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十方武聖 txt-178 樹影 下(謝會說話的肘子盟主)相伴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一片惨叫声炸开。
周围十多人突然纷纷捂住咽喉,面露痛苦之色,不过数秒,便软倒在地。
魏合站在原地,却是诧异的看着白裙女子。
“有意思,你身上有什么厉害的辟毒之物?”
他已经将自己最厉害的两种对武师混毒,用在面前之人身上,居然才只是让其脑袋晕了下。
“姑娘能否让在下见识一番?”
“你…!”白裙女子看到周围手下倒地,明明他们都提前服下了辟毒药物,还屏息带了面罩,却还是中招。
她心知小觑了魏合,正要出声。却骇然看到对面人影骤然放大。
趁她说话时,魏合居然再度靠近,一掌打来。
“是你逼我的!!”白裙女子终于怒吼一声,体内劲力一缩,随即骤然以某种特殊轨迹爆开。
“灵柩!开!!”
她一声低喝,全身劲力骤然膨胀近倍。再度朝前冲去,一剑斩出。
只是此时的魏合,已经到了数十米外,快要消失在另一片树林里。
这家伙刚才的突袭,居然只是骗招!
其身法进退自如,几乎无视惯性,就在那一刹那间,变向转身,纵身远去。
剩下白裙女子一人站在原地,刚刚开启秘技,自伤气血内腑换来更大更多实力,却没想到….
看着已经追赶不及的魏合,白裙女子只感觉胸膛郁结发闷,再也忍不住,一口逆血涌出。
噗!
她张口喷出血雾,狠狠一剑往身侧斩去。剑刃斩空,带出一片劲风,吹得地面草丛倾斜。
“啊啊啊啊!!!魏合小儿,下次再见,我必杀你!!”
秘技开启带来的内伤,和气急攻心夹在一起,让她伤势更深。
只是话虽然说得狠,可她也清楚,魏合和自己交手实战起来,不过是伯仲之间,真要分出生死,难难难!
她堂堂练脏圆满大成,天资横溢,不到四十年任职归雁塔塔主一职,虽还没到上任塔主境界,但已经是教内明日之星。
万界登陆 兔子来了
却没想到会在这么个小地方吃了暗亏!
一想到这点,女子心中便更加憋屈。
咳咳…
官场红颜:美女首长 明月河山
只是才用力爆发,之前中的毒也再度剧烈活跃起来,她不敢马上解除秘技,怕对方打个回马枪,但又必须马上压制肺部毒素,当即转身便走。
*
*
*
天涯楼下。
周荣浑身飞星劲接连点出,压得烟杆老头不断后退,数次险象环生。
要不是多次靠着两败俱伤打法逼平,要不是周荣不愿意受半点伤,想全胜拿下对方。
烟杆老头怕是早就败了。
耽美厚脸皮的爱情史
饶是如此,按照这个趋势,要不了几分钟,他也快坚持不住。
另一边,曾婆婆一人要对付严好春和周家不知名锻骨老者两个,局势更加艰难。
天涯楼前空地上,一道道劲力卷动气流,带起阵阵劲风,吹得周围十数米范围都是气流纵横,呼啸声响。
两道人影围绕曾婆婆不断转动,一掌一拳,分别从两个方向,带着骨劲不断挥出。
曾婆婆虽也以骨劲反抗,但奈何她早已年老体衰,就算锻骨延长了她的状态,可如今哪里经得住两人同级别高手联手消耗。
短短数十招,渐渐的,就算是拼命,她也没办法挽回颓势。
终于,又是十多招后。
严好春看中一个破绽,飞起一脚,狠狠踹向曾婆婆腰侧。
这一脚带有他骨劲爆发,若是踹中,必然打破曾婆婆护身劲力,让其瞬间落败。
在这种局势下,落败,便等于是身死。
但曾婆婆此时正在和另一人对掌,根本来不及解围闪避,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脚飞速逼近。
嘭!!
刹那间,一道人影从侧面飞驰而来,一掌印在严好春这一脚上,将其打歪。
严好春也是被吓了一跳,这突然窜出来的一人速度太快,以至于他根本没注意到。
这一脚被击退,他迅速后撤,再拿眼看去。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却见一名青衣劲装女子,容貌姣好,英气勃勃,正肃然抬手,挡在曾婆婆身侧。
“你是何人!?”严好春诧异问。
“万青青!万青门万青青来了!”不远处隐隐有人骚动起来。
“不是说她胸口能跑马么?身高近三米?眼如铜铃?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说书的话也能信?不过万青门果然来了!当真胆大包天,现在官府还在通缉,居然就敢直接出面。”
“万青门出面,不是代表其余分支出来的时候也不早了?”
一阵阵喧哗声不断如浪潮,纷纷钻入在场众人中。
严好春恍然,看着对面钟灵英武的万青青,他目光闪过一丝赞赏之色。
“这么年轻便踏入锻骨,当真天赋不弱。可惜,却是要死在这里了。”
“曾婆婆,没事吧?”万青青刚来不久,看到情况急迫,便不得不露面解围。
此时听到对面严好春之言,她俏脸冷肃。
“没想到偌大一个历山派,居然尽是出一些言辞夸大之辈。”
“要小心,这两人很难缠,而且周围还有其余人暗中等着。”曾婆婆气喘如牛,满头是汗,显然刚刚那一次交手,耗费了她不知道多少心力。
“我知道。”话音刚落,一侧的烟杆老头却已经支持不住。
嘭嘭两声闷响。
烟杆老头胸口连中两脚,面色煞白,一口气没能起得来,重重摔倒在地。
“老头子!”曾婆婆赶紧冲过去,扶起他,检查伤势。
周荣淡淡站在原地,没有追击。
以他的实力地位,如此出手,已经是有些以大欺小了。
“最后说一句,让开。”
“天印门已成为历史,再做坚持,也只是无谓赴死,并无意义。”
曾婆婆两人不为所动,守在楼口,相互搀扶着站起身狠狠的盯着他。
“有本事,你自己闯!”
“好!”周荣终于不耐,身影前冲,快速跨步朝着天涯楼正门冲去。
其余严好春和游策两人面色一变,都是担心周荣吃独食。
严好春紧随其后,冲向天涯楼入口。
游策身旁的白发锻骨武师,不用提,他便已经冲向天涯楼。
这一次曾婆婆两人没再阻拦,他们一个消耗过大,手脚发软,另一个身负重伤,无力动弹。
只有万青青一人独身上前,挡在门前。
“三位留步。”万青青咬牙双手张开。“此地乃我天印门重地!”
“小女孩,你可想清楚了。拦在我们身前,就代表一人要对抗我们三家之力。”周荣淡淡道。“你可知,只要我想,随时都能拿下你,让你生不如死!”
“欺负一个后辈算什么意思!?”一旁人群中,一人纵身跃起,轻轻落到一侧。
此人白衣白裤,长发披肩,双手戴着一双金丝手套,居然是正临院院首萧清鱼。
“周荣,你之前不是说,我天印门不敢露面?”萧清鱼冷声道。
“就你一个?”周荣微微摇头。“不够。”
“若是加上我呢?”另一人也从人群中缓缓走出。居然是副门主谢燕。
她手持白色小盾,面容冷厉,扫视全场,练脏境界的实力无人敢和她正面相对。
周荣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微笑。
“也不够!”
这一句话不是他在说,而是从另一侧,天涯楼阴影中传出。
阴影里,一人峨冠宽袍,大袖飘飘,缓步走出。
此人双眉与严好春类似,都是斜飞入鬓,但其眼神却完全不同。
如果严好春的气质是富家公子,那么他的气质便是鹰视狼顾。
此人明明须发皆白,却依旧给人一种刚到壮年的雄浑气息。
“严峻山….!”谢燕面色一变。
历山派三大高手之一,可谓是派主之下顶尖高手,排名第三。
此人在练脏武师中,实力数一数二,击毙过一手之数的同级高手,堪称变态。
不只是她变色,万青青,萧清鱼,都心知中了圈套。
这次天涯楼,很可能就是一场针对天印门的围剿埋伏。
如今,严峻山一人便可抵至少两名练脏高手,其余,周荣一练脏,严好春,游家,又是两名锻骨。
实力已经彻底超越了天印门这边。
天印门一侧,谢燕练脏,万青青,萧清鱼,曾婆婆,三人都只是锻骨,烟杆老头受了伤,无力再战,等同于无。
谢燕面色连闪,当即转身疾驰而去,居然不战而逃。
只是她才跑出没多远,便被两名高手联手拦阻回来。
“谢门主既然来了,不如留下休息一二如何?”
两人身上都穿戴着赤景军军用皮甲。一人拿钩,一人那短枪,配合默契。虽只是锻骨,但却搭配逼得谢燕连连后退。
“水刑部两位守将….!”谢燕面色微变,认出这两人。
赤景军三部精锐,金刑部守将为周行铜,而水刑部守将,则是这赵重、赵城两兄弟。
两人武功连心,合为一体,出手如同一人,威力强悍,堪比练脏。
此时围剿队伍,有两大练脏高手,四位锻骨。
包围天印门一名练脏三名锻骨。六对四,根本毫无胜算。
这一小小的天涯楼之地,几乎聚集了整个宣景城小半的武道顶尖高手力量。
一道道人影从周围围住萧清鱼万青青几人,那是早已埋伏好的赤景军绞杀军阵和火枪阵。
“今日,便是天印门余孽彻底除名之日!”严峻山冷声道。
“好大的口气。”
忽地又有一人从天涯楼另一侧走出。
“严峻山,你想对我天印门动手,恐怕得先考虑考虑周荣前辈的意见了。”那人悠然叹道。
“什么意思?”严峻山视线转移,看向不远处周荣。
周荣也是莫名其妙时,忽然一声凄厉的男子哭声从天涯楼内传出。
“爹!!爹快救我!!”
“兄长,有歹人冲入家中,见人就抓,您一定要救救小妹啊!!”
“吾儿不必犹豫,不用管我等性命,杀!”
“荣哥…来世定当再见!”
一阵阵哭闹声,大喊声,怒吼声,慢慢由弱变响,传入周荣耳中。
他如遭雷击。已经听出了那是自己老父老母,还有妻儿妹妹的声音。
“怎..怎么可能!!?”他怔怔站在原地,一时间根本不知道作何反应。
他可是三大家之一的周家出身啊!这人居然敢…居然敢抓他府中之人!!
简直胆大包天!
周荣浑身颤抖,气血上涌,浑身劲力因为过度激动的情绪,开始不断扭曲紊乱起来,激荡得周围地面灰尘飘散飞舞而起。
“你!!你!!?”他指着阴影中那人,面色涨红,几乎说不出话。
“周前辈,为了妻儿父母,还请务必挡住严峻山前辈。”那人缓缓走出阴影,一身魁梧身躯,健壮肌肉,也挡不住他身上透出的阴冷之意。
赫然是才从万青门赶来的魏合。
此时周围围观人群们,也是一片哗然。
这峰回路转下,没想到已经被包围的天印门,居然还有这一手。
“不止如此,游策公子也请稍安勿躁。”魏合微笑看向一旁游策。
“怎么,我不信你还敢进我游家撒野!”游策冷声道,丝毫不怕。
“游家守备森严,在下自然无法。”魏合笑道,“只是我要说的,不是你的家人,而是游策公子你自己。”
“什么意思!?”游策不由自主退后一步,仅仅只是被魏合视线看着,就让他有种遍体生寒之意。
“公子没察觉到,身上有些不对么?”魏合笑道。
“….!!?”游策面色一变,迅速调动气血,检视全身,可才一动气血,当即一阵剧痛从胸腹中上涌。
他忍不住往前一口血雾喷出。
“你!!?”游家那名须发皆白的锻骨老者,此时也变了颜色,迅速回到游策身侧,伸手连点其数处血脉节点。
“好手段….!”老者森然看向魏合。“不愧毒魔之名。”
“前辈客气了,如今我已然接管万青门,蒙师尊厚爱,接任门主之位。”
魏合微笑。
“所以以后,请以万青门主之名叫我,毒魔之流,太过低劣。我很不喜欢。”
“我不喜欢,就会不高兴。一不高兴…..便会有人去死。”
此言一出,周围连围观之人,都感觉到遍体生寒,心头不寒而栗,赶紧离得远一些,生怕被波及下毒到。
这等无声无息便被下毒的手段,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万青门!我看以后改叫万毒门才是!”严峻山冷然道。他目光紧紧钉在魏合身上,越发杀机盎然。
“严前辈,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魏合眼神泠然起来。
“会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