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日月風華 ptt-第四九九章 接訴熱推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大唐开国之后,帝国的各司衙门实际上还是延续了前朝制度,法司设有大理寺和刑部,此外连同京都府是为三法司。
盛宠无敌:暖婚萌妻坏首席 浮屠妖
京都府的权力自然是最小,主要是负责京城治安,一些民事案件也都是由京都府来处理。
但涉及到刑事大案,往往都是由刑部来侦办,如果案件牵涉到朝廷官员,那么通常都是由大理寺来处理。
当今圣人登基之后,大理寺的权力被刑部褫夺,虽然名义上大理寺依然拥有侦办案件的权力,但实际上大小案件都在刑部的掌握之中。
刑部成为大唐第一法司之后,往大理寺鸣冤叫屈的人凤毛麟角,倒是刑部的人因为公务之故,倒是三天两头有人往大理寺跑。
大理寺在某种角度来说,已经成为刑部之下的一个办事衙门,作用只是配合刑部结案。
大理寺的老爷们每天都是百无聊懒,虽然秦逍被擢升为大理寺少卿,让沉寂许久的大理寺忽然热闹了两天,但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即使被圣人连升数级,但调入大理寺的秦逍也不可能有什么立功的机会,最终也只会和衙门里其他的大小官员一样,碌碌无为。
也正因如此,当卫管家拿着状纸跑到大理寺来告状,而且指名要向秦逍投上状纸,着实让大理寺门前的守卫有些诧异。
卫管家自称是光禄寺丞卫璧的管家,卫璧虽然不是什么达官贵人,却也好歹是五品寺丞,卫府的管家前来递状纸,大理寺的人倒也不敢怠慢,一面让卫管家进了衙门,一面迅速去禀报秦逍。
大理寺衙门虽然比不得院落众多,但秦逍身为大理寺少卿,还是有自己单独的办公署院。
油 爆 香菇
大理寺有两位少卿,除了秦逍,另一位是云禄,此外大理寺设有两名寺正,寺正的职责,主要是监察大理寺的案件是否审判公正,评议案宗,苏瑜为了让秦逍了解大理寺的相关事务,专门让一名寺正在秦逍身边协助,此人叫做费辛,秦逍刚来大理寺赴任之时,苏瑜召集了衙门里的大小官员和秦逍见面,当时费辛却恰恰不在衙门。
事后费辛专门过来向秦逍道歉,费辛年过四旬,和大多数大理寺的官员一样,见人都是一片和气,四十多岁的小老头儿向自己道歉,秦逍自然有些尴尬,和颜悦色让费辛不要在意,两人的初次见面倒是很为融洽。
手下人过来禀报的时候,费辛正以一桩案件为例告知秦逍其中的相关程序,听得卫家的管家前来递状纸,秦逍倒是镇定自若,费心却是十分诧异:“卫管家?卫诚?”
“那人只说是卫府的管家,有天大的案情要向少卿大人检举。”手下人恭敬道:“他现在正在外堂等候。”
秦逍故作奇怪道:“卫府管家?他要递什么状子?”
“属下不知。”手下道:“不过他神色有些紧张,还说状子一定要递到少卿大人手里。”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你让他过来吧。”等手下人出去,秦逍才看向费辛道:“费大人,听说你和卫家很熟悉?可认识这位卫管家?”
费辛点头道:“下官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无事的时候喝上几盅,对美酒有偏好。卫璧也好酒,我二人以酒结交,也算是酒友,平日里时有来往,他的府上我也经常去,卫管家叫卫诚,是卫璧的族叔,在卫府待了好些年。”
“这卫诚跑到大理寺来递状纸,这是怎么回事?”秦逍看着费心,一脸疑惑道:“要递状子,不是该去刑部吗?”
费辛也是一脸狐疑:“下官也不知道卫诚是什么意思。”
卫诚来到秦逍屋里的时候,瞧见费辛,更显慌乱,等瞧见秦逍,亦是一怔。
落那红河 杨昀达Lucien
秋娘带秦逍去卫府的时候,卫诚自然不知道秦逍的真实身份,虽然卫璧判断前往卫府的年轻人很可能就是秦逍,但终究不能完全确定,此刻卫诚见到秦逍,这才确定,虽然有过心理准备,却还是有些吃惊。
“你是卫诚?”秦逍就似乎从未见过卫管家,盯着卫诚问道。
卫诚上前跪倒在地,恭敬道:“草民卫诚,见过大人!”心想秦逍既然装作不认识自己,自己当然不能表现出以前认识。
“听说你来大理寺递状子。”秦逍慢悠悠道:“是卫寺丞让你递状子?”
卫诚微抬头,瞥了边上的费心一眼,犹豫了一下,终是咬牙道:“回禀大人,草民…..草民是自己要递状子,与卫寺丞无关。”已经取了准备好的状纸在手,双手托起过顶,费辛倒是很识趣,上前去拿过诉状,又呈给了秦逍。
秦逍打开诉状,细细看了看,脸色变得冷峻起来,费辛看在眼里,心下着实好奇,却也不好凑上去看。
“卫诚,诉状中写的是真是假?”秦逍冷声道:“人命关天,如果有一字虚言,你可知道后果?”
卫诚立刻道:“草民在诉状上告发的事情,一字不假,若有半点虚假,愿意听凭大人发落。”
费辛听秦逍说出“人命关天”四字,也是微微变色,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向卫诚询问什么,但秦逍在边上,他还真不好轻易开口。
“既然都已经写了诉状,为何不去刑部?”秦逍再次问道:“这样的案子,不正是归刑部侦办?”
“回大人话,草民…..草民想求您做主,您是青天老爷,秉公断案,草民…..草民只想求您来侦办此案。”卫诚额头贴在地上,如同一只蛤蟆匍匐于地,不敢再抬头。
费辛很想看看诉状之中到底写的是什么,但秦逍却似乎没有让他瞧的意思,收起诉状,向卫诚道:“你先下去等着,暂时就留在大理寺,本官既然接了你的状子,这桩案子就归本官管了。”让人进了将卫诚带了下去。
等卫诚被带下去之后,秦逍才看向费辛,问道:“费大人,我接了诉状,合不合规矩?”
“这个…..!”费辛犹豫一下,终是点头道:“大理寺确有侦办刑案的资格,而且卫诚出自光禄寺丞的府上,此案如果事涉朝中的官员,大理寺有权侦办审理。大人是大理寺少卿,依大唐律,大理寺接到的诉状,除了大理寺堂官,便是两位少卿有权审理案件。”
秦逍笑道:“所以我接状子办案,是唐律准许的?”
“那是自然。”费辛忙道,但犹豫一下,还是轻声道:“大人,依照唐律,大人无论接诉状还是审案,都并无差错,只不过……恕下官直言,这样的案子,近十年来都是由刑部那边侦办。之前也确实有过诉状递到大理寺的情况,但堂官都会将案子转到刑部那边。”
秦逍皱眉道:“转去刑部?”
“是。”费辛点头道:“这都是老规矩了,接到诉状,立刻派人送去刑部。”
“如此说来,我接下的这道诉状也要送去刑部?”
费辛看出秦逍似乎有些不悦,陪笑道:“这自然是依大人的意思办。如果留下,刑部也挑不出差错,若是转交刑部,就不会得罪了卢部堂那帮人。不过依下官之见,这样的案子,还是交给刑部为好,出了什么差错,也都是刑部的事。与咱们大理寺无关。如果留下诉状,刑部的人定然心生不满。”压低声音道:“大人也知道,刑部的人最擅长的就是罗织罪名,如果得罪了他们,他们定会死死盯着大人,但凡大人日后有一点点疏忽被他们抓住,他们就会办成大案,与刑部结仇,对大人是万万不利的。”
秦逍微微颔首,费辛只以为说动了秦逍,忙道:“下官也是为了大人好,如何选择,还是请大人自行决断。如果大人实在不好决断,不如向苏堂官禀明,是否将诉状转到刑部,便可由苏堂官决断了。”
“费大人,你也知道,我受圣人隆恩眷顾,调任到大理寺,初来乍到,寸功未立。”秦逍叹道:“我实在害怕辜负了圣人的期盼,所以若是能够办好此案,也算是能向圣人做个交代。”
费辛一愣,心下寻思这年轻人立功心切,显然是抓了这个案子不想放手。
初生牛犊不怕虎,看来这年轻的少卿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与刑部结仇,将会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
“这个…..大人如果实在要侦办此案,还是先向苏堂官请示一下吧。”费辛只担心秦逍与刑部结仇后,会殃及池鱼,到时候连自己也要被刑部盯上,竭力劝道:“这中间的事儿并不简单,三思为上。”
秦逍叹道:“有人跑到大理寺递状子,大理寺却转到刑部,难免会让人觉得咱们大理寺胆小怕事,这…..这对大理寺的名誉是否有损?”
费辛心想大理寺还有个屁的名誉,本来就是胆小怕事,招惹其他衙门还要三思而行,就不必说拥有一群疯子的刑部,还要再劝,秦逍却似乎没有兴趣继续讨论要不要接诉状的问题,直接问道:“如果我要审理此案,接下来是不是该将被告传到大理寺来?”
“大人决定审理此案,接下来自然是要签下传讯令,请被告前来大理寺接受审讯。”费辛点头道:“大人,案牍里有传讯令的文本,只要大人盖了印,尔后将传讯令交给下面的差官,大理寺差官便会前去传人。”
“如果犯人不来如何?”
费辛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得意之色,道:“大理寺如果真要传人,即使是皇亲国戚,那也不敢不来,违抗传讯令,可以就地杖责三十,将他强行押解到衙门来。”还忍不住问道:“大人,卫诚状告的到底是何人?”
秦逍看着费辛,面带微笑,云淡风轻道:“光禄寺丞卫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