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bc1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普渡 起點-第828章 大哉乾元 (二合一章)鑒賞-ebih3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众人本听得洪玄机的话语,俱是心中一动。
似乎这陈辟的身世来历,有些古怪。
对于这位亚圣公的身世来历,世人是十分好奇的。
不过未等洪玄机说出后面的话语,便触怒了洪辟。
若洪玄机辱的是他自己,洪辟倒不会动怒。
他虽有本尊一丝真性。
可确确实实是降生于此世之人。
梦冰云也确实是他的生身之母。
生身之恩,是他生于此世最大的人性根本。
哪里容得了他人诋毁?
何况那人还是洪玄机,一个最不配说出这个名字的人。
“你也是读书人,礼法没有读到?三纲五常不明白?”
“你的君子之道便没有纲常伦理?”
“敢直呼我的名字?这么跟我说话?”
洪玄机对于他的愤怒却是丝毫没有理会,声音没有半点变化。
依然平稳得如同山岳一样,冷硬得如同冬日的寒风一般。
天地之间,弥漫着一片袭人的寒冷和死寂。
人人鸦雀无声。
连儒门几位学子与那三女、吴大管家的战斗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远远地站在一旁,不言也不动。
似乎也被这天地间凝固的氛围所冻结。
“怎么?还想和我动手?杀了我?”
“果然是卑贱妖女所生的畜生,不仁不孝,不知礼法纲常。”
“你倚仗什么,敢在我面前放肆?嗯?”
“你那花拳绣腿,不知所谓的君子六艺?还是什么一念成圣法?”
“我早已了解你那个不知所谓的儒门,读书人的浩然正气,是堂堂正正做人立世的气度,却让你如此亵渎!”
“什么一念成圣,不过是投机取巧,用妖术阴神蒙了一层皮囊,如你这小畜生一般,欺世盗名,蒙骗世人!”
“邪门歪道!”
“也敢在我面前狂妄放肆?嗯?”
洪玄机一番话语连珠。
字字如理、如法,刻进人心。
让人生出似乎就该如此、就是如此的真理。
即便没有这等规矩人心的大威严,其话语也是字字如刀,刀刀直戮人心。
听得旁人也是满头冷汗涔涔。
自忖若是说的自己,哪怕不羞愧而死,也要怒气攻心而亡。
远处密林,洪易将这些话听在耳中,心中猛然一颤。
脑中同时闪过一丝灵光,不过却因洪玄机的话而大怒。
洪荒降臨:開局重生至尊骨 淒煌破天
他似乎对这番话感同身受。
如同是对他自己所说的一般。
胸中充满了狂怒,若非极力克制,就想冲出去,质问洪玄机。
为何他在侯府之中,受尽欺凌,他这个父亲从来不出现?
他手把手教导洪熙、洪康等人拳法、读书识字之时,为何禁止他练武?甚至连读书都只能四处求借?
甚至想问他一句,他的母亲被那毒妇所害,他又在哪里?
父父子子,夫夫妻妻。
如此不父不子,不夫不妻,如此不亲不悌不慈,他又有何面目谈什么仁义纲常?
这边洪易不住地心中怒吼,旁边的儒门学子早已经怒意勃发,怒目而视。
若非是有夫子在旁,轮不到他们出头。
哪怕是面对一尊人仙,自知不敌,也早已动手。
即便血洒当场,也定要将这洪玄机灰头土脸。
“轰隆隆!”
就在此时,高天之上,忽然响起一阵阵闷雷。
春雷乍响,万物萌动。
赵、苏、幸三人神色一变,纷纷收敛阴神,谨守神魂。
玉京城内外,有因这今夜连番大战、异象而惊动,以神魂出窍窥视的道术高人,也如同受惊的鱼虫,阴神纷纷缩回肉窍,不敢露头。
这却非人为,而是天威。
时值初春。
春雷萌动,万物始发。
却是修道之人的大忌、大劫。
错非积累极深的鬼仙,敢度雷劫,便只有缩起头来当乌龟。
完了!
乾元殿前,众人暗道。
那陈辟再难翻身。
春雷萌动,对一尊人仙来说,完全没有影响。
可对于以神魂御敌的人来说,那是死路。
在众人看来,陈辟可能与洪玄机交手的机会,便是传闻中那儒门的一念成圣法,还有市井上多有流传的西游释厄功。
也正因为西游释厄功的流传,令世人大多以为,洪辟也是一位道术高手。
而所谓的一念成圣法,正如洪玄机所言,是以道术阴神为基础而改头换面的一门异术。
至于洪辟的武功,儒门六艺?
艾莲之说
确实是世间少有的武功,可面对一尊人仙,谈武功?
岂非天大的笑话?
“哼,看来违背人伦纲常,祸乱人世,天都不容你!”
“春雷响动,无法使用妖术,我看你如何杀得了我?”
“今日我就要在这里,除掉你这大逆不道的小畜生。”
洪玄机的声音很平和,没有一点杀气、压迫,甚至没有一丝丝喜怒之意,无论正面、负面情绪,都令人感觉不到丝毫。
平静到了极点,似乎在循循善诱,教导一个子侄。
此时天地间弥漫着冰冷到极点寒气,刮起了刺骨的寒风。
也不知本就是天气转寒。
还是因人而起。
“洪玄机,你想以言语挑动我的愤怒,乱我心性?”
“看来你也心知肚明,你也在怕。”
洪辟的声音响起,却不见了怒意。
但在那平静之中,众人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无形之物在涌动、积蓄,含而不发。
“天雷?”
“哈哈哈哈,”
洪辟忽然发出一阵莫名的笑声:
“洪玄机,你自创诸天生死轮,自诩诸天之王,凌驾诸天,掌控天地众神,诸天生死轮回,天地人神鬼,皆不可逆你,”
天降鬼才 水入南风
“道理倒是好道理,但也未免太过可笑不自量!”
“既然你自诩诸天之王,就不是凡人,自然当凌驾诸天。”
乾元大殿之前,众人透过圆环,忽然看到人影一闪,洪辟自一处虚空踏出。
“夫子!”
儒门一众学子纷纷行礼。
洪辟负手而立,脚踏大地,仰头看向天空。
乌云在汇聚,雷蛇电光在云层之中跳跃。
捍卫星空
沉重的气息,弥漫天地间。
压力渐渐变得越来越大。
乌云压城城欲摧。
洪辟一脚抬起,竟拾级而上,就像是虚空中有一道无形的阶梯。
众人惊骇地发现,这一步踏出,洪辟浑身噼啪作响。
初时还如同炒豆子一般,数息之间,便如其体内有雷霆霹雳闪烁。
不仅声震人心魂,周身更有一道道仙光透射而出。
本来一身平平无奇的气息,突然剧烈地攀升。
瞬间便变得如山如狱,如渊如海。
“汩汩……”
“哗啦啦……”
一种大江大河奔流、巨浪拍击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间,冲击着人的心灵。
洪辟此时周身仙光尽敛,整个人又变得平凡,毫不出奇。
只有一种若有若无,令人高山仰止的无形之气,充斥着每一寸虚空。
我在异界插个眼
人们眼中的惊骇却不减反增。
“武圣巅峰?!”
“精神通达天地,肉窍无漏无缺……”
“是人仙!”
“怎么可能?!”
“他、他……他才十八岁!”
“他是人仙!他早就成了人仙!”
“不可能!不可能!”
“果然!那儒门绝艺、儒门圣器,俱是出于他手!不是好运得来,更不是什么盗经窃名的屁话!”
“人仙!又一位人仙!”
看出这种异象究竟的人,纷纷惊呼,甚至露出癫狂之态。
一位人仙,已经足以惊世骇俗。
一位十八岁的人仙,惊世骇俗已经不足以形容。
那是震古烁今!
足以令人癫狂!
至于之前那孙先生之言,根本不需要再有任何证明,此时都已经成了屁话!
人仙,那可是人仙!
用得着盗你家的经?
别说是你,你家老祖宗诸子圣人复生,也没有这么大的脸!
那孙先生此时站在人群之中,脸色变幻不定。
大局已定!
失算啊失算……
裁決天下之遊戲人生 秋雨晨
他此时只有恼怒。
却没有后悔、惧怕。
以他们几家千年世家的底蕴,一位人仙,虽然足以与他们分庭抗礼,令他们忌惮。
却还不足以让他惧怕。
何况他此时只是一具化身,人仙又如何?
倒是那位神童方圆,此时是羞怒难当。
若是可以,他真想立马就离开,远远地离开,再也不回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只是他还要自持风度,只能忍受着人群中那一道道异样的目光。
“轰!”
此时突然听一声巨大震响。
这却非在人耳中响起。
而是如同在人的心中炸响的一声。
只见洪辟踏出了第二步。
一步凌空。
似乎冲开了某座无形的门户。
洪辟头顶华光冲天而起,通天彻地。
璀璨如日月星辰,浩瀚如天地乾坤。
浩然华光化作通天巨柱,冲开了层层乌云。
天空中就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
億萬新娘:寵妻壹百零八式 蘇子婷
能看到空洞之中,有无数雷蛇电浆涌动。
就像是一汪浩瀚雷池、雷霆之海。
只看一眼,就令人双目欲盲,不敢多看。
那是天雷!
灭绝天地万物,又暗蕴生机,能萌生万物的天雷。
鬼仙度劫,便是要到这雷霆之海中走上一遭,沐浴天雷。
以纯阳天雷洗炼纯阴之神。
直至阴极而阳生,念生纯阳,便是雷劫鬼仙。
九次之后,便为阳神。
只是天雷至阳至刚,阴神又是阴秽之物。
哪怕只是春雷一声炸响,就能令一般阴神魂飞魄散。
那滚滚天雷,毁灭、创造两种意志对撞,足以将一切雷劫以下的鬼仙震散。
何况进入那雷霆之海?
“夫子!”
一直在照看、守护几个重伤学子的上善,见得这番景象,露出惊喜之色。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夫子究竟有多高。
世人皆以为夫子最多不过就是一位武圣。
甚至对其是不是武圣,许多人都在心中存疑。
只有他知道,夫子的境界,早就已经远远超出了武圣境界。
甚至超出了人仙!
深不可测,高不可攀!
夫子只是在寻找一条道,一条通天大道。
才将自己压制在武圣境界,平日里也不显山,不露水。
但刚刚那一对从心底、从灵魂深出升起的异响,此时眼前的异象,他知道,那条通天大道,夫子已经找到了!
“洪玄机,不是凡人,那就该在天上打!”
“我上天等你!”
三步登天!
众人惊骇地看到,洪辟一步踏出,身形竟然就投入了那似乎无穷的浩瀚雷霆之海中。
“想在这个时候度雷劫?”
“不知天高地厚。”
洪玄机平淡的声音透出几分不屑。
这时,人们已经看到那巨大空洞中,雷霆之海暴射出恐怖的雷舌,翻涌起令人神魂颤抖的雷霆巨浪。
其中隐隐可见洪辟的身影。
只见那身影微微一顿,竟然又举步向前,跨进了雷海更深之处。
众人之中,虽然没有几个度过雷劫。
但不少都知道,雷劫有九重。
便在那雷海之中。
一圈一圈,一重一重。
越往深处,蕴含的雷霆意志就越浓,毁灭、创生的力量越可怕。
洪辟一踏入雷海之中,感受到的不是雷霆的毁灭。
而是感受到了一种虚无的渺茫。
过去未来,一切种种,都出现在自己眼前,出现在灵魂、记忆中。
一霎那间,他仿佛经历了千百世。
苏醒,又入梦。
生,老,病,死,无限轮回。
寻常的人,恐怕就在这一瞬间,便沉沦下去。
嫡女御夫 凰女
在不知不觉间,于雷霆之中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一切的修行,都被这雷霆同化,融入天地之间。
但他只是在一霎那间,便又踏出了第二步。
连一瞬间的恍惚都没有。
想要他真性沉沦,凭这雷动,还办不到。
至少前几重的雷动,还没有这种力量。
这第二步,洪辟完全没有停顿。
一连踏出第二、第三……直到第六步踏出。
从第五步开始,雷霆之力,已经足以撕裂虚空。
时间在他眼里,都开始变得缓慢。
到了第六步,时间、空间,似乎都从自己的身边、念头中消失。
他似乎回到了刚出生之时。
婴儿出生之时,携带的是先天之性。
灵魂演算最本源纯净的力量。
生于世间,接触凡俗,才渐渐生出色彩,渐渐被污染……
洪辟没有停留,踏出了第七步……
这个时候,乾元殿前,孙先生已经吓得呆傻了。
六重……
他一连渡了六重雷劫!
这第七重若渡过,便是念头达到一元之数,能虚空造物,是造物主!
“不可能,不可能……”
他浑身颤抖,发出梦呓一般的声音。
最前方,乾帝一双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眼中,又透出骇然之色。
“嗯?”
美少女的寵物 黑孔雀
昨夜月寒,今宵夢暖
不知隐于何处的洪玄机,见了这等景象,也不由发出声音,现出了身形。
“洪玄机!你想干什么!?”
人影连闪。
李太白挡在洪玄机面前。
在他身边,还有三人。
一个怀抱瑶琴的男子,一个身背大弓、作小卒打扮的青年,还有手执月光宝剑的上善。
“哼,一个不仁不孝不义的不畜生,若让他成就了造物主之境还得了?岂不是要人伦颠倒,纲常失序,乾坤祸乱?”
“让开!”
洪玄机冷冷一哼,一脚踏出,阳刚血气冲天,大地似乎都震了一震。
尚未动手,四人便已经被夺得倒飞四散。
那可是有三个武圣!
人仙之威,一至于斯!
他们再有心相拦,也拦不住一心要阻拦洪辟渡过七重雷劫的洪玄机。
只见他身如烘炉,将天地都炙烤得扭曲变形。
身后现出了七尊神灵,如若实质。
托举一环圆轮,如同拱卫神王一般,将洪玄机托起。
洪玄机双手张开,手掌半张半握,似乎捏着两只圆轮。
无形的力量在掌间转动。
天地间被两股巨力吸扯,方圆数十里内,狂风倒灌,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旋涡,那旋涡中心,正是洪玄机双掌。
在旋涡的转动吸扯下,虚空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的黑色纹路。
那是虚空都撕裂!
“快走!”
无论是谁,都没有办法在这样霸道的力量之下立足。
纷纷逃离洪玄机身周,数十里之内,无人敢于存身。
“诸天世界,生死轮转,天地众神,尽在掌握!”
“小畜生!接我诸天生死轮!”
洪玄机脚踏七神轮转,登天而上。
手握诸天生死轮,遥遥向洪辟按去。
“哼!你以为我是渡雷劫?”
“井底之蛙,岂知天地之大?也敢妄掌诸天?”
“天地生你养你,你却不敬天地,妄图悖逆,你也配说伦常二字?也配讲礼法仁孝?”
“我要你万劫不复!”
“大哉乾元!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
浩大如天音一般的喝斥声中,无数人骇然地发现,天地乾坤都在震颤,日月星辰都在摇动。
无数天光、月光、星光、雷光,都在摇曳、蔓延。
丝丝缕缕,条条道道,汇聚成一尊巨大的人形轮廓。
手执经卷,高冠博带,大袖飘飘。
看不清面目,通天彻地,令人生起一种拜伏、孺慕之心。
那尊人像,抬起一只虚幻半透的手掌,其大能遮天、能覆地。
缓缓朝着洪玄机按压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