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兩百九十五章 向南學會拒絕了 (第一更)展示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向专家,我刚刚才知道你来拍卖会场了,没想到你一直坐在这里,可是让我一番好找。”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场香江秋季拍卖会的主办方苏世邦拍卖公司的华夏古代艺术品总监乔爱德,同时,他也是这场拍卖会的总策划。
他从边上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向南的身边,略显遗憾地说道,“要是早一点知道你这次也会来香江,我说什么也得抽空请你吃个饭,那次香江春季拍卖上你帮了我的忙,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
之前那次香江春季拍卖会上,向南临时为苏世邦拍卖公司修复了一件清乾隆年制刻瓷填金彩山水人物胆瓶,算是给乔爱德救了急,这事,乔爱德可是一直记在心里的。
向南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乔总监太客气了,说什么感谢不感谢的,我又不是没收你们的修复费用。”
“哈哈,修复费用那是公司该支付的,我感谢你是因为你帮我救了急,要不然,那次春季拍卖会可算不得成功。”
乔爱德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向南这次既然来了,那可得给我一个感谢的机会。”
向南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乔总监这次找我,不会只是因为这点事吧?”
“咳咳。”
乔爱德一听,一下子就岔了气,忍不住剧烈咳了两声,好一会儿,他才满脸尴尬地说道,“呵呵,还是瞒不过向专家啊!”
说着,也不等向南开口,他就接着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前段时间收到了一批古董,可在运上楼的时候,有一个古董盒摔落了,结果把里面的一件古董给摔碎了,这件古董不是常规的造型,比较复杂一些,而且由于这件古董价值很高,我们公司里的修复师没信心将它修复,因此我听说向专家你来了,就想着过来问一问,你愿不愿意接手这单任务?”
“是什么古董?”
“清乾隆御制青花粉彩无量寿佛。”
向南一听,顿时眉头微皱了起来。
常规造型的古陶瓷器,一般指的是碗、杯、瓶、盘、壶等这一类生活类用品,相对而言,它们修复起来也比较容易一些,而佛像、兽形陶瓷等瓷器,修复起来就难度比较大了,因为兽耳、兽足若是缺失了,进行配补处理时,就没办法像碗、杯、瓶这些常规瓷器一样,用手工的方式就能配补完成,只能采用套模的方式来进行处理,在程序上就要复杂许多。
想了想,他有些歉意地说道:“乔总监,陶瓷佛像的修复比较复杂,需要的时间会比较长,可我在香江这边不会停留太久,大概等今天拍卖会结束,我明天一大早就得回去了。所以,很抱歉,这单修复任务我恐怕接不了。”
“没事没事,本来这事也不归我管,我只是过来随便问一问罢了。”
乔爱德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对了,既然向专家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那今天晚上说什么也得给我个机会,让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咱俩到时候好好喝一杯。”
向南刚想婉拒,乔爱德不等他说话,马上又说道,“向专家,我可是诚心想和你交个朋友的,你就不要一再拒绝我了,要不然我会很伤心的。”
人家都这么说了,向南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说道:“好吧,让乔总监破费了。”
“客气了,客气了。那向专家现在这里看看拍卖会,我得回去盯着一点,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说完,乔爱德朝向南挥了挥手,就转身飞快地离开了。
等乔爱德一离开,闫君豪就转过头上上下下打量了向南一番,笑着打趣道:“行啊向南,现在都学会拒绝了。”
在他的印象里,向南很少会拒绝别人,尤其是有文物修复的情况下,他就更是不会拒绝别人了。
他仿佛就是为了修复文物而生的一般,只要哪里有残损文物,他就会出现在哪里,也根本不会在意这件文物究竟值不值钱,有没有修复的价值。
将文物修复如初,就如同他的使命。
所以,在看到乔爱德过来找向南时,闫君豪还以为这次估计要在香江多逗留几天了呢,结果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向南居然拒绝了。
狐狸要霸天
木叶之均衡忍者系统
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丫头我是你的
向南摇了摇头,脸上有些无奈,这次倒真不是他有意想要拒绝乔爱德,而是他已经答应了何绍骅,等拍卖会结束后要跟他到深镇那边去看一看,他还指望着何绍骅帮他收购一批残损文物呢。
再一个,如今他已经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小子了,当初不管什么残损文物都愿意修复,最大的原因是自己需要多接触各种不同类型不同年代的文物,让自己多多练手的同时,多开阔一下眼界。
可如今他已经不太需要这么做了,他要真想再练手再开阔眼界,公司那边每个月都会有合作博物馆送来的各种残损文物,哪怕天天躲在修复室里不出门,他都会有修复不完的各类文物。
有时候,人还是要学会拒绝,否则的话,就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生活空间。
医行大唐
被乔爱德的事情一打岔,等向南回过神来以后,这才发现,上午的这场拍卖会已经接近了尾声,此刻的舞台之上,一位旗袍姑娘正双手抓着一件古陶瓷器,朝着坐在会场里的众人展示。
向南等人的座位离舞台有些距离,看得不那么清晰,不过通过舞台后面的大屏幕,可以清晰地看到,这是一件黑釉瓷器,整个瓷器表面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金色斑纹,就如同夜空中的星星一样,光芒耀眼。
这件古陶瓷器,就是戴维斯早就垂涎已久的那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是上午这场拍卖会的压轴拍品。
打更人笔记
此刻,戴维斯双手死死地拽住座椅两边的扶手,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舞台上的这件北宋定窑黑釉鹧鸪斑葵式盘,显得颇为激动,他转过头来,对着向南喊道:
“亲爱的向,快告诉我,这件古陶瓷器多少价位能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