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棺山太保-第七百九十九章八九玄功推薦

棺山太保
小說推薦棺山太保棺山太保
阿娘留给我的书是一本练武的书。
但上面并没有丝毫的文字,只有一些十分潦草的图案。
上面画着的是一个人坐着各种各样的动作。
我把书信与这本画着插图的书给收了起来。
然后把家里面的银子给集中了起来,买了马与纳罗告别。
随后便朝着朝着母亲所说的方向疾驰而去。
母亲口中说的地方是父亲当年征战修习的地方。
而母亲更是第一次在信中提及到父亲的姓氏以及父亲的来历。
而我如愿以偿的到达了那处名为死亡谷的地方。
只是当我看到漫山遍野尸体,骸骨的时候,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但庆幸的是,我在一处山崖的背面看到了上面有人刻着的字。
八九玄功!
“轰隆……”
这几个字出现的时候,我的脑袋忽然之间就像被炸开了一样。
很多混乱的记忆开始出现。
我的大脑疼痛的仿若死了过去一样。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依旧躺在我的马匹旁边。
而山崖壁上面的字眼再次让我头疼欲裂了起来。
结合我母亲留给我的那本书上面的图画,加上这山崖之上的字迹。
我就像是天才一样,无师自通,瞬间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
八九玄功是一门上古功法。
更是一门修炼体魄的武功秘籍。
修炼到最高处的时候,甚至能徒手开山,刀枪不入。
成就金刚不坏的不死之身,但所要经受的痛苦也废常人所能比拟。
可一想到母亲的枉死我的心就像个是刀割一样。
所以不管有多么的痛苦,我都不会气馁。
我此时的念头只有一个,那就是报仇,报仇。
八九玄功分为三大步九小层。
每一步都是一个坎。
爱情的复仇心计 凉子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才把八九玄功修炼入门。
但这个时候的我坚信能吊打一切凡间武夫。
又过了很长时间,我终于突破了八九玄功第一层。
身体之中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是不绝于耳。
我突破了。
只是在我突破的这一瞬间之中。
我的脑海之中忽然之间迸发出了一连串的人名。
冷月如,木阳,棺山太保,吴世豪,吴峥,王道,木春华。
我的视线开始出现了两重画面。
一重是我骑着马奋力的朝着南诏国反向奔袭。
一重是看到有一个中年女人,站在一口漆黑色棺木跟前不停的念动着咒语。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这一次的疼痛比之之前要更加的疼痛。
我再一次昏了过去。
“沙罗,你杀人了,你杀人了……”
“沙罗,咱们赶快跑吧……”
我是被纳罗的声音给吵醒的的。
而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眼前那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些人的时候。
我瞬间就明白了。
我已经彻底了记起来了我是谁。
我是棺山太保木阳。
我此刻正在进行的是一场生死历练。
我之前是陷入了一种别人的记忆之中。
可我就算记住了自己是谁又能如何。
我要做的不是学习八九玄功。
我要做的是如果让自己成功的阴阳七转。
佳妻如梦,上仙哪里逃
这才是重点。
甚至我对于我已经醒过来事情觉的有点懊恼。
我应该一直是沙罗,而不是王道。
只有这样或许才能真正的达到七转的要求。
但现在我已经醒了过来,想要再次沉浸在沙罗的身体之中已经是相当的不现实了。
我此时此刻说不着急那是假的。
但我如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沙罗所进行的一切。
同时我也清楚的知道,我现在所呆的这个沙罗身上。
今后必然是以后扬名四海的恶罗。
甚至在我醒来的这一刻起,一种强烈的排斥感从沙罗的身体上传来。
他是无意识的,但我是有意识的。
我越想沉寂在沙罗的体内,那种排斥之感就越强烈。
直到整个天空之中都响起了青姨的声音。
“木阳,醒来吧,已经结束了……”
“木阳,醒来吧,已经结束了……”
“…………”
我猛然间张开了眼睛,看到的刚好是青姨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起来吧,已经结束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青姨,我失败了吗?”
青姨转身朝着香案那边再次给香炉之中插上了三支香。
随后转身过来道:“失败与否并不是我说了算的,你能醒来就已经预示着你成功了。”
“但你却是在半途之中醒过来的,所以也不能算是成功。”
“但不管如何,你已经得到了八九玄功的修炼法诀了不是吗?”
“您的意思是……”
我看了看身后的漆黑色棺材,好似知道了些什么。
青姨这个时候笑道:“没错,所有人都以为那八九玄功要么是一本秘籍,要么是雕刻在什么地方的心法口诀。”
“可是真正的八九玄功,它只是一段记忆,一段需要所有修炼者亲自去开启的记忆。”
“也只有这样才能学到真正的八九玄功……”
“而这口黑色的棺材就是恶罗的记忆……”
“而这口黑色的棺材正是当初埋葬他母亲灵溪的那口……”
“包括整个恶罗古城为什么是黑色的,也是因为恶罗为了祭奠他的母亲而故意为之……”
听完青姨的话,我心中是百感交集。
随即问道:“青姨前辈,那请问这恶罗是如何死的?”
青姨对此则是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些事情,我并不了解,我也是后来在这里的时间久了,才发现有关这八九玄功的秘密。”
“我只知道,这八九玄功真正的出处并非来自恶罗,而是刑干部落……!”
“而那个部落与我们九黎部落是同一时期的,但却在我先祖与轩辕先祖大战的时候。”
“那刑干部落就已经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更没有人知道他们还在不在……”
“但这八九玄功,却不知为何,落入到了恶罗的手中……!”
“我不知道你通过这口黑色的棺材都看到了些什么……”
“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在里面所看到的事情,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
“是非真假则是需要你亲自去检验……”
我看着那口漆黑的棺材,想到了刚才在沙罗身上的那段记忆。
如果那段记忆是假的话,那么我看到的八九玄功修炼法诀也是假的了。
那如果我看到的是真的,那么那八九玄功的法诀也是真的了。
但有没有可能功法是真的,事情是假的。
反之亦然。
可刚才青姨也明确的说了,所有想要修炼八九玄功的人都必须躺进这口棺材之中去感悟才行。
那照这样说的话,我并不是第一位感悟这八九玄功的人了。
“青姨,在我之前有多少人躺过这口棺材?”
“他们是否真的感悟出了真正的八九玄功?”
青姨见我问出这话,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随即说道:“领悟的不慢,虽然不是最快的,但已经很不错了……”
“躺过这口棺材的加上你只有三位,你爷爷,还有一位同样是棺山太保……”
“你比你爷爷领悟的快,但却比那个人领悟的慢……”
“那位,几乎在我说完刚才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问出了与你同样的话语……!”
我呵呵一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很正常的一件事。”
说完之后,我冲着青姨一抱拳道:“青姨前辈,谢谢您,关于您的话我需要好好想想。”
“等我想好了,再来找您……”
青姨笑着看了看我道:“去吧,有关八九玄功的事情,其实很好理解……”
“你要做的是多实践,而不是空想……”
闻言我眼睛一眯好似抓到了什么。
但这种感觉则是一闪而逝,不留半点痕迹。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准备回到自己的帐篷之中好好想想再说。
只是当我掀开帐篷的时候刚好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