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馬林之詩 txt-第六百四一節:狂宴(三)相伴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斯文森家的弟弟看着高台上正在侃侃而谈的马林阁下与脸上还有些稚嫩的丹尼尔王太子,在今天早上刚刚知道了真相的他第一次对自己的家族与那些熟悉的贵族们产生的一丝厌烦。
他们到底是在想什么,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在自寻死路吗。
“我的士兵们,不好意思,我今天将不能与你们一起出征了,因为我接受了更重要的使命,我将作为西部人类世界联合使团的重要成员,前往东部人类世界。”
台上的马林阁下看起来并不生气,但是林克作为一个熟悉他脾气的朋友,怎么会不知道马林阁下的仁慈,他太仁慈了,只要不是敌人,他似乎都能够愿意去满足对方,哪怕他们提出过分的请求,他也不会选择拒绝。
贵族们的确有理由害怕马林阁下在军队中的声望,但是他们为什么不想想,如果他们这么做,那么他们将会在军队中失去更多,士兵们将会憎恨他们。
正因为如此,马林阁下才会站出来……林克在沉默中听着马林的说明,台下的士兵们虽然还有骚动,但绝大多数士兵还是理解了马林的一片苦心。
但林克不这么认为,这该死的曼海姆,这该死的华莱士,他们的家族都应该被诅咒,他们的家人都应该以死谢罪!
他们身上的罪恶,真的是罪有应得……为什么这样的家族会成为王室与未来的王室啊。
林克不止一次得这么诅咒过这些贵族们,在他的眼里,这些人根本就不能够被称之为人……哥哥被修改过记忆,他忘了那些事情,但是林克没有,他与哥哥做过交换,为了就是兄弟之中有一个人必须记下这一切。
仇恨,绝不会被遗忘。
“士兵们,我和你们保证,丹尼尔王太子和你们一样,我们都是战士,都憎恨着混沌,所以你可以相信着他们,他们会带领你们走向战场,走向胜利。”台上的马林阁下还在发言。
都是一些鬼话。
林克在心底里诅咒,同时也是非常的悲哀——马林阁下真的太仁慈了,他为什么不告诉士兵们真相呢,只需要一句话,这些不知死活的贵族们就会被士兵们活活打死。
真可惜,马林阁下的仁慈救下了他们。
林克在心底里叹了一声,他看着马林阁下在台上的演讲,年轻的斯文森家的弟弟并不想去怪马林,因为他知道马林阁下决心已定,他想给那个丹尼尔一个机会,他知道他的仁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那个丹尼尔虽然在军校中成绩不错,但是他的那些所谓朋友……哈,林克和自己的哥哥能够把他们按在沙盘上往死里打。
最近几年的军校毕业生真的不行,而丹尼尔作为矮个子里的高个子,哪怕再怎么天才,他一个人也不可能代替整个参谋部军官团……他们会一败涂地的。
到时候,会有多少士兵会因为他们的无能而死于非命,又有多少家庭而因此而破裂。
林克完全无法想象。
“我一定会如马林阁下所说,带领你们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台上的丹尼尔微笑着向士兵们招手,他的友好并不能令士兵们接受,也许马林阁下的发言的确能够安慰到士兵们,但是这不代表着士兵们将丹尼尔当成朋友而不是敌人。
看到士兵们士气并不高昂,这个年轻人最终看向了马林:“阁下,能向我推荐一些,您觉得能够信任的士兵与指挥官吗。”
“您的军官团难道不是吗。”马林阁下一愣,然后笑着脱口而出。
台下的士兵们终于可以放肆地笑了,不只是他们,很多基础军官,甚至一些中级军官都在笑。
包括林克,他第一次觉得,仁慈的马林阁下还有如此有意思的一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丹尼尔王太子的军官团?那是什么狗屎玩意儿,只不过是一些纸上谈兵的家伙,但凡只要这些废物还有一些胆子,就不可能还会军校里待着,像斯文森兄弟家的一大堆年轻人,在战争爆发之初就临时退出了军校加入了军队。
这么做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只要活到战争结束,军校直接算你毕业——毕竟你连最艰苦的实战都熬过来了,军校的那点东西算不上什么。
坏处的话……反正你人也死了,毕业不毕业的,也没什么差别。
“行了,我的马林阁下,你觉得我会不知道我的这些同学的成色吗。”丹尼尔的这句话引来了士兵们的大笑,但更多的士兵们开始鼓掌——这句话说到他们的心坎里了。
而马林笑了笑:“那我可就开始介绍了。”说完,他第一个找的就是林克的哥哥:“琼恩·斯文森,斯文森家我最熟悉的两兄弟中的哥哥,在我的名下服役过两个月,是非常优秀的战场指挥官,他和他的战团是我手中重要的一支力量,无论哪儿发生了什么危险,我都会第一时间了解他的战团在哪儿,是不是能马上投入反击,我今天第一个介绍他是因为他离我最近,而且这小子是我的军官团里长相最好的那一批,别的家伙我要放在后面,免得我们的王太子殿下只看了一眼就倒了胃口,你们有异议吗我的大兔崽子们!”
最后一句话让台下的军官们哄堂大笑,这些平均年龄比马林阁下要大的校官们没有一个人觉得自己被贬低了,这就是军队中的情况,马林阁下真得获得大家的肯定与承认。
被马林阁下第一个介绍到的琼恩·斯文森走到了台上,他骄傲的样子让身为弟弟的林克只恨自己的手里没有什么留影机或是录影魔晶,要不然他一定会记录下他哥哥此时此刻有如一只骄傲公鸡一般的自大模样。
“丹尼尔·华莱士,你好,琼恩学长。”丹尼尔微笑着伸出手。
“你好,殿下,马林阁下的介绍令我与我的士兵们受宠若惊,我们是王国的士兵,也会是您的士兵。”琼恩没有迟疑地与他握手。
等到琼恩退开,马林阁下开始介绍起第二位。
然后一位又一位的战团指挥被叫到台上,台下士兵们的情绪也开始高涨,因为他们听到了马林阁下在夸奖他们与他们的指挥官。
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就连林克心中的怨意也少了许多。
是啊,华莱士家族有错,但这和丹尼尔也没关系,他和他们是同龄人……他也只是一个想活下去的年轻人。
他的家族应该为此流尽鲜血,但他只要能够站在前线直面混沌,林克觉得自己还不能提起劲去恨他。
斯文森家族的孩子,以直报怨。
“林克。”
林克突然警惕地看向叫自己名字的台上,发现了马林阁下正在对他招手:“对,别看着我,来上吧。”
林克指着自己,他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马林阁下会叫他。
“是的,林克,我在叫你,我想介绍你,因为我在校官阶的时候第一个叫到了你的哥哥,所以你被放到了尉官阶的第一位,别太在意我的保留,我的朋友。”马林阁下微笑着说道。
……我,我还会埋怨您吗,马林阁下。
苦笑着的林克是被他的朋友们推上去的,年轻的副官不知道马林为什么会推荐他——他只是元帅的副官啊。
“林克·斯文森,和他的哥哥不同,这个你我的同龄人似乎更喜欢做一个副官,不过你可不要小看了他的天赋,他和他哥哥一样,只不过是缺少了一个带兵打仗的机会,相信我,如果你有一支失去了指挥官的部队需要一个新的指挥官,而参谋部一时没能给你找到人,丹尼尔,你就不要犹豫了,让林克上吧,斯文森家族的荣誉感与林克身上所拥有的使命感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完,马林阁下还拍了拍林克的肩。
这一提醒,让林克不得不伸出手与丹尼尔殿下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会记住您的提醒的。”丹尼尔说完,还拍了拍林克的肩膀:“马林阁下向我推荐了你,我相信他的眼光不会有错,所以,要来做我的副官吗。”
“可我是康斯坦丁元帅的副官……”林克还没有说完就后悔了,因为这位王太子扭头就看向了不远处的元帅席。
这华莱士家的王八蛋真的不能信,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在丹尼尔与康斯坦丁元帅谈到林克的身份时,林克就已经完全的后悔了。
后面他们说的什么,林克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总之就是一句话,林克很后悔,非常后悔,极为后悔。
后悔到泣不成声,后悔到痛苦万分。
仙君大人请留步 秀秀秀夫人
“林克,高兴一些啊,你以后就是王太子殿下的副官了。”马林阁下笑着拍了拍林克的肩膀。
林克尽力挤出了笑容。
那太好你个妈了!您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了我们之间纯粹无暇的友谊啊!
林克心中的狂怒正在无能绽放之中。
………………
“您始终还是关爱着这些年轻人的。”看着马林走下台,站在一旁的孟先生微笑着以北方语说道。
“士兵们相信我,他们将他们最为我宝贵的生命交给了我,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使用泰南语作为回答的马林接过他递过来的军大衣:“阁下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
“您说你要带着您的家眷跟我们走吗,一路颠簸,又是行船,而且我们有几个补给点是处于黑区附近的岛上,时不时会有大型精怪的袭扰,非常危险,说实话,我们真的没有信心保护您的家眷,甚至我觉得您一个人也不可能保护所有人的周全。”
来自孟先生的实话实说让马林对他有了一些好感:“没问题,我并不直接带着他,而是会以某种办法与她们构建起连接,您也知道,我可以在亚空间的浅层区活动,这样的话哪怕她们住在西部人类世界,我也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她们身边,甚至如果船团出事,我也可以带着遇险的幸存者活下来。”
马林的答案让孟先生点了点头,他跟在马林身后说道:“既然您有办法那是最好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马林阁下您能够做正使,那是最好的。”
“我一个人还是没办法代表所有国度,而且我也不想代表他们,所以正使还是让别的人来好了。”马林回头看了一眼孟先生笑了笑。
说实话,马林这一次想去泰南,更多地还是圆自己的一个故乡梦,哪怕过了那么久,也许故乡已经变成海底的过去,他都想去看一看。
孟先生也笑了起来:“阁下,您这是惰怠了啊。”
“真的,孟先生,我是那种喜欢自由一些的人。”马林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严肃。
“您做的那些事情可真得很不自由。”孟先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绷住,笑得像一个在沸水里绽放的猪头。
马林只能笑着给他分了一支烟,一个精神上的泰南人与一个双重意义上的泰南人在大广场的边缘,看着那位王太子介绍起他自己的班底。
“这个年轻人并不笨,他知道他的班底有问题,也知道这些他的同龄人根本只不过是一些书呆子,他们没有直面过混沌,而您的部下们,每一个人都直面过混沌……所以他才会那么说话,因为他知道他的班底是没有违背他意义的懦夫,而您手下的任何一个士兵,在被他们害得面对死地时,都会有给他们打黑枪的勇气,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聪明的小子,有你给他站台,再加上他自己的表现,现在您的士兵们大不了也就是陪他死而已,打他黑枪是肯定不会有的事情了。”孟先生一边抽着烟,一边和马林说着他的分析。
“是啊,这其实是一个好时代,您看,贵族们也不笨,华莱士家族为了不和我交恶,特意让曼海姆陛下来跟我说这些,理由也很充分,毕竟这个国度现在还是他的。”马林靠在树上和孟先生做着交流。
“而那位曼海姆陛下将计就计,他的王后恰到好处的添油加醋,每一次都卡住了您的心理曲线,你会生气,你会觉得这个女人是一个祸害,但是您不会因此而杀了她,至于他的那个总管,只不过是被推上来的替死鬼,如果您杀了他,杀死一个罪不至死的人会让您觉得自己还是做错了,这样的话你最终就会淡化他们的行为,而将最主要的愤怒放到实际获得利益的华莱士家族身上。”孟先生说到这里看向了马林:“你的露露夫人点明了这一切,她其实懂,但她没有说。”
“是的,她也的确不需要说,其实在我出门以后我就想懂了,只不过我现在还是觉得奇怪,王后其实只需要说两次就够了,第三次令我感觉她有些用力过猛。”马林对此还是有些好奇心的。
“也许是演技不精深的原因吧。”孟先生对此有他的观点:“不是每一个人都擅长表演,马林阁下,您可以想一想,她是一位王后,她的身份让她很少有这样的机会在一位传奇的面前开始她的表演。”
“……是的,你没有说错、”马林点了点头,最终,不再有疑问的马林看向了这位孟先生:“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
地痞少年逆袭富一代 营少
“十天,你们这些王国需要挑选他们各自的人选,说起来西部人类世界真是麻烦,他们就不能像我们泰南人一样联合起来吗。”孟先生对于西部人类世界的政治沙盘表达了一些不满。
“说起来西部人类世界一盘散沙,的确是有历史原因的。”马林微笑着发动了阴阳怪气之术。
“说得好像您知道大毁灭之前的历史一样。”孟先生有些好奇。
马林笑了笑。
别好奇了,老兄,我真的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