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 起點-781 再見,重案組之虎!推薦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港综世界大枭雄
授勋典礼结束。
卓景全、陈家驹、黄伟耀、关力等人华人警司高层。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全部上前对蔡sir祝贺。
蔡元琪摆摆手道:“都是庄爷信任。”
“是啊。”
“是啊。”
“大家都是替庄爷做事。”
卓景全、陈家驹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他们出声认可道。
这些人里何止蔡元琪、黄伟耀、周星星……等人获得提拔?
陈家驹、关力、袁浩云等也各有提拔。
其中陈家驹升职高级警司,关力升级高级警司,袁浩云升级高级警司……
李树堂升级助理处长!
只要是在核心位置上,表现优异,且最近没有提拔过的华人警官,一个个都有升职。
不止行动警官。
包括管理部门的林国雄、方洁霞等人……
都一样都提拔。
杨锦荣、陆启昌等当年的陆系核心除外。
因此,今天华人警官们可谓皆大欢喜,一个个都满心喜悦,开怀畅销。
行动DCP则交由一个叫作“布朗”的英籍警官担任。
“布朗”最早是警务处助理处长,前两年升职高级助理处长,年龄已经不算小。
提拔到行动DCP的位置。
一可以给英籍高层们安全感,让他们知道庄sir不会过河拆桥,而是真心接纳他们。
你想想看,行动DCP,管理DCP。
此刻,全是英籍警官担任,还怕英籍警官们不安心吗?
至于过河拆桥的事情……不好意思,庄爷从不会干,你又能有几座桥拆?别拆到最后,把自己给摔死了!
做大事者。
要讲究气度!
何况,只要华人坐着警务处长,底下的人是英籍、是华人,又有何区别?
二,布朗快到退休年龄了。
让布朗再干一届,下一届九七回归。
蔡元琪便能顺理成章的上位。
接过行动DCP的棒。
到时,管理DCP“泰勒”,行动DCP“布朗”一起荣休。
华人全权接手警队高层。
谁都说不话。
可谓是恰好好处。
这就是庄爷的安排!
每一步都恰到好处……
这时庄世楷回到警务处长办公室,刚刚坐稳沙发椅,哒哒哒,门外便传来敲门声。
“呼。”他端着咖啡杯轻轻吹嘘着气,给醇厚的咖啡表面,吹起一层层波浪。
咖啡的醇香味,则蹿进鼻尖,飘香满室。
他低下头,抬起杯子,浅浅尝下一口咖啡。
接着,再抬高眼皮,扫向门外。
呵!
一个穿着衬衫,满脸胡茬,肥肥胖胖的身影站门外。
“稀客啊!”
庄世楷轻笑一声。
“请进!”
他端着咖啡叫道。
一个穿着大腹便便,穿着蓝色衬衫,长相憨厚,表情却憨到搞笑的中年警官进门。
“啪嗒!”
只见他推开办公室的门扉,小心翼翼扫过处长办公室的布局,接着,再踩着正步,一板一眼的来到处长办公桌前站定、敬礼!
“警员21227!”
“重案组曹达华向长官报告!”
此刻,曹达华挺直身板,挤得肚脐眼前一颗纽克当场爆开。
衬衫缝隙处露出一个白白的肚脐眼,外加一小撮性感黑毛。
“哒哒”,蓝色衬衫上的白纽扣则崩到处长办公桌上,经过几下不大不小的弹掉,恰好跳到庄处长面前。
庄世楷噗嗤一声,连忙把手中的咖啡杯放下,嘴里差点给咖啡呛到。
这个“软饭曹”!
还是一样的不着调!
不过……今天的软饭曹却表现得格外正式,好像要有什么话讲,手臂处还夹着一份文件……
庄世楷便迅速把咖啡咽下,整整制服衣摆,勉强维持着处长的威严,看向他摆摆手道:“软饭曹!你找我乜事呀?”
“平时你在中区重案组干得好好的,一年也不来总署几次,说吧!找我什么事!”
“你大佬我心情好,能办到的都给你办,小意思啦!”
庄处长的态度非常随意。
毕竟,软饭曹,老朋友了嘛。
曹达华却满脸严肃,出声讲道:“请叫我重案组之虎!”
“谢谢长官!”
此地宜城 闻达生
“软饭曹是我当年卧底社团时的外号,可我现在是中区重案组高级督察,江湖人称重案组之虎!”
“平时别人都叫我达哥!”
一世倾娴
“呃……”庄世楷看向他认真的神情,点点头,当即收起调侃,正色道:“曹督察,请问找我有什么吗?”
要不是当年曹达华替他训过马、打过炮。
喔不,流过血、出过力。
一个小小的高级督察怎么可能来说来找处长,就来找处长?
别说庄sir不让他进门,外面的保安部就把他拦下来了。
从斗罗开始无敌万界 孤独奶爸
不过,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
只见曹达华拿起手臂处夹住的文件,啪嗒,上前一步,双手递给长官。
庄世楷接过文件夹翻开一看,初时还以为是什么大案、或者举报信、未想到,第一行就两个字——“辞呈”。
“你什么意思?”
只见庄爷脸色立即浮现怒色,连看都不看第二眼,便把文件夹合上,嘭,一掌拍着桌案站起身道:“是嫌我今天没给你升职吗?还是嫌我对你们卧虎不够好!在今天给递辞职信!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大佬长官放在眼里!”
庄世楷站起身,背负双手,侧对着旁边,目光狠狠斜视刮过去了。
他心中既有点愤怒。
又有些害怕。
害怕曹达华是真要辞职。
曹达华却对者庄爷的怒容面色不改色,啪嗒敬礼:“sorry,sir!”
“我没那个意思。”
庄世楷瞪起眼睛:“那你什么意思斯!”
“字面意思!”
我的灵媒女友
庄世楷扯扯嘴角。
曹达华终于讲道:“长官,我真的想辞职!”
只见他目光含泪,粗声讲道:“庄爷,您也知,我就是一个粗人,在警校里时还学了些东西,可混了几十年社团,当年学的东西早还给教官了。而且记住的那些,呵呵,也跟不上时代了。”
“别人明面上都叫我重案组之虎,私下都叫我重案组马王。”
“我除了能带伙计们去洗洗脚,炮炮妞,我还能干什么?”
“所以,我决定把位置让出来!让给底下那些小的,他们比我干!不止是床上能干,而且干活也很厉害!”
曹达华拍拍胸脯道:“他们比我厉害多了。要知道,就连马栏招客都懂得用手机打电话,我却不会用窃听器,这个高级督察,我不能当。”
庄世楷沉下脸,知道曹达华说得没错,却不舍得老兄弟。
“我可以给你升职总督察,调到总署当个闲差养老。”他说道。
“不行!”曹达华却果断拒绝道。
“虽然我没什么本事,但是我为警队奉献的心很真挚!你让我升职干闲差,不好意思,那对不起港岛纳税人的钱,实非我所愿也。”
“我已经决心辞职了!而且我会和于素秋结婚,收山在家带孩子……”
“唉。”曹达华长叹口气:“不能为警队做贡献,那就对家庭多做点贡献吧……”
“于素秋?”庄世楷脑袋一转,想起来了。
就是那位非常难搞的女警司。
却给曹达华搞的服服帖帖,高潮迭起,妈的,彻底被“软饭曹”的人格魅力给征服……听这意思?都要给他生小曹了?
“既然你已经决定……”
庄世楷沉吟着看向他:“那我也不好阻拦……请你放心,警队会记住你为城市做出的奉献,我也会记住那位和连胜大佬、马夫软饭曹、重案组之虎的!”
“我会给予你总督察级的退休待遇!这是我最后的权限了。”
“多谢长官。”曹达华轻轻一笑,眼眶里闪烁泪花,右手却从胸口抽出一张银行卡道:“madam于的银行金卡,老子随便刷!一点都不缺钱!”
“不过…我还没死,你还没退休,以后要遇到什么麻烦,还请庄sir替我帮手一下。”
庄sir望着银行金卡,摇摇头笑道:“放心,你有我的打火机,我不帮手你,一帮卧虎都能帮你把人吃了。”
“你也是,当大佬的时候不省钱,现在还真就吃软饭。”
不过,吃一个的软饭。
好像也不叫软饭?
“嘿嘿,驯马很花钱的。”曹达华黑笑两声。
庄世楷朝他摆摆手。
“那我先走了。”
“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
马陵传
“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曹达华自顾自的点点头。
庄世楷目送着他。
曹达虎走到办公室门口,用手抚摸着玻璃门,眼神带着些留念,心里暗暗感叹:“华人的警务处长,真好。”
“啪嗒!”他突然转身,立正、抬手,敬礼、高声喊道:“goodbye,sir!”
庄世楷抬起手臂,庄重回礼:“再见,重案组之虎!”
此刻,曹达华转身离开。
“我们还会再见的。”庄世楷坐回位置上,暗暗想道。
旋即,他低头继续处理公务。
有些朋友就算一辈子再无见面的机会,但只要对方过的快乐,那便心安。
有些人就算走了,依旧给我们留下快乐,便是值得想念。
…….
“十二首兽竟然有眉目了。”庄世楷处理完几份报告便发现有一张报纸,折好角,摆在他的文件堆下面。
这明显是芽子干的。
圆明园十二首兽之“牛首”,即将于月底在苏富比拍卖会上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