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 線上看-第二百零二章信變短了看書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晚餐时间依旧热闹非凡,不管是来吃饭的食客,还是没有排上队在桃溪路闲逛,选择各种小吃的游客,都吃得不错。
桃溪路氛围是真好,当然旅游的氛围不是靠一个人可以提高,是需要一群人维护,有袁州所以都还挺好。
都说微笑是世界上的通用语言,没有人会不喜欢有人笑盈盈地跟你说话。
加上王主任加大力度整顿,当地公安局还安排了反扒小队,在节假日人流暴增时,也鲜少出现小偷小摸。
可以说桃溪路在小偷界都可以说是一个禁区了,即使成功了,也因为摄像头几乎没死角,会被逮到。
袁州也在这方面格外注意,如今桃溪路街道的建设绝对是蓉城之冠,就是以前的中心,春熙路也是比不上这里的。
得了西点的各类制作手法,这两天袁州并没有具体理会主线任务的情况,而是一股脑地先钻进了西点之中。
有了中式点心的打底,西点自然就来得更加驾轻就熟了,相比起来,肯定是中式糕点更加繁复才对,加上之前为了制作出蛋糕屋,袁州也是进修过西式糕点的,所以熟练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对于这一点深有体会的是时不时连电话都会路过的楚二愣子。
以前偶尔打电话的时候楚枭跟袁州说起法餐里面的那些精致甜点,大多他还能跟袁州同步说一些东西,但是最近两次打电话,尤其是这一次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已经跟不上袁州的节奏了。
真是不知道到底是谁才是创意法餐的代表人物,反正自从遇到了袁州开始,什么新锐法餐厨师,什么法餐新生代代表人物之一等等一系列头衔就没有了意义,真的是猪就怕壮,人就怕比较。
也就是楚枭是一根筋的,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视袁州为一生之敌,虽然是单方面的,但是也足够说明楚枭的勇气了,即便是连车尾灯都已经看不到了,也没有放弃,而且楚枭一直都在奋起直追。
“看来袁州最近肯定又有了极大的进步,刚好安卡拉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不知道今年他会不会参加,我可以回蓉城跟他说一些我知道的会议的事情。”
楚枭找到回国的理由以后,立刻喊他的新任助理于桥帮忙买最近的机票回国。
至于之前的助理,不好意思都已经换过好几茬了,不知道问的是哪一个?
袁州是不知道顺路楚又要顺路来蓉城了,挂断楚枭的电话以后,他有了新的灵感,赶紧拿出笔记将刚刚的想法记录下来。
此刻是八月底了,蓉城的温度依旧不低,火热的太阳在外面焕发着自己的热情,虽然是处在四季如春的小店里,但是看到那高高挂着的火球依旧可以感觉到灼热。
“叮铃铃,叮铃铃”
一阵自行车清脆的铃声响起,随着距离的接近越发的响亮,袁州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赶紧将刚刚写好的笔记本收起来,马上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并且朝着门边的方向走去。
袁州把握的节奏刚刚好,才站到门口的时候,‘嚓’一声刹车的声音,紧接着满头大汗的潘浩就将自行车停在了袁州面前,整个车都是绿色的,看起来十分显眼。
这是桃溪路唯一可以自由进来的车辆,说实话对于这个事情潘浩一度还是十分自豪的,毕竟这可是目前蓉城NO.1的地标街道,他可以随意骑车进出,怎么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袁老板下午好,今天有你的信,请签收一下。”潘浩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很是欢快地打招呼。
说实话现在寄信的已经是很少了,潘浩一个人就可以负责一大片区域,而且也不是很忙碌。
当然即使没有多少加起来也不少的,人又不是电脑不可能每一个人都能记住。
但袁州这里他是十分熟悉的,不是因为送的信件少,而是因为几乎每一个星期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不同的人和单位给袁州寄的信。
虽然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还是十分有职业道德的,不该他打听的坚决不打听。
“这次是魔都来的信,袁老板请查看一下。”潘浩直接将一封厚实的信递给袁州。
本来还在猜测这次又是什么协会或者基地寄来的呢,一听到是魔都来的,袁州心里就有数了多半是苗苗他们寄来的,果然抬头看过去就看到封面上熟悉的稚嫩字迹就知道这是苗苗的字。
“麻烦了,谢谢。”袁州一边道谢一边接过信。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哈哈哈,不客气这可是我的工作,袁老板慢慢看,我就先去给其他人送了。”潘浩笑容可掬道。
然后先是按响了车子上的铃铛,然后就在这清脆悦耳声中骑着走远了,袁州目送潘浩一直到街道拐角没影了才往回走。
并没有事先看信,而是将信放到了二楼以后才继续回到厨房接着做刚才的事情,苗苗的信他已经习惯和殷雅一起看了,因为一开始出手帮助苗苗的是殷雅。
以前是一人一封信,自从知道殷雅和袁州在一起后,苗苗就直接将两封信装在了一个信封里寄到厨神小店这里,慢慢发展到写在同一张信纸上,以前的苗苗很是健谈,因为是写给两个人的,因此一页纸肯定是写不下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细心的袁州就发现苗苗写的话有些少了。
王的爆笑无良妃 龙熬雪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袁州和殷雅还曾经专门去魔都看了看苗苗和她一班的同学,证实了大家都很好以后才算是放下心来。
晚餐时间结束以后,酒馆时间开始没多久,殷雅也回来了,知道苗苗来信了,殷雅是宵夜都顾不得吃就打算先看信,至于是不是为了能够逃避袁州爱的宵夜,那就只有殷雅自己心里知道了。
两个人拿着信一起坐在后院的石桌边上,冰凉的石凳给炎炎的夏日带来了凉爽,一些微风拂过,即使还带着夏天的燥热,但是在石桌石凳的参与下,也显得不那么令人烦躁了。
“嘶啦”
殷雅小心翼翼地将信封拆开拿出里面的信,一如既往地信纸被折成了一个个漂亮的形状,有的是折成了爱心的形状,有的被折成了千纸鹤的形状,三三两两的被从信封里倒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