她必须退,因为她不能死!
“轰!”
她飞到了天上,一拳撞在了这一剑的剑尖,她的拳头瞬间碎裂,血肉翻飞露出了森森白骨。
可她去笑了起来,那张枯瘪的没有一颗牙的嘴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
猎命师传奇首部曲 giddens
“桀桀桀桀……拜月教叛徒童颜,你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身子在空中倒飞,却突然“嘭!”的一声撞在了一个什么东西上面。
她从空中掉落,回头一看……
那是一把霸气凛然的刀!
彭于燕就在她的拳要轰在徐新颜的剑上的那一刻,她提刀而飞,来到了陈曦云的身后。
就在陈曦云拳碎身退的一瞬间,她劈出了霸绝的一刀!
若不是傅小官有言在先,这一刀,足以将陈曦云两断!
傅小官笑眯眯提着枪走了过来,看着刚刚从地上爬起的陈曦云,觉得有些危险,于是,他又给了她一枪。
“砰……!”
这一枪击碎了陈曦云的左腿膝盖,她那双死灰色的眼死死的盯着傅小官,却身不由己的跪了下去。
“又见面了,师太,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