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f33u优美都市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閲讀-c90bi

Written by

troy judd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承乾此时脑袋里冒着疑惑的泡泡。
因为今日东宫里的气氛怪怪的。
遇到的每一个人,脸色都不太好,只有见了他,方才脸上露出些许的笑容。
等他走到了陈正泰办公的詹事房时,却见陈正泰正在奋笔疾书着什么。
这令李承乾觉得更加诡异了。
“师兄,你这是在做什么?”李承乾觉得像是见了鬼似的。
陈正泰缓缓地抬头起来,只瞥了李承乾一眼,一本正经地道:“我乃东宫少詹事,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自然在此伏案办公。”
李承乾一愣,随即兴冲冲地伸着头盯着桌案上的东西,口里道:“来来来,我看看,你办什么公。”
陈正泰看了她一眼,随即直接将自己跟前写了一半的纸撕了,揉碎了,作势要一口吞下去:“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将它吃了。”
李承乾哈哈一笑:“好,不过去,你来了东宫好,从前都是我往二皮沟去,今日我们玩什么?”
“玩?”陈正泰摇头道:“不玩,我得先熟悉一下东宫的事务,这是李詹事的吩咐。”
李承乾立即露出了不满之色:“你搭理他做什么?孤固然崇敬他,可孤历来对他的话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你不必理他。”
“这可不成。”陈正泰很认真地道:“李詹事说的好,我初来乍到,理应本分,不能让师弟将我带坏,不,到底是谁带坏谁来着。不管啦,反正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师弟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
李承乾听着,顿时气得自己的心肝疼,回首问站在一旁的文吏道:“李师傅这样说的?”
文吏面无表情地道:“是有这样说过。”
李承乾顿时脸上憋红了,随即深吸一口气,又无所谓的样子,他这样的人……骨子里就是粗枝大叶的。
陈正泰此时却是道:“殿下,你来,其实我有一个想法。”
李承乾便坐下,宦官给他斟茶来,先给李承乾斟一杯,再给陈正泰斟一杯。
陈正泰正要去喝,宦官忙道:“陈詹事,小心烫嘴,再等一会。”
“噢。”陈正泰点点头。
宦官才退到一边去。
李承乾性子急,忙道:“到底什么事,你说便是了。”
陈正泰道:“我今日来,看到东宫上下人等都生活得很是拮据,哎……你看他们穷的,有的属官,一个月才七八贯的俸禄,小吏呢,就更惨了,还有那些卫士……他们都是师弟的心腹啊,是一家人,我本来想拿一些钱给他们补贴一些家用的。可这又不太合规矩,师弟乃是太子,是他们的君主,怎么不可以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呢?”
李承乾一愣,不明所以地道:“那你想怎样做?”
陈正泰就道:“你也晓得,现在的二皮沟那儿有了大学堂,又有了交易所,对吧。不少商户都在那搭建酒楼和茶肆呢,长安城里有的东西,将来都会有。还有那儿的民宅,价格也是日益刚涨,你想想看,这么多达官贵人和商贾都要到那进出,有的地方,可比长安城里寻常的街坊要热闹。”
李承乾咧嘴:“这是,这是。”
陈正泰随即道:“既然如此……这么多东宫之人,许多人手头并不宽裕,他们有妻儿老小,可能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居长安,不大易啊。若是没有一个容身之地,这让人家怎么过日子。他们能侥幸在东宫里职事,可他们的儿孙们呢?你是太子,理应要为他们多想想?”
“我思来想去,咱们可以在二皮沟划出一块地来,专门给这东宫的人营造房屋,当然……价钱要多给一些折扣,如此,也可使他们将来有个容身之处。”
一旁的文吏听得怦然心动,他觉得自己身体在颤抖,竟觉得自己两腿像踩在棉花一般。
李承乾托着下巴,犹豫地道:“可是未必就有人愿意花钱去买宅子啊,你自己也晓得他们拮据。”
陈正泰笑了:“这个容易,有钱的,自然得了咱们的优惠,拿个六七成的钱,就将宅子买了。没钱的……可以转卖给别人嘛,多少人急着在二皮沟买房产呢?许多商贾,他们时常要去交易所,还有掮客,从长安去交易所多麻烦啊,这牌价瞬息万变,耽误了一个时辰,不知耽误多少钱。给他们六七成的折扣,他们九成转卖给别人,这不就是实打实的钱了?”
陈正泰顿了顿,又道:“师弟,做人要善良,尤其是对自家人,你是东宫之主,不晓得下头人的难处,若是做太子的,尚且都无法体谅下头人,那么将来做了皇帝,又怎么给天下人恩惠呢?这账,我算好啦,这东宫各自有自己优惠的面积,便是东宫里的狗,啊不,狗就不必啦。便是这斟茶递水之人,也都有份。如此一来,大家都有实惠!”
说到这里,陈正泰露出了遗憾之色,幽幽地道:“哎……其实我想发钱来着,可惜发钱不合规矩,就只好如此了。”
站在一旁的文吏觉得晕乎乎的,另一边的宦官,竟也觉得有些把持不住了。
他们死死地盯着李承乾,想李承乾的答复,他们感觉心脏已经猛跳得厉害,等待总是最磨人的。
李承乾则是哈哈一笑,很是豪迈地道:“反正都由着你就是。”
陈正泰却道:“我先拿出一个章程来,务必要使咱们东宫上下都有恩惠。只不过……这事我还做不得主,想来便是你也未必能做主,凡事要讲规矩,到时送至李詹事那里,给李詹事过目,想来李詹事会体谅大家的。”
方才听着太子算是应承下来,身旁的宦官兴奋得都想欢呼了,可一听到李詹事,这宦官的脸便黑了,另一边的文吏更是如死了NIANG一般,垂头不语。
李承乾道:“好好好,你看着办,走,和本宫去玩……”
陈正泰摇头:“不玩,我先将这头等大事办了,下午再说。”
看着陈正泰无比认真的样子,李承乾没法子,便道:“好吧,你忙吧,那孤回去睡个回笼觉得了。”
……
李承乾失望的出了詹事房,几个宦官小心翼翼的跟着他,李承乾回头,见几个宦官都走的慢,竟好像有心事一般,没有追上来,于是驻足原地,骂道:“几个狗奴,都在想什么,这样心不在焉。”
“太子殿下。”那随侍的宦官快步跟了上来,道:“奴……奴有事要禀告。”
“禀告什么?”
宦官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承乾:“太子殿下,奴听说……李詹事近来对殿下多有怨言。”
李承乾一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有便有。”
“李詹事上一次……上一次好似向陛下的奏疏里……”
“奏疏……”李承乾一脸诧异:“他若是对孤有什么意见,大可以直接和孤说,便是教训孤,孤也是认的,为何还要向父皇密奏?他奏了什么?”
“奴也只是听说,具体密奏了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是啊,是啊。”另一个宦官道:“奴虽未见密奏,不过也听说了一些事。”
李承乾眉一挑:“嗯?”
李承乾顿时开始怏怏不乐起来,李师傅平日对自己挺和颜悦色的,哪怕是有时候严厉一些,李承乾也不介意,只是暗地里向父皇告状,这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
詹事房里。
李纲深吸一口气,此时……一封向李世民的弹劾奏疏已经完成。
他看不惯陈正泰,觉得这个家伙……怎么看都符合奸臣的气质。
此前因为陈正泰,就排挤走了孔颖达,孔颖达乃是他的密友,此后呢,太子成日往二皮沟跑,越发的不像话了。
而现在,陈正泰竟成了少詹事,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他修了一封弹劾奏疏,决定将这个家伙赶出去,这个家伙无论在哪做官都好,可只要别在詹事府就成。
这封热情洋溢的弹劾奏疏,李纲很有把握,他知道陛下十分的关注太子殿下的教育,所以只要从此入手,陈正泰势必要被赶出这詹事府。
奏疏拟定了,他心里松了口气,抬头厉声道:“来人,来人……”
却是老半天的没回音。
那文吏不晓得到哪里去了。
这令李纲大为恼火。
越发的觉得,詹事府里,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
在詹事府的茶房里,这里是供官吏们喝茶和闲坐的场所,平日公务之余,大家会在此喝喝茶,说一些闲话。
可此时,一个消息却让这茶房里像是炸开了一般。
“真是这样说的?”
“是啊,说是立即拟章程,只要李詹事那里没有问题,便立即实施。我听说……二皮沟那儿,现在不少人想要置业呢,就算不买,拿了这么大的折扣,转售给人,随随便便都有不少好处的。”
有人听到还要送去给李詹事过目,顿时心都凉了,有一种好像到手的鸭子要飞了的感觉。
也有人脑子里拼命的计算着,毕竟……他们这是一个小朝廷,一个后备的班子,后备的班子,跟现在的三省六部这等班子完全不一样的地方,那便是人家是真正的治天下,而他们呢,则是在假装自己在治理天下。
穷哪。
…………
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不投就浪费了。

Previous article

4r9tl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起點-第1384章 管理的藝術熱推-gqqfc

Next article

5fxf4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第2876章 殺神魔瞳閲讀-2z20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