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wkys優秀玄幻小說 木葉養貓人 槿木槿木-第二百九十二章 玖辛奈之危險【求月票】讀書-nmpkh

Written by

troy judd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背着舍人的水门当然是也听到了这两个字。
灵香。
仅仅只是一刹那的犹豫,虽然不知道舍人找灵香做什么,不过他还是再次发动飞雷神之术,带着舍人直接离开原地。
而那被钉在地上疯狂挣扎着的九尾,虽然依旧无法行动,可随着它的一次次努力,失去了后续力量的明神门,居然轻轻颤抖了一下,不是很明显,但确实发生了。
同时,被着舍人的水门,两人出现在九尾狂暴处的一片相对还算是比较安静的草地上。
“水门…”
看到水门出现,一个极其虚弱的女声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无论是正在准备轻轻将舍人放下的水门,还是刚刚接触到地面的舍人,身体都是轻轻一颤。
玖辛奈。
两人几乎是同时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只看到一个全身浴血,看起来非常虚弱的女人平躺在地面上,在她身旁,则是一个刚刚出生,甚至连身上粘液都还未完全清除的小婴儿,就被她拦在臂弯之中。
在她的另一边,一个红着眼眶,满脸泪水的女人将双手放在玖辛奈的身上,绿色的荧光呈现在手上,好似在治疗着什么。
正是舍人一直在寻找的灵香。
玖辛奈身上的伤口在缓缓愈合,但舍人却能清楚地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特别是生命能量,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减少着。
只要她身上的生命能量流失殆尽,也就是她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看到这一幕,舍人的眼睛一缩,心脏猛地抽搐一下,有种窒息的疼痛感袭便全身。
他曾经还在心中发过誓,一定要保住玖辛奈和水门,自以为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却没想这一幕还是发生了。
与舍人完全相反的是,水门却显得非常平静,甚至有些平静地过分。
只是将舍人轻轻放在地上,走到玖辛奈身侧,轻轻抓住她的手,眼神变得非常温柔。
“玖辛奈,舍人我带回来了…”
躺在地上的玖辛奈轻轻点点头,嘴角伴随着血迹,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水门…对不起,以后…鸣人就只能拜托你了…”
听到她这么说,水门握着她的手轻轻一滞,低头看了看乖巧地躺在玖辛奈怀中,感受着母亲温暖的鸣人,眼中闪过一丝慈祥,不过这丝慈祥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那一抹死寂。
那种心如死灰,几乎等于是放弃活下去的死寂。
在舍人眼中,水门身上的生命能量,居然在与玖辛奈的手握住后,也开始缓缓流逝,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现在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玖辛奈当然也感觉到了水门的状态,眼角流淌出泪水,“不要!水门!不要做傻事…鸣人需要你,不要做傻事…不要…”
越到后面,声音也来越虚弱。
水门伸出手,轻轻地捋了捋她头上有些乱的红色长发,眼中满是爱意。
缓缓俯下身,在玖辛奈的额头亲了一下,露出一个笑容,“放心吧,鸣人有舍人照看着,会健康成长的,会明白她的父母是木叶的英雄…”
说着站起身,看向远处依旧挣扎着的九尾,“既然是因为我们而出现九尾,当然也是由我们来解决,玖辛奈,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话音落下,水门就想使用飞雷神之术直接离开。
不过却被坐在地上的舍人阻止。
“等一下。”
水门身形一滞,看向舍人。
可现在的舍人实在是太虚弱了,他没有这个功夫去和水门解释,只是看向跪在玖辛奈身旁满脸泪水的灵香。
“灵香,过来…”
听到舍人的话,灵香看了看玖辛奈,再看了看他,眼中迸射出希望的光芒。
踉跄着站起身,冲到舍人身旁。
“舍人,你一定要救救玖辛奈,一个戴面具的混蛋,趁着水门离开的瞬间,俘虏了玖辛奈,强行解除她身上本就不稳定的封印,放出九尾。
玖辛奈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到分娩期就强行要将鸣人生出来保住她,这才导致她现在这么虚弱,命悬一线。
舍人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既然猜到了有人要对玖辛奈动手,那你肯定准备了应对最坏情况的方法对不对?”
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停下脚步的水门眼中同样迸射出一丝希望。
只不过现在的舍人肯定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和他们解释这些,他的是讲更加宝贵,玖辛奈可等不及。
盯着灵香的手臂,露出略带歉意的神色,“手…”
灵香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也不介意旁边的水门,撸起袖子将白皙的已经完全褪去了疤痕的手臂伸到他面前。
一股莫名的香气扑面而来,舍人轻轻地咽了口口水,展开嘴巴一口咬在灵香白皙的手臂上。
瞬间,浓郁的纯净查克拉用嘴巴涌入到身体中。
舍人原本干涸了的身体中,再次充盈起了查克拉,全身的气息也在快速恢复着。
“唔…”
灵香咬着嘴唇红着脸,轻轻地呻吟一声。
她同样感受着自己体内查克拉的流逝,以及舍人那湿润的嘴巴所带着的温度。
一旁的水门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他还是第一次知道灵香居然还有这能力。
这是什么能力?
一分钟,两分钟…
灵香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原本红润的脸色此刻看起来也显得有些苍白。
终于,在她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舍人松开了嘴巴。
此刻的舍人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不过相比于刚才,可是要好得多。
扶着灵香轻轻地将她放在地上,舍人满是歉意,“对不起,因为要做的事情需要太多查克拉,所以只能暂时先委屈你一下。”
闻言,躺在地上的灵香缓缓摇摇头,“舍人,救救玖辛奈吧…”
舍人点点头,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放心吧,我会的。”
紧接着,转头看向还略微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水门说道:“水门,他们就交给你了,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守护好啊,我很快就会回来。”
看着舍人离去的背影,水门坚定地点点头。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让人伤害她们,舍人,拜托…”
此时,舍人身上寄托了水门全部的希望。
再次来到九尾的面前,看着还在疯狂挣扎着的它,感受着明神门红色鸟居的略微松动,舍人有些动容。
这可是能封印住十尾的封印术,虽然说他施展肯定没有千手柱间强,半只九尾也没有十尾强啊。
“差不多了!恢复过来了没有,九喇嘛?!”
舍人低喝出声不想,但在此刻九尾的耳中却显得是那么的振聋发聩。
它的眼睛逐渐恢复清明,响起了曾经舍人进入玖辛奈的封印空间后和它说过的话,提到过的人。
本来以为只是舍人在危言耸听。
毕竟宇智波斑战死的时候它也在场,可是今天出现的那个人的气息它是绝对不会感觉错,甚至被通灵时,他的感觉也是不会错的,那就只有宇智波斑能做到。
身为九尾,它本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是对能压制着住它的宇智波斑无法抵抗。
看到九尾的眼神逐渐恢复正常,虽然狂暴的气息收敛了不少,可依旧有那无意识中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
这里还只是半只九尾,另外半只此刻正精疲力竭地躺在坑洞中。
但舍人却没准备要将这两只分别占据一半查克拉的九尾给再度融合。
因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
他需要九尾的力量。
“既然清醒过来了,那么你应该清楚需要面对的是谁。
我现在需要你的力量,相信你不会拒绝。”
说着,舍人的脸上再次浮现出那一道道红色的纹路,左手扶着右手,在右手正中间,写着一个“座”字。
“就暂时先委屈一下你吧。”
“木叶小鬼,你要做什么?!老夫可是九尾,不是你们这帮人的玩具,不是招之则来,呼之则去的…”
“抱歉,如果以后有机会,再恢复你的自由身,现在整个忍界还需要你的力量。
仙法-廓庵入鄽垂手!”
紧接着,舍人右手手掌中心处的“座”字闪烁起来,从地上,原本束缚着九尾的红色鸟居上,以及舍人手掌中心的“座”上,生长出了大量的木条,直接将九尾缠绕住。
“木叶小鬼!!!”九尾咆哮着。
可是不管它怎么努力反抗,都不是现在舍人的对手,因为仙术下的木遁,就是它们尾兽的真正克星,不管它们如何爆发出查克拉,都会别这些仙术木遁一滴不剩地全部吸收。
爆发得越多是,这些木遁的威力也就越强。
九尾瞪大着眼睛,明神门的红色鸟居已经完全散去,可它依旧还是不能自由行动,甚至还不如刚才。
只见它的四只爪子疯狂地抵在地面上,但就是不受控制地被舍人拉拽着,朝着他疯狂地被拉过去,在地面上犁出了四道深深的沟壑。
拖到一半,九尾实体化的身体慢慢变得虚拟起来,最终化作巴掌大小的一只,直接被木遁收入到手中。
九尾,成功捕捉!
“八卦封印!”舍人再次低喝。
本来以木遁对尾兽的克制,是不需要再添加封印术了,不过为了安全和稳固起见,舍人还是加上了一道足以封印全部尾兽的八卦封印。
手掌中心的“座”字缓缓消失。
但在他的手背上,延伸到吧半截手臂,八卦封印的纹路就在其上,并且在封印最中心的圆圈中,一个“九”字就在其上。
至此,半只九尾,被舍人封印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并且在有木遁压制的情况下还补充上了一个“八卦封印”,就算是九尾,在这一刻也无法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舍人成为了整个忍界第一个身上封印了两只尾兽的人柱力。
这也是没办法,就算有灵香帮助他恢复查克拉,可他的查克拉总量还是太过恐怖,就算是将灵香完全吸干了,可能也无法补充他一半的查克拉量,可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又太过消耗查克拉。
没有足够的查克拉量,接下来的事情就就无法做到。
而且,现在的玖辛奈想要将生命延续下去,就更加需要九尾的查克拉,需要舍人拥有大量的查克拉。
不得已,没有什么是比九尾更加合适的查克拉产出源头,哪怕只是半只九尾,也是查克拉海。
闭上眼睛,精神体出现在九尾所在的封印空间中。
相比于二尾所处的封印空间,这里可是要完善得多,并且,禁锢程度也要高得多。
就看到九尾被木遁束缚着,结结实实地躺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看着出现在面前的舍人,九尾的眼中更是迸射出慑人的凶戾目光。
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舍人才刚刚出现在他面前,就被杀了几十次了。
整个忍界并没有出现过一例一个人柱力身上同时封印两只尾兽的情况,不是封印术无勿发做到的这种程度,而是因为人柱力无法承担这样的精神压力。
人柱力终究是一个容器,一个承担尾兽的容器。
只是这个容器是活的,他有一个承受压力的上限,而这个上限,就是人柱力的精神承受极限。
不管是几尾,对每一个人柱力的精神压力都是非常大的。
自从尾兽封印在人柱力体内,成为各大隐村的战争兵器开始,前面几乎吗每一任的人柱力失控,尾兽宝暴走都是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精神压力。
像砂隐村的一尾人柱力分福,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就开始和守鹤抗争着,直到现在,每天都还承受着守鹤所带来的精神压力。
在比如说云隐村的上一任人柱力,布瑠比,他可是被曾经的云忍称为最有可能成为完美人柱力的人,却每天依旧要依靠精神药物才能入睡。
有太多的例子是人柱力无法承担这样压力而崩溃的例子。
再看看那些完美人柱力,奇拉比是一个喜欢说唱,并不怎么将他人的眼神和看法放在心上的人,而我们的太子鸣,则是心中有着足够坚定的目标和理想。
但无一例外,他们两人都是乐天派,相对而言承受的精神压力要小很多。
所以,总结出来,其实并不是一个人柱力无法承受两只尾兽,而是因为他们的精神无法承担那样的压力。
虽然尾兽在诞生之初,刚刚从十尾上剥离出来时,是非常纯粹的。
不过经过这上千年的不太友好的经历,导致它们身上的查克拉中包含了太多的负面情绪,这也是人柱力无法承担起尾兽力量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这些,对现在的舍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二尾大漂亮已经和他是最亲密无间的朋友关系,它会自行控制自身查克拉中的负面情绪不去影响舍人,平时如果不是有必要,也会去干涉舍人。
除了二尾本体不能离开舍人外,他们就是最好的朋友。
至于说九尾,仅仅只是它一只的话,那种负面情绪,舍人还是能承受的。
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有木遁和万花筒写轮眼能克制九尾,并且他也还有一手不弱的封印术,九尾在他体内根本就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九尾的各种粗浅的蛊惑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影响,甚至九尾不被他蛊惑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求神拜佛了。
如果条件允许,舍人要是想往自己身上再多封那么几只尾兽,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除了九尾八尾,其余尾兽对他的增幅真的不怎么样。
舍人又不像以后的鸣人,还能用几个什么“熔遁-螺旋丸手里剑”、“磁遁-螺旋丸手里剑”等等。
看着眼前一脸气愤的九尾,舍人露出了一个略带抱歉的笑容。
“抱歉了,九喇嘛,为了玖辛奈,为了木叶,暂时我就只能先以这样的方式来借用你的查克拉。”舍人还是非常诚恳地表示了歉意。
不过束缚在九尾身上的封印却是纹丝不动。
“小鬼!!!”
九尾那个气啊。
它可是所有尾兽中实力最强的九尾,居然就这样被人当做玩具肆意蹂躏。
先是一个戴着面具的宇智波一族的人,解除了它身上封印释放它的同时,居然还一举将它的查克拉分为两份。
宇智波斑通灵它将它当做战斗工具,再一次体验了一般数十年前,被千手柱间吊打的那种感觉。
剩下的一半查克拉也不好过。
被舍人硬是用一个封印以一个极其丢面子的方式钉在地上,紧接着又是强行将它封印到了体内,用一种更加羞耻的姿势被禁锢在地上。
这样也就算了,最可恶的是,它堂堂九尾居然要和二尾共享一间房子!?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可不管它怎么无发忍受,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就是…
它还真的拿舍人没办法。
甚至…就算对方要是用它的查克拉,它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比如现在,从空间中不知道哪里伸出了大量的木遁,以一种非常恐怖的速度吸收着它身上的查克拉。
而它仇视的那个人,那个站在它面前的人,此刻却是露出了极其享受的神色,一副忍住不要呻吟的模样。
顿时就感觉气得牙痒痒。
紧接着,心中一顿颓然。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接二连三地出现这种令它们尾兽感到绝望的人出现?
“多谢款待,九喇嘛,等我的事情忙完了,再来跟你解释。”

Previous article

unj3o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文明之萬界領主 ptt-第3040章、血戰熱推-zww1a

Next article

fymbc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次元法典-第2190章 艾木邦,傑士邦(困的要命沒東西吃)閲讀-lz60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