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37hu人氣玄幻小說 帝世無雙 txt-第兩千二百六十五章 可怕的毀運者讀書-96xzr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绝望,在蔓延!
而这一刻,虚空之中不断降临毁运者!
那些毁运者,从无尽时空之外,借助那无上至高本源的存在,定位到了这里,找到了这里的所在之地,瞬间出现了。
可他们出现的位置却也是不同的。
不过,这界域战场虽然在规则的限制之下,显得无比巨大,可是这些毁运者都是永恒之王的存在,都是一些比肩甚至超越了那三大禁忌的存在,就算是处于最遥远地方的毁运者,也只是短短的时间之中就出现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这些毁运者见面之后就是瞬间出手。
此刻在这些毁运者眼中,他们面对的不是禁忌之主,不是无上之上的强者,而是自己的机缘!
是的,就是机缘!
虽然这些禁忌之主身上携带的气运不算太过庞大,但是斩杀一尊也算一尊啊!
只要斩杀,那么就可以得到那至高本源规则的反馈。
如今这里可是足足降临了二十七尊毁运者的存在,这其中甚至还有三尊顶尖的毁运者!
一旦这些毁运者都出手的话,那么绝对可以短短的时间之中将这些禁忌之主全部斩杀的!
所以,出手慢了,什么都得不到了…
出手,瞬间出手,无比强势的出手!
这些毁运者,甚至将自己的底蕴之力都直接施展出来了,为的就是可以在最快的时间之中将这些毁运者,完全的斩灭虚无…
一尊,又一尊!
此刻,这界域战场之中出现了无尽的震荡!
将近二十尊禁忌之主,就这样瞬间虚无了,他们甚至连一丝的痕迹都无法留下,就这样完全消失在了这天地之中!
远方,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完全疯狂了!
他现在,拼命的燃烧自己的生命,就是为了尽快的可以摄取这金色气运的本体!
不是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贪婪到了疯狂,而是因为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意识到,自己如果不能吞噬一切,如果不能做到彻底的蜕变突破,那么——
那么这一次根本就不会有着其他的悬念!
他的陨落,似乎已经注定了…
所以,疯狂,完全的疯狂!
夏紫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尊毁运者,疯狂出手!
按照正常来说,这些毁运者是不会出手斩杀当前时代之中的存在,哪怕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就算是已经走到了永恒之王甚至更加可怕的存在也是如此。
但是这一次,却不同了!
因为,这些毁运者是要将这一方世界,将这界域战场完全崩灭的!
那时候整个界域战场之中全部的生灵都会伴随这界域战场的崩灭而完全的虚无!
这其中,自然也是包括了夏紫的存在了。
而且夏紫还是重中之重,虽然夏紫的存在是属于这个时代,就算是将夏紫斩杀了也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可他们不是白痴,知道夏紫绝对是他们的阻碍!
要知道,虽然他们都是无上的强者,可是面对夏紫却和面对那些禁忌之主不同!
因为,他们是有着手段,可以克制那些禁忌之主的,但是面对夏紫的话,却没有这样的手段了!
毕竟夏紫是属于这个时代之中的存在。
而且夏紫的实力…
恩,不算强大,甚至弱小的可以,但是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在这规则的体系之下,夏紫的实力却是无双的!
甚至在这些毁运者眼中,只是夏紫自己的存在,已经不弱于那毁运者和那尊逆天可怕的存在,不弱于古苍始祖了!
毕竟,他们对于那些不属于这个时代之中的古老存在,都是有着一定克制之力的!
因此,这一次出手对付夏紫的,是一尊顶尖的毁运者。
出手时刻,就是携带了一种恐怖的大势,仿佛就是将整个天地都倾覆一般的可怕力量!
而事实,也是如此!
这些毁运者,都是曾经毁灭了无数古老世界的存在,他们是毁运者,但更加是算是一种另类的清道夫。
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身上,出现的是无数世界的投影,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曾经窃取了无数时代的气运。
所以,他可以投影出那些世界,用借助那些世界存在的力量而发动至强的杀伐。
但毁运者却正好相反,毁运者是曾经毁灭了无数的世界,将无数的世界化作虚无的可怕存在啊!
毁运者一旦动荡,那么出现的就是那种极致的破灭之力,是曾经被他们毁灭的那无数世界的缩影!
而这种气息之中力量,更加让夏紫感到了震颤!
瞬间覆盖,夏紫处于了这样的领域之中,如果不是之前的时候夏紫曾经逆天燃烧,绽放了极致的实力,那么面对如此可怕的毁运者,也许在瞬间夏紫就会被镇压了。
可即便如此,夏紫依然还是处于了下风,被那尊可怕的毁运者不断压制。
失败,只是早晚的事情了。
看到这一幕,古苍始祖没有在袖手旁观,他直接朝着那尊毁运者杀戮而来。
只是可惜,当古苍始祖出手的时刻,足足五六尊可怕的毁运者就这样拦住了古苍始祖!
毁运者,任何一尊都是可以比肩那三大禁忌的存在,他们都是永恒之王的境界,而且他们比起那三大禁忌之力,更加的可怕和强大!
所以此刻当们出手之后,那种恐怖的动荡简直就是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
压力瞬间袭来,这一刻古苍始祖已经无暇顾及到夏紫那边了,因为就算是他自己,都有些危险了!
武國 青煙渺渺
而夏紫的对手,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此刻也遇到了自己的对手!
这是之前第一尊出手的极致毁运者,而此刻这尊毁运者果断选择了他作为对手。
如今降临的毁运者数量还不是很多,只有不到十尊,可所有的存在都知道,不需要多久的时间,其他的毁运者就要降临了!
而等到那些毁运者全部降临之后…
不说其他,只是那四尊最顶尖的毁运者,就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
因为,严格来说,可以对抗那四尊最为极致可怕毁运者的存在,只有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只有那尊逆天的存在,只有古苍始祖!
而夏紫,始终还是差了差一点…
这一次的结果,似乎已经注定了。
周围没有任何的存在,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可以继续疯狂的吞噬,而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蜕变在继续,自己已经进入到了一种极致可怕的蜕变之中了。
也许,不需要太久的时间,自己就可以完成终极的蜕变,就可以成为一尊准皇级别的存在了!
一旦成为了准皇,那么…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看了一下周围那些毁运者。
他知道,就算是自己成为了准皇,也是无济于事的,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准皇的存在,不足以对抗这全部的毁运者!
如果只是三五尊,如果这其中没有那四尊最顶尖极致毁运者的话,那么也许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还是会出手的,可如今…
不过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也清楚,只需要找到机会,只要自己真的可以蜕变完成,那么他就可以彻底的脱离这一片天地,就可以逃走进入到那真正的时空长河之中!
到时候,以自己本身这准皇级别的威能,绝对可以逃走的。
甚至,如果那时候这些毁运者还想追杀的话,那么绝对会引起时空长河的动荡,让那些隐藏起来的无数时代之中的顶尖存在,让那些同为窃运者的存在出手,联手将他们斩杀!
当然,这也只是他想象而已,只是他的想象罢了,毕竟前提就是他可以从这些气运之中得到蜕变!
如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想好了,他不会将这里的无数气运全部吞噬了。
只是,吞噬到自己蜕变就可以了!
甚至,就算是为此放弃大部分的气运,那么也是可以的!
贪婪,才是原罪,而如果没有贪婪的话,也许他就不会走入到这近乎绝境的危险之中了…
可怕的动荡,疯狂的动荡,最为极致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如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身后,那诸多的禁忌之主已经完全疯狂,就算是夏紫他们也是如此!
之前的时候,夏紫古苍始祖他们还是和这些禁忌之至对立,是生死之战,可现在却已经放下了一切。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不断催动自己的生命之力,燃烧换来了强大的力量,不断的吞噬。
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点了!
那一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眼中是疯狂和激动交织的色彩!
他知道,自己就要成功了!
虽然这一次遇到了毁运者,处于了那种危险之中,但是比起自己将要得到的一切,这些危险似乎已经不算什么了。
第一次,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感谢自己的贪婪,如果不是自己的贪婪,那么也许现在他已经逃走了,也不会得到这些气运,更加不会做到这样的蜕变了!
所以——
瞬间,消失了…
是的,最后的力量,那最后一点点金色的气运,可以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完整最终蜕变的气运,消失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呆呆的看着,眼中除了呆滞茫然的色彩之外,还存在着之前的那种激动!
可现在…
没有了…
什么都已经没有了!
完全,彻底的消失了…
“不!!!”
如果说之前看到那些毁运者的时候,是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感到崩溃,那么如今这些气运的消失——
不,不是消失,因为那些金色的气运,依然还是在那里,只是此刻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却已经无法吸收一点了!
这种绝望,这种疯狂,是比起之前任何的时候都要剧烈太多太多了!
明明,明明我已经看到联系了希望!
我明明已经看到了未来,明明已经肯定,就要成功了!
我已经,要成为那无敌的存在了!
可是,可是…
可是为何要在这最后的时刻,在这最关键的时刻,让我失去一切呢!!
如今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已经有些想要崩溃了…
在那金色的气运之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一尊正在不断注入无数的力量。
而这些力量,并非是注入到这金色的气运之中,而是将这金色的气运完全的裹了起来。
这样的手段,和之前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一样的,虽然手法不同,但是效果却都是同样的!
他们,也不能让这本源回归到这天地之中!
这些毁运者,都是一些无尽古老的存在,都是一眼之下就可以看穿一切的存在,他们自然都是无比的清楚,一旦要是让这些本源回归的话,那么…
自然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和其他的那些禁忌之主不会得到什么了,但是古苍师尊!
那尊已经达到了永恒之王的存在,将会可怕恐怖到一种无法想象的极限之中!
而这样一尊存在…
面对如此可怕的一尊存在,就算是他们的实力无比强大,也不是对手!
是的,对方在施展出了那些规则的力量之下,他们绝对不是对手,远远不是对手!
在这规则的掌控之中,没有任何的存在是他的对手。
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
那些毁运者都是十分清楚。
因此…
此刻这些毁运者,是绝对不会让这些气运回归的。
阻止气运的回归,自然就要让这气运彻底的崩断于整个天地之中,让这无数的气运,都是彻底完全的消散了!
这,才是最终的手段,是唯一的手段存在。
当然,这些毁运者也知道,现在就让他们将这些气运虚无,重归于那无上至高本源怀抱的话,还是不太切实际的。
毕竟不说现在强敌环绕,就是他们自己的存在,想要崩灭这些金色气运,需要的时间也是很久很久的!
让这些气运崩灭,远远比起吸收吞噬这些气运来,要麻烦太多太多了。
这一点那些毁运者都是无比清楚的。
所以此刻,他们只是限制这些气运,将一切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存在全部斩杀!
而且,这些毁运者还清楚一点,那就是在场这无数的存在,都是这些气运的承载体,如果将他们全部斩杀的话,那么对于接下来他们毁灭虚无这些金色气运,那么也是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
恍惚之中,时空都在这一刻沉默下来,那种完全宁静的感觉,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从那种无尽疯狂之中清醒过来!
只是此刻他看向那两尊毁运者的时候,双眼之中依然还是那种疯狂无比的色彩!
断道之仇!
这,就是断道之仇啊!
对方,断绝的是他的大道,是他的未来和希望!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想到自己曾经为了这金色气运付出的一切!
如果,没有夏渊的话,那么自然是不需要付出什么太大代价的,虽然被封印在这里无数的岁月,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都是有些疯狂,可终归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还是没有付出太多的代价!
但是,为了对抗夏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甚至施展出了气运天刀,甚至将自己积存下来的全部气运都一次性绽放了!
这,就等于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身家,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全部的身家啊!
而只是为了对抗夏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将自己全部的身家都绽放了!
如果,可以得到这金色气运的话,那么自然一切都是值得的,甚至可以说是超值无比的。
但是如果不能,那么…
所幸…
夏渊没有出现,这一点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无比的满意,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如果夏渊要是再一次出现的话,那么绝对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
当初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看到了,夏渊没有陨落,甚至在那极致的可怕力量之下,正在不断的蜕变,而当夏渊醒来,当夏渊蜕变归来之后,那么那时候的夏渊已经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可怕和恐怖了!
不过,好在夏渊终究还是没有归来,这一点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最满意的地方!
只是,夏渊没有归来,这些毁运者却出现了!
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眼中,虽然这些毁运者还是无法和夏渊相比,但都不是自己可以对抗的啊!
异世西游成道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这些毁运者竟然在那关键的时刻之中,就在自己下一瞬间就要成功的时刻,切断了那无尽气运,让自己始终无法完成最终蜕变!
这是,断道之仇。
本身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对于这些毁运者,仇恨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甚至如果可以的话,如果遇到的只是一般的毁运者的话,那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绝对会出手,直接将对方完全虚无。
但现在…
二十七尊毁运者,甚至还有着四尊不弱于自己分毫的毁运者!
在加上那四尊毁运者,都是掌控了无尽恐怖的力量,本身就是克制自己。
一旦他们将那些力量施展出来的话,那么…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自己不是这四尊毁运者之中任何一尊的对手!
可现在,想到自己的断道之仇,当然更多的还是想到了那金色的气运,这让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双眼之中,都是猩红无比的色彩。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如果自己可以在接引一丝一毫的金色气运,那么他就可以完成蜕变!
那么,他就会进入到下一个境界之中,那么自己就可以安然的逃走了!
是的,一切就是这样的!
所以,所以…
这一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如果这样惶惶逃走的话,那么损失的这一切,对于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现在,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好像是一个赌徒,他愿意拿出一切来,赌注这最后的希望!
那一瞬间,彻底的动荡了!
是的,极致可怕的动荡了!
周身之上,那种恐怖的生命火焰更加的旺盛了。
而两尊极致毁运者看到这一幕,都是楞了一下。
显然就算是他们都没有想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竟然不是逃走,而是选择和自己等人对抗!
要知道,这些窃运者单独遇到他们这些毁运者的时候,除非是相差极大的情况之下,不然一般都是会选择逃走的!
可对方,面对是两尊,两尊和他同样级别的存在,最终选择不是逃走。
甚至不仅仅没有逃走,还打算疯狂一战!
尋龍密卷
这,已经足以让他们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
不过…
瞬间之后,这两尊极致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面容之上,出现了无数的笑容。
这样的话,那么就再好不过了!
对方既然打算拼命,那么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毕竟——
如果要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逃走的话,他们还是需要花费一些手脚的。
是的,他们任何一尊毁运者,他们四大极致毁运者之中的任何一尊一对一的情况之下,都是可以轻松的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斩杀的。
但这前提就是对方和自己死战!
显然,这些窃运者是不会这样愚蠢的。
而现在…
一瞬间这两尊极致毁运者已经想明白了。
不是因为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一个白痴,而只是因为…
他们看着被自己封印起来的那金色的气运,眼中闪过了一丝诡异无比的色彩。
而是因为,这气运的诱惑太大太大了!
“你去吧。”
“我,继续封印…”
一尊极致毁运者开口,而旁边的那尊毁运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当初之前的时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如果不曾燃烧生命,那么也只是可以勉强的封印这气运而已,当然也仅仅只是封印,甚至封印的时间不会太久。
这也是之前古苍始祖为何拖延时间的原因了。
而现在…
这些毁运者,这两尊极致毁运者本质之上还是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同样的存在,所以他们如果想要封印这金色气运的话,那么就需要有一尊极致毁运者专门在这里。
另外一尊毁运者看着那边已经疯狂,朝着自己杀戮而来的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嘴角带着一丝笑容,一丝无比邪异的笑容。
作为一尊毁运者,他希望看到的,就是那些已经失去了理智的窃运者,或者那些古老的存在了…
“杀!”
轻轻的一个字吐出,瞬间极致毁运者周身之上出现了无数朦胧的色彩。
眼中无法形容的诡异力量,在这朦胧之中诞生,而后完全附着在了那尊极致毁运者的提升之上。
下一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杀来,已经出现在了那尊极致毁运者的面前了!
一拳!
直接就是一拳杀出,直接就是最为强大可怕的一拳杀出!
这一拳,几乎凝聚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最强大的力量!
而那尊极致毁运者,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既然是对抗,既然是碰撞,那么就来吧!
本身他们这些毁运者,就克制那些古老的存在,如今面对对方这样近乎挑衅一般的对抗,那尊极致毁运者如何会选择退缩呢!
那么,就战斗吧,那么就疯狂的一战吧!
瞬间,接触到了一切!
可瞬间之后,那尊极致毁运者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直接分开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身体之上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只是一次简单的接触——
不,只是一次极致的杀伐之后,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受到了重创了。
可是,对面同样不好过!
那尊极致的毁运者面容之上出现了一抹扭曲的色彩!
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一点,他已经忘记了,之前的时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可是已经燃烧了生命!
如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强大程度,比起之前来提升了太多太多!
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之下,也许这一次简单的对抗,将会是他轻松的战胜对方,将对方完全的镇压!
但可惜,这不是!
这不是他想象之中那种完全在他计算之中的战斗!
本身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无比强大,而燃烧生命之后,更加已经强大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所以,这一次的对抗,几乎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强横的对抗余波,瞬间在整个天地之中回荡,无数的生灵都是受到了波及。
大地开始龟裂,时空不断的粉碎。
整个天地之间,一幅时代末期,那种毁灭终结降临时刻的画面!
可怕,这就是可怕!
这尊极致毁运者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都是属于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他们都是受到这界域战场规则的束缚,自然无法绽放出超越了这规则极限的实力了。
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
在这界域战场之中有着无数,真的就是无数的这样境界的存在,但是那些存在和这两尊比起来,却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就算是那些极致圆满的圣贤霸主燃烧了自己全部的一切,就算是十尊百尊,甚至千尊万尊,千万尊这样的存在将自己的生命全部献祭,也是没有此刻威能的亿万分之一!
这,就是永恒之王!
甚至,极致圆满的永恒之王存在…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此刻已经有些疯狂。
不,不能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是疯狂的,应该说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已经只剩下唯一的道路了!
是的,只有唯一的道路了。
如果可以将那尊极致的毁运者斩杀,哪怕就是重创之后都是可以的。
那么他就可以靠近那金色气运。
只需要,一点点,仅仅只是一点点的金色气运,那么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可以突破了,就可以进入到准皇的层次之中了!
而那时候,他就可以脱离这里,就可以活下去了!
可如果要是没有他蜕变的话,那么只是如今的他面对这些毁运者,唯一的结果就是被镇压,就是被直接活活的打死啊!
这,就是唯一的结果,无法更改的结果!
所以,所以…
这已经是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唯一的出路了。
如今他疯狂,都是正常无比的,不疯狂才是白痴。
瞬间,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又一次出现了,出现在了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疯狂前进道路之上!
比疯狂?
他们毁运者,从来没有怕过谁!
虽然这些毁运者执行的都是类似于清道夫的工作,他们都是一些维持这世间平衡的存在,然而实际上他们的存在,却是处处被喊打的!
基本上整个无尽之中,就没有多少的地方是他们的容身之所,所以他们如果在不疯狂一些的话,那么真的就是要彻底消失了。
看到那尊神秘的窃运者的疯狂,毁运者同样疯狂了。
瞬间,燃烧了自己的生命!
既然,你敢于燃烧自己的生命,那么我为何不敢呢!
疯狂,不是只有你才会的!
之前的时候,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就是因为燃烧了生命,在力量的程度之上超越了毁运者太多,所以才可以那尊极致圆满的毁运者击退的。
可如今…
当看到同样燃烧生命的毁运者,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除了疯狂之外,剩下的就是绝望了!
“杀,杀,杀!!”
杀,杀,杀!!
如今,那尊神秘的窃运者心中唯一剩余的念头,就是杀了!
他如今唯一可以去做的,就是杀了!
虽然,此刻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似乎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或者说这无尽的时空最深处,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惨烈战斗。
当然,也不能说是从未有过的,因为之前这些禁忌之主和夏渊之间的大战,疯狂程度还在现在之上!
要知道,之前夏渊和那尊神秘的窃运者之间的战斗,和那气运天刀之间的极致对抗,甚至将一方领域都彻底的打到了虚无。
如今比起之前来,还是有着一定差距的。
不过即便是有着一定差距,但这里的惨厉程度也是无法想象的。
妻心似刀 翩然烟雨中
只是短短的时间之中,一尊有一尊的可怕禁忌之主就这样陨落了。
曾经他们俯瞰一切,是这界域战场之中的无上之王,就算是在最原始的时代之中,在属于他们的时代之中。
古裏古外 湯沁
这些禁忌之主也是一方时空之中的绝对霸主。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最终会以这样的方式,彻底的消失在天地之中!
是的,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已经不存在任何痕迹的消失了…
一尊又一尊的禁忌之主,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本身这些禁忌之主,就只是无上之上的存在,而他们的对手那些毁运者,最差都是永恒之王!
永恒之王和无上之上的存在之间,就是天地之间的差别啊!
在加上那些毁运者,本身就是掌控了无数可怕的力量,而这些力量之下,足以轻松的将那些禁忌之主镇压,所以…
陨落的速度之快,超出了想象,除了当初夏渊化身成为那无上神国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快速的斩杀过…
短短的时间之中,已经有着超过二十尊禁忌之主,消失了…
他们没有失败在之前的道路之上,他们躲过了夏渊的惊世杀伐,他们抗住最终的崩塌,终于来到了如今的时刻,终于就要完成最终的解封,终于就要彻底的安全了!
可是,可是…
可是谁能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呢?!
谁能想到,最终他们,却倒在这最后一步之上呢…
甘心吗?
真的,不甘心啊!
然而就算是他们心中有着再多的不甘心又能如何呢!
因为最终的结果,已经不会有丝毫的改变了…
结束了,一切就这样简单无比的,结束了…
轰隆隆——
整个界域战场之中,无数的时空动荡!
那无数曾经在亿万生灵眼中高高在上,无尽伟大的存在却如雨点一般不断的陨落!
二十多尊禁忌之主,这已经是最后的禁忌之主了。
再也没有多余的禁忌之主了!
又是一阵极致的震荡。
最后一尊禁忌之主,也彻底的陨落了…
如今,还在战斗的,只剩下了那最后的七尊存在了!
那尊神秘的窃运者,那尊九玄墟之中封印的可怕存在,古苍始祖,夏紫和那三尊禁忌之王!
只是,此刻这七尊存在也不是很好过!
因为他们的对手,实在太多太多了。
之前有着那二十多尊禁忌之主分摊一切,他们还是可以稍微轻松一点。
但是如今当那二十多尊禁忌之主也彻底虚无之后,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分担压力的了。
甚至…
斩杀了那些禁忌之主后,这些毁运者已经腾出手来,而且远方,最后的几尊毁运者,都是降临了…
此刻,二十七尊毁运者,都是已经汇聚在了这里…
二十七尊毁运者!
甚至别说二十七尊毁运者了,只是十尊毁运者,只需要两尊圆满的毁运者存在,那么就足以将他们彻底的覆灭了!
而现在…
足以形成碾压了…
古苍始祖的眼中是绝望,那三尊禁忌之王的眼中是绝望,
面对这些可怕的强大毁运者,他们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强大如准皇级别的那尊九玄墟之下封印的存在,此刻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如果他还是处于自己的极致巅峰之中,是可以和当初的他对抗的那尊无上无敌的存在,那么此刻或者还是有一点希望的。
但是可惜,不是!
他,不是!
甚至和夏渊一战之中,那尊可怕的逆天存在更加是损失了太多太多的本源!
如今别说准皇级别的实力,就算是一尊极致圆满的永恒之王,想要维持这样的状态,他都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是可以的啊!
这是一种悲哀,可惜事实就是如此,他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如此。
看到这些毁运者的强大,感受到这些毁运者之上出现的那种恐怖极致的气息,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眼中也是出现了一抹绝望的色彩!
这样的结果,是之前的时候谁都没有想到的。
这些毁运者,就这样如此突兀的出现了,就这样如此突兀的绽放了可怕的实力,就这样直接将一切,都彻底的抹杀了。
曾经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可是有着足足九十九尊禁忌之主,加上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那么就是足足一百尊无上之上的存在!
可现在…
十尊不到!
虽然这其中,也是因为夏渊的缘故,只是陨落在夏渊手中的禁忌之主数量,就超过了七十…
这,已经不是自己的时代了…
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心中无尽的叹息,他知道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自己的时代了,已经不是自己曾经那可以一人之力独断万古的时代了!
在如今的时代之中,在这样的封印之中,虽然他不是蝼蚁,可是他的存在却已经不算什么了。
起码,现在太多太多的存在都可以直接将他斩杀了…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似乎已经放下了什么。
他的心境,竟然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这一刻,曾经那动荡的内心,难得的享受到了一丝平静的气息。
那时候的他,是无敌的存在,是可以和他比肩的存在!
不,应该说那时候的他,是足以同自己比肩的存在!
当初,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才是那个时代之中的第一无上霸主存在,才是那个时代之中,统御了一切的无上至尊存在,只是后来那个他逆天崛起,这才从自己的手中,将那无上的荣耀夺走。
他,本身应当就是一尊站在一切最巅峰的存在。
而此刻当活下去已经成为一种奢望的时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竟然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看着,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而他身边的那些毁运者并没有贸然行动。
他们自然可以感受到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的强大程度了。
这是一尊霸主,无双盖世的霸主存在。
虽然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展现出来的气息十分一般,可这些毁运者却无比清楚,那尊可怕的存在,曾经的时候必然是站在一切最巅峰的伟大!
是一尊,只是孤身一人的存在,就可以定乱时空的无敌强者!
准皇!
是的,肯定就是准皇级别的存在。
这一点,对于那些已经达到了永恒之王的毁运者而言,是清晰可见的。
只是因为无数时代的封印,因为这无数岁月的封锁,让对方的本源消失了太多太多,不复曾经准皇级别的盖世威能了。
不然的话,就算是他们有着再多的克制,但是面对一尊已经达到准皇级别的存在,也是会无比困难的。
毕竟,那是准皇啊!
那是站在了一切最巅峰的无上可怕伟大存在,而一尊准皇可以绽放出来的威能,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这些毁运者都清楚,准皇和永恒之王之间,有着天大的差距!
这差距巨大到无法想象,虽然严格上来说,准皇虽然带着一个皇字,但实际上依然还是属于王道领域的范围!
唯有那传说中的半皇,才是真正踏足到了皇道领域的存在!
可,就算是处于王道领域之中,但是准皇,毕竟是带上了一个皇字!
这,是无尽可怕的境界。
就算是那些最为极致巅峰的可怕存在,面对一尊准皇的话,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起码,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如果要是一对一的话,面对全盛时期的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不是对手!
没错,不是对手,而不是说不能斩杀对方!
这,就是准皇级别的实力。
这就是逆天如准皇一般的妖孽强大。
就算如今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已经不是处于自己的巅峰状态,甚至可以说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已经和那四尊极致的毁运者相当,可在那些毁运者心中,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才是最为重要的!
或者说,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才是最需要在意的。
其他的那些存在…
如果那无尽气运不曾回归的话,那么古苍始祖也只是排名第二而已。
一瞬间,那尊极致圆满的毁运者又一次朝着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杀戮而去。
此刻,不仅仅是那尊极致圆满的毁运者出手,甚至就连周围足足十几尊毁运者也是出手了!
他们知道,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将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拿下的话,那么很容易出现什么变故。
这些毁运者,都是无比谨慎的存在,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随便出现!
所以,一尊尊都是无比小心,找到了机会那么就是直接强势出手,将一切都是彻底的粉碎!
战斗,又一次出现了,更加可怕震撼的出现了!
毫无疑问,此刻当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已经似乎明白了自己最终宿命的时刻,当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选择燃烧璀璨自己的时刻,那种威能绝对是无法想象的!
就算是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在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强势疯狂的杀伐之下,也是隐隐之间开始崩溃了。
没错,就是崩溃!
不过同样的,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身体之上也是多出了无数的伤害,那种极致的重创。
更加重要的一点,就是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每一次的战斗,消耗的都是自己的生命,都是自己的本源啊!
所以,一旦战斗时间过长的时间,那么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很容易直接陨落。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疯狂,彻底的疯狂,隐隐之中,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眼底深处的冷静,已经开始消失了。
处于魔化状态之中的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无疑是极端恐怖可怕的,只是因为冷静的压制,让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多出了无数的思考。
可现在…
放弃了一切,只剩下了疯狂无比的杀伐!
杀伐,不断的杀伐,只是杀伐!
虚空又一次被打碎了,而这一次之后,那界域战场的虚空世界,再也没有被修复。
就算是这界域战场本源,也已经来不及将这漫天毁灭之后留下的残局修复了…
那一瞬间,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周身上下出现了无尽可怕的魔焰!
真正的,魔焰滔天!
宛若传说中的炎魔一般!
可怕的黑暗火焰,瞬间灼烧!
是的,瞬间,真的只是瞬间!
只是一个瞬间,一尊强大的毁运者,就这样被那恐怖的魔焰沾染。
甚至,已经无法做到任何的反应,在那诸多毁运者的注目之下,那尊强大的毁运者,就这样活生生的被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直接撕裂,成为了两半…
这里,是界域战场。
而只要受到这界域战场规则的阻拦,那么一旦陨落,就是真的陨落了!
除非,你有着超越这规则的力量,不然陨落,就是陨落!
而毫无疑问,或者那尊可怕的毁运者在外面的世界之中,就算是被直接这样撕裂,但他最多也只是重创罢了,不可能会直接陨落的。
然而现在…
陨落,陨落!
他,真的就是直接陨落了…
其他的毁运者,有些无言,虽然他们都是来自于不同的时间空间和纬度之中,虽然他们相互之间并不认识,都是受到了那至高本源的召唤,从那些时空之中降临这里。
但是,当一尊毁运者陨落之后,其他的毁运者心中,也是充满了一种沉重的情绪。
甚至,带着一丝的悲伤。
毁运者,虽然号称清道夫,但本身就是不容于整个无尽混沌,一切时空之中的!
他们可以说是至高本源规则的走狗,是亿万生灵的敌人!
但凡是有一点机会,那些生灵都会将他们斩杀!
所以,虽然这些毁运者一尊尊都是可怕到超出想象的,但实际上他们却才是真正东躲西藏的。
如今,一尊同伴,就这样陨落了,这让他们心中充满了一种震颤…
“杀!”
一尊毁运者绽放。
之前降临的时刻,他们认为自己的存在绝对就是无敌的,认定就算是那些存在如何疯狂,也绝对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可如今,当第一尊毁运者陨落之后,其他的那些毁运者终于明白,他们也是脆弱的…
杀,杀,杀!
虽然尚未完全疯狂,可这些毁运者眼中已经看到了疯狂的色彩了。
或者,他们占据了优势,似乎已经可以稳定大局,肯定不会失败,然而当看到自己同伴,看到一尊毁运者陨落之后,剩余的毁运者还是无法抑制心中的那种毁灭情绪了!
没错,就是毁灭情绪!
虽然,这些毁运者所做的一切,都是本源至高规则默许,甚至是希望的,但终究这些毁运者,都是毁灭了亿万世界的存在。
他们本身,已经几乎成为了毁灭的化身了!
所以,所以!
当杀戮出现之后,有些毁运者甚至已经无法抑制自己心中那种疯狂杀戮的念头,已经有些不能控制自己了。
一瞬间,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周身上下出现了无数可怕的伤痕,上面附着的力量可怕异常!
那些都是至高本源规则赋予的一种力量,对于任何生灵都是有着莫大的伤害,几乎快要达到禁忌之力的层次了。
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不是夏渊,没有那种无上之力可以随便将这些力量消磨干净,所以当这些力量进入到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身体之中的时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眼中最后一丝理智,终于还是彻底的消失了。
是的,完全彻底的消失了。
如今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只剩下了疯狂,唯有疯狂了!
那极致的痛苦,那种可怕的摧残,让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已经失去了最后的一点理智!
杀,杀,杀!
同样也是杀杀杀!
甚至,此刻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身体之上魔焰的气息更加的浓郁,这代表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此刻已经选择了最为极致疯狂的燃烧,他已经选择献祭了自己几乎全部的生命了。
就算是最终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真的可以杀出重围,真的可以在这无尽的杀戮之中活下去,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太好的。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生命本源的虚无,已经让他失去了未来的空间,别说恢复到自己昔日的时刻了,甚至就算是如今的状态,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几乎都已经无法维持了。
那些疯狂的毁运者眼中出现了一丝清明的色彩。
他们知道,现在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是最为可怕的,所以果断放弃了之前的那种疯狂围杀的想法。
不断绽放各种力量,各种限制秘法,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等待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生命点燃的时间差不多消失之后,那么就是他们不战而胜的时刻了。
是的,就是不战而胜!
这,就是此刻那些毁运者心中所想的。
他们不是夏渊,不管对方如何的绽放,都要将对方完全镇压,这些毁运者,都是为了活着…
时间虚无,空间虚无,一切都在虚无。
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所处的领域之中,万般一切都在不断的粉碎,都是彻底的灰烬!
可怕吗?
是的,无尽的可怕,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展现出来的力量,简直就是无法描述无法想象的。
只是他自己一尊的存在,竟然将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将是如今这足足十几尊的毁运者都杀到了颤抖,都杀到彷徨!
虽然那些毁运者不断施展各种秘法秘术,但是显然他们还是小看了那尊无上可怕的存在!
如今这可怕极致的璀璨之后,那尊毁运者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领域之中。
甚至,这就是他的巅峰,是曾经和那个他争锋天地的巅峰时刻!
一拳一脚,都是携带了无尽可怕的魔焰,那种腐蚀磨灭一切的力量,一旦沾染那么就是重创!
是的,重创!
此时此刻,已经有着足足数尊毁运者,被彻底的重创了。
而短短的时间之后,又是一尊毁运者,虚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