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七海揚明 ptt-章二八 鬥智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赵龙城来到了甲板,仔细观察对面的情况,但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赵龙城的面前,利马舰队也已经逐渐列阵完毕,战列线渐渐与远征舰队平齐,但问题在于,利马舰队的战列线非常诡异,一般来说,风帆战舰组成的战列线要尽可能整齐,要在一条线上,还要尽可能的靠近,这样才可以更方便的看到旗舰上的指挥旗语。
但眼前的利马舰队战列线歪七扭八不说,而且舰船之间的距离长短不一,如果说利马舰队是因为分了前卫、中坚和后卫三分舰队,分舰队内部紧密,之间稀疏还能说的过去,但眼前的利马舰队显然不是这种境况,要知道,战列线三分舰队也是要尽可能的均分,至少前卫和后卫两支差别不会太大。
更重要的是,一些舰船的状态也不对,排列在最后的圣罗莎号明显有些向左倾斜,各舰船速度也不完全相同,而所有舰船的露天甲板上都是乱糟糟的,按理说,对方已经排列成战列线,露天甲板上尽可能少人,要多派遣人去操作火炮才是呀。
然而,赵龙城心里还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怎么像我们在瓦尔迪维亚一样呢…….。”一个年轻的参谋军官嘟囔说道。
赵龙城问:“你刚才说什么?”
“卑职该死,卑职不该抱怨…….。”参谋吓了一跳,立刻认错。
赵龙城板着脸:“少校,重复你刚才的话。”
少校参谋脸色涨红,当着所有人只能说道:“将军,卑职刚才说…….现在的利马舰队有些像我们在瓦尔迪维亚一带训练时的样子。”
赵龙城一听这话,立刻惊醒,难怪觉得眼前乱七八糟的利马舰队眼熟,因为这样的舰队他见过,就和三个月前,远征舰队的重巡改装成战列舰后,进行战列舰战术训练时一样。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因为舰船改造,水手们熟悉的一切都变了,舰队上下都有些不适应,速度、转向、操帆、火炮,等等全都变了,赵龙城甚至于不敢在安全的奇洛埃岛一带训练,因为那里的水道航线太复杂了,而远征舰队的官兵几乎相当于操作一艘新船。
于是,远征舰队北上瓦尔迪维亚一带训练,一开始大家对新船不熟悉,排列出的战列线也是这样歪七扭八的混乱模样。
赵龙城想到这里,坚定说道:“显然,这不是阴谋,是拉斐尔遭遇了困难。”
事实正如赵龙城所料想的那样,拉斐尔从未遭遇过眼前这样的困难,虽然前一晚后半夜的火箭弹攻击没有覆灭利马舰队,让大部分的重炮舰得以保存,但当时在码头区和营房里休息的水手和士兵遭遇了毁灭性的打击,当他意识到,如果不出港利马舰队肯定会覆灭,因为强令出港应战的时候,发现利马舰队的情况糟糕到了顶点。
配属的巡航舰等舰船折损很严重,而重炮舰上凑不齐人,状况最好的旗舰圣菲号仅仅只有一半的人,很多舰船只剩下了原本配属人马的三分之一,无奈之下,拉斐尔把损失船上的幸存水手调配到其他舰船上,又强征了部分民船和民船水手上船。
虽然人够了,但并不合用,尤其是很多水手面对完全陌生的船只和帆索,根本无法熟练的操作,而不少船只上本身还带着伤,这些民船水手能把船开起来就已经算不错了。
拉斐尔甚至来不及问清楚各船的情况,仅仅从旗舰圣菲号上就能知道一二。现在的利马舰队外强中干,表面上,在主力舰上拥有优势,其实完全不是那个样子,所以,拉斐尔只能装腔作势,对内安抚对外示强,他心里唯一的计划就是北上,找一个安全的港口休整,重新恢复全舰队的战斗力。
拉斐尔穿着华丽的军服站在了船尾楼甲板上,这是很显眼的位置,这是西班牙舰队的传统,指挥官在战斗中要像孔雀一样站在最显眼的位置,激励全军的士气,而在拉斐尔看来,司令官的勇气是西班牙人之于帝国的一个优势。
色色 小說
中国舰队司令官都胆小,不敢站在甲板上。这是与帝国海军打交道的各国海军的固有印象。实际上也差不多,李明勋从制定专门的海军条例时就提出,大舰队作战,指挥官要呆在安全的指挥室,并且随时根据旗舰战损情况更换旗舰,而当发生接舷战、桅杆折断、伤亡巨大等不利情况时,由旗舰陆战队指挥官接管本舰队指挥权,保护舰队指挥层级的安全。
之所以有这些规定是因为帝国海军从来不觉得海军决战的胜负在指挥官一个人的勇气,相反,一个再愚蠢的海军指挥官也比没有指挥官要好的多,至少这个蠢货还会下达撤退的命令。而战列舰决战是一项复杂的海战课题,需要完整的指挥机构,虽然大舰队决战一般会设立副旗舰,但那是在硬件设施上,人员上可没有备份。
但拉斐尔不清楚的是,类似的海军条例可管不住远征舰队,原因在于,远征舰队的致远级虽然从船只到船员都是按照战列舰配置的,但在帝国海军之中就是巡航舰,巡航舰战术就很灵活了,可以说,巡航舰上只有军法没有条例。
无双庶子 漫客1
而赵龙城又是一个极富个人魅力的海军将领,别说决战时出现在指挥甲板上,在正式加入海军之前,这是一位接舷战都第一个跳帮的家伙。
赵龙城不仅站在了露天甲板上,甚至还到船尾楼的最高处,挥舞起了帝国的国旗,引发了远征舰队全员的山呼万岁之声,压制住了西班牙人的嚣张气焰,可赵龙城可不只是勇敢,他还非常有智谋,在确定利马舰队境况不好之后,赵龙城立刻发布命令,前卫舰队全帆前进,后卫舰队加速补位。
“速度是我们最大的优势,这是最应该被发挥的。”赵龙城对所有军官说道。
“将军快看,中国人动了。”圣菲号的舰长拉奥尼亚指着远征舰队的方向,有些不安的喊道。
“住嘴,你是一个军官,保持冷静。”拉斐尔斥责了拉奥尼亚,仔细观察远征舰队的情况。
远征舰队一直保持和利马舰队齐头并进的态势,这是因为利马舰队占据了上风,且主力舰有数量优势,如果落后战列位,很容易被利马舰队抢占T字头,完全打乱远征舰队的战列线,而齐头并进的情况,纵然利马舰队拥有进攻主动权,要想发挥数量优势,也得最后三艘重炮舰队加速,夹击远征舰队。
而利马舰队也维持着与远征舰队一样的速度,也防止远征舰队抢占T字头,原因就在于,双方是沿着海岸线前进,一旦远征舰队抢T字头,利马舰队除了靠近应战,别无选择,向右转向上风,只能是触礁或者搁浅,而拉斐尔知道舰队的情况,不想和远征舰队交战。
可是眼前的一幕超出了拉斐尔的预料,帝国远征舰队明显在抢速度,他们先是拉开了距离(避免船帆被西班牙人用链弹、霰弹、杆弹、星弹等弹药破坏),然后迅速升起了全部的船帆,不仅横帆、纵帆全部升起,就连翼帆也完全使用起来,但这只是包括旗舰在内的前卫舰队,后卫舰队三艘舰船仅仅是升起了全部的横帆,并未拉开距离,也没有全速前进,似乎只是想补上因为前卫舰队加速形成的空位。
“他们在做什么?”拉奥尼亚问道。
拉斐尔说:“试探。”
“怎么试探?”拉奥尼亚不明白,如果是试探,应该是靠近炮击才对。
拉斐尔说道:“他们的前卫舰队全速前进,拉开与我们的距离,就是要抢在我们前方,然后再降速,把前卫舰队插在我们与海岸线之间,这样前卫与后卫两支舰队就能全力夹击我们的前卫舰队三艘船。
但是显然,我不会允许这种不利的情况出现,为了避免,只能扑过去决战。”
其实在拉斐尔心里很清楚,拼速度是完全拼不过中国人的,这是中国海军崛起之中,所有的敌人总结出来的一个共同经验,当年大家还用臃肿的商船做战舰时,中国人就打造了专门的战舰,当大家用重炮舰主力舰的时候,中国人用上了修长的战列舰。
纵帆、翼帆、顶帆都是中国人先开始用的,欧洲海军有样学样的情况下,中国人又率先为战列舰船底装了铜皮,更加快了他们的速度,不要说拉斐尔麾下这几艘臃肿的重炮舰,就是欧洲最新式的战列舰,也跑不过。
拉奥尼亚也明白了拉斐尔为何要说试探了,如果现在不立刻逼近决战,那么在两个小时之内,前卫舰队的三艘战舰就会覆灭,而利马舰队为了避免被夹击,只能左转向,且不说现在的利马舰队还能不能完成这种高水准的转向作战,就算是能完成了,上风向的优势也就让出来了。
失去了上风向,速度又不如对手,火力也不如,接下来的利马舰队就会成为被群狼盯上的羊群,会被一口口的吞噬,而中国人呢,或许一艘船都不会损失。
与其陷入那种绝境,还不如直接扑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拉斐尔还在犹豫,拉奥尼亚问道:“尊敬的指挥官阁下,现在怎么办?”
“你觉得该怎么办?”拉斐尔反问道。
拉奥尼亚径直拔出了佩刀,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是我,会要求立刻转向迫近,与敌人决战,现在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只有靠近了,用勇气去赢取胜利,而上帝如果保佑我们,一切就都会有转机的。”
拉斐尔淡淡说道:“如果上帝保佑我们,现在就应该有雾!该死的,这个季节明明雾天很多,为什么偏偏今天没有雾。”
此时双方舰队所处的秘鲁沿岸,存在着秘鲁寒流,加之盛行的是东南信风所引发的东南风和南风,导致表层较热的海水会在海风的吹拂下向大洋方向流淌,而中层的冷海水则上泛到了海绵,使得海水温度比之陆地要低七摄氏度以上,暖而湿的空气流过冰冷的水面,逐渐冷却,就会容易形成平流雾,这就是秘鲁沿海在冬季前后经常发生的雾天,也因为这样,拉斐尔才敢在卡亚俄港遭受攻击之后立刻北上。
与其他地方风会吹散雾气不同,秘鲁沿岸的风会伴随着雾气,有风,船就能动,有雾,双方视野就会受限制,一旦雾气浓到某种程度,交战就自然而然的结束了。
拉奥尼亚坚定的说道:“上帝会帮助寻求公义跟从他的人,尊贵的拉斐尔阁下,或许上帝正看着我们,是否真的寻求公义,而真正的公义就是消灭眼前这个罪恶的异教徒。”
拉斐尔听了这话,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已经在中国人那里失败了很多次,不在乎再多这么一次,而且……..这一次失败,一定不会有下一次了。拉斐尔托起手里的刀,说道:“好吧,我们做一个虔诚信徒应该做的事,进攻敌人吧,如果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刻,我也要让它成为最绚丽光彩的一刻……。”
“发令下去,全军进攻。”拉奥尼亚高声挥舞起了佩刀,引发了利马舰队之中一片片的欢呼声。
东南风把敌人的欢呼送到了赵龙城的耳朵里,而敌人的舰船正转向向着己方贴近,赵龙城哈哈大笑,说道:“现在的敌人是完全疯了,选择了最简单的战斗方式。”
“那我们该怎么应对?”参谋长问道。
赵龙城说道:“敌人越疯狂,越不要和他硬抗,传令全军,准备应对,维持战列线,先避一避,敌人的士气,再而衰三而竭,那个时候再作战。”
虽然嘴上说西班牙人已经疯狂,但赵龙城心里还在打鼓,西班牙人就这么靠上来,可能是因为疯了,也可能是因为有把握战胜己方,所以贴近决战,赵龙城必须确定是哪一种可能之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