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xbp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一世獨尊 月如火-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知輕重 懂進退讀書-qpapr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
底牌这东西,永远是越多越好。
萤火神剑已经暴露了,就算后面还有四剑,也难保其他人不会提前防备。
所以这两月闭关,一定得好好提升星河剑意。
虽说地组之内,大概率没有让他使出星河剑意的机会,可也得将其境界彻底稳固。
掌握星河剑意之后,即便只动用天穹剑意,他得剑意也会比旁人强上许多。
等到林云再次睁开双目时,两月时间已经悄然过去。
其眉心深处,那一片湛蓝色的剑海上,原本只有米粒大小的星辰之火,已经有婴儿拳头大小。
“大师兄的剑意,也不知如何修炼的……”
林云吐出一口浊气,轻声叹道。
星河剑意的修炼,远比他想象中的困难,从米粒大小到拳头大小,几乎将他资源全部耗尽了。
災星相公
可也仅仅只是勉强小成,还未真正达到小成之巅,只能说境界算是稳固了。
以后没了七色天云果,想要让这剑意精进,怕是千难万难。
想到此处,林云便直呼侥幸。
碰到修炼资源,脸皮一定得厚,若当时顾忌鹤仙子的存在。
不去将那七色天云果弄到手,这星辰之火,到现在都还只有米粒大小。
可还时才能如师兄那般,星辰之火,如煌煌大日让人无法直视。
师兄龙脉就掌握星河剑意了……也不能这么说,他现在还是比剑惊天要年轻许多的。
大师兄是没有办法,才困在龙脉十八年。
林云起身踱步,轻轻一招,剑海中的星辰之火便从眉心钻了出来,而后径直落在掌心。
轰!
婴儿拳头大小的星辰之火,释放出无比刺目的金光,将这一方空间尽数填满后还未散尽。
而后一寸寸空间充满铺满,足足铺了好几遍,林云身上像是铺了好几层金漆一般。
一袭青衫被渲染成金色的琉璃圣甲,每一根发丝都变成了金色,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远远看去,他像是捧着一颗太阳般肃穆。
“知轻重,懂进退……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林云目光深邃,神色感慨。
氪金联盟
真的得好好谢谢那位白衣儒士,他算是救了林云一命,不然后患无穷。
他以前很喜欢用婴儿做比,给婴儿一柄铁剑,他自然是无法挥舞的。
可就算一个成年,他握起铁剑,又真的能知道铁剑有多重吗?
不知轻重,便不懂进退。
茶杯不仅要知道茶水的重量,还得知道温度流速深浅,这样才能和谐相处。
让每一粒茶水,都铺满茶杯的所有角度,将其最大化的利用。
“比如现在……”
林云将星辰之火,遁入眉心,意有所动,将星河剑意全部催动。
轰!
顿时间,庞大的星河剑意,犹如江河一般充满林云十道龙脉。
而后十道龙脉,再化成支流,流向四肢百骸,最终充斥林云全身每个角落。
轰隆隆!
这一刻,林云身上的剑势,达到了极为惊人的地步。
三生秘境都变得颇为不稳起来!
“如此,方才能不浪费一点星河剑意,十成剑意,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来。”
林云抬眸看去,刹那初始之剑的心法转动,体内星河剑意随之而动。
轰!轰!
整个空间剧烈颤动起来,当林云握住剑柄时,这三生秘境竟然出现了丝丝裂缝。
嗤嗤!
伴随着葬花剑,一点点拔出来,前方百米的空间居然不断朝着林云收缩。
等到葬花彻底拔出,百米内空间折叠,一剑挥出,明明是前方出现一道裂缝。
可收剑归鞘再去看,裂缝却诡异的出现在百米外。
除了一抹剑光之外,百米处还有一道残影停留,好像林云真的跨出了那一步。
“空间之道,还真是玄妙……”
林云走到前方,看了看自己残留的影子,啧啧叹道。
不过和之前所料的一样,我似乎还能再出一剑。
如果我能一口气再出九剑,这一剑将会何等强大?
如果能凝聚出异象,在完善其中奥义,又会如何?
若是真的如最初所想那般,释放出天地初开那一抹光,又如何?
但这注定很难,可注定要走下去,因为这是只属于林云自己的剑道。
林云休息片刻,尝试了一下,眼下的修为可以释放几幅星相画卷。
烛龙、螣蛇、穷奇、鲲鹏、应龙、魔凰、幽荧、鬼犼。
不一会,他的身后接连有八幅画卷展开,画卷从上到下拉开,画中凶兽戾气震天。
“还差一幅……”
林云轻声说道。
葬天星相一共九幅画,除了八大凶兽之外,还有日月悬空,一剑葬天。
悍妇当家:宠妻狂魔山里汉 金子的金
还差一柄剑,一柄悬在日月之上,让太古八凶尽数折服的剑。
“看来得到涅槃之境,才能让九幅画卷合一,不过我该用哪一幅画卷呢……”
夜倾天的星相画卷,林云肯定画不出来,就选鲲鹏吧。
这星相画卷他以往也未用过,有人问起为何不同,只说炼化圣源继承了前辈的星相。
做完这一切,林云退出三生秘境,将三生果小心收好。
回头看看,自己诸多收获中,可能苍龙剑心最为鸡肋。
逆楚 諱巖
说起来是剑域雏形,可也就相当于放大镜的功能,百丈之内威压虽强,但那领域极其不稳。
外力稍稍一碰,领域当场就得破碎。
眼下林云其实并不知道,这苍龙剑心到底有多可怕,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天色还早,修炼了两个多月,林云也不想继续修炼。
至多半个时辰,就得重新赶往天道祭坛了。
陽光穿透泛白的回憶 林安夏
这么点时间,也练不出啥来。
林云闲来无聊,找出笔墨纸砚,在书房练起字来。
他师尊瑶光剑圣,最喜欢写字,当初教他逍遥九剑时,每一笔都蕴含大道。
只可惜荒古战场后,林云已经没机会施展这套剑法了。
天下人都知道,那是瑶光交给林云的剑法。
在瑶光和天玄子交手时,还以此剑重创过后者,一旦施展谁都知道他是葬花公子了。
“嘻嘻,云哥哥,你在写什么?”
一道轻快笑声传来,却是小冰凤满脸喜色的出现了。
林云看她这般欢快,不叫渣男,也没直呼其名,想来是收获很大。
“找到了?”
“嗯,找到了。日月神纹,的确在幽兰院,前几次气息微弱,这一次本帝都闻到了!”小冰凤夸张的道。
前几次都失望而归,这次却极为清晰?
林云心中却另有想法,这日月神纹,恐怕没有小冰凤说的那般简单。
她这些时日,几乎将幽兰院翻遍了,若是真的存在日月神纹。
绝不至于,一会微弱不闻几乎不存在,一会又清晰如此笃定无比。
要真这么容易,王慕嫣早就拿到了。
“真找到了,就在圣仙池!”小冰凤笃定的道。
林云手中笔墨微顿,嘴角抽搐了下,他大概知道对方嘴为何这么甜了。
“嘿嘿,云哥哥,你啥时候去帮我走一趟圣仙池啊,要不排位战结束就去吧!”小冰凤笑眯眯的道,模样可爱。
“再说吧。”
林云淡淡的道。
“哼,渣男,翻脸就无情了,明明答应本帝了的!”小冰凤立刻就不开心了。
林云也从云哥哥变成了渣男,林云笑了笑,继续书写。
等到最后一个字写完,小冰凤见林云迟迟不理他,还是主动凑了过来。
“你在写什么,本帝看看……”
小冰凤跑过来,念道:“我看草木俱朽,满目皆庸人,独你十八,风华正茂。”
“我观天下百鸟喧啾,好似怡然自得,独立如凤,迎风扶摇。”
小冰凤脸色一红,含羞道:“还好啦,本帝也没你说的这般好。”
林云哑然,笑道:“这是别人写给我的。”
当即,将自己在飞云山的经历,简单与她说了说。
小冰凤兴趣寥寥,淡淡的道:“呵,说得再好你也只是假凤,本帝是真凤,他若是见了本帝,肯定扣头就拜,绝不敢敢摆什么架子。什么人皇剑,直接就送上了,哪里还要登九重天。”
林云笑了笑,随手就将这两幅字扬了起来,然后看着它们在眼前烧成灰烬。
“那你去帮我拿人皇剑,我去帮你拿日月神纹。”林云抬头道。
小冰凤这会,已端坐在紫鸢剑圣上,恨恨的瞪了眼林云,气道:“渣男。”
“日月神纹之事,还得从长计议,绝不会如你想的那么简单。”林云叮嘱道。
“本帝自然知道,可近在咫尺却拿不到,本帝真的很急。”
小冰凤用手撑着下巴,委屈的道。
林云看她这般可怜模样,叹了口气道:“行吧,今日排位战结束,我便想办法去一趟圣仙池。”
“当真!”
小冰凤眼前一亮,她委屈模样一扫而空,轻轻一飘就坐在了林云肩膀上。
她笑嘻嘻的道:“本帝就知道,云哥哥最好啦,一定会去的。”
林云苦笑,估摸着她方才那般可怜,又是装出来的。
“你放心去啦,白疏影绝不会一剑劈死你的,等本帝降服了日月神纹,就将她送你当丫鬟,到时候你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想怎么骑就怎么骑……”
话未说完,林云就奇怪的看向了她,这丫头不对劲啊。
“呸,你这渣男想哪里去了,本帝只是说出你心中所想罢了。”
小冰凤脸色一红,当即就跑开了。
林云要追也追上了,摇了摇头,朝着天道祭坛走去。
排位战决赛也该开始了!
【看到评论区,有人在争论,林云和剑惊天天赋谁强,两人都很强,如果只论剑道天赋的话,可能剑惊天会强一些。不过天赋只能决定一个人走的有多快,无法决定一个人走的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