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民國之遠東鉅商 ptt-21送客閲讀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路易斯忙道:“明白了。”
韩怀义心想,你明白个几把。
但他不好说你们会头破血流。
他只道:“那其他,我指的,还有什么公事没有?”
“嗯。。。”路易斯苦笑道:“我本来是准备拿出协议,给予瓦坎达分红,希望一切加入的。”
“丑陋的挑拨,但你现在的坦诚很可爱。”
埃德加闻言大笑起来:“我说过,他不会搭理的。”
瓦坎达加入美军阵营,在越南和中国打,韩怀义能答应才怪。
如果历史美军占领越南的话,不好意思,他早翻脸了。
而路易斯听韩怀义说完也不好意思的笑了。
他现在觉得,这真是个值得尊敬的男人,他都有点迷他。
晚宴很开心,虽然韩怀义只被允许喝果汁。
饭后的阳台上,在阳光房内看着月光。
韩怀义幽幽的和路易斯还有埃德加道:“让我们的后代,有机会时联姻吧,这对大家稳定感情和分配利益都有好处。”
“明白。”
埃德加也赞同。
然后韩怀义说:“埃德加,有机会早点来我这里怎么样,活到现在,我的朋友已经很少,你也是。”
“我也这么想的。”埃德加没有犹豫,他知道韩怀义不会害他。
但是,这终究是想法,他在这个位置很难退下来,他习惯了发号施令统御一切,而韩怀义却从香帅的晚年和老约翰的晚年学会了放手。
更主要是他的儿孙出色。
又几日。
情报通过渠道给了北边,韩怀义明确保证,美国绝对不会进攻,不然瓦坎达参战援华。
二战名将罗杰斯将封堵太平洋。
这是他首次表明态度,并明确说明他的维护立场。
但这货就是这么的不着调。
在发出情报后附加了三句,他写的三体里的话:不要回复,不要回复,不要回复。
说实话,首长们很懵。
行吧,你不让我们回复就不回复吧,这个老流氓又不知道要玩什么花招了,但是大家对他已经非常放心。
于是,在得到韩怀义承诺后的1965年3月2日,美国总统约翰逊批准了“滚雷行动”(Operation Rolling Thunder),对北越进行大规模轰炸。
3月8日,3500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越南岘港登陆,越南战争正式爆发。6月,美国军队开始直接同越南人民军作战。
1965年11月,美军和越南武装爆发了最激烈的战斗德浪河谷战役。
1966年1月下旬至3月底,美国在越南中部的东山平原发动了“捣碎器行动”/“白翼行动”,共击毙北越官兵2389名。
7月中旬至8月初,美军和南越军队在非军事区附近的广治省联合发动了“黑斯廷斯行动”,歼灭北越官兵800人。
随即,海军陆战队于8月上旬至9月中旬又发动了代号为“大草原”的作战行动。
色痞超警
美陆军也于10月中旬至11月下旬在接近柬埔寨边境的西宁省开展了“爱托波罗行动”。
1966年,美国轰炸机获准轰炸北越的石油和天然气储藏库、弹药库。
1967年,允许打击的目标种类进一步扩展到河内和海防等北越大城市周围的机场、发电厂和工厂。
于是在1965年3月至1968年11月间,美国空军共出动153784架次的飞机轰炸北越,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也出动了152399架次。
1967年12月31日美国国防部宣布,美军在“雷鸣行动”中,一共投下864000吨炸弹。
1967年初,美军向位于西贡以北地区的“铁三角”根据地发动了“雪松倒下”作战行动。
随后,美军于1967年2月在西贡市的西北部沿柬埔寨边境的C战区又发动了“枢纽城市”行动,并一直持续到5月。
这是越战期间由美军单独遂行的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此役的主要目的是拔掉越南在南越的指挥中心——越南劳动党南方局。
可是,他们这么疯狂的打,战事依旧焦灼。
根据美国中央情报局在1967年1月的研究中估计,在美军的轰炸行动中,大约20000名越南人(其中80%是平民)被炸死。
但是从1965年至1968年,仅在北越的空战中,美军就有918架飞机被击落,并有818名机组人员死亡。
美军伤亡同样惨重。
越南,成为了一处泥潭,一切都如韩怀义预判!
因此,65年时,获得支持的约翰逊政府在67年迎来了巨大的反对浪潮。
金主们的付出也难以得到回报。
在1967年4月,首先就在纽约发生了30万人参加的反战游行。
接着反战运动开始波及美国社会各阶层,以至全国陷入分裂和悲观中。
到1967年3月31日,约翰逊不得不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美国将单方面停止对北越的部分轰炸,同时增派2万多人的战斗部队,但准备随时随地同北越进行和谈。
他派人,其实只是为了救场而已。
但打还是要打的,因为傻子都知道,打赢了才好谈。
结果让他想不到的是,越南人疯了似的反扑,让他们丢尽颜面。
最终,华府不得不通过苏俄开始施压。
另外,埃德加和路易斯再度来见韩怀义。
《醉浮生》 墨子潇
然而这次,让他们意外的是,老二狗子炸了毛了!
面对再度来访的老友和老友的后代。
韩怀义愤怒的问:“我有没有要你们慎重?”
七茗
“如今打的这样,我能为你们说什么?我和对面并无沟通,我没有为谁收拾烂摊子的义务和习惯。”
“最让我愤怒的是。”
“你们明明已经在柬埔寨布局要再下注,不要骗我,我很明白你们的想法,因为是我,我也这么干。”
“那么你们是在拿我的名誉,去欺骗越南是吗?”
“你在玩弄我吗,小子?”韩怀义恶狠狠的问。
埃德加都不知道这个计划,他目瞪口呆。
而路易斯面色苍白,华府办公室的想法,才过去两天,查理怎么就知道了呢?
韩怀义自然是“大预言术”,而不是收买了谁。
路易斯急忙辩解:“我们没有这个意思。”
“听着,我中立,不参与不反对不支持,但是如果你们要利用我,那么瓦坎达就要翻桌了。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