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相伴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宁府后街,香儿胡同。
薛宅上房。
屋内,气氛有些古怪。
薛姨妈安顿好薛蟠,又等郎中来看过,用了药后,终于想起房内还有客人,心里一惊,忙赶回来。
虽然看着一切都好,只是……
宝钗怎么换了身衣裳?
方才分明穿着一身藕色琵琶衿上裳,下面是撒花纯面百褶裙。
这会儿下面换上了烟云蝴蝶裙,上面也换成了苏绣月华锦衫……
薛姨妈心中惊疑不定,仔细打量了宝钗稍许,没看出甚么来,心中稍宁,强笑问道:“怎坐的那样远?”
贾蔷呵呵一笑,道:“宝妹妹说我食量大,怕我一口吃了她。也不瞧瞧她现在清减成甚么样了,都不够我一口吃的。”
薛姨妈听的云里雾里,宝钗俏脸却登时涨红,羞不可耐的瞪了贾蔷一眼,偏过脸去不理他。
薛姨妈见之心都颤了,总觉着方才许是发生了甚么,可又以为宝钗性子端庄,断不会做出甚么太过之事来,因而还是专注薛蟠的事要紧,她看向贾蔷道:“蔷哥儿,你薛大哥哥……”
贾蔷道:“姨太太,我想了想,等薛大哥养好伤成完亲后,你们还是回南省罢。京城风大,往后或许会愈发险要。南省则不同,那里再怎样,也不能让薛大哥常年卧床不起。他若是省心的性子倒也罢了,可果真将他拘着过一辈子,又有甚么乐趣?”
薛姨妈闻言大吃一惊,道:“你要赶他走……蔷哥儿,这回你薛大哥受伤,都是因为……”
“妈!”
宝钗拦住了薛姨妈的话,道:“哥哥这回受伤是活该!岂有在大街上口无遮拦的道理?再者,他也没帮上蔷哥哥甚么。我早就想说了,妈和哥哥还是回南省的好,不然并不能每回都险死还生。”
薛姨妈闻言心里凄凉,这傻女儿,留在京里,是为了你啊!
她强笑道:“家里又没甚么人了,回去指望哪个?”
宝钗劝道:“二叔和婶婶不是在扬州?再者,如今丰字号由蔷哥哥帮着打理,一年的出息比爹爹在时还要高许多,爹爹去后十年加起来的出息,都没这一年的多,妈还想指望甚么?”
贾蔷道:“若是京城能安稳下来,将来再回来也成。只是姨太太也看到了宗人府的态度,薛大哥当街骂了三皇子,犯了宗人府的大忌。那些人一辈子出不得京,也做不来甚么事,全活着一个尊贵的身份上。若是连这份体面都让人糟践了,他们怕是觉得和坐牢也没甚分别。薛大哥得罪的不是三皇子,若只是三皇子,他已经被废黜为庶民……”
“怎么成庶民了?”
薛姨妈惊喜道。
贾蔷微微扯了扯嘴角,道:“我回京在御前第一件事,就是此事。他这般作为,只贬为辅国公又岂能与我一个交代?总之,李晓不足为虑,但宗室诸王惦记上了薛大哥,后果就不妙了。我在京中,他们不会有甚么动静,可我不可能永远在京,总要出去公干。一旦我走了,薛大哥留在京里,怕活不过十天。那些人的手段,心狠手辣都不足以形容。”
薛姨妈闻言,唬的面色苍白,缓缓点头道:“也罢,也罢,只是……你妹妹宝丫头该如何?能和我们一道回去么……”
这一刻,薛姨妈是真心后悔当初从金陵迁往京城。
何苦来哉!
贾蔷摇头道:“宝妹妹为御前圣旨钦点的才人赞善,是正经女官之位,怕回不得……姨太太还不放心她?即便不放心她,也该放心我才是。”
宝钗闻言忙偏过头去,怕忍不住啐笑一口。
薛姨妈脸色也神奇,不知该说甚么才好,正此时,听同喜来报:“太太,荣府老太太并好多姑娘们都来了!”
薛姨妈闻言,忙起身笑道:“让老太太费心了!宝丫头,快一起去迎迎。”
贾蔷也站了起来,不过宝钗刚路过他时,忽地身子一颤,猛然回头,一双杏眼如似能凝下水来,“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慌忙转过去低头收拾面上表情,跟上了薛姨妈。
贾蔷嘿嘿一笑,不是他没品不尊重,胡乱骚扰女孩子,而是这丫头都快冷成雪洞了,再不给她添些烟火气,贾蔷担心她生生将自己变成冰女……
唉,当男人真累,事事都要操心!
暗自摇了摇头,贾蔷也跟上前去,还未出门,就听到一阵惊呼声响起:
帝少强势宠:夫人,求名分
“天爷!”
“哎呀,宝姐姐,你怎瘦成这样了?”
“这是怎么了?别是害了相思……咳咳,害了病了罢?”
庶女回春
这口无遮拦的自是凤姐儿,她早在私会时得知了宝钗和贾蔷的事,此刻故意取笑。
妖女王爷众夫君
可宝钗哪里是好相与的,呵呵笑了笑,道:“凤丫头怕是将晚上的梦话说出来了,你别害了相思才是。”
凤姐儿:“……”
众人只作没听到这二人的机锋,贾母问薛姨妈道:“如何了?方才听说这边来了宗人府的人,唬得甚么似的,忙打发宝玉他老子过来瞧瞧,我倒是想过来瞧瞧,又不方便……”
薛姨妈笑道:“多亏了老爷前来,不然当时就吓坏了。那个时候,有一爷们儿在家门口站着,我们才能心安了些。”
贾母摆手道:“原是应该做的……”说话间,心里有些纳罕,这薛姨妈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的,怎么单捡贾政说?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按理,她应该将贾蔷夸了又夸才对,毕竟以后还要指着人家……
心思几转,贾母看向贾蔷,贾蔷与她见了一礼后,呵呵笑道:“宝玉要成亲了,老太太这下可高兴了。”
探春、湘云等叽叽喳喳叫道:“你早知道?”
贾蔷用下巴指了指宝钗道:“刚宝妹妹同我说的。”
一行人取笑着宝玉,往里面走去。
等众人落座后,贾母问薛姨妈道:“可算解决了?”
薛姨妈点头笑道:“解决了,蔷哥儿回来将人都赶走了。”
贾母看向贾蔷,道:“人家是王爷,还是亲王,你也赶人家?”
贾蔷摇头道:“姨太太想偏了,我哪里会那样做,只是同他讲了些道理。那么大的人了,也该明白道理了。忠顺亲王往日里没人教,今日我一说,嘿,他还挺明白事理,听了后就走了。”
“呸!”
贾母气的啐笑道:“满口胡言!罢了,我知道你嫌我问这么些心烦,我就不管外面的事了。只是有一事还得你上心,宝玉和赵国公姜家的姑娘订亲的事,你怎么看?”说着,心里到底还有些担忧。
贾蔷若是不点头,以整个家族安危为由头否决,那她都无计可施。
好在,贾蔷呵呵笑道:“我看甚么?是姑娘嫁过来,又不是我们家姑娘送过去,没甚么看法。他家那老狐狸精的很,下这样大的血本,应该是真想化解仇恨。真说起来,那老鬼得罪的人比我多的多,他都快一百岁了,哪天没了,啧啧,姜家就热闹了。”
贾母不理这些,见贾蔷点了头,愈发欢喜,道:“那纳徵的事还得你走一遭,老爷自然也去,只是他是个书生,素来不理这等事,又没官没爵的,那边是国公爷,一屋子将军,你若不去,这亲就不好娶了。”
贾蔷点点头道:“行,去就去。”又看向宝玉问道:“要不要我提前替你去相看相看,我听说姜家姑娘文武双全……咦,又来一个二婶婶?”
宝玉:“……”
“噗嗤!”
众人大笑,凤姐儿笑的有些深意,咬着牙笑。
然而诸人笑声未落,就见宝玉忽地上前,站在贾蔷前,“噗通”一下跪倒,一个头磕在地上。
满堂皆惊,探春等忙道:“宝玉,你这是做甚么?”
贾蔷也奇道:“不让我相看说就是了,这样大礼就没必要了罢?”
凤姐儿没忍住笑了出来,悄悄瞪了贾蔷一眼。
贾母倒是反应过来稍许,摆了摆手,没让薛姨妈去拉,就听宝玉泣道:“蔷哥儿,求你看在一家人的份上,饶了我娘这一回罢!”
众人脸上的笑容均渐渐敛起,一个个目光落在贾蔷面上。
贾母、薛姨妈等也纷纷看向了贾蔷,神情中不无紧张、担忧。
二十面骰子
贾蔷面上仍带着浅笑,看着宝玉跪在那伏地痛哭,“啧”了声,缓缓道:“难得你也有在乎的人,好,我不杀她,就当是送你的大婚贺礼。至于该如何处置,就由老太太说的算罢。”
这下,不止宝玉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连贾母都惊喜叫道:“果真?”
贾蔷点点头道:“自然说话算话,不过,从今往后,我着实不想在贾家再看到她。”
贾母闻言忙道:“好好好!正好一道去城外修养,宝玉他们得闲了就去探望便是。”
这是压在她心头最大的一块巨石,如今就这样容易放下,贾母哪里还敢多加要求?
要知道,王夫人干的那破事,都是甚么顽意儿……
等宝玉被起身后,贾蔷看着贾母笑道:“老太太,你为了贾家这一窝子不省心的,也算是操碎了心了。等宝玉成了亲后,就万事不理,好好在园子里受用罢。若是想去南省逛逛,我也派船送你去。”
贾母闻言,那老泪犹如决堤之江河一般,哗哗流下。
一肚子的委屈、恼恨、怨气,真是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凤姐儿、李纨、鸳鸯等忙相劝,好一会儿都没用,薛姨妈笑道:“正好,我也搭老太太的船,一块回金陵!”
贾母哭了好一会儿,总算哭尽了心里那些负面压力,正要收声,听闻此言忙道:“这是甚么话,好生生的,姨太太怎要回金陵?”
钦天监风水与人的角力 ChamMak
薛姨妈苦笑道:“蔷哥儿和宝丫头都说了,不回怕是不成了。”
说着,将缘由讲了遍后,贾母了然,忽地心动道:“若果真如此,等操办完这几场亲事,咱们结伴回南省也是好事!”
湘云眉开眼笑的同宝钗道:“宝姐姐,你猜我们去江南,都去哪顽耍了?”
宝钗笑道:“这我哪知道?”
湘云刚要说,却被探春捂住了嘴,探春赔笑道:“云儿说话也不管点儿,去林家祖坟的事也敢拿出来说嘴,林姐姐知道了必是要恼的。”
湘云若是说她们一群女儿家乘画舫去逛了回瘦西湖,指定要挨一顿教训。
宝钗心知有异,却不说破,笑道:“那等林妹妹来了,再同我们说罢。”
正说着话,忽地见有婆子进来,道:“侯爷,外面来了宫里的中人,来请侯爷速速进宫。”
贾蔷闻言,看了看窗外已经全黑了,叹息一声,起身与众人道:“本想请你们一个东道,如今看来不赶巧呐!”
薛姨妈笑道:“在我屋里,还让你请?我来请!哥儿从宫里回来就直到这里来,我让人给你留着。”
这等客气话贾蔷自不会当真,怕回来时大门早锁死了……
他笑了两声应下后,目光掠过诸人后,转身而去……
……
PS:今天去药店买药,一个小姑娘店员拿起手机对我照了下,然后趴在身旁女孩肩头说了声“好帅”,另一女孩奇怪道:“你上次不是照过了么?”小姑娘害羞道:“上次没存好。”
我好烦恼,该怎么委婉的告诉她,我已经成过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