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uc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起點-第1045章 革命尚未成功熱推-by602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谁也没有料到,在晋阳城门大开,守军已经不打算抵抗的情况下,斛律金居然会自刎于城头!
幸好当时话已经说得比较明白了,斛律金麾下的将士虽然悲痛,却没有哗变,不然乐子就大了。
等收敛好斛律金的尸体,将其厚葬,已经是深夜了。
斛律光送走了其他守夜的人,一个人呆着灵堂,心中说不上有多悲痛,更多的则是迷茫。他想起斛律金留给自己的那封信,回想起父亲昨夜和今天早上的一些表现,他得到了一个很明确结论。
斛律金早有死志,并且已经安排好了身后事。从今日晋阳守军出城的表现看,斛律金应该是很早就跟他们说通了道理。
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高伯逸这个人会如何处理投降的士卒。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斛律金这才“轰轰烈烈”的死在城头。
他明明都可以不死的,高伯逸又没有逼他,说起来,两家还带着点姻亲关系(高伯逸的侄子高王臣已经跟斛律光长女定亲),自己老爹为何还要自尽呢?
这道理完全说不通啊。
火把下,斛律光从怀里掏出斛律金的那封信,一字一句的阅读起来。
“你爹我日夜咳血,已经药石无医,你们要是再慢点,我就死在晋阳了,多亏来得及时。”
呃,看到这句话,斛律光面露古怪之色,接着往下读。
“想来我现在已死,不过你不必悲伤,就算现在不死,过不了几个月也是会病死的,还不如现在就死得痛快点。
魔道同修
你弟斛律羡坐镇幽州,举足轻重。你在邺城五军都督府任职,迟早会掌控军权。斛律家两人都手握重兵,若是我这个老头子还在,高都督晚上能睡得着觉?
我们三人当中,总要死一个的,你爹我不死,难道让你跟斛律羡那个兔崽子去死?
我死了,你们才能在齐国更好的活着,斛律家才能继续在大船上看风景,这个道理,以后你要好好思量。
斛律家一定要有对头,不管是高家也好,李家也罢,高都督需要我们,那我们就稳如泰山。斛律婉仪的事情,我极为满意,你还有一女,切记不要嫁高伯逸之子,亦是不要与世家联姻,切记切记。
还有一事,今后你切不可提出坐镇晋阳之事,宁可前往两淮和洛阳也不要回晋阳。你若是有心,跟高都督提一句,让李家的人来晋阳,若是无心,不提也罢。
以后家里就靠你了,你弟斛律羡聪慧敏锐,有机会,记得让他从边镇回邺城。高都督迟早会收拾高氏之人,你切记要与他们保持距离,尤其是幽州的高睿,他最危险。
你爹的三国没白读啊,一时间脑子通透了许多。”
信似乎是戛然而止的,上面还沾着一点血迹。斛律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这封信饱含着一个睿智父亲对儿子和家族的担忧,还有对时局的一些看法。
说真的,异常精辟,或者说让斛律光感觉惊艳。
假妻真爱
“路在何方啊。”
青春里的奇幻花美男
斛律光将这封信收好,决定以后时不时的就拿出来看一下。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封信里几乎包含了斛律金所有的人生智慧。
80後的職場青春 鄒鄒有理
对于高伯逸这样的“后辈”,为了家族的延续,他可以低头。
对于高欢这样的“恩主”,为了家族的发展,他可以抛弃和忘记。
穿越盜墓筆記之冥羽 月夜璇天
对于斛律光这样前途无量的长子,为了他能站队站得更稳,他可以舍弃生命,在高伯逸心中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人字一撇一捺,总有一边踩着另外一边才能立着。
三人成众,人与人必须要合作共赢,才能发展壮大。这其中尺度的拿捏,并不是人人都能适应的。
“唉!”
斛律光长叹一声,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他总觉得,顶在自己前方的无形盾牌不见了,以后只剩下他独自面对风雨。
……
这个冬天特别寒冷,晋阳是这样,长安也是这样。不过今日,长安城里喜气洋洋的,热闹得不得了。
北周齐王宇文宪,一路护送自己将要迎娶的王妃,突厥公主阿史那玉兹,今日正好到了长安城。
至于为什么迎娶阿史那玉兹是宇文宪而不是皇帝宇文邕,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其中有一些十分曲折的故事。
不过要简单点说的话,那就是突厥的木杆可汗看不上宇文邕,反而比较欣赏打仗厉害的宇文宪,所以就把女儿嫁给宇文宪了。
其他嫁妆聘礼,一如两国约定,并未改变。
换句话说,北周本来是想接一个皇后回来,到最后反而接了一位王妃回来了。这笔买卖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或许一两句话都难以说明白。
总之,这是北周的一件喜事。因为这桩婚事,北周虽然拿了很多盐铁和茶叶出去了,却换回来了急缺的马匹和其他牲畜。
牲畜是很好的运输工具,特别是牛,用途极大。
北周本来就将僧侣解放,这些人用来开垦农田,正好缺乏耕牛。如今突厥人的这批“嫁妆”,可以说是雪中送炭的存在,极大的补强了北周的短板。
一来补充了骑兵,二来补充的耕牛,可以说直接战斗力和间接的后勤补给,都得到了强化。
除去突厥女人自己没捞到很不爽外,其他的,宇文邕还是很满意的。
更重要的是,此番东进,打击的是木杆可汗的弟弟,阿史那库头的势力。而这个人,是木杆可汗安置在幽州一带稳固政权的。
阿史那库头所部被毁,突厥东面各部都蠢蠢欲动。一时间,木杆可汗肯定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与财力去摆平这些麻烦,没有功夫来找北周的茬了。
所以今年,应该是开疆拓土的一年,宇文邕就是这么想的。
“陛下,新人要入洞房了,您不说两句么?”
在齐王府忙里忙外的窦毅笑着问道。作为宇文宪的姐夫,窦毅当然有资格出现在这里打点各种杂事。
看到宇文邕面色不虞,窦毅低声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如今齐国虎视眈眈,陛下实在是不宜自断臂膀啊。”
看到窦毅苦心规劝,宇文邕长叹一声道:“那个粗野娘们,朕一点也不稀罕,就是这脸被人打得很疼。朕的脸面,就是周国的脸面。”
“木杆可汗的二桃杀三士之计。可是陛下反过来想想,齐王妃而已,又能翻出什么乱子来呢?陛下不是可以更好的施展拳脚么?”
听到这话,宇文邕面色稍缓道:“希望如你所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