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txt-第401章 別讓陸老師拿虹色之羽!閲讀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金字塔法老、开拓区首脑、三神柱持有者。
神代幽幽醒来,只见面前一张笑容咧至嘴角的鬼脸:“口桀!”
“鬼啊!!”神代差点又背过气去。
“好了,别闹了。”陆野捡起滚落地面的眼珠子,递还给扮鬼脸的耿鬼。
心情一时有些微妙。
和耿鬼相处久了,这种程度的恐惧,完全已经消失了啊……
“口桀!( ̄▽ ̄)/”耿鬼安回眼珠子,重新向神代打了个招呼。
广陵剑 梁羽生
“原来,是耿鬼……”
神代松出一口气,挠了挠头,记忆逐渐复苏,突然紧张道:
“那波特兰蒂斯王呢!”
“在这儿。”陆野将造型古朴的石球,递向神代,“已经成功封印了。”
神代瞪大眼睛:“可是,那石板记载的是古代语言……”
忽然间,余光瞥见著名神话学者,希罗娜的身影。
神代顿时恍然。
“不是我。”希罗娜摇头道,“我还没有钻研到那种程度。”
“那是……”
神代‘喔’了一声:“有过博物馆工作经历的小刚馆主?”
“是陆老师!”小智大声纠正道,“你差点就没命了,神代先生!”
神代发怔片刻,目光落在,这位气质不凡的青年身上。
年纪轻轻,却能将晦涩的古语言领域,钻研到这种程度……
他严肃颔首,站起身,郑重地朝陆野鞠了一躬:“陆老师,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小事。”陆野挠了挠脸颊。
惜雨云霄
要不是有古代语,刚才差点都把你给做掉了啊…
希罗娜蹙起眉毛,严肃地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神代先生?”
神代将三神柱收回精灵球,叹息道:
“也怪我大意,以为那位国王是想寄身小智,没想到…我自己的心智,反倒出现了差池。”
“神代先生,您不必自责。”小刚沉声道,“您已经是当今最卓越的考古学者之一了。”
神代摇了摇头,苦笑道:“正因如此,我尚需修行。”
“不过。”神代道,“这趟遗迹之行,我并非一无所获。”
“至少,探清了波特兰蒂斯帝国毁灭的真相,还有……”
神代顿了一下,环顾狼藉的对战金字塔内部,轻咳道,“我还是先把你们送到外边吧!”
小刚望向黑雾道:“那这些残留的怨念,该怎么办?”
“我会让黑夜魔灵来吞噬……”
“口桀~(¯﹃¯)”
神代望了眼耿鬼,沉吟道:“倘若陆老师您的耿鬼,想要吞噬的话…”
“口桀!ψ(`∇´)ψ”(我开动啦!)
陆野望向飘浮在半空中、大快朵颐的耿鬼,神色复杂。
“真的,不会吃坏肚子嘛?”
“这些灵体,对于幽灵系而言,算是最佳的补剂了。”
神代抱着手臂,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尤其是诅咒类的招式,效果能大幅提升。”
陆野愣了一下:“也包括灭亡之歌?”
“灭亡之歌、诅咒、同命…都包括在内。”
陆野呼吸一滞,久违的窒息涌向胸口。
我是万万没想到。
居然还能在这里阴我一手!
陆野:“你是不是有远房亲戚,叫雷嗣和真嗣的?”
神代:“啊?何出此言。”
“没什么。”陆野轻咳一声。只是觉得你们长得实在太像。
这个仇,我陆老师暂且记下了!
“口桀~!(*⊙~⊙)”耿鬼像是吃棉花糖一般,抓住半空中的黑雾,囫囵塞进嘴里。
似乎觉得这么吃不大尽兴,耿鬼的背后浮现「黑夜魔灵」。
三米多高的迷你版‘须佐能乎’,伸出粗壮的双臂,将四周的黑雾揉成一大团‘棉花糖’,开心地塞进耿鬼口中。
“口桀!ヾ(≧∇≦*)ヾ”(好吃!)
陆野嘴角一抽。
幻术,我一定是中了耿鬼的幻术!
在将金字塔内部的黑雾消灭干净后。
“口桀!(✪ω✪)”意犹未尽的耿鬼,将目光投向了神代手中的封印石球。
似乎觉察到了危机,封印石球剧烈地颤抖起来。
“这个不能吃…吃了容易拉肚子。”陆野劝声道。
“口桀~(。•́︿•̀。)”
神代也擦了擦冷汗,将什么东西,贴在封印石球上,沉声道:
“毕竟是凤王降下的惩罚…就让他在黑暗中,继续囚禁下去吧。”
陆野沉吟点头。
得罪希腊众神的坦塔罗斯,同样是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
不过,话说回来…波特兰蒂斯王能被精灵球给封印。
那么,我是不是也可以朝小智扔个大师球?
陆野煞是严肃地思考起来……
……
在神代的送行下,一行人离开金字塔内部。
蔚蓝的晴空下,金发丽人注视着身旁俊朗的侧脸,微微出神。
“你在看什么?”
希罗娜浅笑的说:“看你。”
陆老师老脸一红,眼睛一瞪:“那我也看回来!”
两人比拼着谁先眨眼的游戏。
单身的小刚,眯着眼睛,抬头望天。
我今天就不该出这趟远门……
“神代先生。”
小智正向神代,发起对战申请。
“我想挑战您,获得最后一个开拓区象征!”
“没问题。”
神代环抱手臂,严肃点头:“休整一段时间,等到下次见面的时候,再来一决胜负吧!”
“多谢你,神代先生!”
小智露出兴奋的笑容,冥冥中抬起头。
只见到层层云海之中,有美丽的彩虹划过晴空,巨大鸟类的尾羽,洒落缤纷的色彩。
“那是…传说中的凤王吧。”希罗娜率先抬起头。
“你输了。”
“幼稚!”
陆野抬头望天,只见到彩虹转瞬即逝,耳畔响起洛托姆的哔哔声。
“哔哔!凤王,传说宝可梦,据说只会在正直的训练家面前出现,目击案例寥寥无几,洛托~”
正直的训练家。
陆老师扬了扬眉毛。
难怪凤王见到我,溜得这么快……
不过…看样子这回‘摄影师’是来看看波特兰斯王的情况。
就算陆野不来,凤王也会亲自出手。
亦或者。陆野朝着小智投去视线。
最后一个开拓区设施了…凤王没准是来给‘傻东西’加油打气。
“好!”
小智收回视线,忽然大叫一声,捏紧拳头,目光灼灼的望向皮卡丘。
“先回精灵中心,然后向神代先生发起挑战!”
“皮卡啾!”
面容严肃的神代,罕见地露出一丝笑意,转向陆野道:
“陆老师,为了报答您的救命之恩,我准备了谢礼。”
陆野脸色微变。
只见神代将手伸进上衣兜,从中取出一枚黯淡的美丽羽毛。
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不约瞪大双眼。
【虹色之羽(黯淡):失去凤王恩泽的虹色之羽,依旧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丽光泽。(复活币+1!)】
“波特兰蒂斯王国之所以会覆灭。”
神代缓缓道:“正是因为这位国王,持有了他不该拥有的虹色之羽。”
“而数千年后,这枚虹色之羽也失去了力量,成为了象征品。”
神代将虹色之羽,递向陆野,“我在遗迹内部,发现了这些秘辛,以及这根虹色之羽。”
“现在,将它转交给您,陆老师!”
据说,虹色之羽在遇到心灵纯真的训练家时,会重新焕发光泽。
当然,这也仅仅是传说。
神代相信,这位智慧而善良的陆老师,必定是位值得信赖的训练家。
而经过今天这一事件,神代意识到自己尚需继续修行。
而这,也是他拿出虹色之羽的原因所在。
“虹色之羽!”小智倏地睁大眼睛。
“小智,你也认识?”小刚好奇地问。
“嘿嘿,我在离开真新镇的时候,运气好捡到了一根。”
小智挠了挠头,尔后认真地说道:“不能将虹色之羽,交给心灵邪恶之人…这是当初一位长辈告诉我的!”
神代赞同地颔首,将虹色之羽递向陆野:
“收下吧,陆老师,有您在,想必虹色之羽的力量也能善加利用。”
寻找前世之流年转 vivibear
陆野的额上,划过一滴冷汗。
不是我不想收。
关键是我收了虹色之羽,玛夏多跳出来要找我单挑,那咋整?
心脏之人,拿到虹色之羽,可是会招致凤王仇恨和毁灭的啊!
“神代先生。”陆野义正言辞地说,“我救你,并非是为了获得答谢。”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虹色之羽,留给有缘人,岂不美哉?”
神代愣了一下。
自己因自满而受挫于波特兰蒂斯王,已经没有颜面再继续持有虹色之羽。
希罗娜和小刚,似乎也并没有收下虹色之羽的打算。
神代又朝小智投去视线。
“我已经有了。”小智挠了挠头,额上忽然亮起一盏灯泡,接过神代手中的虹色之羽。
刹那间,黯淡的虹色之羽亮起微光,又沉寂下来。
连智爷都无法唤醒?
陆野微微一怔,旋即意识到。
这黯淡的虹色之羽,确实更像个象征品。
“陆老师!”小智摇晃着羽毛,笑嘻嘻地说,“你看,没有什么问题,你不用紧张了!”
小智只当是陆老师,一如既往的稳健,面对虹色之羽才会如临大敌。
“给,陆老师,虹色之羽可是会带来好运的哦!”
小智将虹色之羽,塞进陆野手中,“当初我和皮卡丘,就是靠它才逃过一劫!”
“皮卡啾!”
陆野脸色微变,试图松手,发现小智的臂力过于惊人。
虹色之羽入手,温凉的触感传来。
已经黯淡的羽毛,像是从‘智能’调到了‘节能’,亮度再度调低了一个档次。
陆野:???
到智爷手里就亮,到我手里就熄!?
好在…陆野环顾四周,并没有异像发生。
手中的虹色之羽,闪烁淡淡的微光。
“看来。”希罗娜微笑地说,“虹色之羽,也认可了你。”
“你看,我说吧!”小智擦了擦鼻子,笑道,“这可是好运的象征!”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
陆野低头望着手中的虹色之羽。
简直像在看一颗定时炸弹。
突然间,虹色之羽像是有些烦躁,亮度又开始闪烁。
陆野急忙输入波导之力,氤氲的蓝光中,虹色之羽再度泛起美丽的光泽。
好家伙,这根虹色之羽还是个傲娇!
陆野心情微妙。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突然意识到波导之力,确实是个实用的技能。
要不然…下次换别的目标,再输入波导之力试试?
见虹色之羽不再有动静。
陆野小心翼翼地将黯淡的虹色之羽,揣入怀中。
上回石英大会,陆野已经拿了一根火焰鸟的尾羽,由风速狗佩戴。
据说,可以增强它的火焰与生命力。
这回新入手的虹色之羽…陆野一时间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处理。
笨蛋,我爱你 女孩独白
“总之。”
陆野汗颜地想道:
“每天给它来一发波导之力,应该不会黑化…吧?”
……
在陆野与希罗娜,向神代道别后。
遗迹之行,事件正式告一段落。
陆老师除了把三人组给捞回来,也算是成功救场。
耿鬼在吞噬了波特兰蒂斯王数千年的怨念后——
肚子有些不舒服,磨磨唧唧地走在队伍后方。
陆野瞥了一眼:“让你别贪嘴。”
“口桀!”耿鬼‘哼唧’一声。
我可是又又又变强了呀!
除此之外,便是一根来自遗迹内部的虹色之羽。
虽说是处于‘黯淡’状态。
但如果想用的话,找小智充一下能,应该就能当复活币来使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龟龟的稳健性格,再一次传染给了陆老师……
希罗娜走在陆野身侧,抱着单臂,另一只手优雅地抵着下巴,金发散落腰侧,陷入思索。
正好最近的研究,有涉及到古代语言领域。
干脆,不用拜托山梨博士了…
希罗娜转向陆野,挽起遮掩脸颊的金发,白皙的脸上,泛起一丝浅笑。
“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休想找我当翻译!”
“有很高的时薪哟~”
“明天哪里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