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第259章 廁所裡有人讀書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总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静静这家伙一直都迷糊,会搞错也很正常!”
“哎赶紧去吧,下面可是很好看的比赛啊!风清雅连续输了2局面子上挂不住了,要是后面的比赛也输了,估计无法立足了!哈哈哈!”
随着声音的渐行渐远,崔雄阴着一张脸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任何的声音,但是门是推不开的。
因为门被风清雅反锁了。
“是我,雅儿!开门!”东门的厕所离开主会场比较远,此刻,后面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
听到是崔雄的熟悉声音,风清雅一颗绷着的紧张的弦,瞬间放松下来了,赶紧给崔雄开了门。
崔雄进去之后,赶紧把门给关上了,风清雅扑到了崔雄的怀里,眼泪止不住的留。
“怎么办,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怎么办,崔雄,我不是故意的……”风清雅喊道。
“你小声点,雅儿,你先别紧张,没事,没事,深呼吸,你深呼吸,对……不要好怕。”崔雄抓住风清雅的手,随后慢慢的将她推进自己的怀里,小声的安抚着,直到风清雅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别人是不是已经发现我们不在了,是不是发现灵雎不在了?”风清雅的手死死的抓着崔雄。
崔雄看了一眼地上的白楚,和白楚脑袋后面的血迹,强忍着心中的镇定,“先想办法把尸体搬出去,在想怎么处理,等会儿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你穿着走出去,然后直接出场馆打个车往武定路上南路方向走,上南路附近都在施工,没有监控,你下车之后,再把身上的衣服换掉,随便去店里买套衣服,剩下的交给我处理。”
崔雄开始头脑风暴想办法了。
处理尸体的办法,崔雄是知道的。
因为,他十七岁那年,曾经亲眼看到自己的父亲指使司机将一个黑了他爸很多钱的生意伙伴给下药毒死后,租船进入公海,把人丢在公海里。
只要有钱,没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现场这里你交给我你别着急,你现在先赶回场馆去参加比赛!这件事情应该跟你脱离不了关系了,虽然厕所附近没有摄像头,但是场馆出来的时候是有摄像头的,你回去之后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他们问起灵雎,你就说好像看到他去上厕所了!关系不好,所以没有打招呼!估计快来了吧!一定要镇定一些和不屑一些,听到了吗?”
崔雄一字一句的吩咐风清雅将每一个字都记在了心里,随后抹干了眼泪,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小包补了口红和眼妆,让自己看上去依然是那个戴着精致妆容的风清雅。
听着门外的声音崔雄打开了厕所的门随后确定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之后,才让风清雅走了出去。
风清雅一路上非常的紧张,其实脑子里面已经一片乱了。
但是她却丝毫不后悔自己做的这个举动,甚至有一些兴奋,只要灵雎一死,那么国服第一灵雎的称号又会回到她的头上,灵雎知道的那一些代打的秘密也不会再有人知道,她就可以继续做直播,继续吃这一份红利。
风清雅刚走回场馆,工作人员便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着,看到是,风清雅来了,立刻迎了上来。
慎二
“风清雅小姐,你怎么才回来呀?马上就要轮到您上场了,您赶紧去选首饰准备吧,您这一组的选手已经准备就绪了!”
本来这一场比赛已经开始了,但是由于选手没有就位,所以此时此刻只能有现场的三位主播开始拉起了闲话家常来度过这一段尴尬的时间。
“好好好,我刚才在洗手间耽误了!”
“对了,您看到灵雎小姐了吗?就差您二位~”
“她?”提起灵雎这个名字,风清雅的心跳又漏了半拍。
“我不知道啊,前面她好像也是从这个门出去的,我只是远远看到了,估计去上厕所了,前面好像听她说她胃不舒服,你可以去问问风神。”
“好!”
风清雅根据工作人员的指示走到了选手比赛区,他这里的人确实是齐了,但是扫了一眼,灵雎那一方的人只剩下三个,就连拂衣傲风尘也没有坐在座位上。
于是风清雅立刻偷偷给崔雄发的信息。
总裁的小助理
“拂衣傲风尘,不在座位上估计是去找人了!”
“知道了!”
白楚手机扑通一声掉在地上,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
这让戎霆还怎么坐得住?
于是便出了场馆去找白叔,只是戎霆也不知道白楚到底去的是哪一个厕所,这里分布着东西,两个场馆的卫生间大概相距要走10分钟左右。
戎霆先去的是东门的厕所,没有找到白楚。
于是便匆匆的往西面的赶。
而此时崔雄也已经行动起来了,他现在先要把白楚给藏起来。
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这么大一个人给弄出去,不被人看到几率是0。
崔雄进了第1格卫生间,抽了一些纸巾,然后按在了白楚的脑袋上,将头上的血迹擦干,随后又将地上的血迹也都给擦干了。
女配风华:丞相的金牌宠妻
安静的厕所里只有崔雄拖动着白楚的身体,往后挪去。
一般人来上厕所,一定是往中间的格子走去,一般放在第一格和第四个是最不会被发现和注意的,就算等会儿有人误闯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崔雄来到了厕所的最后一个,想把门拉开,但是门上面显示的标居然是红色的。
崔雄心中一惊,难道厕所里还有别人?
“谁?”崔雄低沉的声音问道。
没有任何的回应。
崔雄突然蹲下身子,往厕所下面的隔板往里面看去,只能看到马桶没看到脚。
“看来是我自己吓自己了,估计是厕所坏了吧,我还是放到第二格去吧。”
崔雄好似在自言自语又拖中的尸体往回走去。
却没有拖到第2格,而是进了第3格,崔雄放慢了自己的脚步,踩在了马桶上,随后左脚用力的一蹬扒着门板往第4个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