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不敗天王 北方佛陀-第六百三十四章 喪鐘爲誰而鳴?相伴

不敗天王
小說推薦不敗天王不败天王
“放肆!”
“竟然敢对我们田陈两大家族不敬!”
陈家人纷纷怒不可遏,对林轩的话,表示愤慨跟不屑。
对此,陈屠狗只低沉说道:“不自量力。”
陈国荣气怒:“陈屠狗,你当初做了那般狼心狗肺的行径,根本不配为我陈家人,陈家的事你也没有资格管。”
陈屠狗冷笑道:“狼心狗肺?陈国荣,若不是你们用手段陷害我,能从我父亲手中夺权?”
“你别胡说八道!”陈国荣警告。
“难道不是吗?当初你们陷害我,夺了权之后还不罢休,还派杀手对我们赶尽杀绝,当初的账今天我就跟你好好算算。”
陈国荣脸色阴沉,说:“我说了,是你父亲掌权期间树敌太多,别人要对付他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别胡乱污蔑。”
林轩却突然开口道:“真和你们没关系吗?”
“林天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虽位高权重,但也不能胡乱冤枉人。”陈国荣冷哼一声。
林轩却轻笑一声:“权利还真是个好东西,引得这么多人头破血流也想要争夺,甚至不惜亲人反目,兄弟相残,还有的呢,老而不死,左右格局。”
林轩的话不止骂了陈国荣,连带着在场的司徒策,贾宏伟几人也被骂进去了。
他们脸色难看,眼底都是明显的敌意。
太子的狂傲妃 相以沫
“呵,嘴上功夫再厉害有什么用?没有证据那都是白搭,我告诉你,今天我话放在这里,田家,你动不得!”陈国荣撂下狠话。
斗 羅 大陸 4 小說
他笃定了林轩即使是北领高级将领,但回到地方,也不敢妄动刀兵。
毕竟此人权利再大,一旦动手就被人抓住了把柄,他若是聪明一些就不会给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林轩挑了挑眉:“是吗?”
说完他猛地一掌拍在丧钟上。
轰!
震人耳膜的声音响彻这个五星级的芭莎酒店,带着一股强大逼人的气势,现场的人只觉得血气翻涌,脑袋一阵轰鸣,像是要炸开一般。
这一声响带着十足的力道,有些身体弱的已经摇摇欲坠,想要倒下了。
“噗……”
田世良被震的五脏六腑都要碎裂了一般,仰头一口血吐了出来,身体直直倒下,砰一声砸在地上。
“弟弟!”
田世珍一惊,急忙上前查探田世良的情况,可是下一秒她脸色骤变,伸出去检查呼吸的指尖颤抖不已:“死……死了?”
弟弟竟然被林轩一掌就震死了。
她内心一阵绝望,险些瘫软在地。
而丧钟被林轩拍了一掌之后表面出现密密麻麻的纹路,像是蜘蛛网一般,接着又是一声响,丧钟轰然碎裂。
田世良从林轩出现以后就提心吊胆,突然出现一声响,还带着十足的气势,被吓死过去也在林轩意料之中。
当然,田世良并没有死。
只是,心胆俱丧,以后再也成不了事了。
对于国师田国忠,林轩本来已经放他一马了。
楊 十 六
但是他还是不干脆,放任田家底下人私自行动,无论是想借刀杀人清理门户也好,还是想要继续试探天王的底线也罢。
林轩都只会悍然出手。
至于后果,那就由田国忠自己来承受吧。
陈国荣没想到他真有这么大胆,怒道:“林轩,你竟当众杀人!”
姐弟恋:求你,放了我 席少虞
“陈家主,话可不能乱说,你看见我动手了?”林轩淡然道。
陈国荣一噎,心里气怒却无力反驳。
他之前才撂下话,说田家他动不得,可转眼田世良就昏死过去,林轩这是当众打他脸。
但打脸也就算了,他还抓不住把柄,这才是最气愤的。
林轩的确没有亲自动手,所以就算大家心知肚明,也拿他没有办法。
但是,小国师田世良在他这里出事,国师大人会怎么看待他陈家?
他不得不怕!
田世珍眼睛都红了,抬头死死瞪着林轩:“你就是故意的,你杀了我弟弟。”
“谁看见我动手了?”林轩神色冷淡,能把人活生生气死。
“我来只是为了送礼。”
他说完看了眼身边一堆碎片:“不过,现在看来,这个礼物质量不太好。”
林轩并没有真正的击杀田世良,这丧钟的鸣声,更多是给国师田国忠以及其他的背后人物,一个警告。
其他人见林轩如此强悍却又狡猾的方式,心里唏嘘不已,他们还是太小看他了。
司徒策手脚有些凉,如今林轩得势,如日中天,这样下去他们这些退休的哪一个都别想讨得好。
但他心里也明白,只要把手中的权利交出去,林轩自然不会对他们做什么。
可是大权在握这么多年,加上儿孙满堂,还希望用这些权利为后辈铺路,这时候交出去真的舍得吗?
林轩看向田世珍,问道:“订婚宴还要继续嘛?”
田世珍满脸绝望,她现在不管做出什么选择都是不利的。
若是继续订婚,大家会说她不孝,就连陈家可能也会对她产生嫌隙。
若是取消订婚,她就失去了陈家的庇护。
陈国荣咬牙:“你好狠!”
陈屠蚁这时候从地上起来,艰难的走到田世珍身边,把人搂进怀里。
他安慰道:“世珍,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的妻子,我娶定你了,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
陈屠狗嗤笑一声,这陈屠蚁还真是草包一个,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本事没有,空有一张会说大话的嘴。
陈国荣也跟着道:“世珍,你放心,你是我陈家儿媳妇,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先把你弟弟丧事办了,之后在办你们的酒席。”
林轩点点头:“不错,陈家真是‘重情重义’啊。”
陈国荣冷哼一声。
陈屠狗抬脚提了一下面前的棺材,冷声开口:“接下来我们就好好算算当年的账吧。”
“陈屠狗,我已经说过了,你父母被人追杀的事情和我无关,怪他自己不知收敛,树敌太多。”陈国荣呵斥道:“如果你非要咬定是我做的,那就拿出证据。”
林轩转头对莫月道:“陈家主要看证据,给他。”
“是。”莫月说着拿出一叠资料丢到陈国荣怀里。
陈国荣一愣,低头看去,几秒后脸色惊变:“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大惊失色,当年的事怎么会是屠蚁做的?
当初陈国耀夫妇被刺杀这件事在陈家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而那时候正好是夺权以后,他嫌疑最大,连父亲也怀疑他做的,为此他背了这么多年的锅。
陈屠朱见父亲反应也知道事情不妙,他没有做过,父亲这样也不像是做过的,那么这件事就是……
他突然转头看向陈屠蚁,果然,他脸色惊慌苍白,目光不停的躲闪,这样的反应已经足够让人知道答案了。
林轩冷声开口,道:“当初你们从陈家大房手中夺权,之后你儿子又派杀手对陈家大房赶尽杀绝,证据已经在这了,陈家主还有什么要狡辩的吗?”
陈国荣脑袋一阵阵眩晕,心里对陈屠蚁恨铁不成钢。
而其他人看这反应,也知道多半是真的了,当初陈国耀夫妇被追杀还真是陈家二房做的。
这时候陈屠蚁猛地抬头:“我没有做过。”
陈屠朱绝望的闭了闭眼,自己弟弟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
林轩还没点名说到底是谁做的,他自己跳出来否认,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