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1sb人氣言情小說 我的大叔是仙帝 起點-第一百三十三章 叔可忍,嬸兒不可忍讀書-wrwrm

我的大叔是仙帝
小說推薦我的大叔是仙帝
“记住了,只要不动用你体内的灵力,就不会遭到反噬。”
“好的。”沈鹤走到广场边缘,抬起手小心翼翼的靠过去。
‘咚!’
当他手指伸出的时候,还真就被一块看不见的屏障给挡住了。
“竟然是真的。”沈鹤脸上顿时洋溢起笑容,转身转身夸赞道:“京叔,您可真神了。”
“这点儿小把戏不用惊讶,等你见识多了,自然无师自通。”说真的,就这么一丢丢芝麻绿豆大小的破事,小奶狗都懒得炫耀。
风小小鬼精鬼精的跳出来,倒信不信的:“你们两个不会沆瀣一气,忽悠我呢吧?”
“小小,真没骗你,你来试试。”
“说的没错,信与不信,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圈套:壹個套子引發的血案
风小小撅起嘴,瞪着两颗大葡萄一样玲珑剔透的眼睛:“试试就试试,明明就什么都没有,我就不信了还。”
她说的没错,入眼之处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屏障。
所以才觉得是小奶狗和沈鹤联起手来骗她,可刚才扔出去的石子被绞碎这又说不通。
旋即,风小小走过去伸手一试,脸上表情格外精彩。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她把手心贴合在透明的屏障上,一丝冰凉顺着指缝间游遍全身。
这还没完,她还使劲敲了敲。
‘咚咚咚~’
声音挺响,看样是覆盖了整个广场。
“怎么样,小小,这回输得心服口服了吧?”小奶狗笑的别提有多迷人,左右摆动尾巴。
“厉害。”风小小竖起大拇指,又一脸好奇的追问道:“哇,你是怎么知道的?”
“想知道吗?”
“想啊!”
“不告诉你!”
“……”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哈哈哈,来,看好了,我再给你们变个戏法。”说着,只见小奶狗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对,你没看错,它竟然就那么跨到了广场外面去。
就好像透明的屏障根本不存在,简直匪夷所思。
“我去,怎么做到的这是?”
“这,这,京叔怎么出去的啊?”
这时,小奶狗又当着她们的面,活蹦乱跳的回到了广场内。
“如何?”
“牛!”风小小朝它竖起了大拇指,赶紧到边缘敲了敲屏障,还是和之前她触摸的时候一模一样。
“奇了怪了,还有这种操作?”
“来,叫声叔来听,叔就告诉你。”
“京叔,叔,叔叔叔!”反正叫两句不吃亏,索性就多叫几句:“怎么样,行了吧?”
‘咻~’
突然,小奶狗跳到了她的肩上。
“干嘛啊?”
“走出去试试。”
“什么意思。”
“你这丫头可真磨叽,照我说的做你不就知道了。”
“真是喜欢故弄玄虚,直接说不行吗?啰嗦。”
“说的哪有亲自体会来的真实,你啊,学着点。”
“真是麻烦!”话虽如此,小小还是往前走了好几步。
她刚小心翼翼的想去触摸那看不见的屏障,谁曾想,意料之中的景象并没有出现。
“哎呀~”
甜追36計:吻安,小甜心
本来准备前倾靠上去的,哪知道靠了个空气,差点摔跟头。
‘轰隆隆~’
岩浆滚动,响声震天。
原来广场里面和外面截然不同,外面燥热的慌,而且里面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噪音。
那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不动怒王的声音可以传到里面去呢?
“这,什么情况?”
当她满脑子问号的时候,沈鹤就站在她面前,却一句话都听不到。
‘咚咚咚~’
女配逆袭,倾城毒仙 若儿飞飞
“小小,小小?小小?”无论他怎么喊怎么敲,风小小好像根本听不见。
“风大叔,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大叔微微一笑,说道:“这里被隔绝了,小小听不到的。”
刚说完,小小又走了进来。
“小小,小小,什么情况?”
“别喊了,我都懵了都。”风小小挠了挠头,还是没想明白。
‘咻~’
小奶狗跃到了地上,笑着说道:“再试试看。”
于是,小小又准备出去。
因为来回试了几次,她都放轻了警惕,往前一侧身碰壁,正好撞了个满怀。
“哎呀我去,什么情况这是?”风小小懵了都,傻傻的站在原地。
“小小,你没事吧?”沈鹤走过来一瞧,那看不见摸得着的屏障依然还在。
“这怎么,刚才不是能穿过去吗?”他想了好几茬,突然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的小奶狗:“难道是?”
“京叔,如果我猜得不错,小小刚才可以从这道屏障里走出去,都是因为您吧?”
小奶狗咧嘴一笑,说道:“好小子,有眼力见。”
“是你?”风小小咋一听,惊愕之余又嘀咕着:“好像还真是这样。”
这时,直接小奶狗咻的一声窜到了沈鹤肩上。
“走,带你出去试试。”
“嘿嘿,好嘞京叔!”他早就按耐不住了,赶紧朝着广场外而去。
果然,他顺顺利利的走到了外面,而那层坚硬异常的屏障也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真奇妙!”纵然是他这些年在外增长了不少的见识,可依然忍不住对眼前发生的一幕感到惊叹。
沈鹤一会儿走进去,一会儿又跳出来,玩得不亦乐乎。
逝爱,怎挽 武林萌主宝儿
“天呐,京叔您是怎么做到的啊?”
“是呀,那个那个,京叔,你快告诉我们呗!”一旁,就连风小小都改了口,一脸无事献殷勤的模样。
“怎么,想知道?”小奶狗望着她们两个满是好奇的小眼神,故作神秘。
“嗯!”沈鹤点了点头,风小小一听有戏,顿时都有点儿小激动:“当然想了,快说说咯!”
“之所以能够随意进出呢,是因为…”刚说到一半,它又开始卖起了关子。
“是因为什么,你好歹快点说呀!”风小小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哪经得起它这么忽悠。
“是因为…不告诉你,想知道,没门儿。”说完,小奶狗直接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捧腹大笑:“哈哈哈…两个小傻瓜…”
“呃…”沈鹤杵在一旁,实在无语。
多大的人了,还真幼稚。
只可惜,沈鹤错了,它压根儿就不是个人。
所以,你和它谈幼稚,这不是扯犊子吗?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愤怒的小心脏越跳越快,越跳越猛,就差把胸膛给撑破了。
“丫的,你这个星号个星号的星号星号。”
叔可忍,婶儿不可忍。
极品少爷 我吃唐豆
风小小气得咬牙切齿,什么狗屁京叔,一下子全都抛到脑后。
只见她从身上掏出一根扁担式的木棍,追上去就是一顿狂撵。
“我捶死你个挨千刀的。”
接下来,一场人狗大战精彩上线。