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any火熱連載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88章 以後記得關門-mjk8x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夜色降临,陆云深熟练地翻过院墙,摸进苏宝儿的房间。
这几天来这里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是一天最期待的部分。
“我觉得你变了。”
陆云深委屈地说道。
来了几天,菜一天比一天差,今天居然只剩下一碟子盐水花生,敷衍的意味简直不能更明显。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这作者不行
苏宝儿干笑两声,她没变,变的是系统,她没了赚取寿命值的迫切要求,便不要花心思把陆云深骗到床上,所以晚上剩什么就拿点什么,他愿意吃就来,不愿意就拉倒,她还能腾出点时间看书呢。
但她考虑到自己和陆云深的以后,话要说得委婉一些。
“二哥盯得紧。”苏宝儿果断甩锅, 然后赶紧转移话题,“漫画画得怎么样了?我很快要用。”
“快定稿了,还要两三天。”陆云深答道。
回京后他领了礼部的差事,每天有大把时间,全放在琢磨漫画上,进度快得很。
“能你帮我找个印刷坊吗?”
陆云深拍拍胸脯:“包在我身上,要多少?”
此情不可待
苏宝儿难得有让他帮忙的事情,他一定做到最好。
“先订一千本,要精美些,我拿来做伴手礼的,记得跟印刷坊签保密协议。”
这年头没有版权意识,印刷坊会私卖模板,苏宝儿动用陆云深就是想借用离王的名头避免这样的事发生。
陆云深认真记下:“放心,我有样东西想送你。”
“什么东西?”苏宝儿有些好奇。
“你过来看。”
王妃本狂妄
苏宝儿凑到陆云深那边,却见他的手缓缓伸向腰带。
这口味有点重,难怪扭扭捏捏的。
而且在隔间的那次她已经验证过了,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能看出不小,时间也还行,以后再锻炼锻炼还有进步空间。
苏宝儿移开眼睛,又甩甩头,把乱七八糟的东西赶出去。
“不太好吧。”
陆云深疑惑地看向苏宝儿,她还没见过怎么就知道不太好了?
看到苏宝儿涨红的脸,他恍然大悟。
原来还是惦记他的身体。
不过他已经打定主意,在大婚前绝不胡来。
陆云深从腰带里面拿出一张桃花笺,展开后看到上面画的是一对相互依偎的男女,分别是陆云深和苏宝儿,是从画二哈得来的灵感,他觉得苏宝儿应该会喜欢。
“我希望你和你这样过一辈子。”陆云深深情款款。
苏宝儿很欢喜,弯腰仔细看。
陆云深很欣慰,不枉他熬了两个夜修改了十几遍。
不经意间余光扫到苏宝后腰处的狗爪印,必定是和院子里那条傻狗玩闹留下的,他忍不住咬牙,虽然是狗,虽然是母的,但也得有分寸,别人媳妇儿能乱摸吗?
他立即伸手去拍,苏宝儿被惊得一个趔趄,扑到陆云深身上。
恰在此时,苏二郎恼火地推开门。
陆云深好歹是个皇子,还手握十万西北军,结果连饭都吃不上,天天上他这儿来蹭,都不知道害羞的。
十国千娇 西风紧
吃饭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把他妹妹叼回窝。
可他看到的居然是苏宝儿压在陆云深身上,动作轻佻。
“你……你们!”
苏二郎忙用衣袖遮挡住眼睛。
苏宝儿手脚并用地爬起来,又整理了下衣服才弱弱地解释道:“二哥,你误会了。”
苏二郎抿抿唇,三更半夜,孤男寡女,还是那样亲密的姿势,能有什么误会?
“你……哎!”
苏二郎气得直跺脚,他一直以为是陆云深见色起意,求娶宝儿不成,又求来圣旨逼宝儿就范,没想到是宝儿馋陆云深,这落差太差,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怪我,都怪我,”苏二郎很自责。
要是他能早些养家糊口,就不用苏宝儿东奔西走,在家里有女性长辈教导,怎么发生这样的事情。
也怪他一心扑在庄稼上,没盯住宝儿。
苏宝儿小声询问:“二哥,你没事吧?”
她知道古代人保守,但不至于被刺激到疯了吧。
苏二郎给他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然后凶巴巴地对陆云深说道:“你若是敢轻视慢待宝儿,我苏家兄弟上天入地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他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但还是用尽几乎全部力气将揍他的冲动压下。
因为宝儿喜欢。
宝儿说起陆云深时满眼星光,做不得假。
陆云深竖起三根手指:“我以性命担保此生不负苏宝儿,否则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别忘了自己的话。”苏二郎语气依然不善,又看向苏宝儿,“跟我来。”
苏宝儿垂着头将苏二郎送出门外,准备挨一顿臭骂。
让她意外的是他只叮嘱了一句:“以后记得关门。”
都市不败至尊 那年三月
男人总这么被打扰,容易不行。
回屋后苏宝儿瞪了陆云深一眼,恨不得他身上瞪出两个洞。
陆云深很无辜,他真没坏心思,也没想到武功高强的苏宝儿下盘这么不稳,他还怀疑是苏宝儿借题发挥,好靠近他。
不过不敢说。
“我自罚三杯赔罪。”
苏宝儿按住酒壶:“别,你酒品堪忧,还是赶紧走人。”
鳴廊壁上觀
千万别喝醉了就赖她床上睡,她可不想再到隔壁去睡硬板床。
陆云深摸摸鼻子:“这次不会。”
苏宝儿却是不信,硬是将陆云深撵走了,不然她怕自己忍不住动手揍他一顿。
第二天,苏二郎送来一只大狼狗。
晚來月 拾夏
“最近有贼人出没,给你换条能看家护院的。”
苏二郎的想法很简单,他只要狗子在陆云深来的时候给他一个示警,别再发生昨晚那样的事情。
我有功法修改器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洛洛小七
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二狗都做不到。
苏宝儿满头黑线:“你够了,我昨天是没站稳。”
“我知道。”
小姑娘知道害羞还是不错的。
苏宝儿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这件事这辈子都别想洗清了。
苏二郎还补了一刀:“放心,我不会乱说,昨晚我已经写信回去,说离王乃人中龙凤,与你是天作之合,让他们准备进京,就是皇家办事太不靠谱,光有圣旨,却不说婚期,安的什么心思!”
就是农家也没办事这么不靠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