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線上看-第七百一十九章 領悟鑒賞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我有一个熟练度面板
接下来的时间,张清元基本呆在租赁而来的洞府之中,一边等待明水道人的召唤,一边参悟神木印当中的那一缕意蕴,并且通过大衍术对草木皆兵这一门术法进行推演,以希望能够正式掌握木生意境。
时间飞逝,眨眼之间就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之内,
王跃年和彭立师兄也邀约自己出外活动了几次,认识一些同为明水道人门下的师兄们,对此张清元也并不拒绝。
虽说他一直认为,修行就该伟力归于自身,其它的相对于实力来讲并不重要。
但在没有达到横推一切之前,修真界的人脉本身就属于修士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毕竟人脉广泛之辈,一呼百应,三五个朋友群殴对手,不也是自身的实力之一?
当然,
张清元也没有想要做到这般的地步,更没有想过要花费太多的心思在上面。
他拓展人脉,目的也不过是拓展修行界的接触面,以获得一些自己不知的情报,或者有时候需要珍贵的灵物之类的,或许能够从自身的人脉当中得到消息。
作为同一个师父门下的师兄弟,总要比陌不相识的外人要可靠一些。
也正是因此,
在几次的接触认识之后,张清元也大致认识了自己的大部分便宜师兄们。
明水道人一共有一十六个亲传弟子。
赵云转世之龙腾异世
他是最晚入门,也是最小的那一个。
加上自己王师兄等已经是陆陆续续到了十三个,还有三人不知道是联系不上还是因为什么原因。
不过对此张清元也并不在意。
因为作为最小的弟子,联络这些事交给王师兄他们就行,该关心的也是他们关心。
他此行过来,带着一双眼一张耳朵就可以了。
在王跃年和彭立的带领之下,张清元粗略认识了其他的师兄师姐,算是认识。
这些师兄师姐当中,性格有活泼,有孤僻,不过对于张清元这个小师弟,基本上带着善意,没有出现什么嘲讽装逼打脸的桥段。
连王师兄口中的某张最为孤僻的死人脸,在面对张清元的问候也是难得地点点头回应,按照王跃年所说这家伙万年冰山,往常就算是自己如果不是有要事的话那死人脸都不会回应。
人虽然不少,
不过在张清元看来,明水道人一脉的这些亲传弟子之间,整体氛围还算是不错的。
在王跃年的建议之下,
一众师兄师姐找了个日子聚在一起讲道交流,各自讲述自己的修行心得体会。
张清元自然也参与了其中,并且其中有着不少的地方,让他都是产生一种豁然开朗之感。
每个人修行重点的方向都不相同,张清元虽然有着大衍术,但推演的东西也都先要自身所具有,有着自身的修行的侧重方面,并非是真正的全知全能。
而能够成为明水道人的亲传弟子,每一个都是真元后期的天才级别的修士,都有其擅长的地方。
吸收别人的长处,取长补短,对自己的成长无疑具有着极大的好处。
一番交流,
让张清元收获良多。
乃至于对于木之意境的感悟,也是有了新的方向。
而后,在后面的交易环节当中,张清元看到一位元姓的师兄取出了一株生命力有些超乎寻常的未知灵药。
在看到那一株生命力旺盛的灵药一眼,他脑海当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这一株灵药让他产生或许能够用来试验一下某个加快自身掌控木生意境的想法!
于是花费了一定的代价从元师兄手中将其买了下来。
好在这那一株灵药本身虽然神异,但毕竟是未被记录的变异灵材,加上元师兄的照顾,张清元也没有花费太多的代价。
而也正是这一株神异的灵药,让张清元终于在几天前掌握了木生意境!
“总算是彻底掌握了!”
密室之中,
张清元摊开双手,翠绿色的光芒泛起,掌心之间凭空生出了一丛丛茂盛的草木生长的幻象,一股无形的生机随之蔓延开来,充斥了周遭虚空的每一个角落。
想了想,
张清元手指并指如刀,锋锐的剑意在掌心之间轻易划开一道伤口。
然而还没等伤口流出鲜血,那翠绿色的光芒映泛,那一道伤口随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了起来。
短短的几个呼吸的功夫,连伤痕也随之消失不见!
总裁倾心爱恋之3个宝贝 十年扬州梦
张清元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木生意境蕴含着生机,本身就具有着加快恢复的属性,再加上我的荒天炼体诀已经是修行到了第三层,气血之磅礴,生命力本来就强悍,如今其中的恢复能力再度叠加,恐怕在同级别的存在当中,就算是站着给他们打,也很难对我产生多少的伤害了!”
实力进一步提升,张清元也是心情舒畅。
皇叔别来无恙:独宠顽妻
更何况,
木行也已经入门,虽然说距离“势”还有着十万八千里远,但至少已经是有了一个好开头不是?
在晋升洞真境之前,领悟五行的力量,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遥远的事。
“只可惜不能一步将其领悟到“势”的地步,不然的话最终五行也只剩下金行,那么接下来就简单多了。”
手握着神木印,感受其中对自己已经作用不大的意蕴,张清元有些贪心不足地想道。
斗气大陆I异族 钪蓝志
势,
不是那么容易领悟的。
就算如今张清元已经是领悟了木生意境,但对于木行的“势”如何领悟,如何走,依旧是一头雾水。
如果没有得到其他机缘传承的话,估计只能够依靠大衍术一点一点地推演,用时间将其堆积出来。
“也不知这神木印关乎什么秘密…..其实相比于上古五行宗的秘密,现在还不如给我个木行相关的传承线索。”
蘭香 緣
张清元摇摇头,将神木印收回储物袋,同时也将脑海当中的思绪抛在身后。
木行传承之事,或许可以去寻找一下杨玉妍,就是不知她躲在了哪里,自己给的信物,她会不会给扔了?
应该不会,
这般轻易交出神木印,张清元也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而对方如果有什么图谋的话,未来也必定会有相见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