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一百九十二章 比試五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抬头,扑闪着水盈的双眼,两瓣粉红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我跟他不熟,怎么会想见他。我来,当然是找你的。”
玲珑声线仿佛檐水敲击青瓷,赏心悦耳,说出的话更是让墨君羽心头更加愉悦。
他转头得意的朝冷璃一挑眉,“听见了?久儿不想见你,麻烦滚远点。”
冷璃气的胸口一噎,瞪着墨君羽瞧了半晌,最后甩袖哼了一声,“哼,楼主,你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你想抱她抱到何时?”
墨君羽对他的话充耳不闻,拥着凰久儿走到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才松开她,柔声嘱咐,“久儿,你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凰久儿嫣然一笑,点头,“嗯,你小心一点。”
墨君羽心中微动,眸色一僵。
难得久儿这么乖巧,要不是地方不对,真想在她粉嘟嘟的脸上捏一捏。
但他还是忍住了,等他打败了那个娘娘腔,再跟久儿要奖励岂不更好。
墨君羽这厢话还没说完,冷璃那厢又扯开嗓子喊了一声,“楼主,你再墨迹太阳都要下山了,要不你就干脆直接认输,向我跪地道歉。”
认输?墨大公子的字典里可沒有这两个字。
他冷冷的睨向冷璃,眼神并不犀利,甚至有些漫不经心。
但却让冷璃呼吸一窒,心头颤了颤。
真是见鬼了,他一个魔族皇子,居然会被一个普通人族的气势给震慑到。
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语气也越发的狂妄,“楼主,要不我们在加点筹码如何?如果你输了,就将久儿姑娘让给我?如果我输了,我便答应你一个条件,如何?”
此话一出,墨君羽彻底怒了,周身的气势陡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犹如黑云压城,又如猛兽出笼,更如一把锋利的剑悬浮于头顶,令人瑟瑟发抖。
居然拿他视若珍宝的久儿当筹码,娘娘腔他配吗?
墨君羽气的双眼猩红,久儿是他的底线,谁碰准死。
然而,这时,一只柔软的小手却轻轻握住了他的大手。
墨君羽身形一顿,转头看向凰久儿,见她对他微微一笑,“别生气,让我来。”
“久儿,你…”
“相信我!”凰久儿冲他眨一下眼,朝前迈出一步,对着冷璃,“冷公子,一个条件就想换一个人,你是太看的起自己了,还是在你心里我就值一个条件。”
冷璃仰头大笑,“小美人,那你说几个条件合适?”
凰久儿垂眸似是认真思考后,红唇微勾,严肃的伸出三根如玉的手指,“三个。”
墨君羽:…三个条件就将自己卖了,小女人你是不是有点傻。
他想要阻止都来不及,因为冷璃那厮生怕凰久儿会反悔般,一槌定音,“好,成交!”
墨君羽郁闷极了。
三个条件就可以将小女人骗到手,他特么的还这么努力干嘛。
燃纪神皇爵 凌痕墨
一百个条件他也愿意。
回去他也要用三个条件换久儿,可以想想吗?
凰久儿忽的打断他,“冷公子别急,你还是先听一听我的条件是什么再做决定。”
冷璃面带微笑,一副翩翩公子做派,“好,小美人请说。”
对于有魅力的美人,他一向很有耐心。
凰久儿勾唇,轻灵的嗓音吐出,“第一嘛,如果你输了就认…小鱼儿为主人,给他当牛做马。”
冷璃沉默,他堂堂魔族皇子给一个人族当牛做马,那肯定是…不行的。
墨君羽则委屈的看着凰久儿表示抗议,他才不希望这个娘娘腔在他面前打扰他跟久儿弹琴说爱。
凰久儿冲他莞尔一笑,继续说出第二个条件,“第二嘛,就是将你身上的第三条腿割下来如何?”
语出惊人的话一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尴尬的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摆放。
这姑娘看着仙气飘飘,不染烟尘,但说出的话真是粗鄙不堪。居然连男人的那玩意都拿到台面上说的面不改色。
真是功力深厚,佩服!
墨君羽也是脸色变了又变,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将小女人压在墙上好好质问她一番这话到底是谁教她的。
谁教她的?当然是星儿啊。
她刚刚随口问了一嘴,男人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星儿就扭扭捏捏的告诉她是第三条腿。那可是男人看作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宝贝。
虽然她实在是没看出这第三条腿长在哪里,但从冷璃黑沉如锅底的脸色来看,还真是让星儿给说对了。
男人还真是宝贝自己的第三条腿。
冷璃脸色确实不好看,他思考着这样的代价到底值不值。
光明 一回事
风鹤楼楼主的实力他也打听过,据说在人族算是佼佼者。如果自己能动用灵力根本不怕他,但是靠纯武力,顶多不相上下。
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干嘛脑抽提出这么个建议,现在他若是不答应,倒显得是自己怂了。若答应,万一输了,真的要将自己那玩意割下来。
那怎么成,没了那玩意,人生可就少了不少乐趣。
冷璃苦思片刻,最后心一横,“小美人,你这条件未免太狠毒了吧。”
这是想反悔?
凰久儿心中一乐,“冷公子,可是你先提出的要加筹码,你现在这样是想反悔吗?”
如果能反悔,他还真想反。“既然是筹码那就得对等,小美人,你这条件明显对我不公平,我可不能依你。”
这种时候总少不了出来打圆场的人。
宁家主笑的一脸和气,“姑娘,冷公子只不过开了个玩笑,缓缓气氛,你又何必当真。况且你这条件实在……”
后面的话,他没好意思说出口,而是话锋一转,“男人的命根子可不是随便能拿出来开玩笑的,姑娘还是三思。”
顿了顿,又老成的说,“以老夫愚见,这事就算了,当谁也没有提过。我看时辰不早了,要不就让他们先开始比武吧。”
最后他又提醒了一句,“比武切磋,点到为止。”
这是重点,他不能让二世祖在他面前受伤,后果他承受不起。
宁宇也站起来附和,“父亲说的是,既然比武那就得公平。久儿姑娘提出的条件如此苛刻,对冷公子太不公平。”
凰久儿摊手,“话都被你们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转头询问旁边的墨君羽,“小鱼儿,你觉得如何?”
墨君羽:“我听久儿的。”
妇唱夫随,他绝对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