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4hs4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宅童話-321.不想過七夕的標題君讀書-tfkyt

Written by

troy judd

宅童話
小說推薦宅童話
少女从衣袖里抽出了自己的魔杖,轻轻的挥舞着魔杖,迸发的魔力化为两只无形之手轻柔的将沙发上熟睡的两人抱起,跟在了少女的身后。
在将父亲和继母送回到二楼的卧室,并体贴的为两人盖好被子之后,辛德瑞拉这才松了口气。
重新回到一楼之后,学霸少女并没有急着出门,她坐在沙发上呆愣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以及手中的魔杖,良久才叹了口气,心情有些复杂。
“这就是力量啊。”
辛德瑞拉想起了过去的日子,之前的她可从来不敢在父亲和继母面前变现的太过强硬,甚至在那两姐姐面前她都表现的唯唯诺诺的,那时候的她唯一能做的反抗也就是好好读书学习,期待着长大后能凭借着自己的本事从家里独立出去。
然而现在,这才刚接触到那神奇的神秘侧没多久,也才学了一个月的巫术,她就已经敢对着父亲和继母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了,这全是都掌握里超凡力量之后才生出的底气啊。
学霸少女回想起了默林老师之前上课时无意间说过的一句话,侠以武犯禁,身怀利刃,杀心自起。
那时候的辛德瑞拉并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句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俚语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仔细琢磨琢磨还挺有味道的,然而现在,她算是稍微能感觉到这句话的意思了。
真的,就算辛德瑞拉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但是这短短一个月来她身上还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尤其是心态方面。
尽管她已经很努力的在克制了,但是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从何时开始,她的心里便不由自主的伸出了一丝优越感,并且这优越感还在不断的生长壮大着。
她开始感觉父亲和继母以及那两个便宜姐姐跟自己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他们在自己面前不过是一群渺小的凡人罢了。
过去的她或许还会因为继母的刻薄或者姐姐们的刁难还感到气愤,但是现在她却已经能很平和的看待这些事情了,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心胸变宽了啥的,而是就好像人类不会跟一只蚂蚁生气一样,她开始以更高的视角来看待这些家人。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尽管她的道德理性一直在告诉自己这样的想法是错误了,是不对的,但是辛德瑞拉真的很难控住自己那颗因为掌握力量之后而不断膨胀的心,她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每天睡觉之前都对着镜子自我反省着,反复强调着自己在一个巫师之前首先是个人类这个事实。
出于对于这种不可逆的心态转变的恐惧,辛德瑞拉曾经特意去询问过默林老师,希望老师能告诉她一个能遏制住这种转变趋势的办法,然而即便是博学如默林老师也只是无力的摇了摇。
“辛德瑞拉,这就是巫师们掌握超凡力量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我早就跟你说过了的,巫师们变强的同时也是会不断的流失人性的,你觉得所谓的人性是什么?单纯的感情吗?然而并不是这样,就算是纯血的超凡种族也是拥有着感情的,感情是一切智慧生物都拥有着的东西。”
“所谓的人性其实更准确的来说是你对人类这个身份的认同感,就好像如果有人用残忍的手段杀了另一个人,别人会骂他没人性,但是屠夫杀猪的手段其实更残忍,但是没人会去责怪屠夫没人性一样,所谓的人性也就这么一回事了,当你哪天不再会因为人类的事情而心生波澜的时候,那也就说明你的人性差不多烧光了。”
回想起默林老师当时的回答,辛德瑞拉再一次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忍不住对为未来升起一丝恐惧。
现在的她能对家人施放昏睡咒,那以后呢?会不会以后哪天她心情不好了,就会好像小孩子碾死一只蚂蚁泄愤一样对惹怒她的其他人施放更加恐怖的魔咒呢?
莫名的,辛德瑞拉想起来白天在艾斯塔忒听说的关于普通巫师与纯血巫师与普通人的关系,她忽然能理解这种情况是怎么形成的了,一切都是因为力量啊,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力量的诅咒吧。
心里稍微的对未来担忧了一下,但是辛德瑞拉很快就回过神来,她并没有在这伤春悲秋白想太多,未来的事情太远,好好的把握当下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还是先完成今晚的任务吧,一切都只不过是学生会的任务罢了。”
少女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现在已经是下午七点半了,学生会的晚会八点开始,是时候该动身去学校了。
辛德瑞拉重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一边向着家门的方向走去,一边口中轻语着然后挥动了手中的法杖。
“我想要一套礼服裙。”
虽然身为学生穿一身校服天经地义,但是去参加晚会要是也还一身校服这就实在是有些失礼了,好歹是富商家庭出身的,这点礼仪辛德瑞拉还是知道的。
继母虽然刻薄,但是其实也就只是将她当成佣人使唤,并且让她住在了楼梯间里这类的生活上的苛刻而已,但是在其他方面,尤其是在教育上,辛德瑞拉和她那两姐姐其实是一个待遇的,各种私家礼仪课她也是上过的,其中就包括舞会礼仪以及各种舞步啥的。
只不过虽然知道该如何参加各种上流晚会,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就是了,毕竟继母从来不带她去参加啥晚会,辛德瑞拉她连一套礼服裙都没有,可怜的少女最好的衣服也就是那身今年父亲刚送给她的新校服了。
不过没有关系,问题不大,如果是以前的她的话,或许还会因为缺少礼服而感到苦恼,但是现在不会了。
对于一个许愿妖精来说,魔力即是万能。
蕴含着魔力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然而一切都没有什么改变,辛德瑞拉身上依旧是那身校服,而不是礼服裙。
但是当少女推开家门走到别墅的院子里的时候,在依稀有些朦胧的月色之下,院子里的一颗榛树的树枝上,一套闪烁着星光的蓝色礼服裙正安静的挂在那里。
这颗榛树还是辛德瑞拉小的时候亲手栽下的,那时候母亲也还在世,有一次父亲出差问母女两要什么礼物,结果母亲说如果父亲一路上有被树枝碰到头的话,那就折下那棵树的一根树枝带回来就行了。
父亲照做了,那一次他带回来了一根榛树的树枝。
然后母亲就带着辛德瑞拉将这根树枝插在了庭院里,是辛德瑞拉亲手插的,那时候她还有问过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母亲笑着说这样能长出新的榛树。
现在想来,母亲那时候的话大概是骗她玩的,毕竟辛德瑞拉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读的,她知道树都是树苗长成的,一根断树枝根本不可能种出树来着。
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根神奇的榛树枝后来竟然真的生根发芽,并长成了一颗榛树,也就是现在院子里的这棵。
虽然曾经搬过家,但是这毕竟是和母亲共同拥有的回忆,所以搬家的时候辛德瑞拉祈求父亲将这棵盛满了回忆的神奇榛树也移植了过来。
而现在,早已经长高了的榛树安静的挂着那身美的如梦似幻的礼服裙,树冠上阵阵鸟鸣声响起,两只不知名但是异常美丽的鸟儿从中飞了出来,它们的嘴里各自雕着一只水晶鞋。
见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辛德瑞拉,小鸟们开心的欢叫着,它们用爪子抓起那件礼服裙朝着少女抛了过来。
轻薄的礼服裙宛如幻影一般消失在了辛德瑞拉身上,而她身上原本的校服便开始了变化,最终化为了那件礼服裙的模样。
纯净的蓝色礼服裙相当的合身,将少女的那原本穿衣显瘦的美好身材很好的勾勒了出来,蓬松的裙摆上,无数梦幻的碎光闪烁着,就宛如天上的星星一般好看。
辛德瑞拉又伸出手,她从小鸟们嘴里接过了那双精致的水晶高跟鞋,然后换下了脚上那双普通的帆布鞋。
她摘了土气的眼镜,露出了精致的绝美容颜,少女那土里土气的麻花辫也自动解开,柔顺的长发在月光下闪着光。
现在的她就好像是一位真正的公主一样。
提着换下来的帆布鞋,公主漫步在花园之中。
“现在我需要一辆马车,一辆漂亮的马车。”
站在小院的门口,公主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于是,庭院的角落里,原本种着为了万圣节做灯用的南瓜开始膨胀变大,最终化为了一辆精致的马车。
两只原本想偷吃南瓜的老鼠被吓呆了,但是它们还没来得及跑路,从南瓜马车上伸出了两根藤蔓捆住了它们,于是,这两只倒霉的小白鼠化为了两匹神俊的白马。
街道上,原本是有着一对相拥在一起的铜制雕像的,但是现在,那个帅气的男性雕像活了过来,他直接抛下了怀里的女伴,走到辛德瑞拉的面前,弯腰行李,然后搀扶着这位美丽的公主上了马车,自己则坐到车厢前当着马夫。(七夕快乐啊,笑)
于是,出行的一切准备就绪,公主的舞会正式启程。

Previous article

g59qn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清酒半壺-第1833章 被打擾了熱推-i4ov0

Next article

mbc4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頌 愛下-第七百三十四章 無功之世推薦-yc7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