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xkh优美都市小说 《生活系男神》-第564章 全特麼是AOE!【大章求票】看書-u5gok

生活系男神
小說推薦生活系男神
炮膛突然像出膛炮弹似的射出来,轰在战场中央,局势彻底乱成一锅八宝粥。
对战的双方谁都不认识TA,被炸得多少有点懵。
再看到后面的何苗苗,更懵了。
妈耶!
这是谁家的姑娘啊?
怎么会这么好看!
此刻的何苗苗,穿着打扮非常简单。
全套Nike运动服+一双平底休闲鞋,头发扎成马尾,露出饱满光洁的额头,脸蛋素面朝天,大概只擦了一点点润唇膏。
真·素颜。
但她仍旧让全场的姑娘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花月佳期(VIP正文完結)
自我放飞第一点
审美其实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然而,极致的美,从来都是共通的。
就比如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大萝莉,在国内馋哭了多少LSP?
赏图阅片的时候,可从来没见人讨论东西方审美差别,最多好心提醒一句保质期。
何苗苗的美,就是典型的极致之美。
心态差一点的男生,甚至都不敢多看,因为容易自惭形秽。
就算今天场中的宾客都是见多识广的二代,在看到她时,也会情不自禁的发出惊叹。
“我去!真漂亮啊……”
颜值只有93的初新,心情从“很不愉快”,变成了“特别烦躁”。
她在面对何梦时就已经压力山大了,现在又蹦出一个更夸张的美女,真就不给人活路呗?
当我没脾气是吧?!
更气的是端木楚歌。
她被一个娘炮上来就劈头盖脸的一顿骂,整个人都是懵的。
尚未醒过神,又看到了何苗苗,一时间竟然被真公主的姿容震慑住了。
她是谁?
来自哪?
和汪言是什么关系?
问题好多,而且渐渐意识到,独享狗肉的机会越来越渺茫。
当然,不止是端木楚歌在疑惑,何梦、于秋丽、李韵音、刘夜、徐娇……所有人都在疑惑。
哪儿冒出来的?!
何苗苗昨天到的魔都,一直都没露面。
今天突然杀出来,确实有点令人措手不及。
就连本来感觉事不关己的傅雨诗,在看到何苗苗的一瞬间,也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有一部分是惊讶,更多的则是自然反应。
娜吾正搂着小公举,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小公举浑身肌肉的紧绷。
“诗诗,我们干她不?”
娜吾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窜出去给谁一口。
傅雨诗倒是依然能够保持住冷静,目光紧紧盯着何苗苗,心理反复权衡着利弊。
结果安姐突然使坏,撺掇傅雨诗下场。
“诗诗,你上!虽然距离《魔女》上映的时间还早,但是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宣传的机会,这么有意思的场合,你这个女主角不上场露个相怎么行?”
就特么的看热闹不怕事儿大!
反正电影都拍完了,不用再担心汪言的威胁敲打,她开始拿汪言找乐儿。
机会难得嘛!
瓜子花生矿泉水……脚往里收一收了嘿!
胥哥替汪言感觉到了蛋疼,胆战心惊的劝了一句:“别了吧?又不对外的,都没人敢拍摄,哪有什么宣传效果啊?”
结果帮了倒忙,这句话反而推动了傅雨诗的决心。
是啊,又不对外。
既然只是一次内部的小碰撞,那么,怕什么影响不好?
怼她!
反正谁坐上去都行,就是不能让何苗苗得逞!
决心一下,傅雨诗主动走向楼梯。
……
此刻,端木楚歌终于反应过来了,气得嘴唇直哆嗦。
炮膛带着的星城方言,她没能完全听懂,但是想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调转枪口,直接突突何苗苗。
“美女,把你腰带系好行吗?”
够隐晦,够恶毒!
何苗苗勃然色变,大步走向端木楚歌。
看那架势,怕不是要一巴掌抡过去?!
端木楚歌心里一突,但是并没有怎么害怕,端木秦武反倒开始撸胳膊网袖子……马上被王懿博一把搂住。
“你特么想死?!”
王大少低声质问,死死抠着端木秦武的肩膀。
“今天她就算挨打也是自己作的,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端木秦武还想分辨,却被一票鼓角二代悄悄的拉向了后面。
“别闹!”
“女人的事情,不想闹大了就别跟着瞎掺和!”
“你是不是以为汪少不敢抽你?”
生拉硬拽的给镇压住了。
大厅一二层里挤着至少200多人,本来就乱得可以,倒也没人发现异样。
终极剑尊
霸道首席邋遢妻
鼓角帮的男人全撤了,前排就只剩下四个女孩——何梦姐妹、李韵音、于秋丽。
何梦姐妹是敌不动我不动,李韵音是敌动不动我都不动,于秋丽左右看看,枯了。
麻批的,为啥就我命苦?
因为就你拿汪言的工资啊……
于秋丽想到自己的身份,没辙了。
苦着脸,上前去拉端木楚歌。
“楚歌,别闹了,汪总肯定有他自己的打算,流程什么的事先都有安排的……”
端木楚歌疯归疯,可是又没真打算搅黄汪言的开业仪式,马上借坡下驴。
“我就是问问可不可以嘛……你看看那些人,好像我动了谁主子似的……怎么着,刘璃不在,都觉得自己可以了?”
于秋丽气得牙直痒痒。
妈的,下驴你都不好好下,拉着我扯什么酸黄瓜条子?
那边那个小姐姐,你快过来打死她!
何苗苗走到汪言面前,并没有动手。
她就不是那性格。
最後壹個護陵人
只是上下打量端木楚歌两眼,发出“呵”的一声轻笑,然后轻描淡写的五个字——
“丑人多作怪。”
砰!
暴击999!
如果说在场的所有女人,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说端木楚歌丑,那就一定是何苗苗。
端木楚歌画着精致的妆容,却打不赢人家的素颜……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端木楚歌眼前一片片发黑,深深吸一口气,学着何苗苗的样子,上下打量两眼对方,回敬了两个字:“穷哔!”
噗!
咳咳咳……
狗哥盖在头盔下的帅脸憋成了紫红色,忍笑忍得差点咳起来。
何苗苗也被骂得一愣,表情显得十分惊愕而又呆萌。
⊙o⊙
↑大约就是介样子。
何大小姐愣了一秒,再次回头,认认真真的打量端木楚歌一阵,重点关注了她的项链和耳坠,随后……
嘴角微微勾起,形成了一抹微妙的弧度。
最后傲娇的一甩马尾,再没回应。
炮膛倒是想骂两句“瞎了你的狗眼”什么的,但是却被傅雨诗吸引到了注意力,眉头一皱脸一板,如临大敌。
在TA看来,傅雨诗+熊大,等于至少十倍端木的战斗力。
那可是两个狠起来能够面不改色啃大葱的狼灭!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硬换。
何苗苗同样注意到了来者不善的魔女双姝。
“哼!”
她冷哼了一声,明明是瞟着傅雨诗和娜吾,却把刀子捅在了汪言身上。
“二狗哥今天好威风!我本来想着,刘璃不在怪没意思的,结果还真是好大的惊喜……嗳,你选好没呢?东宫有主了,西宫不能总是空着啊……”
突出一个阴阳怪气。
但是,人好看,怎么样都有道理。
阴阳怪气的小公主仍然可爱到爆,汪言甚至想掐一把她嫩出水的脸蛋,再来一句“爸爸爱你”。
初新却不干了。
之前端木楚歌乱喷乱跳,她忍了。
因为她觉得端木楚歌构不成多大的威胁,再怎么牙尖嘴利都是铁狒狒。
现在面对着突然杀出来的何苗苗,她终于按捺不住心里的洪荒之力。
上前一步,轻声细语的“提醒”。
蕩天 向辰
“妹妹,东宫住的是太子,西宫则是泛指。
如果你想借此表达刘璃所在的位置,那么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中宫——专指皇后圣居。
比如西汉的未央宫、清朝的长春宫,都是中宫所在。
而西宫指代所有嫔妃,是没有主的。
换言之:有职级,没大小,全看皇帝到底宠爱谁。”
腾的一下,苗苗公主的脸蛋羞成粉红。
初新的名字取自诗经:周虽旧邦,其命维新。
她对华夏古典文化的认知,有着深厚家学的蕴养,远非一般人能比。
而苗苗大小姐呢?
干啥啥不行,吃水果第一名。
当场就被吊起来打屁屁,实乃正常,却又惨烈得一批。
而且,最后那句“有职级,没大小,全看皇帝到底宠爱谁”,实在是有点杀人诛心。
一箭N雕。
把汪言捆起来一块儿诛了。
狗哥浑身一僵,感觉到了来自老天爸爸的深深恶意。
何苗苗更惨,又臊又气,差点没炸毛。
什么叫“有职级,没大小”?
你是在影射我没大没小么?!
大將軍
或者是暗示我,二狗陛下最宠爱的女人不是我?!
啊呸呸呸!
二狗和陛下,两个词儿根本就不搭好吧?
当初我是女王,二狗是面首来着!
至于你……
最多是个反叛军里的流民!
经过反复深呼吸,何大小姐终于冷静了一丢丢,假笑着回了一句:“姐姐好有学问……真可惜,美貌与智慧没能兼得……”
初新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胜利的喜悦。
深深吸气,强忍着暴躁。
老娘哪里不美了?啊?!
小婊砸你不要仗着自己漂亮就肆无忌惮的挑衅,老娘的内秀……摔!
(╯‵□′)╯︵┴─┴
麻蛋,内秀拿不出来啊!
介世道,到底是谁好看谁大声……
悲愤的初新很难受。
气抖冷的何苗苗亦不愉快。
典型的两败俱伤。
结果就在介个时候,何梦终于也忍不住了,轻飘飘的飞出来,秀了一把存在。
“老同学,我才看明白,敢情大家都把今天当做是储秀宫选妃了?真有意思……嗳我特别好奇一件事:秀女甄妃,到底需不需要转中宫阅名朱批啊?”
何梦瞥一眼汪言,眼神幽深,紧接着含笑追问初新:“姐姐能否为我解惑?”
你们先开AOE群嘲的,那就别怪本小姐心狠手辣!
狠……真狠!
辣……真辣!
不管是友军端木楚歌,亦或者是敌军初新,又或者是新军何苗苗,全都被嘲得不轻。
初新小姐姐脑袋里一阵阵的眩晕,差点没气疯。
何苗苗更是紧紧攥住小拳头,眼神像小飞刀似的,嗖嗖的往何梦脸上扎。
端木楚歌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咯吱咯吱磨牙……
何梦压根没在怕的。
她又没打算争那个位置,她只是看不惯某些人,随手发动了一轮无差别打击而已。
如有误伤,实属活该。
……
附近的男生,比如就跟在汪言身后的建武、春光,全都瑟瑟发抖,努力缩成一团。
妈耶!
太可怕了!
以前我们遇到的女人撕逼,跟今天的场面比起来,算个屁哦?
那些女人全绑在一块儿,都捱不过今天的一轮……
李韵音目瞪口呆,左看看,右看看,开始怀疑人生。
在今天之前,她一直有点懊悔——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左璐捣乱,我可能就吃到狗肉了。
就算不能马上跟刘璃并立吧,至少有希望做一个优秀的小三。
是吧?
是个屁!
现在她心里全是庆幸,那点胡思乱想早都给吓飞了。
介些女人,她们是真的凶!
我到底是哪来的那么良好的自我感觉啊?
以为可以和她们掰掰手腕……
妈的智障!
左璐啊,姐错怪你了,谢谢你救我出火海……
左璐冷静的看着局面向越来越崩坏的趋势发展,心里丝毫不为所动。
你们的冲突,源自于你们想要的太多。
于我何干?
我只要一丢丢就好,太多了,我吃不下。
所以,管你们谁上位呢,我只是一个莫得野心又莫得地位的女仆吖……
不管谁升级成小二,你们总不至于有闲心跟我计较吧?
……
陈曦陪在褚鸿身旁,脸色有点难看。
褚胖子悄声安慰她:“其实和你关系不大的,你是事业型帮手,有自己的路,只要稍微注意一点,很难卷进去嘛……”
陈曦当然清楚。
她不爽的,是那些女人的得天独厚。
有钱有颜有家世,所以有了任性的资本。
她们失去汪言的宠爱,仍然是天之骄女,不用像藤蔓一样攀附大树。
而我呢?
哎……
在一阵由嫉妒而生的低落中,陈曦再次坚定了那份信念——所以,我要缠得他更紧!
没有家世,我自己去赚!
只要汪少肯给我机会,那些所谓的困难算什么?
实在不行,我可以绑上那个人傻熊大的娜吾嘛!
严格来讲,我俩的第一次可是给了彼此的……天然的战友有木有?
陈曦握紧拳头,再次变得斗志满满。
……
另一边,叶子雯、叶雨汐两姐妹正搂在一起发花痴。
“哇!初新好有才华!”
“呜呜呜,汪少好帅好有魅力……”
“哇!马尾小姐姐好可爱!”
“呜呜呜,汪少好帅好有魅力……”
“哇!女神小姐姐好生猛!”
“呜呜呜,汪少好帅好有魅力……”
“你特么是复读机吗?别呜了!”
“嘤嘤嘤,汪少好帅好有魅力……”
“……”
叶子雯是纯粹的看热闹,完全没有想掺和的意思——最起码现在没有。
她从来都没有产生过要嫁给汪言的想法。
最初只是想骗到手再说,碎够了,就换下一个。
现在,虽然越来越舍不得换,但是她还会照常嫁给该嫁的人。
联姻这个东西,在国内确实是越来越少,然而终究有一些家庭是有那个需要也有那种习惯的。
叶子雯家里,就需要一个能够撑起家族企业又不会过于强势的宦家女婿。
所以她对眼前的局面淡定得很,完全是看热闹的心态。
——谁发挥得好,姐就支持谁!
……
汪言并没有意识到潜在搅屎棍的存在。
主要是被各种AOE伤害反复刮擦,失血不止,感觉有点难顶。
眼看着傅雨诗和娜吾也特么开始接近战场,他果断飞过去一个隐含警告的眼神。
好家伙,被头盔隔得严严实实的。
其实并不需要看到眼神,汪言一转头,傅雨诗就知道狗子是什么意思了。
但她硬装不知道。
上去就是一句夹枪夹棒的招呼:“苗苗妹妹几时来的?昨天我们还聊起你了,小琉璃特别想见你,本来以为你还没到,没成想是在这儿等着捡漏呢……”
这句话一出来,何大小姐的心态顿时有点崩。
你啥意思?
你以为我会怕刘璃?!
我上次差点气哭她,好吗?!
“气哭”沾点吹牛哔了,顶多算是不分胜负吧。
不过“捡漏”这两个字损人可是够狠的,直接就把何苗苗钉死在刘璃的下一级,就好像何大小姐是在躲着刘璃装大一样。
“噢!~~~”
端木楚歌阴险的跟上,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一个拖得长长的噢字,就对何苗苗造成了二次杀伤。
初新小姐姐紧随其后,补上第三重伤害。
“小弟啊,你的同学真是一个比一个有意思……怪不得你要来魔都发展呢,原本的池子那么浅,怎么养得出蛟龙?”
我去!
又是一记AOE伤害!
男的女的一起刮,刮残了几十号人……
有些反应慢一点的,甚至都没听懂初新的意思。
徐娇作为好闺蜜,默契十足的含笑点头,补上了初新不方便说的那句话:“鳖精打架,少参与也罢。”
对上了对上了!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好诗好诗!
论起狠,贤妻良母范儿的初新小姐姐半点不差。
端木楚歌、何梦姐妹、苗苗公主,乃至无辜的李韵音楼楼饺子唐不甜……全都想炸。
狗哥终于顶不住了。
他是存心想测试一下小姐姐们的战斗力,所以一直装死没拦着。
现在,装不下去了。
再不打断,会真死的!
咳咳……
轻咳一声,便要发动暗藏的后手。
苏晴眼里闪过一丝喜悦的灵光,慢慢走向场中,并且努力调整着状态。
表情、台词,必须都得完美无缺才行。
为了此刻,她已经准备了整整半夜。
然而,就在她刚刚走出一半距离的时候,苗苗公主倔劲儿上头,一把掀了桌子。
幸福的味道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只见她小手一甩,大步迈开,咔咔咔咔咔,五大步就冲到保时捷918旁边。
拉开车门,回头冷笑。
“废话忒多。汪言的副驾,今天我非坐不可!谁有意见,麻烦憋着!”
一片目瞪狗呆。
尤其是那条真狗,现在是真呆。
年轻人你不讲武德啊!
其余的妹子们终于反应过来,也不讲武德了,个个在心里讲马德。
然而何公主的表演还没完。
临上车前,她拍拍车顶,对汪言勾了勾手指。
“司机,上车!”
干脆利落,霸道嚣张。
苦逼的汪大少,被一片又一片暗含深意的目光盯得如芒刺背。
沉默两秒,硬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悠然走向座驾。
不然怎么办咧?!
除了默认,我™还能干啥?!
唉,尽量走得帅一点吧……
有【极限美感】在身,外人看到的是一个泰山崩于顶而无动于衷的潇洒男神,似乎什么意外都无法影响他的从容。
但在内心深处……
泪已干枯。
*********
总是担心我写不好顶级智商、多人多立场的修罗杀机。
真写起来还凑合,就是累得慌。
另外提前和大家打个招呼——
今天眼球充血,去了医院检查,是沙眼+慢性结膜炎。
回来复更之后用眼过度了。
不是说一定会请假,但是如果再恶化下去,可能请假。
相关照片我会发到群里,就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