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八百一十一回 勝局落定鑒賞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杀啊!杀啊…跪地免死…”北胡大营,赤班等一干内应分子欢腾作乱的时候,血旗军夜袭胡营的三支各为两万的苍狼骑军,亦在沿着北胡大营的左中右三向,争分夺秒的呼啸突进。作为进一步打乱敌方反应部署的承接性力量,他们被纪泽赋予的第一要求,那就是快,最快的凿穿胡营,最快贯通己方的内应力量,最快令所有胡人感受到血旗军已然突袭到了身边,从而彻底相信大势已去。
没有火炮箱车的速度牵绊,他们快捷如风,像是地狱来的勾魂使者,劈砍踩踏,枪挑箭射,投爆手雷,一路横冲直撞,高歌猛进,如入无人之境。更有分出的小股队伍,故意撵着营啸胡卒,从东南向着西北方向,排山倒海般的一路横推,配合一众捣乱的内应,将本就难以收拾的胡营,彻底带入了绝望的深渊。
“轰轰轰…”“砰砰砰…”又一通震天撼地的雷鸣轰响,前营某处,借着炮火那瞬间的闪亮,可见一支难得凑至三千之数的北胡骑兵,本在不服部分的扑向某一股血旗近卫,却在炮铳的轰鸣之间,好似镰刀之下的麦秆,又似秋风之中的落叶,转眼便雨打风吹去,落得个伤亡惨重后的四散崩溃。
“直娘贼,弟兄们,能不能推进得再快些?若再这般龟爬,功劳就都被苍狼骑们包圆了,咱们近卫就要喝西北风啦!”炮火来处,箱车井然,护骑铿锵,血旗猎猎,其间却也混有纪铁等近卫军官们的焦急催吼。拥有最强战力的他们,必须忍耐速度的不足,委实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神醫 九 小姐
倒是配合炮铳而走的另外两支近卫骑军,他们轻骑重骑相佐,借着炮火闪光在夜间的定位,一边护住火炮箱车的侧翼,一边则撒欢儿的游龙戏水,不依不饶的拍碎着一撮撮试图集结的小股胡骑。
悍然挺近,势不可挡,三万近卫军就如一个隆隆推进的磨盘,虽不算迅捷,但绝对势不可挡的碾压而前。纵是东南角的北胡前营更多安置有北胡精锐,堪称杀人如麻,胆大包天,可面对真就天地之威般的火器,还是越来越多的选择了绕道走,乃至纷纷溃逃。其抵抗烈度之弱,直令三万近卫索性兵分三路,各推胡营的左中右三向。
然而,炮火摧毁的不仅是挡其前路的那些悍不畏死的北胡精锐,更有整个北胡联军及其战马们的战斗意志。须知其惊天动地的声势与横扫一片的威力,早已通过此前首战之时的下马威,深深烙入了北胡人的心底,更已有了充足的发酵。尤其在黑夜之中,难免令胡人将之与怪力乱神联系一处,带来的自是北胡军兵们更为强烈的崩溃欲望…
内应反水,轻骑突进,炮火横推,血旗军对北胡大营的夜袭,三板斧紧密组合,流畅衔接,根本就不给七十多万北胡联军任何组织反戈的机会。事实上,被炸死了博尔金的联军右翼,压根没能挺过第一板斧,便告分崩离析;而当铁罕在两支反水胡骑与一支苍狼军团的夹击下死于非命之后,胡营中军也被第二板斧彻底瓦解。
唯有胡营左翼,数经血旗军殴打锤炼的鲜卑三部,凭借更高的警惕,更快的反应,更少的内奸,以及更加没有退路的决绝,顽强扛过了一轮轮的突袭,支持到了耗时更久的第三板斧。当然,其相对出彩的表现,也仅能至此而已。
十里之外,血旗车阵,又十万血旗大军已然出阵待发,他们将继三板斧之后,于天明时分对胡营发起总攻,顺带梳理营内残存抵抗力量之余,也将对逃出敌营的集结胡骑予以打击,乃至追杀剿灭,彻底将北胡联军扫入历史的故纸堆。
车阵之内,望台之上,纪泽等人收到了前方送回的一份份捷报,几可确定血旗军此战必将大胜无虞。以二十万骑军击溃北胡八十万牧骑,还是在对方主场的草原之上,这等战绩已然不亚于淝水之战,而这一次的纪某人,或因亲身谋划并参与了整场大战,他虽面色欢愉,却云淡风轻,终于成功装了一个比谢安还要牛叉的逼格。
其实,纪泽此时的一半心思却是用于儿女情长。只见他正执着梅倩的玉手,絮絮叨叨道:“倩儿,此番率军追逐,或将直接出了漠北,甚而借机讨伐沿途胡族,戎马倥偬,刀剑无眼,你万万珍重。记住,有我华国的无穷底蕴,哪怕半途而废,也可卷土重去,你无需太过冒险,务必保证自身安全。唉,为夫会不断给你调去物资兵马,但身系一国,不能亲去看你,只怕再见不知何日了。”
“夫君,妾身也是不舍呢,还望夫君同样保重,鹏儿蕤儿也望夫君多加看顾。”梅倩难得在人前显出温柔之态,但一放即收,旋即,她抬望西方渐脱暗沉的夜色,目露热切道,“尝闻夫君说过,上古之时草原上有个叫做铁木真的好汉,一路纵骑向西征服,被西人惧称为上帝之鞭,妾身此去,只愿不辱使命,替夫君好好抽打抽打西方的那些蛮夷!”
“呃,抽打可以,倩儿你就别亲自动手了哈。”纪泽瞬间零乱,不无干涩的说道,脑海中已然泛起了马靴美女手持皮鞭,踏着壮男抽打的场景,好险没从望台直接栽落下去…
“隆隆隆…”“砰砰砰…”此刻,北胡大营左翼,同样躲过飞艇空袭那一劫的段疾陆眷,正带着他的三四千亲骑,以及渐行壮大的鲜卑胡骑,化作一条恶龙,在鲜卑营地内左右奔突,一沾即走,避开大股血旗骑军亦或反水胡骑之余,一路收拢散兵游勇,至于遇上挡道的小股军兵,管他属于己方营啸还是敌方拦截,只管凿穿了事。
还别说,段疾陆眷这一番以乱打乱,避实就虚,身后的兵马倒也越来越多。待得它转至左翼后营的时候,一回头,嘿,尾随他的胡骑竟已增至了三万多。而凑巧会合一处的拓跋斯律,此时也已聚集了接近三万的胡骑。至于宇文悉独官,则在夜袭发生的第一时刻,便即远遁于茫茫夜色,再也不曾出头。
只是,借着愈加驳杂的火光,段疾陆眷却也不出意料的发现,鲜卑驻地的前营已然重归静谧,中营也只有人喊马嘶,奔乱喧嚣,已经没了任何成规模对抗的场面。甚至,敌方那群横扫一切拦路虎的携炮近卫,好似也因压力愈轻而兵分三路,其中一路便已赳赳然抵至了左翼的指挥大帐,也即他段疾陆眷半个时辰前的寝帐。
抹了把脸上不知是血水还是汗水的液体,段疾陆眷忽觉视野清晰了些许,抬眼看处,东方天际竟已多了一缕鱼肚白。他心头顿松,目中精芒大炽,故作朗笑道:“拓跋老弟,天就要亮了,营中尚有我鲜卑大量勇士在苦苦支撑,左翼来敌至多也就两三万,你我合军依旧远多于敌,大可以放手一搏,安知…”
正此时,有一司职探哨的鲜卑军将急急赶来,难掩惊惶道:“大单于,不好啦,据南方所来的诸多溃兵之言,铁罕已然战死于乱军绞杀,博尔金则在敌袭伊始便丧命于飞艇空袭,更有赤牙等十数股大小部落反水,颇似蓄意而为!”
邻家少妇 贾平凹
“什么!?那两个蛮子都死了?还有十几个大小部落反水?”段疾陆眷和拓跋斯律齐齐大惊失色,拓跋斯律更是吼道,“消息是否确实?联军大营中路和右翼的情况如何?但有虚言,小心尔项上人头!”
那探哨头领缩了缩脖子,稍一迟疑,遂咬牙道:“漠北正副两位盟主的死讯言者甚众,但卑下目前委实无法确认。至于赤班等十数股部落反水一事,绝对确凿无疑,也正因他们作乱,我联军的中路与右翼已然完全不可收拾!”
“混账,十数股部落同时反水,这决计是蓄谋已久,且非十天半月的蓄谋所能奏效!”声音凄厉,段疾陆眷怒目东向,指天竖起中指,几近咆哮道,“狗日的华帝,何时洼的坑,为啥就不能堂堂一战?”
纨绔逃妃:王爷,求休战
“轰轰轰…”“嘀嘀哒…”就在这时,就着愈加逼近后营的炮火轰鸣,在更为遥远的东南方向,血旗车阵的安营之地,蓦然传来一阵阵代表总攻的嘹亮军号,在晨曦的草原上飘扬,伴以万马奔腾的隆隆轰响,啥时打断了段疾陆眷的怒骂,也打消了鲜卑人的最后希望。
段疾陆眷与拓跋斯律瞬间明悟,敌方夜间定是仅仅派了数万精锐前来袭营,并非兵力不足,而是足以乱营破军,不必多遣军马尤其是辅兵弱旅在营啸这把双刃剑下徒增伤亡。而今天色将明,对方这才大军齐发,却是笃定胜局,明明白白的前来痛打落水狗,兼而收缴战果了。
“段兄,听这声势,来骑足还有着十万之众,片刻即可抵达,远非我等残军可比,且我军多已缺械少甲,惊魂未定,独木难支啊!时间紧迫,还请段兄明断!”拓跋斯律边拨马西向,边象征性的对着鲜卑三部的临时主首段疾陆眷道。
“走!弟兄们,我等暂先西向而走,记住,我等迟早会回来的!”恨恨的东望一眼,段疾陆眷以饿狼受伤的口吻,哀声嚎道。只不过,是否真的还能回来,他可不敢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