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ydp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第149章 假戲真做相伴-9m8jv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这些事情你以前怎么不跟我讲?我都已经嫁给你了,你现在跟我讲,你杀过人,你要去坐牢了,你叫我怎么办? 囡囡怎么办?”
“对不起老婆……是我不好,我是畜生!”
“你现在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啊,我真是看错你了,你居然是这样子的人,我真是瞎了眼睛!”严以娇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流出来,害怕极了。
一天之前,他的丈夫还是十佳好男人,对妻子儿女体贴入微,对乡里乡亲十分友好,一天之后却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犯。
钟健犹豫了一下脱口而出,这是他收到王国栋邮件的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的一件事情。
“要不我们离婚吧,老婆……对外你就说已经和我离婚了……你带着孩子回娘家去……这些年我们也攒了不少钱,足够供囡囡念书,长大了……要是你碰到好男人……对囡囡也好的就嫁了……”
钟健话还没有说完呢,严以娇一个巴掌就扇上去了。
“你在说什么呢!怎么这么没有责任心!!!”
“对不起……对不起……”
此时此刻,钟健不知道自己除了说对不起还能做些什么,好像说什么都已经无力回天了。
原本钟健直都存在着侥幸心理,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曾经做过的那些错事终究还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你现在多么的幸福,多么的向往幸福的家庭,都没有用。
突然,整个空间里面都开始沉默了,严以娇哭了一会儿之后,心中打定了主意,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他们结婚这几年来,钟健一直都是非常好的,除了看店以外,回家也做家务带孩子,严以娇上班忙碌的时候,钟健也经常过来接她回去。
什么人对她好,对她不好,严以娇自己切身实际能够感觉得到,所以……
壹紙契婚:總裁情深不負 咖啡喵喵
“不要说了老公,我们走吧,我们一起去接囡囡放学……我们今天带她去游乐园玩吧,囡囡上个月就说了想去玩,我一直都没有空……”
“好……”
严以娇率先走出了店,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她伸出手一直擦呀擦。
钟健望着她往外走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
吸血鬼之传教士 青谷幽风
今天带着女儿……去完游乐园,下次再见到女儿的时候,或许女儿都已经长大了……
或者是这辈子……
*
而另外一头白楚和温若初,齐衡三人去了医院。
温若初急不可耐的想去看柳沐嫣,而白楚则是要去看秦福来。
秦福来的眼睛一直都在治疗之中。
今天也是白楚为秦福来施针的最后一次。
再经过一个礼拜的修养,相信秦福来的视力就可以恢复的和正常的小朋友一样。
“……话说,若初少爷你真的要去看柳沐嫣小姐吗?她跟萧嫣嫣小姐可是住在一个病房里面的,你现在去看柳沐嫣,可能会把萧嫣嫣气死……”齐衡在前面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
温若初一脸的无所谓,“气死就气死!”
白楚一巴掌呼在了温若初的脑袋上,“你不能这个样子,不管别人死活!齐衡你安排一下,把萧嫣嫣和柳沐嫣的病房分开吧……还有你小子……柳沐嫣接近你的原因你也知道了,你还去看她?怎么爱而不能自拔?”
“这有什么?这也是缘分开始!开始是怎么样,要不然我怎么会跟柳沐嫣有交际呢?妙不可言!”
“……”
總裁前夫別過 柳晨楓
这一张嘴,白楚说不过他,索性竟然不说话了。
“好啦,小嫂子,我跟你开玩笑的,萧嫣嫣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跟她说清楚的……我对萧嫣嫣确实……怎么说呢……对不起她,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对柳沐嫣的感情是真的……”
温若初认真的说道。
都说女人是祸水,白楚想着男人才是祸水才差不多,像温若初这样的小帅哥,嘴巴甜又会撩妹儿,还喜欢撩妹,女孩被他看上了是想跑也跑不了的……
三人很快便到医院了。
齐衡立刻就去安排了柳沐嫣和萧嫣嫣两个人病房分开的事情。
欠下的总是要还的
白楚则是去了秦福来那里。
秦福来早早的就被带到了候诊室等待。
听到白楚的脚步声,秦福来就已经能够认出来了,视力不好的人耳朵通常都特别灵敏。
海贼召唤系统 泥人孙
“是白楚姐姐来了吗?”
秦福来的眼睛上面蒙着一块白色的丝巾。
“怎么蒙着眼睛?你的视力虽然还没完全恢复,应该能看到了一点了。”白楚询问道。
“我已经习惯了……我还是有点怕见光,不适应……”
白楚走到秦福来的身边,将他脸上的丝巾给抽掉了。
“不适应呀,也得适应,刚刚开始能够看到东西是会不适应的,慢慢的就好了。”
白楚拿出了工具,秦福来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白楚姐姐……我爸爸是不是不会再回来了?”秦福来突然转头问道。
白楚愣了一下,将他的小脑袋掰过去,拿出一根金针看中了穴位之后,轻轻的插得上去。
“你爸爸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够重见光明,所以你要乖乖的。”
见白楚不回答秦福来,情绪有些低落的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福来,你爸爸会回来的,但是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姐姐也不是要骗你,只是姐姐也没有能力把你爸爸现在给变回来,你爸爸犯了错要承担他应该承担的一些责任,你还小不明白……”
“我明白……”
秦福来不再说话,乖乖地接受着治疗白楚的三根金针插到对应的穴位之后,秦福来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十分钟之后,白楚将三根金针全部都拔掉之后叫来了护士,等待秦福来醒来即可。
白楚没有在这里再停留,因为他很害怕秦福来醒来之后会不会再提到他爸爸的事情,白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孩子想念父亲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秦海生……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白楚走出病房,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便看到萧嫣嫣冲了出来。
跟在她身后的还有柳沐嫣和温若初。
麻雀宮女
“萧嫣嫣,你给我站住!”温若初冲着萧嫣嫣的背影喊道。
但是萧嫣嫣却头也不回的,就直接直愣愣的走出了医院,在路上打了辆车之后走了。
白楚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知道了柳沐嫣和萧嫣嫣两个人假戏真做的事……
此刻柳沐嫣,泪意盈盈,眼眸子里面的泪珠又要留下来了,白楚抓起温若初的手,放在了柳沐嫣的眼睛上。
“你今天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让她哭!”
温若初见柳沐嫣哭了当即皱起了眉,满脸的心疼,“我跟你说了嘛,现在不要告诉她……等以后时机成熟了再说,你看……那女人脾气这么火爆,不生气才怪呢,又把你弄哭了,你现在不能哭的呀……”
听了温若初这番话,柳沐嫣更伤心了……
王道詮釋者
但是无奈嘴巴又不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