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nj1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177 韓雲熙與狗不得入內-ayjib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
“咚咚咚。”
前線最後的戰役
小豆芽在乔墨儿耳边模仿着各种声音。
“呱呱呱。”
乔墨儿被这声音扰了特别难受,转过身背过去不想起来。
“姑姑,快起来陪我玩吗?昨日刚挖了个狗洞,豆芽觉得好有趣,还想再挖一个!”
“可不可以不要打扰我,我还想再睡一会儿。”乔墨儿将被子蒙起了头,不想此刻的清静被人打扰。
“姑姑,姑姑,你就陪我玩一会儿嘛。”小豆芽说道。
乔墨儿发出哼哼的声音,“好豆芽,小豆芽,再让姑姑睡一会儿,再睡一会儿…”
乔墨儿喃喃自语的又睡着了。
“哼,臭姑姑,坏姑姑,不愿意带豆芽玩的丑姑姑!”
乔墨儿可以让人家说她坏,但绝对不可以让人家说她丑。
是可杀不可辱,乔墨儿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月涼 與非書
但似乎起来过猛,忘记自己的腿伤了,“诶呀,好疼。”
“哈哈哈,姑姑,你是不是太笨了,快起来洗漱,宸儿还等着姑姑跟我一起挖狗洞呢?”
小豆芽不知是遗传了谁的基因,竟这么喜欢玩泥巴掏狗洞。
乔墨儿无奈,拖着半残的腿洗漱好后,便和小豆芽去了前院继续挖狗洞。
天劍禦道
“昨日挖了母妃的后院,母妃被爹爹叫房间里面训斥了一顿,今儿我们挖前院,应该不会影响到母妃的吧!”
小豆芽奶声的问乔墨儿。
“不会,有问题算姑姑我的!”
“哈哈哈,姑姑,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道之極 曉風殘月
乔墨儿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合着这个小豆芽是处处挖坑给她跳啊。
门外一大清早就有人跑来叨扰,乔墨儿和小豆芽继续忙活着,根本不管门外来的人究竟是谁。
此刻站在耿王府外的,正是昨日太师宴上遇见的韩云熙,他不知昨日何时得罪了耿世子,今日寻了些礼物,带着无拴起了个大早,特意登门来拜访。
二人整理着装,“无拴,你看看这样登门应该不会唐突吧!”
无拴帮着韩云熙整理衣裳,想到昨天在太师府闫旭说,那个受伤的女子就是乔墨儿,加上耿逸怀行为诡异,今日陪韩云熙一同到耿王府想要确认一番
“庄主平日里仪表堂堂,何须在乎这一点儿小节啊!”
“耿世子出生名望,对达官贵人都很少接触,像我这种长居山庄的人,他了解的一定很少,所以今日我定要好好叨扰一番,让耿世子对我有所改观。”
傍上女领导 梁上君子
韩云熙拿着玉箫敲着手,胸有成竹的认为耿逸怀昨日对他不好,只是因为他们不熟。
无拴偏过脑袋,小声的嘟囔道,“你可拉倒吧,人家耿逸怀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我求您多少遍,还非要赶鸭子,要到耿王府自取其辱。”
韩云熙发现无拴在那自言自语,用玉箫敲了敲他。
“你一个人嘟囔什么呢?”
“没什么庄主,不如我们还是不要在这叨扰耿世子了吧!”
“不叨扰?来都来了,怎么都得进去喝杯茶才行。”
韩云熙敲门,小厮大呼是谁?
“再下秘境山庄韩云熙,特意来拜访耿世子。”
门口的小厮早已换了一批人,当听见眼前人自报家门说是韩云熙的时候,立刻让人加强防守,准备将开了一半的门关起来。
可奈何无拴快人一步,只用了三成功力将快合起来的大门推开了。
“耿王府有规定,韩云熙与狗不能入内。”
小厮的话一出,无拴当时就暴怒了,放下手上的东西,将小厮举了起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韩云熙本是一副好脾气,但不知道为何耿王府的小厮说话如此伤人,竟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话这般无礼。
“放开我,你们再这样,我喊人了!”
给予次元的救赎 星途的旅行者
小厮恐高,但还是大声警告了他们一番。
“无拴,将他放下来。”
韩云熙抓住无拴的手,让他将小厮放下。
“这位小哥儿,韩某不知何时得罪了耿世子,还请小哥儿给我一个提醒,好让我韩云熙死个明白,若这说话不清不楚,就断然拿韩某与畜生作为比较,实在伤人。”
不学会孤独我怎么前行 月下占卜
韩云熙双手作揖,还请小厮把话说清楚。
“说清楚?主子让我办的事情,我只需要照做,至于为什么?做为一个下人,自然不会随意去过问主子为何做这样的决策。”
小厮说的也很直白,是主子说的不得不听。
“简直是欺人太甚!”
无拴咒骂道,这些年韩云熙重新接触生活,重新认识所有人,可唯独得不到耿逸怀的认可,每年大把大把的书信往耿王府送,求耿世子同他做些长期的商和,也从来没有过一次回复。
他知道耿逸怀记恨当年的庄主,可是庄主根本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却一直被耿逸怀深深的误会着。
“那可否请小厮通传一下耿世子,说我韩云熙上门拜访,想当面同耿世子说清楚,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以至于耿世子对韩某的印象非常不好。”
乔墨儿听见门口吵吵嚷嚷的,就想要过去看一看,丢下小豆芽一个人在那继续掏狗洞,拖着受伤的腿走向了门口。
乔墨儿走到大门口,看见的正是昨日那般羞辱自己的韩云熙,决定让小厮把他赶紧轰出去。
“来人啊,赶紧把他给我轰出去!”
“是的,小姐。”
随着乔墨儿的一声令下,多来了几个小厮,就把无拴还有韩云熙拒之门外,乔墨儿趁大门关起的时候,对韩云熙做了一个鬼脸。
韩云熙面对乔墨儿突如其来的挑衅,甚是有点儿恼火,不管小厮怎么不待见他,他都无动于衷;偏偏这个女子,见她一次,总是喜怒无常,甚至越看她,心中莫名就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厌恶感。
大家一起奋斗 林孝鹏
韩云熙用脚点了下地,轻弹起地上的石子到了手上,趁大门快要合起来的时候,一个弹指直接弹中了乔墨儿的脑门。
“刁蛮之人。”
韩云熙对乔墨儿说道。
乔墨儿被突如其来的石子弹的脑瓜疼极了,她手捂住脑袋,还看见韩云熙关起门的瞬间,还说她是刁蛮之人,简直是岂有此理。
苍龙纪 失蹄
乔墨儿嘟起小嘴,又盘算了一个鬼主意,决定好好报复一下韩云熙。
“姑姑,你又被人给欺负了?”
小豆芽看着乔墨儿捂着脑门,看样子又受了委屈,好在他早有准备,要替姑姑出一口恶气。
“三,二~”
小豆芽数着数,乔墨儿不解他到底在说什么。
只听见他数到一的时候,外面‘轰’的一声,似乎出了些事故。
“小豆芽,你干嘛了?”
死亡招待所 墨客007
“姑姑,我好像挖的有点深,刚刚我从狗洞爬出去,在耿府外又挖了一个大坑,估计这会儿门外的人掉进了我刚刚挖的坑吧!”
“你究竟是挖了多大坑啊!”
“不大不大,刚好够他一个马车掉下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