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8k2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葬花信我鑒賞-t2nug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将第四重天最后一关的守关人斩杀后,林云仿佛心劫打开了一般,各种手段都变得极为凌厉起来。
入天道宗之后,林云化身夜倾天,虽然秉性看似变得极为张扬高调起来。
可相对而言,他其实是较为压抑的。
因为夜倾天的身份,两大圣体无法施展,种种星曜圣器不能祭出。
各方面实力,都受到了极大限制,甚至连好些剑法都无法施展。
对一个剑客来讲,故意这般压制自己的锋芒,是相当难受的事情。
大唐第一长子 西关钛金
之前那守关人种种刁难,反倒激发了他的血性,变得无所顾忌起来。
当一个剑客无所顾忌之时,正是其锋芒最为凌厉之时。
他手持葬花,一路狂突猛进,来到了第七重天的山脚。
但他很奇怪的是,这山脚下居然有一个人早早就到了。
一个小女孩,站在第一关的关卡前。
关卡漂浮着一幅画卷,画卷后的崖壁上,刻满了数不清的古字。
她虽然只是个小女孩,了体内剑意却异常可怕,宛若太阳烘炉般无法靠近。
“鹤仙子,你怎么在这?”
林云惊奇的道。
鹤仙子转身笑道:“我在这里学习剑法,好啦,不骗你了,主人让我在这等你,让我和你好好学学,本仙子可不服气了。”
林云笑道:“你家主人注意到我了?”
武当山卖丹道士
“你先闯过这一关吧。”鹤仙子神秘的笑了笑,继续注视着崖壁上的古经。
古怪。
林云心中嘀咕了一声,就朝着前方看去。
这第七重天的第一关,只有一幅画卷。
当画卷展开后,崖壁之上诸多古老的经文浮现,每一个经文都蕴含着强大剑意。
唰唰唰!
整整数千个经文,涌入画卷中的守关人身上,让这守关人的剑意变得无比强大。
半步星河!
守关人一袭白衣,手持圣剑,刚刚出现就给林云带来莫大压力。
“多少年了,都没人走到一步,来吧,让我看看,你还能不能继续走下去!”
白衣人神色淡漠,眉间锋芒如利刃。
锵!
林云拔出葬花剑,催动眉心中的两大剑魂,让自身剑意与龙元融合,而后充斥到浑身上下每个细胞。
吼!
同时间,还有龙吟响起,却是苍龙奥义与天穹剑意完美融合。
一道纯粹有剑气组成的苍龙,绕着林云的身体,不断转动起来。
对方掌握半步星河剑意,理论上讲,比林云的剑意还要高半个境界。
别小看这半个境界,一般来讲,半步星河就足以碾压巅峰天穹了。
只不过林云较为特殊,他的剑意之海清澈纯粹,浩瀚如渊,还同时掌握双剑魂。
还掌握一颗完整的剑心!
即便如此,林云不敢大意,只是盯着对方,准备以静制动。
唰!
等到对方真正出手的刹那,林云就后悔了,太快了。
白衣人的剑法太快了,不仅快,且无比繁杂,每隔几个呼吸就换了一套剑法。
剑法之多,让林云目不暇接。
林云只能以快打快,见招拆招,对方每换一套剑法,他就破上一套。
可即便是林云,也有些跟不上节奏。
等对方换到八十八套剑法后,他终于坚持不住,露出破绽被一剑刺中。
嗡!
那柄剑刺在林云右肩,可却没能刺穿,整个剑身都弯曲了。
砰!
最终只能重重一弹,将他给震了回去。
“噗呲!”
林云嘴角溢出抹血渍,落地之后,又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失败了……
林云仰头看去,以现在的修为,即便依靠外物,闯到这第七重天已经是极限了。
他已经收获很多了,五色天云果和六色天云果,都有数十颗了。
可还是有些沮丧,因为星河剑意,依旧遥遥无期。
他之前吞吃过五色天云果和六色天云果,剑意除了更为浑厚之外,并没有真正打破了瓶颈。
婚愛成劫 半醉與倦容
林云随意擦拭了血渍,转身就准备下山了。
既然失败,也就没法继续闯关,多待无异。
“夜倾天,你别急着走,先喝完汤再说。”鹤仙子走上前,端来一碗汤。
林云盯着热气腾腾的汤,笑道:“你家主人准备的?”
完美紀元 何氏三少
“聪明。”
鹤仙子笑眯眯的道。
等到林云将汤水喝完,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全部恢复了。
“好神奇!”
林云惊讶不已,他可是被半步星河剑意伤到了,即便是两大圣体都没法快速恢复。
鹤仙子笑道:“主人说,你会失败三次,然后再第四次打败这一层的守关人。”
“你家主人是神仙吗?等等……”
林云心中一动,道:“我还能继续闯关?”
按照飞云山的规矩,失败一次就只能下山了,下次要来得等到一月之后。
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来,至少会等半年或者一年,实力真正有大的进步再来。
鹤仙子没有回答,让林云试试。
“好。”
林云倒也不气馁,稍作休整,回忆一番方才的战斗。
再度出手,朝着白衣人发起进攻。
唰!
可他刚刚出手,白衣人的剑招就落下,林云不得已收回剑招,被迫防守。
这次他放弃了破招,以玄雷剑法凝结龟纹,全面进入防守状态。
唰唰唰!
一道道龟纹弥漫,林云四面八方都守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说是乌龟壳也不例外,以他的实力全面龟缩之下,就算是他自己也难以破防。
林云打定主意,一门心思防守,等对方露出破绽再一剑击败。
可没用……对方换了一百零八种剑法后。
林云没有等来破绽,他自己反倒露出破绽,仅仅一丝缝隙就被抓住。
砰!
这一次他伤的更惨,胸前被划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骨头都断了几根。
差点就被斩成两半!
“来。”
鹤仙子笑眯眯不说话,照例端来一碗汤,让林云伤势全部恢复。
但这次林云笑不出来了,脸色很沉重,也有些失落。
他随手抓起一根树枝,在地面上比划着,脑海里不断回闪着方才的战斗。
对方特点一个是快,一个是多变,还有一个就是稳。
这三个特点,随便一个只要做到极致,都可以成为极为有名的剑客。
但白衣人全部都做到了,这就让人很难受。
林云迟迟没有动手,他知道想不通破解之法,去了也是自取其辱。
“我得比他更快才行!”
林云眼中闪过抹光芒,重新站起来,这一次他打定主意,不在以静制动。
率先拔剑,葬花如惊鸿出鞘。
唰!
可剑刚刚出鞘,对方的剑尖,就落在了林云眉心。
林云吓了一跳,锵,只听得金属脆鸣之声。就这么分神的刹那,他手中之剑,直接被挑飞出去。
砰!
而后对方的圣剑,刺在他心口处,一声脆响,将他震飞出去。
噗呲!
林云倒退回去,单膝跪地,脸色一片苍白。
他看了看落在远处的葬花剑,又看了看前方的白衣人,眼神中充满震惊。
“这……怎么可能……”
他都记不得,到底有多久,自己的剑没被人挑飞了。
最让他难受的是,白衣人展露的修为,仅仅只是一元涅槃而已。
平时这种对手,他随手就给碾压了,怎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夜倾天,是不是别人的剑意比你强上一些,你就不会用剑了?”
鹤仙子如之前般,端来一碗汤,笑眯眯的道。
林云闻言愣住了,端着汤迟迟不喝。
说起来,同辈之间他还真没遇到,剑意比他更强的存在。
眼下这白衣人,仅仅只是半步星河剑意,就逼的自己如此狼狈。
所以,我的剑道天赋是假的?
若剑意相当,我也会跌落凡尘,泯然众人?
林云在抬头看去,目光落在白衣人身上,心中五味杂陈。
我手下败将,是否也是这般看我?
并不觉得我有何了不起,我只是仗着剑意,为所欲为而已。
林云看向鹤仙子,不太服气的道:“可剑意也是我辛苦领悟的,又不是凭空冒出来的。”
鹤仙子笑道:“我就随口一说,你又何必生气?当你开始生气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怀疑了,夜倾天,你只有一次机会了。”
林云没说话,伸手一招,想将葬花收回手中。
嗡!
可葬花在原地颤鸣一声,并未如往常般,直接落入其掌心。
连葬花都察觉到了吗?
林云心中轻叹一声,这一关莫不是真的过不了了。
嗡嗡!
葬花又颤鸣起来,林云抬头看去,它在原地嗡鸣不止,有锋芒释放出来,并未有丝毫气馁之意。
林云稍稍一愣,旋即笑了出来,“回来吧。”
唰!
葬花无声无息,落在了林云手中,当五指紧握之时,血脉相连的感觉涌动全身。
“我再试试吧。”
林云深吸口气,将剑归入鞘中,而后缓缓闭上双目。
咻!
等他睁开双目时,白衣人从画中一跃而出,眨眼就杀到了他的面前。
亦如方才,剑落眉心,一步之遥。
好快!
林云的剑,也在此时拔了出来,他的剑明明是后出的,可却抢先一步刺穿了对方的眉心。
咔擦!
当对方眉心被刺穿时,林云感觉自己剑意某个瓶颈,应声而碎,直接来到了半步瓶颈。
而对方的剑则永远停在眉心,明明一步之遥,却是天涯海角,永远都刺不到林云了。
“真是神奇,你怎么做到的?”鹤仙子好奇的道。
她明明见到这个男人,一次败的比一次快,最后一次更是连剑都被挑飞了。
还只用了一招!
甚至连剑道本心,都出现了问题,有些怀疑自己起来。
可等他重新握剑之时,却只一剑就过关了。
“守关人终究只是个死物,会的剑法再多,也无法改变。但我不一样,我会进步,最重要的是,葬花信我,我便信他。”
林云看了看手中之剑,淡淡的说道。
鹤仙子啧啧道:“神奇,明明是一人一剑,却像是两个手足兄弟一般。本仙子方才调侃你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它比你还不服气呢,不许我说你坏话。”
巾幗嬌
林云笑道:“仙子只是点出了其中问题,若无你的指点,我也无法克服对星河剑意的恐惧。”
“走吧,还有两关呢,期待你能走到山顶。”鹤仙子笑了笑,蹦蹦跳跳的朝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