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霸衛 愛下-第九百零七章 理清思路相伴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霸卫
原本晋世子之位的确认,不需要经过天子的同意,只是今非昔比,这姬还公子擅自领兵背弃盟约攻打盟友,引起天下人的不满。
当着众卿士的面,姬仇也该给出一个明确的交代。
“王上,臣教子无方,愧对天下,恳请王上除去臣方伯之名,以昭臣心。”姬仇拱手作揖,行此大礼,要知道,平时可从未见其对姬宜臼这般尊敬过。
姬宜臼见状,忙起身走下台来,扶住他言道:“晋侯不可,您可是功臣,是孤之重臣,若非您,二王并立局面恐怕仍然存在,天下之势力依旧未定矣。”
“晋侯不可责怪自己,姬还公子虽有不当之处,可他未曾真正铸下大错,也不需这般苛责。”众人纷纷替晋侯言道。
异界归来 鱼丸17

出乎虢公翰的意料,擒拿他的这份功劳,晋侯果真没有揽走,难道真是因为他说的一番话,致使其改变了想法,不,不可能,他陷入自我怀疑之中,怎么也不敢相信。
若他这么想,可真就小看姬仇了,姬仇之所以能夺回晋侯之位,被封为方伯,诸侯之长,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时间要转回到数天前。
攻下携地城之后,姬仇便在思考这个问题:“师服先生,您倒是说说,这虢公翰说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生擒他的这份功劳本就属于卫侯的,难道孤还会把他功劳抢过来不成。”
师服笑着说道:“君上多虑了,您当然不是这样的人,虢司徒只是在走投无路之际,离间您与卫侯罢了。”
“不,不可能,这虢司徒虽是乱臣贼子,可他也有些能力,不然也不会与孤分庭抗礼直至今天,他说这番话定然会有其目的,那么,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虢公翰说这番话,他们都听得出来,明面上是想离间这两位诸侯,可实际上却是意有所指。
师服稍稍思忖了会后言道:“君上,不妨我们从这件事来分析,为何卫侯会知道您于五更时分攻打携地城一事。”
“这还用多想么,定是那吕禄甫告诉他的,孤千想万想,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好侄儿把消息告诉他们的,也对,卫扬是他妹夫,看在他小妹的份上,也该告诉他。”姬仇游戏忿忿地说道。
“可君上,您不觉得此事颇为蹊跷么,卫扬为何执着于生擒虢公翰,而且,虢公翰之所以会从南城门离开,仿佛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一切都那么自然,以至于找不出任何破绽,让人以为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
当发现蹊跷所在之后,姬仇才开始理清思路,他原本之意本不在于攻打携地城,而是只想解决姬还之事,可谁曾想到,他一赶来卫国解决卫国之围后,众人便提议让其率兵攻打携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个道理自然不错。
他也因此能提升威望,扬名天下,可反观卫扬,对其而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许他也想趁着此次机会,来提升卫国实力。
“就算卫扬能借此机会提升名望,可卫国实力已在此前战中大大削弱,凭借其现在的实力,怎会…”
倏然,姬仇恍然大悟:“莫非这就是卫扬的目的所在,看来孤真是小瞧他了。”
“然也。”

另一边,只见虢公翰被姬仇派人押解而走,吕禄甫有些不解地问道:“妹夫,你就这么大方地让晋侯把他给带走了?要知道,他可是你擒拿的,这份功劳若是被晋侯给揽了去,又该如何。”
“大哥,您觉得晋侯是那种人么。”
吕禄甫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道:“也对,身为晋侯、贵为方伯,若在此事上斤斤计较,可就贻笑大方了。”
“只是。”随即,吕禄甫神色凝重,言道,“擒拿虢公翰固然是一份大功劳,可对提升卫国实力并无帮助,毕竟攻下携地城的这份功劳仍旧属于晋侯,而携地兵马也将归入晋侯麾下,对你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若要与晋侯相抗衡,以卫国现在的实力可是远远不够的,而是要等待机会,等待一个绝佳的机会,方能与其一较高下。”卫扬压低声音,言道。
异界之炼金狂人
“机会?可机会何时会来临呢,此次攻打携地城已是你最大的机会,若这次机会错过,只怕…”吕禄甫提出自己的担忧道。
“无妨,若真是如此,那也无可奈何,可若要提及这份功劳,必然是绕不开我的,晋侯若不与我商量此事,在王上与众卿面前,他又该如何交代。”卫扬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回到大帐,攻下携地城后,原本紧张的氛围感也顿时消失了,天下之势已定,二王并立局面已然结束,本来还悬着的心也大可以放下。
欧阳亮自然是斟满酒杯,攻下携地城他可是立下汗马功劳,他举起酒杯,朗声言道:“今天可是一个好日子,携地城已被攻下,君上又生擒了那虢公翰,立下一份大功劳,这杯酒,我先敬君上。”
卫扬忙端起酒杯回敬道:“国舅言重了,若非国舅冲锋陷阵,攻下这携地城只怕没那么容易。”
“多谢君上夸奖!”欧阳亮猛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豪爽!”陈刀是齐侯的座上宾,自然是与吕禄甫一同在卫扬大帐内做客。
“只是卫侯,我有一事不解,这虢司徒好说也有些实力,您之实力果真已达到一定程度,能打败他了?”要知道,陈刀可是听说这虢公翰能与欧阳亮打的难分难解,有着天下名将的实力。
莫不然那卫侯还真有此番本领,能顺利打败虢公翰,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相信。
“陈刀将军若是不信,大可以与他比试一番。”一旁的吕禄甫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厉言道。
陈刀一听,连忙否认道:“不了不了,卫侯身份尊贵,我不过一介武夫,怎能与卫侯一较高下,再说了,能擒拿乱臣贼子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我不过是有些疑惑,想请教一下卫侯罢了,烦请大公子莫要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