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q81都市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討論-第三百四十六章 女孩要小心呵護相伴-3s47n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
噩梦之所以漫长而痛苦,或许是因为过去太过美好而又短暂,即便知道它才是虚假的那个,多少人也希望时光倒流以逃脱那真实的梦魇。
王牌特种兵 码字逍遥工
雏森桃多希望那柄刺入自己胸膛的利刃只是一场噩梦,它是又不单单是,这一切还是她醒后吉良告诉她的。
虚化实验、双极、崩玉还有出走虚圈……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告诉她,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清过蓝染队长,他的冷漠并非是某一刻突然滋生的,而是一开始就如此。
过去的一切都是假的吗?那个会微笑着默默温柔保护自己的蓝染队长,其实是假的……
報告,我重生啦!
雏森桃心里明白,却又不愿相信,她不愿相信那些曾温暖和支撑过自己的话全是虚情假意,那么多美好的回忆中总有一个瞬间是真实的蓝染队长。
日番谷能大概猜到雏森的心情,要随便说些什么打发过去,还是用善意的谎言去掩饰对雏森来说必然万分痛苦的事实?
可真得能掩饰吗?就算整个瀞灵廷都愿意去构筑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假象,蓝染那家伙要做的事也会一瞬间将这粉饰的太平击碎,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雏森也不得不去接受。
倾国欢
“没错,不止是我们,还有黑崎一护那些人也最好投入到接下来的战争中。”日番谷转过头,满脸素色对雏森告诫道:“他已经不是什么蓝染队长,而是我们必须要除掉的敌人,你该改改口了,雏森。”
“我,我知道,可,没这么严重吧……。我们和蓝染……,难道一定要分个生死吗?就没有其它方法了吗?”雏森尴尬地笑了笑,像是祈求一般说道:“一定还有其它办法对不对?”
见日番谷冷着脸摇了摇头,雏森脸上多了丝焦虑之色,两手抓在日番谷的衣袖上,似乎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救救他,我求你救救蓝染队长,冬狮郎。我知道他做了很多错事应该受到惩罚,但,但他说不定有难以诉说的苦衷,也可能是受到什么人的胁迫对不对?”
雏森越说越兴奋,似乎这样的说辞在她看来是行得通的,这个一直沉溺在过去的女孩,此刻已经完全把自己欺骗了。
“对,一定是市丸银胁迫他的!一定是这样的,冬狮郎!我们一定要救他,蓝染队长一定能回到我们曾经熟悉的那个样子的。”
回不去的,日番谷低着头双拳紧握,况且就算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也是披着伪善的虚假罢了。
“雏森……”
末日之我能無限復活 隨風飄揚的骨頭渣
日番谷很想质问雏森,你还记得你当初是为什么成为一名死神?或者,你现在还当自己是个死神吗?以及,你忘了蓝染曾差点杀了你吗……
仇恨在雏森心中居然如此不值一提,亦或是在她心中永远不会对蓝染这个人,生出哪怕一丁点的恨意。
可日番谷心中的仇恨之火却越烧越旺,他要杀了蓝染,这股杀念比任何时候都浓烈,只有杀了那个男人,雏森才能从那无边的虚幻中挣脱出来!
即使那会带来刻骨铭心的伤痛,日番谷抬起头,面前的雏森似乎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控制不住地泪水从眼眶涌出,脸上僵硬的笑容是她最后一点希望的火星,而日番谷打算亲自将它熄灭。
“认清现实吧,雏森。”
即使现实百般残酷也要去面对的,日番谷想让雏森明白,也想让对方早点能解脱出来,可惜却被一只手给打断了。
“这些话让别人听到就不妙了,真是个胆大鲁莽的孩子。”那只是手只是轻轻一晃,雏森便昏倒在来人怀中。
“京乐,你……”
来人正是早就应该离开的京乐春水,只见他转过头对日番谷微笑道:“出来的时候看到雏森等候在这所以有些不放心,刚刚的事我会很快忘掉的,日番谷队长。”
“我不是在意这点,而是……”
日番谷一下子顿住了,春水却好像能看穿他的心思似的,悠然说道:“我明白你想做什么,但女孩子是需要呵护的,日番谷队长。”
符合京乐一贯不着边风格的说辞,搁在平时日番谷绝对懒得搭理,但这次,这句话好像直刺他的内心一样。
他比谁都更想保护雏森,希望她还是以前那个快乐的傻桃子。只是,现在对方傻得有些过头了。
而现在不管做什么,雏森都会因此而受到伤害,其中一种恰恰还来自于日番谷自己,之前他虽然果断,但内心却倍感疲惫。
“或迟或早,总是要去面对的,不是吗,春水?”
同生蛊
“没错,可她不是已经开始面对了吗,只是,效果不太好罢了。”
日番谷扶着额头摇了摇脑袋,春水见状开导道:“不要太悲观,她刚刚也说是‘救’蓝染,从心底里她还是认同自己是个死神的。但你也能看得出来,她现在很是极端,这时候如果硬要迫使她改变,那她选择偏向哪边犹未可知,你也不想看到和她刀剑相对的那天吧?”
首席私宠小女人
雏森会彻底倒向蓝染成为对方的帮凶吗?日番谷扪心自问,以雏森刚刚的表现很有可能,而真要有那一天,日番谷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是不是也会像刚刚的雏森一样,请求其他人再给她一次机会?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投资好文】抽红包!
“那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日番谷有气无力地问道,做了这么久的队长,他还是第一次生出对某个人的无力感。
“你问我的话,说实话,异地相处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能做什么,我想,这也是宏江把她交到你手上的原因吧。”
日番谷有些疑惑地看向春水,春水笑了笑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宏江把雏森赶出五番队的举动有些不近人情?”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春水摇摇头继续说道:“那里有太多蓝染的痕迹了,触景伤情可不是说说而已的,日番谷队长。”
“他是为了雏森好?”日番谷表现得有些惊讶,春水又是摇摇头,“你也别把他想得那么伟大。一个整天以泪洗面的女孩估计光想就够他头疼的,而那小子又最怕麻烦了……”
“蝶冢,蝶冢老师居然也没有办法吗?”
长生歌
“人心何其复杂,更何况是一颗已经崩溃的心,哪怕再小心翼翼地呵护,都随时有可能四分五裂吧。”
“别以为你的老师无所不能,在这件事上,他就比不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