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愛下-第五百八十一章 濁酒一杯鑒賞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三月的阳光温和而不燥,三月的风柔软而无寒。
这样的日子本应该惬意舒坦,但霍淮谨的心里却有一道尚未过去的坎。
剑门城的一处小酒馆里,徐新颜和苏苏下厨弄了几个菜,傅小官和费安、彭于燕还有霍淮谨围坐一桌,正在喝酒。
苏墨和晏桃花还有苏珏带着神剑三旅离开了这里,他们向岷山而去。
“你当真就不去拜月教的老巢一趟了?”
肆意 人生
傅小官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破地方没什么好看的。”
“接下来你就回金陵?”
“嗯……”傅小官点了点头,举起杯子看着这杯中略显浑浊的酒,“我得回去了,还有一堆破事需要处理。”
这是真心话,却不全面。
他想回家了,忽然就这么想回家了。
三个老婆而今都有了身孕,而他即将在六七月启程前往沃丰道,陪老婆们的时间越来越少,老婆们那么可爱,他的内心有些愧疚。
上辈子那个不羁的青年早已远去,而今的他,可不想再当曾经的浪子。
他在这个世界有了根,有了牵绊,有了挂念,正如胖子老爹给他的来信说的那样,而今可是有家室并且已经当爹的人了,当珍惜身边的人,珍惜相处岁月的好时光。
一杯浊酒下肚,霍淮谨悠悠一叹,“老子天远地远的跑来,寻思着为我爹报仇……这特么的,莫要说杀薛定山,就连他那三千亲卫都没捞着……”
他转头看向了费安,“大将军,你手下那小子猛得很啊,就是第一军那千夫长!”
费安嘿嘿一笑,“说起来你不信,那厮就是个新兵蛋子。薛定山谋反,临梓种余两家不干了,就拿出了拢共六百万两银子征兵打仗,那小子就是那时候新征来的,还是临梓城的一个小地主。”
说道小地主,费安就瞅了一眼傅小官,“那小子目不识丁,第一次在春风渡一战,你们是没见着,那小子当真是武神附体一般的勇猛,哪里像个新兵,比十年的老兵还要悍不畏死。那一战,他一个人,杀了西戎步卒百余!”
傅小官一惊,“这么厉害?”
“所以呀,有些东西就是天赋。就像你的诗词文章无人能及一般,那小子若是加以打磨,以后定能成长为一方主帅,哎……!”
费安此刻却一声叹息,“那就是一匹野马,一心想着打仗发财,老子以后有空了再好生收拾他!”
“就是那个贺三刀?”傅小官来了兴趣,乐呵呵一问,费安点了点头,“除了他也是没谁了。”
说着费安警惕的看向了傅小官,“你小子可别打他的主意,老子好不容易遇见这么个天生的战士。”
傅小官此刻还真在打贺三刀的主意。
神剑军扩军三万,以三千人为一旅,这样就是十个旅,需要大量的中层将领。
所以他会心一笑,“费大将军你这就有点自私了,都是虞朝的兵嘛。彭将军麾下斥候营千夫长关小西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才,可关小西一说想去神剑军,彭将军立马就放了手。
这是为啥?这是因为神剑军有天下最系统最完备的训练方式!他不是一匹野马么?在神剑军里,就算是头猛虎,也得卧着!一匹野马算什么?丢给白玉莲,要不了一个月,他就乖得像一只小白兔,你信不信?”
费安眼睛一瞪,彭于燕却笑了起来,劝道:“费大将军,其实在见到神剑军之前,奴家也是不愿放人的。可在七盘关一战,奴家亲眼见到了神剑军的作战方式。奴家思考了许久,觉得那是未来必然的战争模式。”
彭于燕顿了顿,又道:“大将军您想想,当燧发枪那玩意儿在军中普及之后,现在的战争方式是不是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刀枪没有多少用了,未来拼的是枪法,拼的是强悍的单体素质以及极高的协同作战能力。这些你我边军都不具备,迟早会面临淘汰。
与其这样,不如将优秀的士兵输送去神剑军,未来……他们或许会将我们取而代之,成为新时代下的新的统帅。”
彭于燕一席话,令费安顿时住了口。
他没有再说,而是喝着闷酒想着这席话。
神剑三旅在这剑门城里的巷战他也见识过了,当真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存在。
这天下,至少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只军队能够和神剑军匹敌。
“哎……彭将军之言有理,费某倒是自私了一点,来人……将贺三刀那小子给老子叫来!”
说着他又抬头看向了傅小官,“你那军械局就不能扩大规模么?这玩意儿当真好使,若是虞朝所有边军的武器全部换成了燧发枪,这是何等样强悍的战力!”
入骨 相思 知 不知
“有在扩大,平陵也正在建设一处军械局,那玩意儿生产工艺挺复杂的,所以我预估要想全部换装恐怕得需要两三年。我会向陛下进言,四大边军各自先成立一支一万人左右的特种部队,神剑军可以派出教官前去执教。”
费安和彭于燕顿时一喜,这小子可以,没有想着藏私,如此一来,整个边军的战斗力将大幅提升,虞朝之未来,可就不是任人宰割的弱鸡了。
费安敬了傅小官一杯,“此间战事结束,这批新兵蛋子还不错,我寻思朝廷本来就在征兵,明儿个我问问这些战士,若是想要继续当兵,老子就把他们带去东部边军丢给大皇子。”
傅小官砸吧了一下嘴摆了摆手开口说道:“西部边军而今名存实亡,捷报已经快马送去了金陵,依我看,费大将军极有可能担任这西部边军大将军一职。”
“所以我建议费大将军莫要解散了这批战士,就在这剑门城等陛下的旨意再做定夺。”
费安沉默了许久,“我是罪臣,家父可也是谋反过的。”
傅小官嘿嘿一笑倒是没有接这句话。
费安刚才派去寻贺三刀的那校尉此刻跑了进来,满头大汗惴惴不安:
“报大将军,贺三刀说他现在没空!”
费安一怔,“他狗日的在干啥?”
桃运兵王
“他、他正带着十万将士,在城守府里分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