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3n4優秀都市小说 神魔書-第四百零九章 返回,任務(4)讀書-felqr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一三七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时分。
小白打着响鼻,撒着欢儿向前狂奔。
寒风呼啸,当面吹来,小白却丝毫感受不到风中的寒意,有瓷盘子大小的蹄子重重的轰击着地面,发出沉闷的巨响,街面上将近一寸厚的冰块,被小白的蹄子踏得粉碎。
路上负责铲冰的市政工人,无不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撒欢狂奔的小白。
“吁,吁,吁……”
特种书童 莫言吾
乔骑在小白背上,不断的轻声呵斥,同时不断拉住缰绳,让这头在马厩中憋了一段时日,一出门就有点得意忘形的大家伙放慢速度。
只是乔又舍不得真个用大力气拉紧缰绳,小白吐着热气,从嘴里喷着白沫,缰绳稍微紧一下,它回过头来,歪着脑袋狠狠的瞪乔一眼,再沉沉的打一个响鼻以表示不满。
乔就微微放松缰绳,这家伙就发出一声欢快的嘶吼,连蹦带蹿的向前狂奔。
戈尔金带着一大队人在乔的身后紧追。
他们骑乘的战马,也是威图家花费大价钱,从帝国北疆重金采购,有着优良血统的滩马。这种滩马比起普通战马,平均肩高都高出了一尺有余,无论短途冲锋还是长途跋涉,都是一把好手。
但是在精力异常充沛,血脉比寻常战马超出一大截的冰原龙马小白面前,这些滩马只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跑得浑身大汗淋漓,也只能远远跟在后面吃灰。
“乔这家伙……冰原龙马……混蛋,那群卢西亚的小气鬼,他们怎么会心甘情愿的送乔一头冰原龙马?乔,这是抓住他们的小辫子了?”
戈尔金又是羡慕又是恼火的大声嚷嚷着:“该死的卢西亚人,这家伙被骟掉了……不然的话,用它做种-马,威图家又能有一门好生意。”
司耿斯先生裹着一件大斗篷,整个脑袋都裹在了头罩里,只是在鼻子附近留出了一条缝隙喘气。听到戈尔金的抱怨,司耿斯先生轻咳了一声:“戈尔金,乔少爷说,他会去圣玛雅大教堂买一支神力药剂,让小白……残肢重生。”
“这,只是金币的问题。而金币的问题,显然对乔少爷来说,不是问题。”司耿斯先生‘咯咯’笑着:“可惜的是,我们只有小白一头公马,如果和其他马种配种的话,后代的素质显然不如纯粹的冰原龙马……如果我们能弄到一群纯血的,冰原龙马的母马……”
戈尔金的目光有点游离不定,他朝着东北方向扫了一眼,轻声道:“啊,神力药剂,可不是么……一群母马……倒也不是说,弄不到,呃!”
戈尔金和司耿斯先生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回头看了看,跟着马科斯一起,坐在一架四轮马车里的大伊凡——和马科斯一样,大伊凡的块头太大,身躯太重,他们可都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战马。
“他一定,很乐意吧。没有一个战士,不喜欢一匹真正的好马。”戈尔金打了个响指。
“他一定会乐意的……”司耿斯先生从袖子里掏出了几颗干栗子,递给了趴在自己马鞍上,在寒风中哆哆嗦嗦的猴子巴库:“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没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戈尔金笑了几声,手中马鞭在空气中狠狠抽了一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座下已经跑得浑身是汗的战马,闻声再次加快了速度。
前面,已经超出去大半里地的乔终于狠狠心,给了小白的脑袋当头一拳,再用力的拉紧了缰绳。跑得兴起的小白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斜着眼,狠狠的盯着坐在自己背上的乔。
猛不丁的,这头恶劣的家伙突然探长了脖子,冲着一架从身边路过的四轮马车‘咔嚓’就是一口。
这一列近百辆四轮马车,全都是加宽加长的敞篷货车,上面码放着一个个硕大的箩筐,里面装满了冻白菜、冻萝卜、冻梨等货物。
小白的牙口极好,他一口就从箩筐里叼出了一颗冻梨,冻得和铁坨子一样坚硬的冻梨,被它两排雪亮的大牙上下一压,‘咔嚓、咔嚓’,三两下就被嚼得粉碎。
“这位……长官……”驾车的车夫叫嚷了起来,几个随车的力夫工人看了看乔身上的少校军服,再看看后面正快速赶来的戈尔金等人,一个个退后了两步,不敢吭声。
“混蛋家伙!”乔狠狠的给了小白的顶瓜皮一巴掌,掏出了两枚金币,随手丢给了驾车的车夫:“抱歉,这家伙性格太顽劣……不过,它是一匹好马。”
冬天的帝都,蔬菜瓜果的价格飙升,哪怕是冻梨的价格,都是秋天新鲜果子上市时的十倍左右。但是两枚面值五金马克的金币,几乎能买下几箩筐的冻梨。
车夫、工人们喜笑颜开,忙不迭的向乔行礼后,赶着马车继续前行。
小白不依不饶的追上去两步,张开嘴,又从箩筐里叼了一颗冻白菜。
“混蛋家伙!”乔又给了这家伙一巴掌,然后不怀好意的朝着它身后看了看:“混蛋家伙,本来准备新年前,给你弄一支神力药剂,让你缺少的部位重生出来。”
“现在,我变主意了……等到春天,我带你去城外的牧场,让你看着你的同胞兄弟们在春光中快活……让你羡慕嫉妒恨,让你哭着来求我!”
魔瞳修罗
美女也變醜
小白大口大口的啃着冻白菜,只是身体莫名的哆嗦了一下。
戈尔金带着人赶了上来,他羡慕的看着气定神闲,身上连一滴汗水都没有的小白,由衷的感慨道:“真是一匹好马,真是一头好家伙……乔,你的运气可真不错。”
乔拉紧了缰绳,和戈尔金肩并肩的向前行去。
戈尔金不断羡慕的看向小白,他低声嘟囔道:“好吧,这次回来,真是让我伤心、憔悴……这匹马也就算了,看看薇玛那小家伙……居然说我像一条流浪狗!”
“没良心的小混蛋,当初真不应该,瞒着黑森和莉雅给她带甜食回去……啊,她的乳牙烂掉了两颗,结果我挨了一顿毒打……真是没良心的小混蛋,我才离开家多久?她居然就认不出我来了!”
戈尔金悻悻然的絮叨着,就好像一个满心不平的老太太一样抱怨着。
乔‘咔咔’笑着,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戈尔金的肩膀:“好啦,好啦,薇玛后来不是给了你一个热情的拥抱么?你偷偷带给她的甜食,可没白费……”
“不过,也难怪,你离家参军的时候,薇玛才六岁……她还能觉得你有点眼熟,这就很不容易了……你知道她从小的毛病,家里的养的那些大狗,她能清楚的叫出每一条狗的名字,但是家里的那些侍女,她到现在,都还记不住她们的名字!”
“她说你长得像一条流浪狗……啧,看看,她是多么的喜欢你啊!她最爱那些大狗子了。”
乔‘嘎嘎嘎’的笑得无比开心。
戈尔金气得脸色发青,他用力的挥动着马鞭,盘算着要不要狠狠的教训一下这家伙。
不过,考虑了一下乔在兰茵走廊战场上表想出来的,可以正面抗衡、甚至是击杀狼神庙六阶超凡的可怕实力,戈尔金撇了撇嘴,只是用力的挥了一下马鞭,威吓性的朝着乔龇了龇牙。
恶魔法则 跳舞
兄弟两一路说笑着,他们顺着大街一路前行,在上午十点左右,他们来到了海德拉宫门口。顺着海德拉宫外护城河旁的景观道,绕行大概一里地左右,在海德拉宫的西北角,大片黑松林环绕下,这里有几栋外表灰扑扑丝毫不起眼的大型建筑,帝国陆军部,到了。
经历了几道极其严格的检查,最终只有乔和戈尔金获准进入陆军部,随行的司耿斯先生等人,则全都留在了外面等候。
帝国陆军部一号楼,一栋德伦帝国传统风味的,四四方方、高只有三层,每一层长宽都在千尺左右的花岗岩结构大楼中,乔和戈尔金被两名上校军官带领着,一路来到了顶层的一间占地将近一亩的大厅内。
敞亮的大厅正中,一张巨大的橡木会议桌旁,只穿着一件铁灰色衬衣,外面裹着一件军用大衣,歪戴着帽子,叼着烟卷的萨利安站在桌边,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咖啡杯。
会议桌旁,十几名帝国军上将或站或坐,他们面前码放着小山一般的牛皮纸档案袋,那些厚厚的档案袋上,一个个猩红色的‘绝密’标识无比的刺眼。
“啊,你们来了。”萨利安听到开门的响动,抬起头来,朝着乔和戈尔金打了个招呼:“看样子,年轻人精神就是好,本来还准备,让你们多休息几个小时……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就不要浪费时间了。”
将手中足以容纳一升水的咖啡杯重重的放在了会议桌上,萨利安挺直了身体。
狂妃逆天,绝品废材嫡女
十几名帝国军上将放下了手中的档案袋,一个个眯着眼,目光如刀、如狼,狠狠的盯着乔和戈尔金上下打量着。
“那么,直接说正经事……戈尔金,你在兰茵走廊的直属部下,正搭乘军列回返帝都。”
“以你的老团队为核心,半年内,编训、掌控一个新式军械的加强师,你能做到么?”
戈尔金的面皮骤然一红。
在德伦帝国的军队编制中,一个‘师’的军事主官,必定是少将军衔!
他本身只是一个中校,已经是帝国军中最年轻的中校。
萨利安让他编训一个加强师?
加强师的概念,就是所辖士兵,起码是普通满编师的一点五倍!
而且,是使用新式军械的加强师!
情深如旧
这样的一个加强师的战力,在后勤补给充足的前提下,甚至可以吊打一个使用老式军械的帝国军野战军团!
“戈尔金,定不负殿下所望!”
戈尔金‘啪’的一个立正,向萨利安行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
萨利安点了点头,然后朝着乔指了指。
“乔,你的运气……据说……一直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