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是我的星球 起點-第二百七十八章 溫柔的戰備展示

這是我的星球
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这是我的星球
当向雨荨搬了一堆药材过来的时候,氛围已经变得很正经。
龙萝莉脑补中过来将看见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的剧情并没有发生,目睹的场景是夏归玄板着张臭脸在那研究神龙元血,焱无月坐在火中修行疗伤。
看见向雨荨来,夏归玄露出灿烂的笑容迎了过去:“徒弟乖。”
龙颜大悦,向雨荨哪知道这是俩货在闹别扭冷战呢,还以为这是师父不偷腥,果然是刚正不阿好师父。
那就让乖徒弟抚慰一下师父孤寂的心灵吧!
向雨荨扑了过去。
看似正在修行疗伤的焱无月睁开眼睛,不知从哪摸出一本《大夏刑法》,开始朗读:“三年起步,最高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夏归玄摁住向雨荨的脑袋,一手从她手里拿走了药材。
王府丫鬟追夫记
向雨荨:“……我一千多岁了小火鸟。”
焱无月挺了挺胸,瞬间波翻浪涌:“我们有个看表象的父神,所以是个看表象的世界,等你什么时候也长这么大,再来说自己的年纪。”
向雨荨傻炸那里,讷讷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简直是碾压性羞辱。
话说你明明穿着坚硬的战衣,是怎么变成柔软丝质导致可以波涛汹涌的?还要不要龙活了?
夏归玄已经一本正经地开始炼丹。
向雨荨可怜巴巴地坐在他身边看炉,不对,看鼎。
“师父你这鼎到底是炼丹用的还是打架用的啊,看上去好万能。”
“因为这是九个鼎,分九种功效合为一鼎,能战斗能炼丹……如果是合适的时候还能一分为九来结阵用,还有更多意义。”夏归玄随口道:“对战斗来说,功效还是防御性质居多,虽然也有镇杀的效用,和杀伐凌厉终归不同,此厚德载物也。”
王爷的倾城弃妃
向雨荨道:“所以师父还是需要钧台之剑这些杀伐之器?”
“嗯,钧台之剑有神性,它所谓的杀伐其实还是以净化为主……我现在倒还确实缺了些偏向攻击破灭类或者各种五行属性类的法宝,哦,还要些辅助类的……”
向雨荨把胸脯拍得砰砰响:“这个就从我们龙族拿,龙神说了随便师父拿。”
夏归玄摇头:“我不要成品法宝,还是给我找些材料……首先我要修复我的东皇钟,此物完好的话,这次那些龙要更惨。你去帮我寻这些……”
说着又递过一张单子。
向雨荨差点没哭出来:“我就是专门负责做搬运工的是吗?”
“哦?”夏归玄很和蔼:“你对封建师徒关系有什么误解吗?不想打工可以啊,来看炉扇火?”
向雨荨泪奔而去。
焱无月忍不住笑:“欺负小女孩是不是很好玩?”
“先欺负她的好像是你。”夏归玄笑道:“所以你是想说我们很配吗?”
焱无月抚额:“很尬的老夏。”
“啧。没有小狐狸可爱,我说再尬的话小狐狸都会笑呵呵的很高兴,就你屁事多。”
焱无月:“……你是怎么好意思在这种时候提小狐狸的?”
“不提难道就不存在?自欺欺人。”夏归玄伸手一点,鼎口冒出七彩霞光,一枚丹药跳了出来:“这是你的伤药……好好疗伤,别逼我选择不尬的双修疗法。”
焱无月失笑:“果然你还是直接说这些的时候最不尬。”
夏归玄神色不爽地收着丹药不给她。
焱无月:“?”
夏归玄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意思是亲一口才肯给。
焱无月无奈地摇头笑,果真凑上前去亲了一下:“好啦……”
夏归玄搂了过去,又啃了起来,然后悄悄把丹药塞进她的沟里。
看着似嗔似恼的焱无月,夏归玄忽然觉得躲在这火源之地的日子还挺乐趣的。
乐趣到了连这里的火焰大家都没咋研究……其实除了苍龙心火之外还有很多先天火种存在这里的,比如很有名的混沌之火等等,大家好像全忘了……
夏归玄是不需要,焱无月是道不合。
“贪多嚼不烂,你除了苍龙心火之外,最多再选一种最适配的。”夏归玄放开气喘吁吁的焱无月,点了点她的嘴唇,笑道:“希望你伤养好之后,也进窥乾元之巅。”
焱无月知道这是自己的造化,龙族的火源之地,蕴藏万千,任何修火之道的人到了这里,都是惊天的宝藏。
说来也是可怕,自从认识这位起,自己从一个伪乾元到了真乾元,到破茧重生乾元中期,到现在有望进阶乾元之巅,一共才过了多久?
这个过程虽然没有突破大阶段那么卡人,但乾元毕竟是乾元,每一层本来都要很久很久的积累,很天才的人都要以千年计。自己并不是天才,只是比别人多了造化。
他就是造化。
“我好像不该耽于男色。”焱无月推开他,嗔道:“修行为上,其他什么,以后再说。”
当向雨荨再度过来的时候,又是焱无月正在疗伤兼吸收感悟火焰,夏归玄正在炼他自己的伤药。
小萝莉狐疑地在两人脸上看过来看过去,无事发生。
小萝莉很是满意,师父虽然恶劣,还是很君子哒,起码没有背着可怜的小龙偷腥。
“师父,材料来了。”向雨荨屁颠颠地跑了过去:“我想了半天,还是帮你掌火的好一点。”
起码能盯着师父不偷腥,虽然她也不知道盯着有啥用,因为师父又不理她了,盯着材料出神,似乎在构思怎么炼器。
小萝莉可怜巴巴地扇火,小脸扇得黑乎乎的,夏归玄取出东皇钟,看着上面的裂痕皱眉沉吟。
他的用具很多在当年那一战里损毁,现在战斗总是感觉掏不出什么东西。此前在苍龙星没有好好去炼器,并不是因为懒,而是找不到适合的东西。
因为那星球大部分东西是他“生成”的,相对大宇宙而言算得上贫瘠,当然够不上他的需求,之前要炼个钧台之剑都必须去拍卖会买材料。
钧台之剑还是他自己一路升级炼成的,随自己心意怎么修改都可以,东皇钟可不行,那是华夏重器,修复也是艺术,不能有丝毫差池的。要修复东皇钟,可比钧台之剑更精细。
这次机会最好,龙族亿万年收藏,还是出名爱藏宝的夺宝族群,基本上可以说想要什么应有尽有。龙神还说随他拿……夏归玄才没有龙神想象中的那么有风度,他甚至打算赖在这里一段时间,把多种用具都备齐了。
这不是讲风度的时候,因为下一次就是剑指千棱幻界了。
夏归玄没有去擒下敖山逼问它和千棱幻界的瓜葛,这不需要自己问,龙神被族人所欺,它搜魂索魄只会比自己更狠,应该是能翻个底朝天的,届时再和它细谈。
无论这背后的瓜葛是什么,千棱幻界的触手越伸越长,解决这个后患已经刻不容缓。
何况它们可能还涉及姐姐……千棱幻界也可能涉及,龙神的生命形态或许也有些关联,这让夏归玄心中最是着紧。
夏归玄从来不是被动等防守的人……最好的防守,就是让对方消失。
此地一天,是外界十几天,这十几天时间,就是最好的战备期。有马尾美少女和萌萌哒的小徒弟,这战备便不再孤独,便是在这烈火熊熊的地方,也有了区别于以往无数年月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