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大明鎮海王-第817章,騎兵的較量(下)看書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伴随着阿巴克的令下,浩浩荡荡的哈萨克骑兵顿时就纷纷扬起手中的弯刀,催促战马,浩浩荡荡的朝着正前方的明军杀去。
“起!”
杨云看到对手开始冲锋,目光冷静,轻轻的催动战马,战马开始小跑起来,在他的身后,2万大明铁骑同样也是开始缓缓的启动。
接着非常迅速的展开自己的阵型,转眼间形成了一个巨大弯月型攻击阵型,手中的马刀已经高高扬起,战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犹如两道汹涌的洪流一般,转眼间,双方就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伴随着无数铿锵的交击声,数不清的身影从马背上滚落下来,仅仅只是一个错身,献血染红大地,尸横遍野,失去主人的战马渐渐的停下来,不断的地鸣。
阿巴克手持弯刀,整个人勇猛无比,一刀狠狠的劈砍在一名明军的身上,手中锋利无比的大马士革宝刀却并没有和想象之中的将对手给撕碎。
只见伴随着剧烈的摩擦,一声星火不断亮起,对方的铠甲竟然如此的坚硬,完全挡住他这一刀,这是他以往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他都要怀疑手中的大马士革弯刀是不是被人给掉包了,要知道在以往,他靠手中的弯刀不知道斩断了多少名刀,竟然连眼前明军的铠甲都劈不开,简直不可思议。
只是他没有来得及多想,这个明军手中的马刀狠狠的朝着他划了过来,刀法非常的简单,实用,而且他似乎练习了很久、很久,早已经形成了惯性的动作,犹如最老练的战士一般,极其难以躲避。
阿巴克狼狈的侧身,堪堪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脸上却是留下了一刀伤痕,寒风的吹拂下,他整个人都忍不住汗流浃背。
刚刚就差一点,他就要死了。
死在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无名小卒手中。
一想到这里,他都吓的半死,眼前的明军太可怕了,这仅仅只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小兵而已,竟然拥有如此精湛、老练的攻击守法,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铠甲和手中马刀,这绝对是这个时代最好的装备。
双方大军一个交错,在中间交战的区域,留下了大量的尸体。
阿巴克轻轻的停下战马,回头一看,整个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瞪大。
刀神 疯牛倜傥
一向自诩为马背上民族的哈萨克骑兵在刚刚的交战当中竟然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两万对两万,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哈萨克人的尸体,很少看到明军将士的尸体,纵然是有,也能够看到明军再次翻身上马,迅速的归队。
很显然,刚刚虽然有明军被打落下去,却是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依然还能够保持战力,他们身上的铠甲,简直太强了。
“这怎么可能!”
阿夏玛依看了看中间地带的惨像,再看看自己这一方剩下的人马,仅仅只是一个交错,克烈部两万骑兵仅仅只剩下几千人,而且此时此刻有人受伤,还在从马上不断的跌落。
如此残酷的打击,几乎是瞬间就击垮了一向自信无比的哈萨克人。
他们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好的骑兵,是最强大的勇士,纵然是蒙古人,他们也不是很服气。
蒙古人之所以能够征服他们,所依靠的并不是眼前这样真刀真枪的硬碰硬的对战,蒙古人最厉害的是弓箭。
当年蒙古大军西征,几乎很少、很少和人如此硬碰硬的对碰,他们都是依靠自己强大的弓箭来收割敌人,充分的利用蒙古马的耐力,拉开距离,依靠弓箭取胜。
所以哈萨克人从来不觉得他们会比蒙古人差,蒙古人都不敢和他们在马背上硬碰硬,纵然是成吉思汗当年征服中亚的时候,对于他们哈萨克人也是礼待有加,所以哈克斯各部才会愿意臣服蒙古人。
然而现在,大明人的骑兵不仅仅和他们硬碰硬了,而且还以极其悬殊,甚至于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战损比,让眼前的每一个哈萨克人都震惊了。
自己一方两万人只剩下几千人,而明军,几乎没有什么损失,战场上留下的明军尸体数都能数的清楚,甚至于有些明军根本就没死,只是受了伤,只要救治及时,依然还可以活下来。
“太可怕了!”
“难怪吐鲁番的满速儿会败的如此迅速,有这样的一支骑兵,别说西域了,整个天下都没有人会是大明人的对手。”
阿巴克傻眼了,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我们克烈部完了!”
惊天武祖
这一次克烈部几乎是全员出动,所有成年的壮丁都拿起了弯刀,骑上了战马前来征战,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两万人马。
可是和明军仅仅一个交锋,克烈部就玩了。
就剩下的这几千人,别说维持克烈部哈萨克五大部族的地位,这克烈部能不能延续下去都是问题了,因为眼前的明军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杀!”
杨云身上一片血红,这是敌人的献血。
他双目通红,全身沸腾,太爽了。
就喜欢这样的感觉,战马上的冲杀,简单、直接,没有玩别的什么花样,这才是骑兵之间的对决。
长枪高高的扬起,一声怒吼,杨云再次带头朝着剩下的克烈部人马杀了过去。
“杀!”
杨云的身后,两万将士齐声的怒吼。
声若洪钟、响彻云霄,马蹄声滚滚,犹如钢铁洪流一般朝着对手碾压过去。
阿巴克握着弯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勇敢的战死沙场,还是说立即带着剩下的这几千人逃命。
他被明军的强大实力所吓住了,从未遇过如此强大而可怕的敌人,狠狠的打击了一向以骁勇善战的哈萨克人的自信心。
“逃吧!”
网游之剩女逆袭 萧风飘渺
阿夏玛依来到阿巴克的身边,大声的喊道。
再不逃就来不及了,再来一次交战,这剩下的几千人都要交代在这里,到时候他们克烈部就真的完蛋了。
老家就只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了,他们如果全部战死在了这里,克烈部所有的一切都会被人给接管,整个部族都要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逃?”
阿巴克有些迷茫,他们是勇敢而骄傲的哈萨克人,他们是草原上最强大、最能征善战的民族,他们从来都没有怕过谁。
现在叫他们逃?
可是再看看尸横遍野的战场,阿巴克咬咬牙下令道:“走!”
顿时立即催促起自己的汗血宝马来,速度飙升,急速的逃窜。
他的身后,剩下的不到三千人马同样跟着急速的逃窜,不逃都不行了。
“哈哈,竟然逃了!”
“想要逃走,没那么容易。”
杨云看到克烈部的人竟然开始逃命了,顿时就笑了,却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的意思。
双方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明军所乘坐的蒙古马或许并不算多高大,也不算多强壮,但是蒙古马的优点是耐力强、不怕冷。
你逃我就追,况且双方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明军的弓箭火枪又不是吃素的。
“嘭~”
很快,追杀的明军纷纷取出了自己背上的火枪,一阵炒豆子一般的密集声响,伴随着浓浓的白烟在荒野之中弥漫。
尽管火枪的命中率比较低,尽管骑着马,命中率就更低了,但是奈何数量多,一杆杆火枪不断的开火,逃跑的克烈部人纷纷应声落马。
火枪开完之后,明军又纷纷取下背上的弓箭,骑马射箭,这几乎是这支铁骑日常的训练科目,现在等于是射移动靶子。
有点难度,但是精准度依然非常快,伴随着一阵阵箭雨的落下,必然有大量的克烈部战士落下战马。
仅仅只是不到一炷香时间的追逐,在阿巴克的身边,原先还有三千多人,一下子就又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此时更是吓的半死,拼命的在催促自己的战马,跑的更快一点。
背后的明军简直犹如魔鬼一般,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的火枪攻击距离非常的远,关键是还是能够在马背上开枪,这简直见鬼了。
还有他们的弓箭,射程远,威力大,又无比的精准。
每一个人都仿佛是千挑万选的精锐战士一样,从小都经过了严苛的训练,天生就为杀戮而准备的一样。
遇到这样的敌人,眼神之中都充满了绝望。
嫡 女 煞 妃
再想一想刚刚的碰撞,自己的弯刀撕不开对方的铠甲,而对方的马刀却是轻易的将自己给撕碎,娴熟、老练,经过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训练的明军,彻底的击垮了眼前这支号称草原上最强大游牧民族的哈萨克人。
“五千人追击,追击一个时辰,能够杀多少是多少,一个时辰之后必须归队!”
追击了几里路,看着剩下的那点人马,杨云缓缓的停止了追击,只派遣了五千人继续去追杀,剩下的大部分人马还要清扫战场,清点战利品,另外在后面,似乎好像还有哈萨克的辎重部队,这显然是不能放过。
“哈萨克人也不过如此!”
杨云笑了笑,轻轻一甩将长枪上的血液给甩掉。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