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第574章 這是人乾的事情嘛,不,已經不是人能幹的相伴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
如今的威势,圣人境还能挡得住,只是山高路远,鬼知道后面会是什么情况。
怕到后面扛不住啊。
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在看后面的情况。
独眼男笑着看向那些家伙,原本脚步不慢的他们,逐渐放缓速度,看来是遇到麻烦了,想想也是,怎么想的啊,你们跟着过来,也要看看有没有本事才行。
呵呵。
“跟紧了,这里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危险程度很高。”
独眼男提醒永信大师他们,余光看向医家老妹,心里惋惜,看来是要好好想一下,医家未来的方向,以目前的情况,医家很难在未来发挥出作用。
“这些是什么?”
此时,独眼男看到悬崖壁上爬满一种绿植,上面结着晶莹剔透的果实,很诱人,只是见识不广的他,分辨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是灵气凝成的果实,算是好东西,味道很不错,曾经我的前主人居住的地方,也会长这些,跟居住的人有很大的关系。”
人参卖弄着自己的见识,证明人参王的他,见识过很多东西,绝对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到。
不等独眼男提前动手,永信大师他们对视一眼,抢先出手,将果实采摘下来,放到怀里。
先前就是下手太慢。
被独眼男占了很大的便宜。
现在哪能给他机会。
“这些都是无主的东西吗?如果是有人栽种的话,需要请示人家的。”
林凡出声提醒着,随后得到人参的回复,这些都是无主之物,自然生长。
得到准确的答复。
林凡没有多说,默默点点头,便随着他们了。
威压越来越强。
修为不够的人,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会被压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先前还能跟随在他们身后的星空大族,早已经没了身影。
显然都被拦在外面。
独眼男朝着人参竖起大拇指。
好样的。
没白费我给你塑造一尊金身,虽说是铜的,但感觉差不多,都一样。
以前没有跟林凡相识的时候,独眼男是傲气的,往往都是用坚毅的面庞掩盖他孤立无援的心。
而现在……他能彻底放飞自我,没有压力的人生是最有意思的。
强者?
甭管是谁来都没用。
直接释放大招,高呼一声,林凡迎战,不管什么事情,最终都不叫一件事。
渐渐的。
山巅已经快到。
而在山巅上,一位中年男子,气质无双,宛如谪仙降临似的,看着面前的镜面投影,神色凝重的很。
“天之铠,混沌枪……”
低沉的自言自语着。
咻!
虚空震荡,两道金光出现,一副帅到极致,满是纹路的铠甲覆盖在身上,一柄缠绕着紫色雷霆的长枪悬浮在面前。
瞬间。
他化身为战神,仿佛能跟天地相争。
“这星球还未到能出现如此可怕的强者时,他到底是从何而来。”
男子紧皱眉头,目光死死的盯着画面中的一道人影。
那道身影让他感到一丝压力,不……绝对不是一丝压力,而是他这辈子以来,遇到最诡异的存在。
但就算如此。
他也从未畏惧过。
……
“终于爬上来了。”林凡满脸笑容,“你们看,站在最高处看周围的风景,真的很美啊。”
众人朝着周围看去。
的确是这样。
站在此地,一览众山小,整个长白山都被看在眼里。
小宝拿着相机对着周围就是一顿猛拍,就算花钱,都不能拍摄到这样的美景,如果说小朋友里,谁最有见识,必然是小宝了。
此时。
一道声音传来。
“各位来都来了,就请进来一叙吧。”
声音很空灵,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递而来,但路只有一条,顺着这条路就能找到对方。
很快。
他们来到一座茅屋前,茅屋院落里有石桌,凉亭,其中有位中年男子端坐在那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林凡等人。
看到林凡他们,面露微笑。
“请!”
独眼男等人心头一震,没想到长白山上真的有人,而且看样子就知道非凡,绝对不是那些寻常之人所能相比的。
心里琢磨着。
他到底是谁?
想不通,便没有多想,但周围飘散着淡淡迷雾,将此地映照着宛如仙境似的。
林凡来到对方面前,抱拳道:“多有打扰,在下林凡,你叫啥?”
前半句很有格调。
后半句,彻底体现文盲风范。
“各位可以称呼我为冥。”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他气质不俗,虽是中年,但容貌方面很能打,类似独眼男这种老大叔跟人家相比较起来,简直就是一种残忍的对比。
“冥?很奇怪的名字。”林凡感觉名字怪的很。
冥笑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天地之道,便是玄,都请坐,粗茶招待,还请勿怪。”
林凡似懂非懂,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谁知道有没有道理。
他从来都不会跟别人争辩。
你想吹捧,我肯定陪着你,绝对不会打扰对方。
独眼男看着对方,不凡,很是不普通,眼前这家伙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强者,强者的气场很奇怪,有的时候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冥先前可不是这样的。
天之铠!
混沌枪!
都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如今说变就变,这思想很活跃,改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请!”
冥准备的茶叶很是非凡,普通的茶水上漂浮着一片茶叶,茶叶宛如活物似的,在杯中旋转,好像有人以茶叶为舟,在广阔的汪洋大海中航行,一直看不到尽头。
独眼男一看就看这茶水不简单。
“多谢。”
端起茶水,慢慢喝一口,顿时,眼睛一瞪,入口极香,一股热流涌入到体内后,浑身舒坦,精气神得到洗礼,没有亲身体验过,很难明白这种感受是多么的爽快。
永信大师,刘海蟾,林道明他们看到独眼男这种表情。
哪能不知道情况如何。
绝对是好东西。
否则,他绝对不会露出这种猥琐,惊骇的表情。
都毫不客气的端起茶杯咕噜噜的喝着。
真爽!
“各位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冥看不穿林凡,对方友好的脸上,总是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那感觉很难说,寻常人要是来到这里,他二话不说,绝对会将对方捅出去。
“带着朋友到处看看。”林凡微笑着,紧接着,目光看到不远处的田地,田地里种植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惊讶道:“你也喜欢种地吗?”
“种地。”
“对,就是那,你种的很不错啊。”
“哦,偶尔会种点。”
“我对种田很有心得,有机会我们可以交流一下。”林凡对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很开心,他很少遇到喜欢种田的。
冥不是很想说话,你看我的样子像是种田的吗?
要不是发现你这家伙有些看不穿,早就一脚将你们踹出去,怎么可能好茶供着,满脸微笑的跟你吹牛。
“是吗?有机会可以交流看看。”冥笑着说道。
就算交流甚欢,冥的眼神一直没有任何波动,好像没有感情似的。
“你有心事?”林凡问道。
冥道:“没有。”
“你有的,我从你的眼神里可以看出来,你好像不是很喜欢聊天,对我们的到来,也没有表现的很热情,是不是我们打扰到你了?”林凡想半天都没想明白,自己很友好,也很客气,没有让对方感到任何不舒适。
冥震惊的看着林凡,就跟见鬼似的,这眼神有点小毒辣啊,这都能看的出来,不过既然看出来,又何必说出来。
按照正常情况,只要懂点事情的人,都会找个理由离开,而不是像你这样直白的讲出来,搞的大家都很尴尬的好不好。
冥也许很尴尬。
但林凡绝对不会感觉尴尬。
“没有,只是有点心事而已。”冥微笑道,笑容有点牵强,这是他表现出来最友好的笑容了,要是还不行,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林凡想帮助对方,毕竟对方看起来很友好,询问道:“有心事就说出来,或许我能帮助到你,埋藏在心里是很痛苦的,我跟我的好朋友都是这样,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
一旁的独眼男慢吞吞的品着茶,嘴里嚼着茶叶,哪怕是一片茶叶,也嚼的津津有味,听到林凡跟人家说的话。
他只想说……真的太热情了。
冥有点愣神,倒不是被惊吓住,而是对方的言语,总给他一种怪怪的感觉,就好像沟通起来,有点鸿沟,你说的,跟他想说的,其实并不是一种意思。
“算了,也没什么大事情。”
“不,我能看的出来,你有很大的心事,真的可以跟我说,我真的很愿意帮助到别人。”林凡表情很真诚,看不出有任何虚假。
这是所有人都希望拥有的一位朋友。
毕竟现在这时代,看似真诚的朋友,往往都会将你说的事情,当成一件跟别人八卦时的谈资。
老张道:“林凡真的很好,你有事情真的可以说,千万别埋藏在心里。”
很难混到一杯茶的邪物公鸡都想用翅膀拍打这两位愚蠢的家伙。
你们是真傻还是假傻。
没发现人家对你们好像不是太感兴趣吗?
如果我是你们的话,早就撤退。
不会留在这里。
“真没事。”冥表情严肃道。
他真的没什么想说的,刚刚只是一句随意说的话而已,怎么就被你抓着不放呢。
短暂的沉默。
林凡看出来对方不想说,没有追着询问,他真的是想帮助对方,没有别的意思,既然对方不想说,那就算了。
“请问,你在这里待了多久了?”独眼男询问道。
他没有像林凡那样询问一些不重要的事情。
长白山自古以来就很神秘。
他怀疑对方从古至今都一直生活在此地,只是曾经,因为邪物的原因,无法肆无忌惮的出城寻找,所以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冥笑道:“很久,很久了,具体多久我已经忘记。”
“你这说跟没说好像没什么区别啊。”独眼男抱怨着。
嗯?
冥很不喜欢独眼男这番话,这么弱小的家伙,竟然敢跟他说这些,实在是放肆,但很尴尬,他没有捍卫自己的威严。
唯一的原因就是……眼前这家伙。
咦!
他注意到一直让他看不透的家伙,贼溜溜的盯着他,给他的感觉很不舒服。
“有问题?”冥询问道。
林凡表情严肃道:“我能跟你说件事情吗?”
“请说?”
“我感觉你很厉害,我想跟你切磋一番,不分生死,只分胜负。”
战斗的欲望重新燃烧起林凡心中的斗志。
他已经很久没有跟强者交手。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怕会遗忘当初的爽感。
切磋?
冥惊愣,显然有点想法,他看不穿林凡,也知道林凡很厉害,但是身为纵横霸主的他,很少碰到能够让他不战而屈的。
既然是切磋。
他明显想试一试林凡的能耐。
如果最终试出来的结果,让他有些不满意的话,那态度可就不是现在这般的态度了,而是宛如狂风暴雨般的拍打,打的你东南西北都能分辨不出来。
“好。”
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林凡起身,抱拳道:“自我介绍,在下林凡,延海市特殊部门成员,喜好喝酒,种地,有老婆,有朋友,实力不错,擅长切磋,请赐教!!!”
冥看着一脸正色的林凡,有些发懵。
先前只是怀疑。
而现在,他真的感觉这家伙有问题,不说别的,脑袋至少有点问题吧。
“此地有些特殊,以你我之间的实力,稍有碰撞,便是天崩地裂,不如就以精神凝聚斗一斗,不伤本体,不伤根本,只是精神会受震荡而已。”
冥隐藏着很多小秘密。
尤其是此地,哪能受到破坏,否则对他而言,必将损失惨重。
他准备在精神之战中,好好教训这家伙,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别的不多说,绝对让他知道,我冥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岂是你所能想象的。
“好,但我不会你说的什么精神,你来就好。”林凡说道。
冥笑着,精神之战其实就是将一缕精神拉扯到里面,也能说是幻境,但绝对不是本体进来,在这里面就算斩杀对方,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最多精神恍惚一段时间而已。
“既然是战斗的话,那就彻底放开手脚好好的战斗一次,精神之战就算斩杀对方,对自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等会我们便分生死,分胜负吧。”
他已经做好准备,嘴上跟你笑嘻嘻,但真的很想揍你,肯定要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才行。
“这么神奇?”林凡惊讶道。
冥笑道:“当然很神奇。”
独眼男听到冥说的这些,都想学会这种能耐,如果在特殊部门传开,对学员们绝对有巨大的帮助。
只是……他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说。
哎!
果然还是懂的太少。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如此巨大呢。
“请!”
“请!”
两人相互站着。
“我来牵引,别紧张。”
冥抬手,冥冥中一股力量笼罩着林凡。
在外人看来,没有任何变化。
他们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也许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精神空间。
“真神奇。”林凡看着周围的环境,完全就是刚刚的地方啊,只是看不到老张他们的身影。
冥的身影出现,缓缓道:“这就是精神空间,属于另一种次元空间,在这里战斗不会对外面造成任何影响,哪怕在这里死去,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先前还说没有任何问题。
现在就说没有太大的事情。
转变的稍微有点快。
如果是别人听到这番话,绝对会皱眉,毕竟对方话里的意思,有问题。
可是很遗憾。
他对林凡说这番话,就跟没说没有任何区别。
要是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
也就不会待在青山精神病院了。
“你的意思就是不用留手吗?”林凡询问着,他跟别人战斗,往往都需要控制自身的力量,最怕的就是一拳打爆对方。
明明只是切磋而已。
不是那种生死搏斗。
“是的。”
“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用留手了。”
冥微笑着。
笑容显得很虚伪,给人的感觉贱嗖嗖的。
他很想笑,没想到会有如此自信的人。
也好。
越是自信,等会打起来,踩得越痛。
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曾经,有很多天骄仗着令人眼红的机缘,在他面前跳来跳去,直接被他一巴掌镇压,就算有靠山又能如何,我冥自能杀出一条血路,逍遥世间。
“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冥战前询问,只是舒缓一下心情而已,他不管林凡有多强,都没用,等我摸清楚你的老底,一切都将结束。
林凡道:“还好,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的,可能不是最厉害,但我很强,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遇到对手。”
“哦,你的意思就是我能够成为你的对手,是因为我在你眼里也很强吧。”冥问道。
听到这番话。
林凡陷入沉思,仿佛真的是在思考他说的话似的。
“不能这样说,主要是我很久都没有遇到强者,而你是我这段时间里,唯一遇到的强者,很想跟你交手。”
冥低着头,嘴角上扬,笑容显得有些不屑,但他忍着笑容,一本正经的跟林凡交谈着。
“是嘛,还真的让人期待啊。”
林凡点着头,“我也很期待跟你之间的一战。”
说归说。
玩归玩。
他还是很凝重的,眼前这家伙嘴上说说,但的确有真实力,想要简单拿下,绝对不可能,否则也不可能压的他用茶水接待他们。
顿时。
天之铠,混沌枪齐齐出现。
这些都是冥最拿手的兵器,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力,而且比起先前的宝塔,都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可以说一干N个都不成问题。
要是梵古借用的是混沌枪,这一枪下去,不敢多说,就算这天都能捅的流血。
“好帅。”林凡惊叹着,凭空出现的铠甲哐哐的贴在冥的身上,整体气势直线提升,都不知道有多惊人。
他也想拥有如此帅气的铠甲。
冥看着天之铠跟混沌枪满意的点点头,都是凝成的虚影,但在精神空间里,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威能跟真实的没有任何区别。
刷!
轻轻挥动着混沌枪,整座山脉都在震动,远方的天际更是被划破,久久不能愈合。
这威力实在是太惊人。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的实力,轻轻的挥击便能造成如此可怕的灾难,如果在真实空间战斗,结果你能预料到吧。”冥许久没有动手,努力回想,都不知道多久,久的全身骨头都有些坚硬了。
林凡道:“嗯,我很认同你的说法,能够给我们施展力量的空间已经不多,我一直以来都承受着压抑体内力量的痛苦,往往每次战斗都无法释放全力,我都已经忘记我真正的实力有多强了,谢谢你的特殊地方,如果不是遇到你,我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彻底释放。”
靠!
冥想破口大骂。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
我说什么你都能接的上,还能接着我的话题,装你的逼。
呵呵!
不得不说,有点意思。
希望你等会能够像现在一样的傲气。
冥淡然道:“开始吧。”
他已经不想说一句废话,对他而言,完全就是浪费时间。
“好。”
顿时。
冥直接出招,混沌枪一击而出,天地变色,山河破碎,搅动的天翻地覆,任何人面对这种杀招,绝对会被吓的胆颤心惊,肝胆欲裂,这特么的还是人能接住的吗?
“厉害。”
林凡夸赞着,已经感受到力量袭来的动静。
“接下来我不会说话了,战斗要认真才行。”
话音刚落。
林凡一拳轰去,没有任何保留,所有力量彻底爆发,太古神体闪烁着耀眼纹路,一拳轰去,轰隆一声,直接破开眼前的一切。
原本还准备好好教训林凡的冥,双眼一瞪,宛如见鬼似的,他感受到莫大的压力,还有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
见鬼!
这跟我想的不一样。
只是林凡没有给他机会。
貓膩 慶 餘年
瞬间出现在冥的面前。
“伏妖印!”
林凡一掌拍去,没有捏印,但就是伏妖印,直接朝着冥的面门轰来。
慌乱中的冥收回混沌枪,横档在身前,一掌落下,他惊恐的发现,混沌枪的枪杆直接弯曲。
咔擦!
瞬间破碎。
“怎么会这样。”
他心中大惊,混沌枪可是他采集星空禁地之石打造成的,蕴含宇宙大道,不敢说是星辰第一神兵,但也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至宝。
可现在呢?
就特么的这样被打碎了。
如果这不是精神空间,而是在真实情况下,岂不是说,我手里的混沌枪已经离我而去。
此时。
眼前的情况已经让他想不了那么多事情。
对方的攻势实在是太猛。
“彼岸之法!”
冥施展某种玄妙的奥秘之法,瞬间跟林凡拉开距离,仿佛融入到时空长河,在某个长河的节点上,选中一个位置,瞬间出现在那里。
林凡一拳打空,扑了个空气,稍微有些迷茫,但很快就发现冥的身影就在远方,直接横冲直撞,朝着他冲去,速度之快,已经将空间撕扯成碎片,虚空毁灭洪流倾斜而下,在林凡身后沸腾着。
“靠!这还是修炼能够追上的速度吗?”
冥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他都已经施展如此可怕的秘法,都能被对方眨眼追上,要不要如此恐怖。
认输吗?
这种想法在他脑海里短暂的浮现。
还没来得及想,要不要这样的时候。
林凡已经出现在他面前,又是简单的一拳挥来,但这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一拳,冥浮现这一拳中包含着许多神通,好杂乱,好可怕,说杂乱只是他已经无法寻找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再次施展‘彼岸之法’,身影瞬间消失。
可这一次。
冥以为自己又能逃脱,可没想到,对方一拳轰出的时候,天翻地覆,眼前的景象瞬间被夷为平地,太狠,太霸道,完全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
刹那间……
就是如此短暂的时间。
“这……”
冥无法保持先前那般的镇定,没有动手的时候,他很自信,自认为应该有很大的把握,直到动手后,他才发现,这事情跟想的完全不一样。
至于林凡刚刚一拳为何给他如此恐怖的感觉,那就得从每个月出降临的世界说起了。
看了那么多书,无数神通熟练于心。
虽说不曾主动修炼过。
但凭借战斗的本能施展出来,貌似并不过分吧。
精神空间模拟出来的是长白山地景。
可现在早就已经面目全非,在刚刚的一击中,彻底烟消云散,化作尘埃。
这就是真正强者的威势。
一击注意击碎日月星辰。
砰!
他现在就是顽强抵抗着,可是最终被林凡一击轰中身躯,想着天之铠能够帮他抗住,但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他彻底绝望。
咔擦!
好清脆。
好响亮。
原先可以亲眼看到天之铠破碎的场景,可是身体遭受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直接被镇压,体内那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彻底让他崩溃,眼珠瞪的滚圆,甚至看到铠甲碎片在视线中漂浮而起。
不会吧。
让他自豪的铠甲,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的破碎,这是他最不敢相信的事情。
而就在他为此事感到迷茫时。
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他发现林凡的表情很凝重,严肃,就跟他先前说的那样,战斗就要全身心的投入,而不是嬉皮笑脸。
脑海里浮现许多场景。
都是对方说的话。
【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实力有多强。】
【彻底释放出来了。】
【控制力量真的好难。】
刚开始。
他只是当做笑话。
而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自给才是真的小丑。
冥看着林凡,他脑子里想的是反抗,但身体却是非常的诚实,动啊……
外面。
独眼男等人疑惑的,两人站着一动不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甚至就连眼皮都没有动弹一下。
“你们说真的有这么神奇吗?”独眼男问道。
永信大师道:“不知道。”
人参缓缓道:“我劝你们别动他们的身体,否则会死的。”
众人疑惑的看着人参。
“他们已经进入到精神空间战斗,而他们的实力则是保护着身体,如果你们触碰的话,就会被当成入侵者,到时会自动反击,以你的实力,碰一下就得死。”人参解释着。
哎!
一群没有眼光的家伙。
还好我人参见多识广,颇有些能耐。
独眼男点点头,没想到竟然如此恐怖,余光瞥到医家老妹儿蹲在人家的田地那边,也不知道看着什么。
就在此时。
“好爽。”林凡动了,说出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众人都在补脑。
“好爽?”
这在精神空间里,到底是怎么爽的,真的特别让人好奇,可是他们都看不到,如果能够看到的话,那就真的爽了。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了?”独眼男问道。
林凡笑道:“切磋啊。”
先前不都是已经说过了嘛。
就是切磋。
怎么又问呢。
老张跟小宝围聚过来,好奇的问道:“结果怎么样?”
神情很期待。
林凡笑着,没有说话,有的时候,输赢并不重要,过程才是最重要的。
独眼男看着冥。
他发现冥比林凡要反应的慢,等到林凡恢复过来一段时间后,才慢慢的醒来。
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搞到现在才醒来。
耐人寻味。
冥恢复过来后,就一直低着头,手掌扶着额头,好像受到某种刺激似的,脑袋昏沉疼痛,另一只手就跟盲人探路似的,摸到石椅,一屁股坐下来,依旧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
跟先前的情况,形成一种明显的对比。
就好像受到某种重创似的。
“林凡,他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啊?”独眼男说道。
林凡皱眉,来到冥的身边,关怀道:“你没事吧?”
冥摆着手,声音有些沙哑,“别……别理我,我到屋里歇会,你们自己招待自己,看上什么自己拿,不用管我了。”
随后起身慢悠悠的朝着屋内走去,走路的样子宛如醉酒似的,摇摇晃晃,但愣是能够自己回到屋里。
此时的冥,状态很不好,脑袋昏沉,精神受到惨烈的重创,稍微动脑,就跟翻江倒海似的,撞得脑袋疼痛难忍。
甚至连说的话,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独眼男知道……
他败了。
败的还很凄惨。
否则不会是这种样子,只是很好奇,不知道他是怎么败的。
看向林凡,心里默默的念叨一句。
厉害!
“永信,他刚刚回屋的时候,有说过什么话吗?”独眼男问道。
永信大师双手合十道:“别理我!”
“哦。”独眼男看向林道明,“你呢?”
林道明道:“东西自己拿,不用管他。”
“看来我是没有听错,我一直都以为是我听错呢,既然这样,咱们也别客气,该拿的就拿。”独眼男彻底释放自我。
身为延海市特殊部门首领,气场是要有的。
混沌星神
只是随着跟林凡相识的时间变强。
经历的事情逐渐增多。
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熟悉他的人看到他现在这样,绝对会惊呼着……你咋变成这样了。
还能不能有点延海市特殊部门首领的风范。
当然。
独眼男知道现在挡在面前的最大问题就是林凡。
毕竟他比较较真。
他不喜欢别人随便拿别人的东西,所以他要主动出击。
“林凡,你有没有发现,他真的是一位很好客的人。”独眼男说道。
林凡道:“嗯,的确不错。”
独眼男不动声色道:“就是的,刚刚还说让我们看上什么自己拿,真的太客气,整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拿吧,也是不给人家面子,你有什么看上的嘛,可以拿一拿。”
林凡看着周围一圈,“我看看。”
搞定!
独眼男佩服自己的交流能耐,不得不说,郝仁亲自写的那本书还是有学问的,好好学,好好看,的确有很大的帮助。
别的不多说。
他现在能跟林凡交流的很好。
都会使用技巧了。
邪物公鸡眼珠子贼溜溜的看着,他不是傻子,一眼就能看出,那家伙是强者,周围的东西绝对不是普通的玩意。
现在独眼男死不要脸的开始坑人家东西,他邪物英雄王对这种行为很是不屑,但没有出面阻拦,不是他害怕,而是一些年轻人啊,看似年老,但心智不成熟,一群陌生人过来,就让人家随便拿,这心态得多好?
必须好好的给他上一课,让他知道社会险恶。
为了帮助对方。
他邪物英雄王愿意付出一丝的努力。
鹰兄跟虎兄对视着。
兴奋的有些过头。
长白山真正神秘之地,任由他们选择东西,这是千百年来,难逢的机会。
很快。
众人开始行动起来。
林道明走到一株桃花前,“桃花朵朵开,真是美丽的很,能够在此地看到这种反季节的植物,实属不容易,刚好我缺一把桃木剑,就它了。”
“呵呵。”
刘海蟾面露不屑的看着林道明,连桃花树都不放过,完全就是土匪行为,想他刘海蟾道家高人,心境极高,无为之境,岂能干这些事情。
但……
真特么的太香了。
这些东西都蕴含着某种天地至理,一直诱惑着他,道心不稳的他,就这样的被腐蚀了。
那位无名的医家老妹儿早就在田地里捣鼓着。
谁也不知道她在捣鼓着什么。
但感觉好像是在弄什么好东西似的。
背着众人,猥琐的很。
此时。
屋内的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进入屋内后。
就一头倒在床上休息。
精神消耗的太大,而且还被重创,心头乱的很。
哪里知道外面一群土匪正在行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土匪,都是悍匪中的战斗机,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只要能够入眼的东西,都会被他们找理由坑走。
林凡看着眼前的场景。
并未感觉有什么不妥。
这些都是冥自己说的,如果他是冥的话,也会做到一言九鼎,东西自己拿,肯定会让别人自己拿,而且不会有任何心疼的表现。
小宝拉着林凡手道:“你不拿吗?”
“这里没有我喜欢的东西。”林凡说道。
小宝道:“也没有我喜欢的,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邪物公鸡背着人参想找好东西,但找来找去都没找到。
“这些草蕴含着灵气,跟强者时间长久后,也有些作用,可以吃的。”人参提醒道。
邪物公鸡看着周围的草。
鸡眼转动着。
让我吃草?
我又不是羊,搞的很没有面子啊。
可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是不吃草的话,怕是什么东西都得不到啊。
沉思片刻。
算了。
有便宜占就好,不占就是自己吃亏。
随后就看到邪物公鸡疯狂的吃着周围的草,还真别说,味道真的很好,而且还蕴含着灵气。
这头人参的确没有跟我吹。
不错。
真的很不错。
许久后。
时间已经不早,天都快黑了。
“冥,多谢款待,如今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有机会的话就来延海市找我,我可以带你去吃好的。”林凡站在门外跟冥告别。
其实他走不走都是无所谓的。
就是独眼男一直催促着他,说留在这里会打扰到人家,先前人家跟你交手,肯定很累,应该给人家好好休息。
林凡想想,说的很对,便向冥告别。
独眼男心情好的很,收获实在是太大,每个人都是大包小包,基本是将这里给撸秃了,原本还能给人家留点草。
谁能知道邪物公鸡竟然化身为吃草狂魔。
嘴不留情。
将周围吃的干干净净啊。
说实话。
有注意邪物公鸡的独眼男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行为过分。
简直不是人。
但的确不是人,他是邪物公鸡,跟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一群人顶着夕阳下山了。
原本就不热闹的这里,随着他们的离开,变的萧条许多,宛如一座荒山似的。
可怜!
可悲!
也不知休养中的冥恢复过来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也许会很欣慰吧。
打扫的真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