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529章 惡鬼背棺鑒賞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巫神!”
“王爷!”
楚京市井之中,传来浩荡的呼啸声,热火朝天,激动而亢奋,人人脸色涨红。
不得不激动。
重生之别惹豪门千金
在这一刻,他们赫然有种亲自见证历史,传说照进现实的感觉。
宣政殿前也是如此,文武百官正在热烈讨论,有老臣颤颤巍巍,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就连手中杯盏里的酒水倾洒一地都不自知。
却没人埋怨他,哪怕被酒水迸溅到的人也是如此。
这是数朝元老,年龄比叶向佛还要大,经历过芈熊之前南楚的至暗时刻,也经历过芈熊时期的功败垂成,为南楚奉献了一生,终于在大限将至前,看到了南楚成为东神州第一王朝的希望。
是的。
第一王朝!
十大圣境。
百位宗师层次巫族强者加持。
其他王朝,谁能一战?!
没有人!
且不说李云逸这段时间巩固内政,终于在春季到来之时迎来了一次彻底的爆发,安居乐业,民心稳固。
一句话。
“我南楚,当盛!”
老臣颤颤巍巍的一句话,立刻在宣政殿前响彻,形成一道新的风暴,迅速传遍整个楚京城内外。
“王爷无敌,南楚当盛!”
李云逸感受着命宫宝穴里信仰之力蒸腾,层层递进,增长速度几乎是之前的一倍,看向太圣的脸上笑容更深了。
巫族,来得好!
他不在乎太圣的这些试探,同样也没有因为自己经过了太圣的第一道考验,得到后者的认可而激动。
巫族。
这的确是一股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力量,不说得到他们的效忠,就是得到他们的认可,也足以让中神州任何一个顶尖势力陷入狂喜之中。
李云逸也知道这对自己而言是个不可缺失的良机。
但他更明白。
人要有自知之明。
大道当前,吾当徐徐图之,而不是一口吃成个胖子。
事实上,就是现在太圣认可了他,他也绝对不认为自己就能把这样一个令中神州都必然震荡不已的势力平安的带出南蛮山脉。
现在的他,还没有这个能力,还需要时间的积累。
“但,终有一日。”
李云逸眼底精芒闪烁,压下心头的波澜,对日后重回中神州更多了几分自信。
这时。
太圣望着整个沸腾的楚京城,脸上露出微笑,心里也落下了一颗大石头。
哪怕,这些欢呼声大多数都是给李云逸的,但也有一些是给他,给巫族的,这让他看到了东神州对巫族的认可。
死神之美女护卫队 王筱蛟
而从这一点上,他甚至是认可李云逸的,那就是巫神教。
巫神传说固然流传久远,但它是传说中的神灵,而不是巫族。手段暂且不说,是李云逸把巫族带来了东神州,并且从开始到现在,在民间积累了不少名声和人气,也为他们入世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想到这里,太圣望向李云逸,传音道:
“从今天开始,王爷也就不需要偷偷摸摸的抓我巫族之人了。”
抓?
李云逸眉头一扬,向太圣一拱手,没有多说什么。
太圣以为,李云逸是在为之前对巫族所做一切而不好意思开口,却没想到,后者此时的余光全部落在了距离宣政殿百丈外的偏殿上,一道倩影悄然独立,长裙垂落身后。
是天鼎王。
李云逸从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后悔。
他现在想的是——
自己无需在南蛮山脉大动干戈了,岂不是意味着,江小蝉要回来了?
要是她知道自己和天鼎王之间的关系,知道天鼎王怀中的孩子是自己的……
李云逸突然感觉自己的头有点大,下意识就想要再找个理由让江小蝉继续呆在南蛮山脉,起码要等天鼎王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再让她回来。但是转念一想,李云逸还是打消了这一念头。
没必要。
江小蝉固然性格十足,对自己也有意思,但这种事上,自己切不能以这种方式去面对。
更何况,这段时间,李云逸也终于确定,传说中圣境怀胎和普通人不同是真的。这都足足两个月过去了,天鼎王的小腹依然一片平坦,甚至连半点弧度都没有,若不是他对生命气息的感知相当敏锐,甚至会怀疑自己当天的判断。
普通人怀胎还要九个月,圣境呢?
三年,还是五年?
总不能天鼎王五年不生,他一辈子都要把江小蝉束缚在南蛮山脉吧?
“也罢。”
“走一步看一步。”
李云逸轻轻摇头,把这些杂念抛却脑后不再多想,抬起头迎上太圣略显调侃的眼神。
“昔日故事,不提也罢。”
“来,太前辈,还请入殿一叙,畅饮几杯!”
来者是客,礼遇不能丢,李云逸作出邀请,太圣一扬眉,望向对他人来说高大宽敞,但对他如此庞大的身形来说只是勉强够格的宣政殿,大手一挥。
呼!
足足一坛酒飞起,落在他的大手里就像是一个杯盏一般,对李云逸轻轻一扬,一饮而尽。
“这一杯酒,权当是为王爷祝贺了。”
“至于下去……就不叨扰王爷与他们热闹了,老夫留下只是累赘。”
“还请王爷清点巫神大人的贺礼,老夫也该回去了。”
太圣要走?
李云逸朝对方魁梧的身形看了一眼,轻轻点头,这才把太圣刚才递给他的那木盒拿了出来,心里并没有太多在意。
因为在他看来,巫神给自己的已经很多了,无论是深夜传道,还是托付整个巫族给自己,都是其他人千载难逢的机缘。
哪怕木盒里只是一株千年灵草,他也不会在乎。
可当他打开木盒一看——
李云逸轻轻一怔,探手将它拿出。
竟是一枚晶石。
和普通晶石不同,它通体不是透明的,日光落在上面,竟然显化出星云之象,随着视角的变化轻轻旋转,颇为奇特。
这是什么?
别说李云逸了,就是太圣都眯起眼睛,看着这奇异的石头,正要随口找句话解释,突然。
“悟道石?!”
“这么大的悟道石?”
呼!
太圣眉头一皱,看到一道身影从宣政殿一步踏出,来到了身前,眼底已经有不善之色开始闪烁。
来者正是赵天印。
只见他一脸惊讶地望着李云逸手里的悟道石,长大嘴巴,近乎失态,嘴里几乎都可以塞下一个鸭蛋了。
李云逸不免有些惊讶,即便是他前世纵横中神州数十年,也从未听闻过悟道石这种东西,但从赵天印现在的反应看来,这东西,很珍贵?
“赵长老,这是好东西?”
“当然!”
赵天印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打了鸡血一样,瞪大双眼,立刻点头,只是当他抬起头,看到太圣冰寒的目光,这才精神一凛,重新回到现实,连忙拱手行礼。
“紫龙宫,赵天印,见过道友。”
紫龙宫?
太圣闻言,脸色这才好转几分。
紫龙宫的名字他肯定是知道的,即便自己是本体,而后者只是分身,也没有故作姿态,只是轻轻点头,也不热情,把头转向李云逸的时候,眼神才温柔了几分。
“既然有赵长老鉴定,看来老夫没有拿错。”
“即是如此,老夫就先行告退了。待南楚大贺结束,老夫再带我巫族儿郎来!”
太圣执意要走,李云逸当然不会再强留,拱手施礼送别。
轰!
直到太圣化为一轮金黄色的太阳消失在视野尽头,李云逸这才转过身来,对赵天印歉意一笑,道:
“还请赵长老不要介怀,太圣前辈就这么脾气。”
赵天印淡淡苦笑,哪能真说什么,一颗眼珠子依然落在悟道石上,神色激动,似乎颇为期待。
赵天印对这悟道石有想法?
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却也不点破。
“赵长老,咱们还是先下去吧?”
“至于这传音石,咱们以后再慢慢说。”
赵天印闻言一惊,讶然望向李云逸,没想到后者不仅看穿了他的心思,还如此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连连点头,这就身形一摆,朝宣政殿掠去。
是的。
他留下了。
哪怕只是分身,哪怕不能饮酒作乐,但李云逸手里那枚巨大的悟道石,让他整个人完全忘记了他之前是如何对李云逸不满的。
悟道石。
并且这么大一块悟道石,对他的武道修炼,实在是太重要了!
看着赵天印掠下的背影,李云逸眯起眼睛轻轻一笑,不以为意,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浑身舒畅的很。
今天,是个好日子!
双喜临门?
李云逸眉头一挑,就要走下半空,回到宣政殿,好好痛饮一番。
该来的都来了,忙碌这些时日,他也总该让自己放松一下了。
只是,就在他从高空掠下的一瞬间,突然。
嘭!
众目睽睽之下,李云逸的脚步蓦地一顿,僵在原地。而紧接着,众人只看到一道流光闪过,一人出现在李云逸身前,和后者一起,死死盯住皇宫一角。
“谁!”
“竟敢窥伺我等!”
“死!”
轰!
赵天印当即就要出手,不仅是因为李云逸和他手中悟道石的重要性,更因为,从那黑暗处笼罩的人影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冰寒的悸动,如直面死亡!
那里有人!
不知道藏了多久,就连自己和真身降临的太圣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赵天印想到这里,心里猛地一突,甚至在出手的瞬间就后悔了。但是,后悔也晚了,他这一巴掌已经拍了下去,风声浩荡,锋锐霸道!
可是,就在这惊人一掌落下的一瞬间。
呼!
狂风消散,化为无形,赵天印感觉自己这一掌就像直接拍在了一团棉花上,别提多难受了,脸色慌张,不知是要继续保护李云逸还是直接跪地道歉。
这时。
一个弓着身子的佝偻老头从黑暗中缓缓走出,就像是一个将死之人,衣衫褴褛不说,四肢更只剩下了皮包骨头,看上去分外阴森恐怖,他抬起头,却没有看赵天印一眼,似乎根本懒得在乎,只是盯着李云逸,冷冷一笑。
“巫族示好,巫神贺礼。”
“镇国王,果然好大的王威啊!”
“只是不知,为恭贺南楚七圣人出世,我家主人特地送来一份大礼,镇国王敢不敢接?”
大礼?
众人闻言心头一颤,刚才全被这老叟吸引了注意,此时才看到,在后者的背上,一方青铜巨棺在日光照耀下竟然散发出团团血色,诡异而可怕,尤其是它出现在这如同僵尸的老叟身上,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都突然浮起一句话——
白日妖魅。
恶鬼背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