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末世小館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司空又雙叒人間值得了分享

末世小館
小說推薦末世小館末世小馆
不得不说,即使是黄鳍金枪鱼的鱼肉质地也是非常漂亮的,肉里细腻的油花比之上好的雪花牛肉也不逞多让。
不过对于明光进化者来说,什么蓝鳍金枪鱼啊黄鳍金枪鱼啊都不太重要,只有普通的有钱人人才会关注这个,进化者更在意的这条鱼到底有没有变异,是几阶。
滚好的鱼骨高汤被林愁盛出一部分,他先是用纱布包了一个料包出来,然后另起一锅,将砸碎的淡黄色老冰糖放进油锅里炒制成糖浆,放入小香葱、干红葱和姜蒜烹出香味,把切成二厘米方块的带皮金枪鱼肉放在锅里煎香,煎出略重的焦褐色后取出放在一旁。
再把料包放进煎锅,加入盛出的高汤一同炖开,炖15分钟后,关火,将汤放凉。
金枪鱼鱼肉的生时看上去与牛肉相差无几,但熟透后并没有牛肉那样的筋性,会显得松散。
所以林愁用了他不太常用的低温烹饪手法——
取一个砂锅,将煎好的鱼肉整齐摆放,再注入放凉的高汤,盖好盖子后入蒸笼,调节火力。
“唔,这样就差不多了,这么大的蒸笼这么小的火,稍微注意一点的话,很容易就可以把蒸笼内的温度保持在55~65℃之间。”
鱼头豆腐汤最简单,只需要把切好的豆腐、山野菜和鱼肉放进汤里咕嘟着就可以了。
黄鳍金枪鱼硕大的鱼脑袋可能有一百多斤,林愁主要取用的是它的脑髓、两腮部分,切成一块块足有巴掌大小的块,放在汤锅里和豆腐一同滚着。
家 有 刁 夫
有了鱼头和豆腐的加入,汤中的杂色迅速消失,真正成了漂亮又纯净的奶白色。
金枪鱼的脑髓被热汤一滚,化作了一种果冻般的半透明胶质,和豆腐一起在锅里颤颤巍巍的。
“呼~”
术士大爷和司空忍不住催促道,
“嘛时候炖好啊,先给俺盛一碗吧,求求了…”
林愁取出随身携带的新鲜魔鬼椒切成辣椒圈,与葱碎混合在一起,三碗汤每一碗都撒了一点点。
司空貌似山爷附体了,端着一碗汤站在船头,一手扶着栏杆,作举杯邀明月状,
元 娘
“吸溜~呼~”
冰冷的海风拂面,手里的滚烫浓郁的鱼头豆腐汤,更妙的是汤里尖锐新鲜的辣味…
毫无疑问,这又是一次对司空来说人间值得的体验。
“太棒了!”
司空深吸一口冷冰冰的咸咸的海风,语气深沉道,
“难道这就是甜甜的自由嘛?”
“??”
术士在半空中缓缓打出一问号,
“人家都是甜甜的恋爱,到你这儿甜的方向咋就不对了呢?”
林愁默默助攻,
“我想可能是因为他的恋爱方向本身也不太对的原因。”
司空:“草!”
这帮犊子玩意总是这么扫兴。
“你们丫的能不能不提这茬儿?”
林愁很喜欢鱼头豆腐汤里的鱼头带着脑髓的部分,吃在嘴里像是充满胶质的果冻,既鲜且嫩,鱼头汤自带的咸鲜就像深邃的大海一样迷人,那鲜美的滋味与蛤蜊、牡蛎贝壳内汪着的那一包汁水不相上下,简直就是大自然能赋予我们的一切美好。
术士大爷的吃法就让人感觉很清奇,他用的是干红的魔鬼椒烤到焦香磨成的辣椒粉,蘸豆腐和鱼肉吃。
“不,不辣嘛…”
这要是正常人这么吃,说实话司空都不太敢看。
那不得把嘴唇子辣出血?鼻涕眼泪肯定全来了…
术士大爷吸着冷气,甩着大袖口擦脸,丝丝缕缕的灰雾从脸上发散剥离,异形异状的——大概这是在用术士大爷的方式表达“汗流浃背”这个词吧。
“你不试试?”术士大爷夹起一块豆腐,在烧辣椒粉里蘸了又蘸,活活把一块洁白的嫩豆腐裹成了彻头彻尾的艳红色,一丁点白都见不到的那种,“拉张嘴,啊~”
捏着司空的腮帮子就给他扔嘴里了,还手动帮司空嚼了嚼。
“卧槽…咳咳咳咳…草…”
司空人差点没了!
“嘶…哈…嘶…”
折愿千纸鹤
被辣到自我感知都快消失整个脑子都虚无了一样的司空慢慢缓过神来,突然觉得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等等…
我堂堂司空公子该不会是有什么奇怪的隐藏属性吧??
司空开始怀疑自我,进而怀疑人生。
林愁还弄了一整块黄鳍金枪鱼大腹切成的近乎半透明状的薄片——事实上海鱼的肉质果真能够比淡水鱼切得更薄而不至于破碎。
通灵师奚 柳笑笑
薄薄的鱼片顶多比涮火锅常用的肉片厚度多上那么一丁点,原本是平平整整的,放在奶白的鱼汤里那么一涮,立刻蜷缩成了直筒状。
“嗯嗯,这涮鱼片也不错啊,就是比牛羊肉什么的软了点,但口感还是很饱满的。”
清淡的涮鱼片蘸上林愁调的山葵醋汁,口感清爽通透,薄而富有韧性的鱼片一片又一片的下肚,让人似乎都感觉不到饱腹感了,只想这么一直一直吃下去。
司空突然想起一种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味道,
“上次我吃到这么好吃的鱼片还是在一艘游轮上,我大概这么高吧,还不到现在的腰,那是我第一次上渔船,虽然只是在明光港兜了一圈风,我爸领我去的。”
“当时我记得他钓上来一条狼鱼,骨头是绿的那种小小的狼鱼,厨师把狼鱼用稻草烧了一小会儿,鱼皮都没熟透的那种感觉,然后切成薄片,啧,那味道简直绝了。”
“听着貌似也挺不错啊,”术士大爷给予肯定,“话说狼鱼的骨头还有绿色的?感觉这颜色怪怪的…”
林愁则说,
“你司空还有吃这种东西的时候?我以为绿骨狼鱼是下城区专属呢,我没记错的话那玩意才卖5、6流通点一条吧…”
司空翻了个白眼,
“总觉得你丫在嘲讽我——嘿,在明光很少有我买不起的东西,在吃东西这方面,我一般只看品质不看价格。”
“哦,”林愁说,“狼鱼这东西嘛,我一直觉得煮面很棒,绿油油的骨头,偶尔带点绿色的肉质,煮出的汤都是那种青翠的颜色,而且作为鱼来说,它的味道绝对够浓,巷子里很喜欢用它腌渍成咸鱼然后炖土豆之类的蔬菜,因为会有肉味油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