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截天鑒賞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补天老人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毛骨悚然。
杀孽?他今天是来杀人的?尤其是补天老人嘴里的让他们先打起来……
宇文极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这补天老头说白了就是冲着他来的,而此时的青丘圣女也维持不下脸上的笑容了。
自从宗门大会之后,特别是在叶天开山授徒之后,关于补天派的秘闻也逐渐传了出去。
跨越历史长河的出现,这补天派更是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然而此刻才是重重一锤,锤在众人的心尖之上。
佛主和巫神此刻也站了起来,佛主身上的金光功德已经凝聚呈现,仿佛有无数佛陀在其身后吟唱,梵唱之声弥漫天地。
而巫神身上的黑雾化为狂风,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进去,掩盖整个天空之上,和佛陀不同的是,巫神的声音低沉,宛如在耳边呢喃之声,又仿佛他就在身边,一片肃杀之气。
叶天并未有变化,他知道,现在的补天老人暂时还不会出手。
不过,补天老人出场,顿时让这方天地之中最为顶尖的几个人极度警惕了起来。
此人,太过危险,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一个金丹期,能够轻易的避开众人的神识探测吗?就连叶天也不能,他也不过是在推测而已。
那方峡谷之内,他就有所怀疑,所以叶天喊出来,补天老人也没有想过隐藏很久,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只是相等一等。
不管是少做杀孽的打算,还是少费一番手脚的缘故,都不是能够让人轻松的理由。
“天地有缺,当补,你们两人都修炼了补天诀,应该都懂得这个道理。”
“倒是你叶天,我始终没有看透你,你也是我唯一没有看透之人,虽然仅仅是真仙之境,却有着不逊于天仙点灯的战力,乃至于玄仙,甚至我感觉不止于此。”
“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一 受 封疆
补天老人先是扫了一眼青丘圣女和宇文极,随后目光又略带好奇的落在了叶天身上。
“我?我只是一个路过之人罢了,天地牢笼挡了我的路。”叶天淡然一笑,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补天老人眼神之上闪过了一丝恍然,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不再提此话题。
转过头去,望向了高空之上,眼神之中掠过了一丝沧桑,宛如度过了无数的岁月。
“我于十万年前生于此天地,十万年前,天地未缺,尔等不知道这方天地之繁荣,后来,天地有缺,衰落了。”
“我看众生死去,尸骨成山,我于血海之中漫行,幽魂无数哭喊,无人拯救,天有缺,而人不思补,终成大祸。”
“某一日,我找到了天地有缺的原因,我穿过了这方天地,到了外界,我知道了,天地之主,已经死了,他的元神已经枯寂,再也维持不了天地衍化,所以天地剧变。”
“我不忍看这众生如此死去,我想了一个办法,众生修行本就是逆天而为,夺取天地造化,它有了缺口,以众生补之,当如何?”
“十万年前,我第一次付出了实践,我成功了,天地之主虽然枯寂,但本身已经是金仙修为,这天地乃是他演化而出的大千世界,虽然并未完善,却也有了自身道则运转,只要补上了缺口,便能止住天地的衰落。”
“后来,我又发现,玄仙巅峰会窃取世界之主的力量,会打开这个缺口,所以每当超越玄仙巅峰之时,我都会出现,就如此刻。”
补天老人面露微笑,看向了众人,仿佛有着悲天悯人姿态一般。
为了众生而补天!十万年来如一日!何人不感叹,何人不敬佩?
“十万年,只出现过三次玄仙巅峰之人?”宇文极忍不住问道。
补天老人微微摇头,看向了宇文极,就像是看到了自家的小孙儿。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看到的,只是我让你看到的,实际上,这短短一千年,加上你们两个,都出现六个了,就更不要说十万年了,不是吗?”补天老人淡然一笑道。
宇文极皱了皱眉,补天老人的眼神让他极为不舒适。
“你以众人造化路补天,对于这些人而言,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青丘圣女低着头,声音传出,却如同娇羞女子在眉目传情一般。
“公平?这世界哪来的公平啊,你们求天之路,对于众生而言公平吗?对于这方天地来说,他公平吗?我只不过,是在就救助众生罢了。”
补天老人不为所动,他缓步从空中走来,一步跨越,落在了叶天身前,摆上了一桌灵茶,香气四溢。
“不如,喝上一杯?我送尔等上路?”补天老人笑呵呵说道。
巫神和佛主未曾动弹,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备战姿态,青丘圣女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迟疑之色,倒是大奉国主宇文极冷哼一声,龙袍飞扬,脚踏真龙而来。
“好胆魄,倒是有些舍不得杀你这后生了。”补天老人赞叹道。
叶天双目微微一闪,直接落座。
“你们两个,佛主和巫神,倒是有些意思,躲了这么多年,今天还不是被我撞上了?今日一并送了你们吧。”补天老人仿佛在清点人数一般,然后笑呵呵的告诉众人,我要来杀你们了,你们不要跑,也不要急,慢慢等着我来。
佛主和巫神闻言,都不为所动。
他们活了数千年之久,一个隐匿在西域十八国之中,一个在巫神教,谁也不知真身在哪,一身修为早已经是到了玄仙巅峰。
不过此二人再补天老人看来资质有限的很,就算没有桎梏,到了这一步也已经走到了尽头,倒也没有急着抓他们二人。
“好了,诸君,茶已饮,上路吧。”
补天老人收敛了笑容,撒手一挥,茶具消失不见,人站立起来,气息已经疯狂增长了起来。
宇文极身形骤然爆退千里之外,浑身真龙咆哮融入体内,超越玄仙的修为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你太急了,兼并我补天诀,就算有了这份战力,你又能支撑多久呢?”补天老人摇头道。
“该补天咯。”
只见他微微摇头,随后,那只枯槁的左右,对着天空之上一抓。
骤然间,天地变色,整个天地都在他这一爪之下快速下沉,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天地之上奇光旋转,天地十彩飘飞,宛如一片人间仙境。
缓缓的,一座巨大的阵盘从天地之上浮现出来,而阵盘之上,端坐着一人,此人眼睛紧紧闭起,盘膝打坐的样子,却没有丝毫生机。
“补天,补天。”叶天低语,忽然轻笑一声。
“我该称呼你为世界之主,还是补天老人?”叶天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戏谑,看着那补天老人的动作,也不阻拦,只是淡淡说道。
补天老人身躯猛然一震,眼神之中绽放出一丝精光之色,猛然回头看向了叶天。
“我是谁又重要吗?现在,我就是补天老人,为的,只是这片众生罢了。”补天老人眼神微微眯起,随后开口说道。
“你从始至终,都只是为了你自己罢了。你记不记得,一个叫做林永道的人?”
叶天盯着补天老人的眼睛,忽然发问道。
“林永道!”补天老人呼吸一滞,随后眼神之中猛然迸发出一丝杀意。
“他还未死?他在哪里?”补天老人的声音宛如从九幽之下而来,带着森森寒意,第一次,他真的动容了。
叶天都极为意外,他猜到了这林永道和补天老人可能有所瓜葛,但没想到,补天老人竟然对林永道有着如此深厚的杀意。
“两万多年前,这方天地之中出现了一个小子,倒是好玩,这家伙天赋算不上极高,但却非常有见地,机遇造化还算不错,我后来遇见了他,相谈甚欢。”
“不过一次巧合,他发现了我一些秘密,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返虚修士,趁我沉睡之时,盗走逃离,竟然还被他跑成功了。”
“叶小友,竟然知道林永道?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补天老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开口缓缓说道。
这声音,看似毫无波动的样子,但在场的任何人都能听到其中森森杀意。
“让我来猜猜,他偷了你什么如何?”叶天站起身来,也不等补天老人回答,便继续开口说道:“天地之主有金仙修为,本为长生无劫,应当永生,和真正的天地同寿,万古长存。”
“不过,他遭遇了一些变故,受了重伤,伤势足以打破他的无量长生,肉身陷入了死亡,而元神虽然侥幸逃脱,却也免不了不断的枯寂,特别是元神之中造有天地,天地汲取的都是元神力量。”
“他想办法重修,这时候,他得到了神道功法,或者说,他一直就有,只不过,现在不得已,只能专修神道才能保住自己的长生无量。”
“于是这位天地之主,偷偷进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并且布置了四大神道金身,汲取众生念力,有了他第一次现身救世的场景,但他太强大了,仅仅是这一方天地的众生念力根本就不够,而且,那时候他陷入重伤急需恢复,所以,他以玄仙巅峰祭祀自己的神道金身。”
“他成功了,元神稳固了下来,但是神道让他看到了塑造肉身的希望,也就是塑造金身,金身成,他就还是曾经那个强大的金仙,只不过,他从仙道转到了神道,对他而言并没有什么两样。”
“后来有一个小子,他发现了天地之主的意图和神道之法,动了贪念,正那是,天地之主应该遇到了一些什么麻烦,让这小子有了可趁之机,这小子成功了,盗走了金身,并且不知道用什么办法通过世界之主逃离了这方世界。”
“世界之主功亏一篑,尽管他气到癫狂之境,但是他没有时间出去追杀那个小子,并且,他的元神不能脱离这方世界出去,只能饮恨作罢,一切重头再来。”
“以至于天地之间玄仙巅峰出现了断层,甚至连事情都没有传下来,有人做了遮掩,直到千年前,万妖女王再次出世,再有后来的大奉国主。”
“而那个盗取神道金身的小子,叫做林永道,那个被盗的世界之主,就是你,补天老人,我说的对吗?”
叶天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精光,淡然一笑间,看向了补天老人。
补天老人沉默,半晌之中没有说出话来,整个天地之间一片寂静,佛主,巫神,包括青丘圣女和大奉国主,都在凝神听着叶天的说法,一个天地之间在,最大的秘密,被缓缓揭开了在众人面前。
“哈哈哈,好好好,老夫,果然没有你看错你。”补天老人忽然笑了起来,随后抬头看向了天上。
天上那道身影盘膝,宛如俯视人间的神袛一般。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在重伤之际,还能将玄仙巅峰之人随意擒拿?他们生死尽在我掌控之中?”补天老人眼神闪过了一丝赞赏之色,对着叶天反问道。
“你是此间天地之主,你虽然只有元神残身,然而这天地都是从你元神中来,有此之力,有何出奇?”叶天淡淡的回答道。
“不错不错,不过,到了今日,告诉你等倒也无妨了。”补天老人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感慨。
“你所推测确实不差,现在说起来,还得感谢林永道那小子,若非是他,我仔细钻研神道,四道金身之力最后被我合为一体,布置于祭天大阵之中。”
“如今,我的大阵已成,金身只差一步,今日之后,我再成金仙境,不对,我是再入神道金仙,到那时,我也要把林永道那小子找回来关他哥十万八千年解解气。”
“以你们这些人的血气祭祀,差不多够了,很好很好。”补天老人一脸欣慰的将目光扫编了所有人,包括了叶天在内。
无上神通
任性遇傲娇 明月听风
“我把他杀了。”叶天挑了挑眉,淡然一笑道。
补天老人目光一凝,目光宛如神电一般冲向了叶天,似是要彻底看穿这个人一般。
“既然如此,我当最后取你性命才对。”补天老人目光沉凝,也不知其中蕴含的是怒还是恨,亦或者是杀意滔天。
但他隐藏的很好,没有人能够看出来。
所有人此刻都在聚集,大奉国主和青丘圣女这两人本来打算决一死战之人,一个眼神之后已经决定联手。
另外一方的巫神和佛主,一明一暗,本为相克,但此刻竟然有了相互辉映的感觉,倒是叶天,始终宛如一个人游离于局外一般,缓步一个人闲庭信步的在空中走动。
这种人,要么是对自己有着极度的自信,要么就是疯子一个,而显然,叶天无论如何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疯子。
但众人都觉得极为疯狂,他叶天,再有如何精彩的推断,他始终只是一个小小的真仙期罢了,又能如何呢?在补天老头面前,宛如待在羔羊,甚至都不需要出动道则之力。
补天老人的道则控制可不像是林永道那种半吊子,这天地完全是他一手打造一手操控,他的底气在哪?
“我有些舍不得杀你了,你若是愿意,此刻可跪下臣服于我,待我金身成就之时,你将统御这方世界,如果你不愿意,我亦可让你踏入金仙,乃至于太乙,大罗,也未必是问题,你以为如何?”补天老人双眸微微闪动,忽然开口说道。
叶天回头,看向了补天老人,却没有立刻作答,而是没头没脑的,忽然喃喃起了‘补天,补天。’
“天若有缺,为何要补呢?我若想,是为截天?你以为如何?”叶天忽然脚步一顿,看向了补天老人说道。
补天老人脸色彻底阴沉了下去,在他看来,叶天这是在戏耍于他。
“既然如此,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了。”补天老头冷哼一声,翻掌之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天空之上的阵盘缓缓转动起来了,随后,一道道血光从中间弥漫了出来,整个大阵,宛如一个磨盘一般,被一只无形之手,缓缓的推动起来。
而阵盘之上,原本看上去没有任何生机的人,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双眼之中尽是淡漠之色,一吸,天地暗淡,玄白之气交汇,吞入腹中,再一吐,天地悲哭,天下血雨,这一刻,山河倾覆,整个万妖国的南域都在缓缓的下沉下去。
若是有人能够从天地之上看去,此刻的南域下沉,西域十八国所在之地一条条裂缝崩开,沙地所在以北的巫神教之地,却在迅速的上扬。
最后的大奉国之地也是一片动荡之中。
如神降临,临威如狱,这,才是真正的神,那林永道和这里比起来,查相差太多,其实要算起来,林永道的金身应该被祭祀更久,但他只是从补天老人这里偷来的,得到的并不完全。
现在在补天老人手中施展出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朕以为,我当一统寰宇,然后破开这天,率领大奉国冲出这片天地桎梏,今日,终是知道了答案,原是有人阻拦于路途之上,诸卿,天无道,当如何?”宇文极下方的大奉国军卒怒喝道。
雪月梅 陈朗
“天无道,帝伐之!”大奉军卒齐齐单膝跪地,共同呐喊。
“诸卿,随朕伐天!”
宇文极目光如电,一身气势暴涨,提升到了巅峰,他知道自己维持不了太久,但天已经近在咫尺,身为帝,岂能不伐之?
狼影族
这是为帝者的尊严!
宇文极脸色潮红,率领百万大奉军扶摇而上。
“伐天,便是弑父,帝无道,当剥夺帝气,再无帝王身。”补天老人神色淡然,甚至始终都没有丝毫变化,话音落下。
宇文极头上帝冠直接坠落,肩上真龙更是在空中扶摇而去,不见了踪影。
剥夺帝气,无帝王身!帝气本是被国家奉养而成,但此刻竟然就这样被剥夺了出去,帝王之身,更是凝聚真龙的基础,没有了帝王身,真龙直接溜走。
“天地大劫,无人可免。”
补天老人再次开口,他的身躯缓缓上升,直接越过了那血色祭祀大阵,和那庞大的身影融合为一体,随后,他缓缓的抬起了手掌,对着地面上的大奉军卒轻轻一压。
下方数百万大奉军卒,包括宇文极在内,一个个如同遭受雷击,浑身颤栗,甚至连御空都做不到,数百万人从高空之上直接坠落。
甚至不少人都在高空之上直接爆开,化为了一滩滩的血雾,坠落在地者,死伤不计其数,仅此一掌,百万大奉军卒全部死亡,和那方峡谷一样,直接化为一方鬼蜮。
宇文极呆了,他还没有死,只不过是身受了重伤而已,但是他的周身,他的周围,全都是大奉死掉的兵卒,百万大军,一刻陨灭。
只见那地面上形成的血流之河形成了一道道的血柱,逆天而上,融于那祭祀血阵之中。
这一幕,无人不骇然,青丘圣女脸色苍白,佛主嘴中念诵着超度佛文梵唱。巫神的黑雾都仿佛被这血气给冲散了。
宇文极如同痴傻了一般,呆坐原地,一动不动,和死了没有什么两样。
哪怕是叶天此刻,也被这补天老人的狠辣所震惊。
这才是真正的众生如蝼蚁,翻掌之间,蝼蚁覆灭。
“我万妖国……”青丘圣女一步步踏天而行,此刻再也没有一丝媚态,眼神之中尽是悲悯之色,一双眼睛竟然逐渐的转化为赤红之色,身后,一条条的尾巴露出,十二条尾巴,每一条都有数千丈,端是恐怖。
她知道,这前去,乃是必死,不可能有胜算,但,必须要去,必须要上!就算是死,那也没有退缩者!
只是,话到了她嘴边了,她都说不出来,万妖国百万之众,无数争斗的妖王,都在她一句话中,随后陨灭,她难以承受。
“我万妖国,何曾逊色大奉国?他大奉国之人不怕,我万妖国之妖又有何惧?儿郎们,天地之妖,摘星拿月,吞吐星河,今日,伐天之壮举已被大奉夺取了头筹,你们还愿意退缩吗?”一妖王从中走出,冷哼一声高声呼和。
“不愿!不愿!伐天!伐天!”
一声声嘶吼传出,无数妖族直接化出了自己的本体,跟随着妖王,跟随着青丘圣女冲向天空之上血阵。
“既如此,老佛也该上路了。”佛主停止了念诵超度经文,缓缓的站了起来,随后,取出了自己的木鱼和棒槌,伴随着万妖国的大军一声一声敲动,每一声仿佛都敲在了众妖的心脏之上,却并无伤害,反而让他们更为血勇,一道道禅唱之声布满了天空,化出万丈金身,拈花微笑,跟随在万妖之后。
“老佛都走了,一个人留下,又有什么意思?”巫神空中的雾气,忽然消散,从中露出了一个削瘦老者,面色冷酷,但就算是巫神教这等杀人不眨眼的存在,看到这一幕也是难以忍受。
佛主身后,巫神也跟着去了。
而天上的血阵,在不断的放大,仿佛笼罩了整个天地,徐徐转动,血阵之后的人,眼神冷漠的看着这一切。
这一次他没有动手,任凭众妖登天而行,青丘圣女是在最前面的,她已经接近到了血阵大盘,随后十二尾齐齐震动,全身力量凝聚一掌之间,青丘圣女更是直接化出自己的本体,成为了一只立于天地之间的青色狐狸,咆哮中,轰然中,第一个冲上了血阵之上。
砰!
血阵如磨盘,徐徐转动,青丘圣女之力,宛如泥牛入海,没有丝毫动静不说,更是直接被卷了进去,后方数百万妖族,佛主,巫神,都是如此,未曾有人退缩。
天地之间,血雨挥洒,叶天沐浴在血雨之中。
“叶天,你不是要截天吗?你何时截?”天空之上的巨人,瞳孔冷漠,声音降下引动九天雷霆,轰鸣而下,一片焦土。
大奉人族和万妖的上前,都是悲怆的,带着赴死之心,就算是叶天道心之坚毅,此刻都被渲染了一层悲色。
“我截天时,补天未成。”叶天目光淡漠,看向高空。
叶天的身体之外,被一道道的血光所沾染,随后体内的气息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恐怖。
真仙巅峰!天仙!玄仙!一踏入金仙!
“现在,你知道我怎么截天了吗?”叶天声音传出,看向了九天之上的补天老人,声音作响。
补天老人骤然间脸色剧变,他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在疯狂外泄,而出现的地方,正是在叶天的身上。
“你补天,是因为天地无所不在,随意可补,我截天,同样如此。”
“天地之力终究源于你的元神之内,又以神道金身法祭炼,说起来,我也得感谢你的补天诀,若无补天诀,我如何逆推截天?”叶天一步步踏天而上,走到血阵时,血阵停止,随后爆开,化为血雨。
再往前,补天老人盘膝,他的金身已经凝聚在最后一刻,却被叶天偷走了所有力量。
叶天挥手,将补天老人抹去,又看向了地面仅剩的宇文极。
“非我不救你等,而是他未曾积聚力量,我如何截天?”补天老人死去,叶天体内的力量如同洪水一般褪去,轻轻挥手,在金仙之力消退的最后一刻,划出一道裂缝,踏出了这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